秦永敏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秦永敏文集]->[ 前人民代表姚立法谈选举和被非法软禁情况]
秦永敏文集
·关于许志永受审的声明
·尹卫和父亲的求助信
·秦永敏声明:凡是以我的名义在网上借钱的都是骗子
·紧急关注被关押在久敬庄的钟亚芳女士
·中国人权观察组织注册文告(第九号)敬聘法律顾问启事
·寻找丁灵杰女士
·断然拒绝当局禁止我春节请客的声明
·秦永敏关于山东当局致使薛明凯父亲被自杀的声明
·薛明凯父亲被自杀案追踪之二
·关于为薛明凯父亲薛福顺治丧捐款的呼吁书
·玫瑰团队2014年新年献词
·薛明凯父亲被自杀案追踪之三
·2014习李新政:不准请客,不准拜年,胶水封门
·秦永敏和网友的除夕讲话
·秦永敏楼下数十人阻拦来访者
·给顶风冒雪站岗抓捕来客的维稳办万长黑一伙的慰问信
·薛明凯父亲被自杀案追踪之五——薛明凯下落不明,马强、徐义顺等多人被遣返
·寻找在返回曲阜中失踪的薛明凯、李娜夫妻
·刘本琦判刑三年即将送走,刘英母子悲情探视
·只有自由了的薛明凯才能让我们知道真相
·“上访训诫教育中心”是否正在取代劳教所?
·《开展政治对话,力争和平转型》系列之 七——1120位公民致习近平的公开信
·我是谁?
·紧急关注钟亚芳的安危
·强烈督促联合国人权委员会和联合国人权专员关注曹顺利的遭遇
·是抢劫还是收缴?——质问武汉市青山区公安分局
·长江在哭泣,大堤在哀鸣----长江武汉青山段图说之一
·长江在哭泣,大堤在哀鸣----长江武汉青山段图说之二
·关于有人假冒我的名义发有害邮件的声明
·长江在哭泣,大堤在哀鸣----长江武汉青山段图说之三
·“两会”在即,访民遭殃
·长江在哭泣,大堤在哀鸣----长江武汉青山段图说之四
·山东维权律师李向阳前往曲阜代理案件受阻在临沂派出所
·长江在哭泣,大堤在哀鸣----长江武汉青山段图说之五
·访民丁灵杰因为莫须有的举牌被拘留
·强烈要求立即拆除新建监控岗亭并停止非法监控——秦永敏致武汉青山公安分局
·强烈要求立即拆除新建监控岗亭并停止非法监控——秦永敏致武汉青山公安分局
·飞鸿一羽
·违章岗亭堵在门口:秦永敏上访市政府,官员推诿,保安逞凶
·正式聘请葛文秀律师做中国人权观察法律顾问
·秦永敏就曹顺利女士之死给习近平的公开信
·宋宁生被江西宁都梅江镇当局绑架
·《开展政治对话,力争和平转型》第三十五批签署人名录
·中国人权观察组织注册文告(第十号)张家瑞等正在北京民政部社团管理局要求
·中国人权观察组织注册文告(第十号)张家瑞等正在北京民政部社团管理局要求
·中国人权观察组织注册文告(第十一号)当局以必须有部级挂靠单位为由拒绝中
·李燕军上访被联防队员拦截押到派出所
·被非法绑架的宋宁生/李燕军获释被非法绑架的宋宁生/李燕军获释
·被非法绑架的宋宁生/——为骗取维稳经费非法拘禁无辜公民
·迎接张家瑞注册中国人权观察归来
·中国人权观察组织注册文告(第十二号)重申中国人权观察仍然处于注册阶段的
·秦永敏关于“建三江事件”的述评
·从根本上治理“访民综合症”——《开展政治对话,力争和平转型》系列之八
·点评“民主”、 “团队”和“领袖”问题
·中国人权观察组织注册文告(第十三号)中国人权观察成员参与社会政治活动的
·中国人权观察组织注册文告(第十四号)
·非法的建三江公安局居然也“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
·“建三江事件”——争取法治的前沿阵地
·点评“民主”、 “团队”和“领袖”问题
·中国人权观察组织注册文告(第十五号)
·杨轶峰妻子陈飞燕被传唤
·支持将孔子诞辰日法定为教师节
·曹顺利之死
·张家瑞在澳大利亚入境被扣留
·核医疗事故受害者钟亚芳要举牌赴死
·张家瑞香港机场来电
·寻找张世清启事
· 《开展政治对话,力争和平转型》第三十六批签署人(1201——1300)名录
·寻找张世清启事之二
·寻找张世清启事之三
·寻找张世清启事之四
·纪念林昭点滴和玫瑰团队讨论
