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家庭教会
[主页]->[宗教信仰]->[家庭教会]->[救主降世普天同庆——圣诞节的思考]
家庭教会
·天堂存在的证据
·李克牧师:论守主日与守安息日问题
·剖析丁光训的本质
·研读《我所知道的父亲吴耀宗》有感
·世界大结局与撒旦魔鬼的末日
·赵复三的异化人生
·缸瓦市教会事件的真相
北京一基督徒良心犯致信北大
·2012两会被软禁者的公开信(一)致信北大
·我们来大声宣扬上帝是真的客观存在
·基督徒良心犯致信北大1
·基督徒良心犯致信北大2
·基督徒良心犯致信北大3
·前额叶使人具有信仰而应信仰耶稣
***
终极论
***
·我为什么要进行“前额叶与信仰”的研究
·前额叶使人具有信仰而要信仰耶稣
·我一个良心释放犯基督徒要去申诉
***
——揭开宇宙及大脑及社会的终极奥秘
·自序: 前额叶使人具有信仰而应信仰耶稣
·前言: 揭开宇宙及大脑及社会的终极奥秘
·第一章 最小单位如何构成粒子与粒子种类
·第二章 粒子如何构成原子与宇宙演化过程
·第三章 原子如何构成分子与各种能量活动
·第四章 分子如何构成细胞与生物演化过程
·第五章 细胞如何构成大脑与各种心理活动
·第六章 脑前额叶的发达与爱情信仰的出现
·第七章 上帝掌管着宇宙灵魂与圣经的启示
·后记: 我的坐牢经历与这本书的完成过程
***
·感谢老民运杨靖徐文立对我科研申诉的支持
·感谢维权人叶国强叶国柱对我科研申诉的支持
·感谢北大人胡石根李海对我科研申诉的支持
·感谢老民运何德普刘京生对我科研申诉的支持
·感谢维权人王玲对我科研申诉的支持
·感谢民主人高洪明对我科研申诉的支持
·感谢民运维权人王国齐弟兄对我科研申诉的支持
***
·维权人叶氏兄弟受洗归入耶稣
·中国基督教家庭教会圣职按立
·徐永海长老主持圣餐礼拜
·徐永海主持圣餐,左胡石根,右徐永海(图)
***
·就徐水良“正教与邪教”一文而向此兄传福音
·8月17日北京一家庭教会受到警察的干扰
·聚会中的姊妹
·北京中原教会的2004年/朱红
·基督徒叶国强在聚会时学圣经
·基督徒叶国强在聚会时分享圣经
·基督徒王玲在聚会时学圣经
·维权人马景雪在听基督徒讲圣
·维权人马景雪在听基督徒讲圣经
·基督徒叶国强、王玲学圣经
·基督徒胡石根在聚会时学圣经
·北京一教会长老请求为人口70亿祈祷
·严正学徐永海王学勤等学圣经
·北京一因十八大而被软禁者致信十八大
祷告·中国2012年
·圣爱团契11月23日的聚会
·圣爱团契2012-11-30日聚会
·圣爱团契2012-12-7日聚会(图)
·圣经中关于爱自然的话语
·圣爱团契2012-12-14聚会
·徐永海长老谈世界末日
·圣爱团契2012-12-21聚会(图)
·北京一基督徒良心犯致信欧美日各国政府
祷告·中国2013年
·圣爱团契2013年头两月聚会(照片)
·二零一三开局,警察伤害牧师
·圣爱团契2013-2-22聚会(照片)
·揭开宇宙及大脑及未来的终极奥秘之前言
·前言2
·为即将出狱的维权人董继勤弟兄祈祷
·圣爱团契2013-4-5聚会(照片)
·请为这些良心犯祈祷(照片)
·北京一良心犯致信美国总统及驻华大使
·民间人士严正学、胡石根、朱春柳(照片)
·圣爱团契2013-4-26聚会(照片)
·圣爱团契2013-5-3聚会(照片)
·圣爱团契2013-5-10聚会(照片)
·圣爱团契2013-5-17聚会(照片)
·记北京良心犯基督徒的一次聚会
·圣爱团契2013-5-24聚会(照片)
·北京良心犯基督徒在六四前的聚会
·北京良心犯基督徒在六四前的聚会
·在六四24周年时向柴玲讲讲耶稣
·为在中国的书店里能卖圣经而祈祷
·才出狱的访民夫妻六四前受洗归耶稣
·圣爱团契2013-6-7聚会(照片
·圣爱团契2013-6-14聚会(照片)
为中国的书店能卖圣经而祈祷
·为圣经不再是非法书籍而祈祷
·葛培理及其东门机构
·关于中国书店不能公开销售《圣经》一事
·为在中国的书店里能卖圣经而祈祷
·就宗教自由致信庄园会晤的中美领导人
·北京国保警察干扰北京一家庭教会
·沈中厚受洗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救主降世普天同庆——圣诞节的思考)接上页博讯www.peacehall.com

