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资料
平宽译室
[主页]->[历史资料]->[平宽译室]->[最後的女皇 -- 宋美齡傳(258) -- 陳納德的軍妓院]
平宽译室
· 羅素﹕中國問題(13)
· 羅素﹕中國問題(14)
·羅素﹕中國問題(15)
·羅素﹕中國問題(16)
·羅素﹕中國問題(17)
·羅素﹕中國問題(18)
·羅素﹕中國問題(19)
·羅素﹕中國問題(20)
·羅素﹕中國問題 (21)
·羅素﹕中國問題 (22)
·羅素﹕中國問題 (23)
·羅素﹕中國問題 (24)
·羅素﹕中國問題 (25)
·羅素﹕中國問題 (26)
·羅素﹕中國問題 (27)
·羅素﹕中國問題 (28)
·羅素﹕中國問題 (29)
·羅素﹕中國問題 (30 -- 完)
·金磚四國 其勢不再(1)
·金磚四國 其勢不再(2)
·金磚四國 其勢不再(3)
·金磚四國 其勢不再(4)
·金磚四國 其勢不再(5 - 完)
·不民主 便滅亡 (1)
·不民主 便滅亡 (2)
·不民主 便滅亡 (3)
·不民主 便滅亡 (4)
·不民主 便滅亡 (5 - 完)
·我在中國的歲月 (1)
·我在中國的歲月 (2)
·我在中國的歲月 (3)
·我在中國的歲月 (4)
·我在中國的歲月 (5)
·我在中國的歲月 (6)
·我在中國的歲月 (7)
·我在中國的歲月 (8)
·我在中國的歲月 (9)
·我在中國的歲月 (10)
·我在中國的歲月 (11)
·我在中國的歲月 (12)
·我在中國的歲月 (13)
·我在中國的歲月 (14)
·我在中國的歲月 (15)
·我在中國的歲月 (16)
·我在中國的歲月 (17)
·我在中國的歲月 (18)
·我在中國的歲月 (19)
·我在中國的歲月 (20)
·我在中國的歲月 (21)
·我在中國的歲月 (22)
·我在中國的歲月 (23)
·我在中國的歲月 (24)
·我在中國的歲月 (25)
·我在中國的歲月 (26)
·我在中國的歲月 (27)
·我在中國的歲月 (28)
·我在中國的歲月 (29)
·我在中國的歲月 (30)
·我在中國的歲月 (31)
·我在中國的歲月 (32)
·我在中國的歲月 (33)
·我在中國的歲月 (34)
·我在中國的歲月 (35)
·我在中國的歲月 (36)
·我在中國的歲月 (37)
·我在中國的歲月 (38)
·我在中國的歲月 (39)
·我在中國的歲月 (40)
·我在中國的歲月 (41)
·我在中國的歲月 (42)
·我在中國的歲月 (43)
·我在中國的歲月 (44)
·我在中國的歲月 (45)
·我在中國的歲月 (46)
·我在中國的歲月 (47)
·我在中國的歲月 (48)
·我在中國的歲月 (49)
·我在中國的歲月 (50)
·我在中國的歲月 (51)
·我在中國的歲月 (52)
·我在中國的歲月 (53)
·我在中國的歲月 (54)
·我在中國的歲月 (55)
·我在中國的歲月 (56)
·我在中國的歲月 (57)
·我在中國的歲月 (58)
·我在中國的歲月 (59)
·我在中國的歲月 (60)
·我在中國的歲月 (61)
·我在中國的歲月 (62)
·我在中國的歲月 (63)
·我在中國的歲月 (64)
·我在中國的歲月 (65)
·我在中國的歲月 (66)
·我在中國的歲月 (67)
·我在中國的歲月 (68)
·我在中國的歲月 (69)
·我在中國的歲月 (70)
·我在中國的歲月 (71)
·我在中國的歲月 (72)
·我在中國的歲月 (73)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最後的女皇 -- 宋美齡傳(258) -- 陳納德的軍妓院

声明:此文作者禁止复制,如需转载必须经得作者同意。

   昆明也是一個軍妓的城市。由於日本、普魯士和法國都有「慰安所」,陳納德認為美軍也有同樣的需要。他這樣向記者白修德這樣解釋﹕「我們的軍妓院,我是有擔心的。... 我的孩子們既然有這個需要,那麼我情願是乾乾淨淨,而非污污穢穢。」陳納德手頭有八十架戰機,其中一半經常閑著,因為機員染上了性病而需入院治療。陳納德因此派遣一架戰機載了一隊醫療人員前往印度,物色 十二個姑娘,檢查她們的身體,然後帶她們回昆明。史迪威聽到這個消息,下令把軍妓院關閉。他在日記中寫道﹕「軍官扯皮條,用我們的飛機把妓女運回來。召見陳納德。他知道這事。」

   此外,他也把這事按照他的理解記入他的「黑皮書」裡。在「陳納德的妓院」的題目下,他記敘1943年4月26日他收到他的助手竇恩准將一封電報,說「里德上尉正在印度為空軍第14室選擇『餡餅』。侯沃德上尉今天用運輸機送了十三個來。... 問陳納德。他承認中國人正為他們建造營房,但否認有任何軍官牽涉其中。... 竇恩著格蘭調查,並把女人送回去。... 毫無疑問,陳納德知道軍官們有份參與其事。很可能是他差遣里德前往選擇女郎,也很可能是他授權使用運輸機。我相信他在說謊。準備告馬歇爾。」

   雖然與陳納德不和,但史迪威仍然能夠增加他的駝峰運輸,從五月份的三千噸到十一月份的使人驚訝的一萬三千噸。這個增加是拜取消建造一條公路 -- 從印度東北里都到中方境內的滇緬公路 -- 所賜。這公路的建築從史迪威抵華之前不久開始,如果繼續興建的話,勢須佔去了建造機場一部分的人力和器材。然而到了1943年仲夏的時候,情況已經表明,無論怎樣努力,駝峰和滇緬路兩方面加起來的運輸,都不能滿足地面部隊和陳納德的空中部隊對汽油和物資的需要。因此,最高當局決定興建一條油管,從加爾各答到昆明。這是「通過世界上最惡劣的環境的最長的油管。」有份興建這油管的人稱它為「夢幻油管」。

   有一個問題逗樂了史迪威 -- 這個地球上最不可能饒恕別人的人。這個問題發生在陳納德身上。在爭奪戰爭物資上,陳納德已經得其所哉,但現在他突然「高叫救命」,因為,用他自己的話說﹕「日本人要把我們趕出中國!」史迪威笑了,在他的日記中記道﹕「六個月前正是陳納德誇口說﹕要把日本人逐出中國!」陳納德呼救的原因是他對日本商船的襲擊,導致日人轟炸中國的空軍基地 -- 這正是史迪威時常掛在口邊的預測。

   第三十九章

   蔣夫人遲至1943年的夏天才從美國返回中國。當地的報紙樂觀地形容這是她和她丈夫的「快樂的重聚」。雖然她回家的方式和她離家的方式一樣 -- 由美國空軍軍機接送,但在霍普金斯(美總統顧問)、戰爭部參謀長和美空軍司令之間,仍有不下十餘封書信來往,討論如何把她的旅程和她的行李的運輸(由她的姨甥女孔令偉所照管)安排得妥當。霍普金斯給阿爾諾將軍說﹕「總統要求派一架DC-4把蔣夫人一路送回中國。機內應設置兩張上下格床。... 我知這是一個令人頭痛的問題,但我恐怕我們必須按照總統的要求去做。」(258)

(2011/10/22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