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郭国汀律师专栏
[主页]->[百家争鸣]->[郭国汀律师专栏]->[《民族英雄蒋介石》47、关税自治,]
郭国汀律师专栏
·一篇被全球英文博客转载最多的四川地震实况报导
·郭国汀百无一用是中国律师
·我愿意收养一个为救人而牺牲的教师或母亲的遗孤
·中国人持继追问为何众多学校震成碎片废墟? 被全球英文网站转载最多的地震专文
***美国2008年总统大选南郭点评系列
·朗保罗--美国2008年大选最雄劲的黑马
·美国大选最新民意进展分析——美国2008年总统大选南郭点评系列之二
·美国2008年大选程序正义与演讲精华
·欧巴马的通往白宫之旅
·前国务卿鮑威尔支持欧巴马
·麦肯总统候选人的基本政策主张
***(42)中国民主运动研究
· 自由宪政民主运动与中共暴政的决战主战场何在?
·国人应当认清中共政权的极权专制流氓犯罪本质
·真正觉醒后英勇的你我他才是决定中国前途和命运的基本力量
·是谁制造了大陆中国的“暴戾之气的泛滥”?
·我为何对中共极权暴政及胡锦涛没有仇恨维有鄙视?
·是共特黑而非民运黑
·我所了解的政治新星曾节明
· 南郭点评陈子明社会运动与政治演练
· 序《我的两个中国 --一个六四天安门学生反革命的实录》
·时代的最强音:“六四”屠城二十一周年口号
· 警惕共匪假冒民运人士故意毁损民运声誉—答人民思想家
·论颠覆国家政权罪的律师辩护
·郭律师点评杨建立博士论三个中国
·退出自由中国论坛的公开声明
·陈尔晋与张国堂之争的性质
·我的几个基本观点答张国堂先生公开信
·中国民运战略研究
·中国民运当前面临问题与对策研究
·郭国汀加入民主中国阵线的公开声明
·论公推中国民运政治领袖的必要性
·论公推自荐公选民运政治精神领袖的紧迫性
·中国民主运动领袖论?答方文武先生
·关于筹建过渡政府与公选民运领袖问题的讨论
·关于民运领袖过渡政府与程序正义的争论
·历史功臣还是历史罪人?
·中国民主运动到底需要什么样的政治精神领袖?
·谁是中国民主运动政治精神领袖的最佳人选?
·谁是中共极权专制暴政最害怕的劲敌?
·郭国汀:汪兆钧信是中共内部爆炸的一颗原子弹
·严正责令胡锦涛及中共当局——立即无条件释放民运志士李国涛!
·反抗中共专制暴政的先驱者与英雄(修正)
·相会伟大的刘文辉烈士英魂
·敬请胡锦涛先生立即制止下属恶意疯狂攻击南郭之电脑
·"六四领袖去死吧!"及 " 逢共必反、逢华必反"?!
·草根吾友欲往何处去?
·真实的陈泱潮故事
·陈泱潮自传之二
·强烈推荐国人必读之最佳政论文
·答小溪先生质疑
·驳斥草虾兼与草根商榷!
·伟大的中国文化复兴宣言 郭国汀
·关于宣讲人权公约基金申请推荐函
·必须立即终止反动透顶的行政官员任命制
·自由中国论坛的不锈钢老鼠到底是什么角色?
·关注李宇宙的命运
***(43)中国民主运动的思想、理论与实践
·中国争人权言论表达自由权的先驱者与英雄名录
·民主革命论 陈泱潮
·《特权论的》精髓——对共产专制特权制度的深刻致命批判
·特权论的精髓——对共产专制特权制度的深刻致命批判 郭国汀
·枭雄黑道乱世的一百年!郭国汀
·论无产阶级民主制度下的两党制
·陈泱潮评胡锦涛
·陈泱潮论江泽民
·我为什么特别推崇陈泱潮先生的思想理论?
·天才论/郭国汀
·彻底揭露批判中共极权专制流氓暴政本质的奇书
·极权专制暴政的根源/郭国汀
·共产极权专制暴政的典型特征——简评陈泱潮的《特权论》
·论共产极权专制政权的本质——三评陈泱潮天才著作《特权论》
·何谓“无产阶级专政”
·陈泱潮论马克思主义的无产阶级专政 郭国汀
·论初级无产阶级专政 /新南郭点评
·论高级无产阶级专政 郭国汀
·中国何往?——政治思想论战书 /新南郭
·陈泱潮论改良主义/郭国汀
·文化大革命是中国民主革命的序幕 郭国汀
·陈泱潮妙评邓小平的“瞎猫屠夫理论” 郭国汀
·陈泱潮精评毛泽东 郭国汀
·论共产党官僚垄断特权阶级 郭国汀
·共产党官员为什么普遍腐化堕落?郭国汀
·“三个代表”是个什么玩意? 郭国汀
·对抗性的社会基本矛盾 郭国汀
·为何中共官员多具有奴隶主和奴仆的双重人格? 郭国汀
·共产专制特权等级制 郭国汀
·人民“公仆”是如何变成骑在人民头上作威作福的老爷的? 郭国汀
·神化首要分子神化党与邪教 郭国汀
·宗教政治与人权灵本主义 郭国汀
·陈尔晋论今日中国社会主要矛盾及前途与命运
·陈泱潮先生在当代中国思想史上的地位 作者:曾节明
***(44)反中共极权专制暴政争自由宪政人权民主绝食抗暴民权运动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民族英雄蒋介石》47、关税自治,