   
   在圣诞周期间。增加青年、妇女、儿童专场活动。届时圣诞老人出现。为妇女、儿童发放圣诞礼物。
   
   教会为了节日安全,防止突发事件,组织各方面安保和服务人员,会前进行培训,讲明注意事项,责任到位。
   
   为圣诞音乐会设计程序节目:根据历年圣诞节的经验,使节目内容不断完善,举行不同类型的音乐会。为烘托神圣节日气氛,堂中央悬挂“以马内利”四个大字,左右挂起两幅圣画。圣台上有七只蜡烛,台前布满鲜花。诗班身着洁白的礼服,手持蜡烛从圣堂正门分队鱼贯而入,有两位少女手持花篮犹如天使前导,在圣乐歌声中,诗班徐步进行,两位主礼牧师身着圣服,簇拥队后登上圣台,会场庄严肃穆。会众心情激动,热泪盈眶。牧师主礼崇拜仪式,另一位牧师致圣诞祝词,然后拉开音乐会序幕。在神曲序乐之后,开始男高音独唱:“要安慰我的百姓!……”,神曲进入高潮时,出现“哈利路亚”大合唱,会众主动起立表示荣耀归与神。音乐会进入尾声,在“阿门颂”之后,会众接受牧师祝福。音乐会落下帷幕。但会众迟迟不肯退去,院内等候的群众又涌入堂内。
   
   为了满足群众要求,90年代初开始举行三台连续圣诞活动。圣诞夜和25日活动之前,在下午五点之后,堂内已经座无虚席了。为此,特组织专人领会众唱圣诞诗歌,讲耶稣生平和有关圣诞节的信息。大力宣传神的救恩和基督教文化,在中国历史的作用。
   
   “教会音乐”在音乐史中占重要地位,称为古典严肃圣乐,许多音乐大师都曾在教会歌颂神的荣耀。基督教在中国培养大批音乐人才,如上海的马格顺,北京的马思聪,沈湘等人。许多音乐工作者都与教会有深厚的情谊。北京教会杨荣东老师是位著名的宗教音乐教育家,他在燕京大学音乐系师从范天祥教授(美籍),杨老师在解放前已将亨德尔的《弥赛亚》神曲译成中文,为教会圣乐作出了重大贡献。
   
   (四)、缸瓦市教会,在圣诞节组成大型唱诗班,为诗班设计服装。我们特请杨荣东老师担任唱诗班指挥,那时杨老师已经70多岁,但精神矍铄,不减当年,人们戏称杨老师为“卡拉扬”。1980年缸瓦市教会复堂后,圣诞节在杨老师指挥下,首次唱《弥赛亚》中的“哈利路亚”,大合唱引起教会和社会反响。历年的圣诞节活动不断扩大。有许多基督徒音乐工作者纷纷回到教会,参加唱诗班工作,如“中国院”的全如珑,葛德月,叶飞和“师院”的章道尊等各位老师,为唱诗班弹伴奏。高中群老师是本堂受洗信徒,她是中央乐团一级演员,她邀请一些同事来教会参加合唱或独唱。
   
   有“中央院”钢琴老师陈舒华、康玉春、蔡妮等为诗班伴奏,还有一些器乐同学到教会演奏世界名曲。
   
   有“广播合唱团”洪慕莲、姚铭、吕月琴、王世祥等各位老师,在圣诞音乐会参加合唱或独唱,还有汪忠修老师任诗班常任指挥多年。还有“儿艺”关筑声老师,为诗班作曲及常任指挥。还有东方歌舞团曹静波老师及其他单位宋承宪老师,在节日独唱。还有著名指挥家俞锋、许世俊老师在圣诞节指挥合唱。
   
