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逸明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刘逸明文集]->[且慢对“信访网络快车”叫好]
刘逸明文集
·“西北狼”郭伯雄为何倒在建军节前?
·释永信和女子“通奸笔录”是真是假?
·《人民日报》为何要痛斥“大佬”干政?
·瑞海负责人被控报道为何极不寻常?
·90后男子为何抵不住52岁妇女诱惑?
·浠水三角山:养在深闺人未识
·日本前首相为何病在大阅兵当口?
·女模当街更衣哪里能看到不雅?
·敢讲真话的网络大V信力建为何被拘押?
·赵晋的神秘会所绑架了多少淫乱高官?
·东莞工人一夫多妻到底是真是假?
·刘建超罕见调任中纪委剑指令完成?
·侯耀华等明星为何做虚假广告上瘾?
·郭伯权自己为何不主动下课?
·湖南纪委暗访消息泄露又因“内鬼”?
·湖南官员办公室里向女性“开火”?
·业主维权惨遭镇压说明了什么?
·苏树林的妻子何以身份成谜?
·习近平致金正恩的贺电藏何玄机?
·李东生跟周永康有啥特殊关系?
·赖昌星获保外就医会不会犯众怒?
·层出不穷的爆炸暴露了中国体制性弊端
·拔掉校园KTV的底裤怎能放过嫖客?
·点评《刑法修正案》中的五大罪
·郭伯权被二度免职意味着什么?
·中海油纪检组组长缘何猝死?
·“广西虎”余远辉跟令计划妻什么关系?
·周永康弟媳为何能使唤市委书记?
·上海首虎落马后韩正为何要这样说?
·中纪委为何在光棍节拿下北京母老虎?
·哲人其萎,浩气长存——深切哀悼和缅怀于浩成先生
·极权体制下丧失价值信仰的官僚迷信热
·万庆良与老搭档共享的美艳情妇是谁?
·“吕梁教父”张中生被暗示将死路一条?
·公安部的紧急提醒暴露谁是同案犯?
·强奸嫌犯在看守所上吊有哪些疑点?
·内鬼贺家铁向谁泄露了“机密”?
·哪里的围墙该先于小区围墙拆除?
·中纪委将向四省杀“回马枪”让谁发抖?
·五高官去职暗示令计划案有重大进展?
·释永信不随河南代表团现身藏何玄机?
·郭伯雄的儿子郭正钢娶吴芳芳奇葩在哪?
·没有宪政就无以中止强拆
·王岐山的“回马枪”还将射倒哪些大员?
·造垃圾场导致警民冲突背后的权力失范
·中国空姐太漂亮何以惹怒了大学校长?
·万庆良等高官如何上了艳妇许小婉的床?
·天津官员办公室暗装洗浴设备要和谁享受?
·令计划案中还有3200多万元是谁送的?
·骗彩礼仅判退两折,浙江绍兴法院这一判决影响有多恶劣?
·诡异!金正男的尸体为何无人认领?
·8名越南新娘集体出逃,你还敢娶越妹吗?
·49天死20人,托养中心何以成为“死亡地带”?
·金正男的尸体将通过这种特殊途径运往朝鲜?
·撕毁副省长题字,到底该不该被刑拘?
·天价墓地算什么,还有比天价墓地更吓人的!
·雄安新区的征婚广告害了多少人?
·五台山“尼姑结婚”,谣言为何不能止于智者?
·沃尔玛退出中国已经进入倒计时?
·金正恩的妹妹失踪九个月有何玄机?
·中国美女嫁美国流浪汉,让广大单身青年情何以堪?
·官员为改变风水对邻居大打出手,纪检部门何以缺席?
·陕西离地三米的举报箱被监控背后有何隐情?
·院长爱请小姐陪唱的嗜好是如何养成的?
·婚礼现场被演员充斥,警方到底该不该介入?
·《无犯罪证明》羞辱的何止是当事人?
·美女主播夜宿故宫直播慈禧床榻该当何罪?
·情何以堪?《毒战》制片人染上毒瘾
·中国的禽兽教师缘何层出不穷?
·拿着存折取不到钱背后可能存在的惊人内幕
·22岁青年偷两元钱被警方刑拘,他到底冤不冤?
·女学生在老师门口自杀,生前真的被性侵了吗?
·女人衣着暴露易失身?对女德讲座太认真你就输了
·丰胸、壮阳!假名医推销保健品何以骗倒八千余人?
·枪杀情妇的高官被执行死刑,与“免死金牌”何干?
·经济学家仲大军到底有没有性骚扰李洋?
·女教师与男学生发生性关系,为何不定强奸罪?
·“21岁男子遭54岁官员猥亵后自杀”,可信度有多高?
·男子在宾馆光着身子被女服务员闯入,为何非要拨打“12315”?
·父亲给女儿分房子,儿子反对到底有无道理?
·《嫖娼简史》惹祸?低俗大号“咪蒙”该永久封杀!
·西安婚闹事件,如何处理猥亵伴娘者最为合适?
·顺丰机场建成将如何冲击湖北的地区版图?
·乱发奖金成“贪官”,这名官员到底冤不冤?
·对犯罪嫌疑人游街示众,还有第三条道路可走
·杀死女商户,凶手曾经的城管身份暴露了一个秘密!
·陕西神木宣传标语惊现“长沙”,岂能撤除完事?
·张学友演唱会损坏草坪,别让“封杀令”成了“马后炮”
·这个城市的出租车司机被暴打,为何一片叫好声?
·男子用无人机直播女子裸居,被拘留十天冤不冤?
·两教师被12岁女孩诬陷“强奸”,最可怕的是什么?
·武汉女子吃火锅吃出创可贴!恶心的背后到底发生了什么?
·传销组织“善心汇”何以骗人无数?
·两姐妹被杀惨案背后未被披露的重要细节
·美女“酒托”何以长期嚣张?
·欺人太甚,湖北一媒体被安利公司索赔20万!
·秦陵兵马俑被损盗,为何10天之后才发现?
·“强吻儿媳”,恶俗婚闹岂能让公公一人背黑锅?
·公公“强吻”儿媳竟是“表演”,让公众情何以堪?
·广州黄埔区法院违法受理民事诉讼,分辨管辖权有这么难?
·结婚当天要求加18万彩礼,女方涉嫌敲诈勒索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且慢对“信访网络快车”叫好