   

   《民族英雄蒋介石》47、关税自治

   

   

   47、关税自治

   

   南郭点评:国民党北伐首先完成了两项既定目标:统一中国,废除不平等条约。蒋介石是全球第一个准确预言第二次世界大战不可避免的政治家和军事家,北伐统一中国实质上是在抢时间作好战争准备,以抵抗日本帝国侵略,1927年9月蒋被政敌逼迫下野,曾专程返日,会见日本首相后使蒋预感到中日战争不可避免。。。

   

   北伐有两个主要目标:通过消灭军阀主义统一中国;废除孙中山所称之使中国沦为半殖民地的不平等条约。不平等条约的后果之一乃是列强控制了中国海关。自19世纪中叶始,进口关税被缠定在名义上的5%,但贪婪的列强甚至连这5%的关税还想降低。进军北京后,国民政府立即通过与列强正式外交途径夺回关税自主权。1928年7月25日,国民政府与美国就关税自治签定条约。12月20日,美国政府正式外交承认南京政府。然后于8月17日与德国;挪威,比利时,意大利,丹麦,葡萄牙;12月20日与英国定立新的关税条约,两天后与法国缔约。新关税条约于1929年1月1日起生效。

   

   日本是列强中唯一拒绝执行新关税条例的国家。日本寻求继续执行段其瑞政府订定的贷款和安福系北京政府期间定立的对日本有利的关税条款。南京政府以其系政治贷款为由否定之。1929年6月3日,日本正式承认南京政府,12月开始谈判由中国政府每年偿还500万元债务,直到1930年5月,日本才最后同意实行新关税。

   

   1929年7月9日,蒋介石在北京战争(军事)学院发表演讲,分析了国内国际形势,“美国和英国与日本,日本与俄国在华利益冲突,将导致第二次世界大战在中国首先爆发”;并预言“二战将在15年甚至更短的时间内爆发,因此我们应当充分利用这段时间完成国家统一,作好准备以渡难关”。此预言早于日本入侵东北三省两年,意大利入侵埃塞俄比亚五年,德国入侵波兰十年;当时整个世界相当和平,而蒋介石确预见到世界大战不可避免。因此,他强调国家统一和重建的重要性。1928年南京国民政府仅是表面统一了中国而实质上远未统一。广西李宗仁和白崇禧,不仅控制了广东和广西省,而且还控制了湖北,湖南;冯玉祥自1911年始控制了陕西,现在则扩张其势力范围至河北,绥远,甘肃,青海和宁夏;阎锡山自1911年始控制了山西,现在扩张至河北,绥远和察哈尔;东北易帜并未使满洲听命于南京政府,国民政府无疑比自满清垮台以来的任何中央政府更强大,也更有效力。但是其权力仅在长江下游流域不受疑问,此种国家状况当然不能令人满意。