·(快讯)五十余位公民在苏州灵岩山下被抓
·以三条最低人权标准避免“人相食”和大清算——1400位中国公民致习近平的公
·张世清之子张想被“维稳”,法律救助张世清受阻
·无锡吴世明求救短信照发
·高举林昭的旗帜走向自由——祭奠林昭述评
·中国人权观察注册文告(十七号)中国人权观察永远不会参与政治活动
·秦永敏第四十一次横遭抓捕归来声明
·武汉女杰解丽大姐出狱
·强烈要求湖南湘乡当局依法释放尹卫和
·潘桃生寻找丈夫蔡从富
·玫瑰中国网站创办词
·玫瑰团队宣言
·风起于青萍之末(上)
·风起于青萍之末(中)太子党和官僚系的大博弈
·中国人权观察问答
·慷慨豪迈 气冲斗牛
·寒梅暗香 娴静怡人
·无规则的博弈使中共走向何方(上)
·述评湖南龙山县皇仓中学学生被军训教官群伤事件
·无规则的博弈使中共走向何方(下)
·使有诚心正意的公民学会自主的思考
·公民示威权的滩头阵地争夺战
·人权律师群体正式登上中国的政治舞台
·官僚体系在民主化进程中的嬗变
·《开展政治对话,力争和平转型》系列之十一
·腾讯qq不准做梦
·秦永敏夫妻被青山区国保以绑架手段阻止离开武汉市
·好人、坏人和匪徒
·简析中国官僚体系的前世今生和前途未来(5——1)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前人民代表姚立法谈选举和被非法软禁情况

   秦永敏
    前人民代表姚立法
   谈选举和被非法软禁情况
   
   


   
   前人民代表姚立法仍然每天被非执法人员限制人身自由,无论周末双休还是十一长假,每天一早就被六个非执法人员从家中带走,种种剥夺其人身自由的作法令人发指。
   姚立法,男,1958年1月生,湖北潜江人,大专文化,中学一级教师。从1987年开始,以普通公民身份,自荐竞选潜江市人大代表职务,经历十三年的四届选举,于1998年11月获1706票,由非正式候选人而当选为潜江市第四届人大代表。成为中华人民共和国历史上最早一批自荐竞选成功的人大代表。
   2011年10月13日夜里十一点钟,姚立法回到家中后谈了他对中国选举的看法。
   姚立法说,当局近段对他进行非法拘禁,就是为了破坏选举。
   “这不仅是为了阻止我本人参加选举,也是为了破坏选举本身。由于当局把我控制了起来,几十个在我指导下参选的人都参加不成了,这些参选人员一直在征求我的意见,让我给他们提供法律咨询,好掌握相应的尺度,并通过我们的统一安排开展活动。比如,刘萍那边就是我指导下开展参选活动的一个样板,我凭着多年的经验和对选举法律法规的了解,知道在今天的中国该怎么去做,这是光知道今日中国相关法律的人所难以做到的。”
   “由于掌握了充分的法律证据,我们的人本来准备到北京去,集体控告潜江的选举违法。另外,我们还准备搞全国万人联名控告选举违法,我们掌握了大量的具体证据。”
   姚立法说:“我要指出,根本点是选举法本身有严重问题,里面有很多邪恶内容,掌权的人靠的是专制,选举法违背立法的原则,与焉不详,这还是次要的,更重要的是选举权和被选举权无司法救济条款,权利被侵害后不能控告起诉,这样,操纵选举的人违法了不是不究的问题,而是怎么对自己有利就怎么违法!谈广东选举一文(《广东省顺德区选举委员会主持非法选举罪恶滔天》) 题目很重,但我心里有数,他们敢起诉我,我就和他们法庭上见!”
   “早在2007年,我就发出了《致吴邦国、胡景涛等第十届人大代表的公开性》,指出第十大的人大代表资格非法,当时如果还像三十年前,早就砍了头,为此台湾中广新闻和自由亚洲都采访了,当局则装傻不吭声。”
   姚立法说:“今晚我特地下楼去,当局一班三人,起码三班,一个摄像头对着我家门,还有探照灯,离我家六十米远,一见我下来就出门,我出去他们就过来,其中有两人是生面孔,我和他们互相盯着。外贸局早就垮台了,当局还是以外贸局的名义在我们家门口搞了这个警务室。我和他们对谈了几句。对那个四十来岁的说,你这么大年纪,辛苦了!他回应说,你好啊,每天有人陪着,有酒有肉!”