   从9月26日开始,广东江门、东莞和河源三市的访民可以登陆“广东网上信访大厅”网站(http://www.gdwsxf.gov.cn/),使用视频直接向省领导表达信访诉求。据悉,这是广东省政府为了减少上访者成本、实现群众能够远距离向上级领导反映诉求而推出的最新改革措施。
   
   信访一直是令中国各级政府挠头的一个大问题,虽然从地方到中央都有信访办,多个部门都设有信访窗口,但是,问题能够得到解决的访民仍然寥寥无几。广东作为中国改革开放的前沿省份,虽然经济水平位居前列,但访民数量同样非常庞大,每天到省会广州以及首都北京的广东访民都不计其数。
   
   广东省政府在开通“广东网上信访大厅”网站以后,国内外舆论都对此举表示了肯定,均认为这的确可以说算得上是改革措施,并美其名曰“信访网络快车”。官方媒体将此举的动机解读为“为了减少上访者成本、实现群众远距离向上级领导反映诉求”,其实,该说法并不全面。政府开通这个网站,当然也会有对自身利益的考虑,在方便了访民的同时,也节约了政府的管理成本。


   
   据报道,访民可以在政府安排的在线视频接访会上直接登陆网站,和接访人进行视频和文字交流,接访人可以随时对信访事项作出批示。另外,该视频信访系统还允许其它网友“围观”,目前可以接纳的“围观”人数达到1千人。从技术上讲,这的确算是一项空前的创举,倘若真的能够让有需要的访民和接访人员进行视频和文字交流,那么,访民和信访部门的确都省事不少。
   
   不过,在线交流和面对面交流对于某些访民而言,或许没有多大区别,但对于那些不会上网或者不会打字的访民而言,交流起来就没那么容易了。所以,即使“信访网络快车”已经开通,但从访民的年龄多为中老年人来看,能够以这种全新的方式去反映问题的访民比例将非常有限。
   
   在9月26日举行的第六次网友集中反映问题暨网上在线接访会上,6位来自东莞、河源、江门等市的访民分别在当地信访部门的视频信访室与省委常委、秘书长徐少华及省信访局等负责人“视频网聊”。根据《南方日报》的报导,这次的交办会受到了网友前所未有的关注,据统计,当时在线网友2.4万人,点击量达89万次,留言发帖998条。
   