   

   国民政府面临的紧迫问题是军人复员,北伐结束时,国民革命军扩张到300个师共220万人,这还不包括东北,云南,四川和贵州的军队;加在一起中国军队是全世界最盘大的。当时国民财政收入每年不超过四亿五千万,其中一亿须用于偿还外国贷款。其余80%消耗于盘大的军费开支。蒋介石指出“现在我们的军费开支是三亿元,事实上,实际军费可能还要大于此数。而三亿元业已超支;任何国家花费80%岁入于军费,都将破产;如果军费开支达90%岁入,那么它必将彻底崩溃。我们的军费已占岁入80%,国家重建几一无所有,为奠定坚实的经济基础,改善人民的民生,这样的国家无权生存。唯有削减军费,我们才有希望稳固国民经济。没有稳固的国民经济,不可能有社会和政治的进步。”[1]1929年2月日美国领事馆报告称蒋介石第一集团军24万人;冯玉祥第二集团军22万;阎锡山第三集团军20万;广西李济深第四集团军23万;张学良东北集团军19万;龙云云南军队3万。四川,贵州和其他地方军共54万,全国共有军队162万。1929年1月在南京召开遣散军队会议缩减军队,宣布将裁减为65个军,每个军11000人。因此全国军队裁减为715000人。但1929年2月日军阀之间的战事重发。[2]

   

   北平一解放,蒋介石立即考虑军队复员问题,经与冯玉祥,阎锡山和白崇禧协商,拟定于1929年元月在南京召开复员特别会议解决之。经三周讨论作出决定:①全国分为六大防区;②全国军队应裁减为65个步兵师,8个骑兵旅,16个炮兵团,8个机械化团,总数80万人;③军费开支应削减至不超过40%的岁入;复员军人应转业于建造公路,桥梁,矿山,转化成国家重建的生产力。该雄心勃勃的复员转业计划,旨在终结缠绕中国多年的军阀封建割据,同时用现代化职业军队取代训练不足,纪律松懈的军阀苦力军队。

   

   此种大规模复员计划自然不会受到那些依赖武力维持其势力范围的将军们的支持。冯玉祥,阎锡山,李宗仁,白崇禧及其他凭军队盘居一方的大、小军事首领,象北伐推翻的旧军阀一样,他们相信地区主义,地方主义和领地主义,因此不想放弃其权力基础,他们口头上谴责军阀主义的邪恶和复员整合军队的必要性,他们向南京政府报告他们正在裁减军队;实际上,他们却仍在招兵买马,强化他们个人的地位,因为他们不想要一个中央国防力量。

   

   与遣散军队密切相关的问题是财政重建。建设一个强大统一的中国,唯有通过高效力的中央权力向全国主要生产基地抽取税收,才能得以实现。政治控制的扩张,必须与财政控制的扩张同步。北伐完成后,1928年6月在南京召开的全国经济会议上,决议某些税收(海关,盐,酒,烟,矿产,印花,政府资产和政府企业)保留给中央政府;其他来源的税收(土地,各类企业和执照许可)归各省。然而,各省军事当局过去一直习惯于扣留国税为已所用。

   

   [1] 蒋介石“北伐后最重要的任务”1928年12月18日

   

   [2] Edward L.Dreyer, China At War 1901-1949,Longman London, 1995 p.151.

(2011/10/30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