   还有美术工作者在堂内外设计布景圣画的,有:刘学澄、椿学英、杜鹃、周佳泉各位老师,还有为圣剧、舞蹈任指导工作的著名舞蹈家沈培艺老师。
   
   他们都是基督徒,有的是教会的朋友,他们无偿地为教会圣乐工作奉献。还有其他老师为教会圣乐做了许多的工作,恕不一一提名。“他们在基督里的劳苦,不是徒然的……”(林前15:58)。
   
   上世纪80年代至90年代。一些为圣乐做贡献的老师们已经安息主怀,有杨荣东、郑如岗、孟保罗、关筑声、姚铭、宋承宪、椿学英、杜鹃等人。我们在基督里向他们表示深切怀念。有的老师已经出国工作,失去联系。
   
   感谢主!尚有高中群,葛德月、洪慕莲等几位老师,仍在教会为圣乐工作,忠心事奉。
   
   圣诞节吸引一些媒体记者,为教会摄影拍照,震动国内外社会媒体。全国三自领导人韩文藻先生说:“北京缸瓦市教会唱《弥赛亚》神曲,已经誉满全球了。”
   
   “赞美神”,(教会)得众民的喜爱,主将得救的人,天天加给他们”(徒2:47)。圣诞节的活动使神的救恩广传,很多人因圣诞节加入教会,信而受洗,成为神的儿女。
   
   基督教恢复30年的历史:60年前基督徒在全国仅有一百多万,至今已经发展一个亿左右。这是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的客观规律。进入21世纪,北京已有五、六个容纳千人以上的礼拜堂拔地而起。缸瓦市教会院内的居民迁出,拆除堂前的家具店楼房,在大堂两侧建起两个副堂,三个十字架在西四地区绽放光芒。神的殿大过先前的荣耀。哈利路亚!荣耀归主名。
   
   三、圣诞节活动受到冲击:缸瓦市教会举行圣诞节活动,为耶稣基督作了美好的见证。受到广大信徒和社会群众的大力支持。
   
   (一)、北京三自会反对缸瓦市教会圣诞活动,三自会召开会议,规范圣诞节统一活动。有一位三自干部身兼数职,他们比政府干部还要左三分。他们指责缸瓦市教会活动是庸俗化。吸引社会群众是挖社会主义墙角,要安静地过圣诞节,不可大肆张扬。于是缸瓦市教会的主任牧师祁廷铎提出过圣诞节要向崇文门教会学习。那次圣诞节在祁廷铎牧师主持下,只有简单的读经、祷告、唱两首赞美诗,没有其他的活动,不到半小时就结束了。会众感到诧异。会后有大批社会群众涌入教会问为什么不过圣诞节?我们只好回答说,圣诞节已经结束了,他们坐在堂里不走,同工们借机向群众传福音,讲圣诞节的信息之后,群众们悻悻而去。
   
   (二)圣诞节在北京神学院起风波:1984年(?)12月23日,学生会主动组织庆祝圣诞节,在校门外挂起“庆祝圣诞”横幅,校方干部林某粗暴地禁止同学不可将横标挂在校门外。并“假传圣旨”说这是环卫部门的意见。同学们表示反抗,学生们特到环卫部门询问,环卫说:庆祝圣诞是基督教的节日,政府不加干涉。于是同学们继续将庆祝圣诞挂上。林某发现后,大吼一声,不许挂,并追问是谁带头搞的?林某立即派邹某将横标撕碎,引起同学们抗议。拒绝参加圣筵聚会。要求校方林某道歉。后来据说有外电报道北京神学院圣诞节事件,影响极坏。
   
   校方不关心同学生活,住阴冷的地下室,曾发生食物中毒。很多学生病倒,引起学生不满,纷纷离校回家。校方向十个省市“三自会”通报,诬陷同学们闹事,校方管理工作出现混乱。院长刘清芬辞职,魏长青对三自干部极左思想表示不满,也不干了。
   
   (三)、政府宗教干部限制圣诞节活动
   
   在节日活动之前,首先将活动内容向政府呈报批准,宗教处对缸瓦市教会的圣诞节活动提出意见,不可将“庆祝圣诞”和音响、照明打出教会门外,扰乱市容。圣诞活动之后,立即关闭堂内外一切灯光,及时净堂,关闭教会大门。只许出不许进,但在门外仍有许多群众等待进堂,这种粗暴限制引起群众不满,甚至表示抗议。有一个干部在院内对群众公开说:“你们搞圣诞节活动影响社会安全,是聚众闹事……”。一个干部规劝李牧师说“不要大搞活动,不可超过崇文门教会”。
   