   上述报道证实,“信访网络快车”的确受到民众的热烈欢迎,但是,接访的效率非常有限,一次接访会才接待了6位访民,而围观的人数则高达两万多,可见,即使是善于灵活运用电脑和互联网的访民,想通过这种方式与接访人员在线交流也不一定有机会。
   
   估计是考虑到了接访能力有限这一问题,所以,广东省政府暂时将视频交流的访民地域设限,仅为江门、东莞、河源三地。倘若将广东全省都放开,那么,视频接访的压力必然更大,而“围观”人数也将更多。倘若“广东网上信访大厅”网站的承受能力有限,那么,在接访会上被挤爆是必然的,到时候,谁都无法与接访人员在线交流。
   
   如今已经进入电子化和网络时代,在很多发达国家,政府都开通了电子政务平台,通过这种平台来收集民声、民意并和民众交流意见、协商问题。开通这样的平台可谓大势所趋、人心所向,这对于政府和民众双方都有利。广东省政府在这方面敢为天下先值得肯定,不过,对于“信访网络快车”,舆论千万不要太过于乐观,值得肯定的现在只能是这种接访形式,如果要肯定其效果还为时尚早。
   
   众所周知,中国人口数量世界第一,而访民数量也绝对是世界第一,在首都北京以及一些省会城市,在那些信访部门门前,几乎每天都能看到信访大军。这是中国特有的景观,从江泽民时代一直延续到现在,并有日益壮观的趋势。在以前,虽然访民就不计其数,但有关访民的消息却无法成为中国媒体的报道素材,直到最近两年,上访、拆迁、征地这类消息才被解禁,不再有先前那么强的敏感色彩。
   
   在江泽民时代,访民主要是冤案家属以及救灾款被官员私吞或遭遇乱收费的民众,到了胡温时代,遭受强制拆迁、征地的民众逐渐成为了访民主体。之所以如此,是因为拆迁、征地为很多地方官员提供了权力寻租的机会,他们要借助强制拆迁和征地来聚敛灰色财富,这就导致不少民众痛失家园,不得不走上上访的道路。
   
   毫无疑问,上访者绝大多数都是理直气壮的,而无理取闹的上访者则是凤毛麟角,因为没有几个人有对官方无理取闹的胆量。在以前,没有专门的信访部门,访民的上访让各种官方机构都叫苦不迭,于是,各级地方政府都成立了信访办,公检法机构也设立了信访窗口,用来专门对付访民。我们经常可以看到一些访民被不同的机构当皮球踢来踢去,很多访民虽然上访了十几年,但是,问题依然得不到解决,不仅如此,一些访民甚至还被以“非法上访”或“寻衅滋事”等罪名判刑或劳教。
   
   就在今年的1月24日,国务院总理温家宝破天荒地前往国家信访局与访民进行了面对面交流,虽然少部分访民的问题得到了温家宝的重视,但是,地方政府依然将其中几位视为无理上访,他们的问题并未因此而得到解决。温家宝接见的访民问题都得不到解决,可见,很多访民的问题通过什么方式去反映都无法解决。
   
   在一般情况下,地方官员是不愿意把吃进去的东西吐出来的,要解决访民的问题,地方官员就得放弃一些既得利益,没有强大的压力,他们不可能放弃。广东省政府的“信访网络快车”虽然形式上是匠心独运,但现实中的效果并不会比访民到信访部门上访强多少,那些蒙冤受屈或是利益被官员侵吞的访民即使能够有机会跟截访人员视频交流,其问题得到解决的可能性依然微乎其微。
   
   信访部门的林立以访民数量的异常庞大,这本是就是对中国政府部门办事效率以及社会公平公正程度以及人权状况的诠释,倘若大多数访民的问题能够得到解决,那么,中国就不需要信访办了。要解决访民的问题,不是靠“信访网络快车”就可以的,而是要靠选票产生的真正“为人民服务”的政府,要让政府真正做到“为人民服务”,就必须启动政治改革,实现宪政民主。
   
   2011年10月4日
   
   原载《民主中国》
(2011/10/08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