   为了犒赏看管姚立法的那些人,当局一直不惜拨出巨款,确实每天有鱼有肉,有一顿甚至花了一千四百多块。
   当然,他们并不每天都让姚立法和他们一起吃饭。
   比如八月份,当局足足让姚立法饿了二十多天,每天两顿,一顿二三两米。
   显然,仅仅从吃饭上,当局就对姚立法采取了两手,一是以此拉拢软化,一是以此恐吓威胁,目的都是为了让他屈服,当然,不幸的是这些对多数人有用的办法在姚立法面前完全无效。
   姚立法说,当局对他的非法拘禁给他的家庭造成了巨大伤害,年幼的女儿经常受到惊吓,妻子更生活在恐惧之中。
   姚立法的妻子叫冯玲,在她看来,丈夫不为私利,遵纪守法,只是做了法律允许的事,希望人民享有法定权利,过选票决定政权的正常生活,却每天要面对抓捕、抄家、绑架、断电、断水、打砸门窗等无法无天的恐怖事件。这些事件百分之百违法,这些做法只能使国家失去民意基础。法律不仅公民应该遵守,国家也应该遵守,你胡景涛这些人并没有说人民不应该享有权利,当年新华日报也总在说要反独裁争民主,还许愿说新中国会让人民享有真正的民主权利。再看今天的国际环境,也是专制者都在倒台,民主国家因此诞生,中国怎么可能长此以往?而且,当局的这些做法株连亲属,弄得亲戚们都不安神。每次人被抓走,找公安、学校、政府都不回答,让她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她本人的人身、财产也都得不到保障,她本人出门也总有人跟踪。2007年9月26日,在姚立法被捕的同时,她也曾被无端抓捕!幸而当时姚立法的儿子在美国,当即发出了呼吁、、、、、、
   选举的问题,姚立法说,吴邦国在台上的这些年,因为修改选举法,九年搞了搞了三次选举。03年一次,06年一次,现在又是一次。但是,中国的基层选举一次不如一次,民主成分越来越少,其结果是有选举,无民主,民意含量越来越低,甚至国内媒体的关注也一次不如一次。
   今年刘萍的选举是特例,因为全国人大和中宣部内部文件还没出台,所以有媒体关注。
   全国人大和中宣部的官方命令一下,就不准报导了。
   按中宣部的说法:“所有媒体的报道必须以新华社通稿为准”。
   新华社则干脆不发!
   所以,所有媒体都被迫噤声了。
   当局的要求是,从2011年7月1日到2012年底,全国的县乡两级的换届选举必须搞完。
   但是,垄断中国信息的官方媒体却完全不报道这方面的具体消息,目的就是要尽量“淡化处理”,让人民忘记在这两级的选举中自己可以决定选什么人,更不要想到自己还可以依法参选。
   姚立法再次强调,当局宣称“人民代表大会是根本制度”,“人大选举是基石”,现实却是:
   虽有选举,却无民主。
   现有法律得不到尊重和实现。
   法律不那么好,才使当局在执行中可以不遵守。
   选举权和被选举权无司法救济,这是现有选举法中的民主因素被克扣殆尽的关键原因。
   听君一席谈,胜读十年书,姚立法不愧是当今中国的选举专家,谈起选举来有法,有理,有实例,有观点,有看法,而且切中时弊,击中要害。
   姚立法深深懂得该怎么行动,该怎么修法,该怎么脚踏实地的一步步推进中国的民主选举,难怪害怕民主选举的中共当局会花那么大代价,把他和社会隔离起来,以避免他把自己几十年的奋斗和学习所获得的知识经验传授给民众,尤其是害怕他把那些致力参选人民代表的公民组织起来!
   此前,辛亥革命一百周年这天夜里十一点钟,姚立法回到家中后叙述了他近来的遭遇。
   自从9月6日以来,晚上在家过夜时,姚立法始终处于国宝和大量“维稳”人员的严密监控之下以防他“逃走”。
   每天早上7:30分,他就职的潜江实验小学便派车来将他强行劫走。然后多半是把他控制在学校里,就在副校长汪潜的五楼办公室里,吃喝拉撒都在里面,有时带到社会上的宾馆里去,如皇冠大酒店。
   每天早上带出家门时,都不准他带手机,在非法软禁中当然也不准打电话,还不准写文章,总之是切断姚立法和社会的一切精神联系,目的则是使他无法参与今年的选举活动。
   目前,区县级选举方面的情况是,潜江本地的选举已经结束,但全国的选举还在进行,全国各地参加选举的朋友都需要他这个先行者的帮助。
   此外,当地的村委会换届选举也在进行,许多准备“冲关”的村民也需要找他咨询。
   当局一直调派大量非执法人员对姚立法进行控制,目前每天有六个人专门负责白天控制他。
   负责每天对姚立法非法采取强制措施的这六个人可以列在光荣榜上:
   一 潜江实验小学副校长,该校体育教师 汪潜
   二 潜江实验小学体育教师 唐荣威
   三 潜江实验小学临时工 翁杨龙
   四 潜江实验小学承包早点的 杨军
   五 龙湾镇沱口小学体育教师 柴松
   六 积玉口镇中学体育教师 昌磊
   当然,他们这些人只是为利而来,图个清松的养家糊口,还可以作为“人上人”享受一下管人的乐趣和挥霍公帑的豪爽,更主要的人物还在他们的背后。令人感慨的是,中国的依法治国,就是任体育教师、临时工、早点承包人为所欲为吗?
   当局不择手段的非法拘禁姚立法,无非是要把他和今年的选举隔绝起来,这种情况,看来至少要持续到今年的区县级人民代表选举完毕之后。
    2011.10 14
(2011/10/17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