   在郊区信徒因过圣诞节,政府干部没收圣经,被拘留、罚款,他们真的是“如同羊没有牧人一般。”干部说:“城里的教会是给外国人看的,你们可以心里信,不许有宗教活动”,改革开放之后,违法事件时有发生。
   
   (四)、三自会领导人执行灭教政策:
   
   有一位“牧师干部”,在教会内外身兼数职,称为“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人物,他在教会横行霸道,飞扬跋扈,将崇文门教堂机关化,信徒平时去教会实行登记制度,不许信徒在家举行聚会,不许儿童进教会,反对组织信徒的培训班……。
   
   这位“牧师”极力封杀教会圣乐工作,他攻击缸瓦市教会的圣诞节活动,说:“组织大批人参加唱诗班是挖社会主义墙角,要安静地过圣诞节,不可搞庸俗化。”一位信徒手中的《弥赛亚》乐谱压在他手中不肯交出,限制圣诞节唱《弥赛亚》神曲。
   
   香港基督教救世军圣乐团,应国内邀请在北京音乐厅演出,政府同时又批准到崇文门教堂演出。石某坚决反对在礼拜堂演出。他“严肃”地说:“礼拜堂是分别为圣之所,不可演出”致使政府干部感到莫名其妙。后来终于同意在崇文门的副堂演出,难道副堂就不是分别为圣的吗?更为甚者他封锁演出的消息,不让信徒参加,结果这场演出只有少数人参加,影响极坏。
   
   教会的工作不断发展,复堂后一些教会都先后组织了唱诗班,男女青年会成立“青友合唱团”和“口琴队”,他们特请社会知名音乐家俞锋、许世俊任指挥,请郑小英任合唱团顾问,天主教也建立“天爱合唱团”。
   
   有一位权威人士向我们建议:“基督教是否可以组织合唱团?为了使社会接纳不要太宗教化,名称要灰色一些”。我们认为这个建议很好,有利于教会工作。经一些人商议,我们召集教会有关人员在三自开会。提出建立合唱团的倡议。取名“亚萨合唱团”。“亚萨”是旧约圣殿唱诗班的领导者(参见:代上16:5,代下29:30)。这样既有宗教意义,又不是明显的宗教名词。我们的倡议在会上遭到石某人的反对,他说:“社会上有许多音乐团体,教会没有必要到社会上去表现,我们的音乐水平不高。如有社会音乐工作者介入合唱团,就会失去属灵的特点……”。真是可笑!。他好像很属灵,就这样,我们的倡议被这位三自干部否定了。
   
   圣乐在教会崇拜仪式中占重要地位,教会原有一些音乐特长的同工,如杨荣东老师,杨周怀、李跃文、郑如岗牧师、孟保罗先生等,还有在社会上从事音乐工作的信徒,如全如珑、高中群、洪慕莲、任惠杰、金利子等各位老师。应当发挥他们的特长组成一个圣乐队伍,为教会做贡献。我们建议聘请南京金陵神学院钢琴声乐指挥专业的吴安娜老师来北京,她为教会声乐工作增添了新的力量。我们建议选出有音乐特长的年轻同工,进行音乐知识培训,为教会圣乐工作建立基础。这一切都遭到石某人的反对。
   
   
   四、2006年在中国社会又掀起一股反对基督教圣诞节的逆流
   
   根据媒体报道,编者按:
   
   2006年圣诞节前夕,中国大陆十位著名学府的在读博士生在媒体上发表了一封拒斥圣诞节的公开信。名为《走出文化集体无意识,挺立中国文化主体性》,公开信在网络和传统媒体及海外均引发巨大的争议。据网络抽样调查显示,除少数人士表示支持外,大部分学者均持批评意见。遗憾的是,在这场争论中,几乎看不到中国教会和基督徒发出来的声音。他们自觉疏离于公共言论空间,无法表达其信仰立场,就等于自动放弃了“光”和“盐”的使命。希望引发中国基督徒进一步思考。

[上一页][目前是第2页][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