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郭国汀律师专栏
[主页]->[百家争鸣]->[郭国汀律师专栏]->[《民族英雄蒋介石》43、北伐最后阶段 ]
郭国汀律师专栏
·宣誓证词Affidavit
·中共一贯谎言连篇是个地道的骗子党!
·中共下达密文奥运成迫害最大借口
·中国著名人权律师从为法轮功辩护看中共践踏法律(图)
·郭国汀律师批评中共奧運前加劇迫害法輪功
·郭国汀律师呼吁台湾政府予吴亚林政治庇护
·郭国汀律师称中共持续非法迫害法轮功及其辩护律师
·答Gavin0919郭国汀是法轮功走狗之指控
***(3)郭国汀为法轮功辩护的专访
·专访郭国汀律师(上) :为法轮功辩护
·专访郭国汀律师(下) :回首不言悔
·RFA:郭国汀介绍为法轮功学员打官司的曲折经历
·自由亞洲電台专访郭國汀谈為法輪功學員打官司
·希望之声郭国汀专访:对法轮功学员的劳教、判刑是非法行为
***(三)郭国汀律师为郑恩宠抗辩
·我为郑恩宠律师抗辩的前前后后
·为郑恩宠案翟明磊等中国新闻记者六君子的声明
·敬请关注郑恩宠律师所谓"非法获取国家秘密罪"一案
·历史将证明郑恩宠律师无罪/郭国汀
·郑恩宠案二审辩护词及网友评论/郭国汀
·关于会见在押的郑恩宠的第二次申请函
·郑恩宠律师“为境外非法提供国家秘密罪”一审判决书
·上海市高级法院郑恩宠案刑事裁定书
·郑恩宠冤案再审案至全国律协诸位会长之公开函/郭国汀
·中国最需要像郑恩宠这样的律师
·诽谤郑恩宠律师的中共党奴及特务名录
·再谈郑恩宠案 郭国汀倡律师网上辩护
·我为郑恩宠辩护的前前后后 郭国汀
·上海普通市民感受的郑恩宠大律师
·关于郑恩宠案我的声明
·我为郑恩宠律师辩护
·一切源于郑恩宠案,可敬的国安兄弟请自重!
·郑恩宠聘请辩护人的真相
·郑恩宠聘请辩护律师真相之二
·真为这位北京律师脸红!
·张思之大律师冒着酷暑赴看守所会见郑恩宠
·上海监狱当局婉拒郑恩宠的辩护律师会见
·关于会见在押的郑恩宠的第二次申请函
·揭开“时代精英“画皮
·答时代精英,
·再答时代精英教导
·向张思之律师,郑恩宠律师学习,致敬!
·南郭:仗义执言的律师还是没良心的律师
·驳“文律”兄郑案高论/南郭
·中国最需要像郑恩宠这样的律师
·凡跟郭国汀贴者一律入选黑名单
·批驳李洪东之首恶律师说!
·历史岂容任意伪造!
·惊闻郑恩宠律师夫人蒋美丽被拘捕!
·郑恩宠案二审会维持原判,辩护律师难辞其咎。
·求名求利的律师代表
·答L君之三项基本原则
·郑恩宠案网友评论
·网友支持或反对郑恩宠的评论
·支持或反对郑恩宠的网友评论之二
·中国律师声援支持郑恩宠
·吴国策律师:“求名求利的律师代表——某律师的心里”系他人盗名发表的声明
·中国律师声援支持郑恩宠律师
·网警\网友\特务与郑恩宠案
·郑恩宠律师的最后一篇代理词
·关于记者杨金志、陈斌严重侵犯郑恩宠律师名誉权的律师函
·郭国汀律师如果你还是个真正的男人的话,请你勇于承担败诉的责任。
·郑恩宠案上海当局特务什么下流无耻的手段皆用
·谋害郑恩宠的凶手是谁?
·郑恩宠案上海高院驳回上诉后网友们的评论
·请记住一位伟大的律师英雄——郑恩宠/郭国汀
***(四)香港联中公司与厦门国际贸易信托投资公司国际贸易争议再审案
·司法腐败的典型案例
·最高法院无理拖宕九年拒不下判再审案代理词
·反了你!竟敢不尊敬我大法官!
·就十五载官司致最高法院法官的公开函
·中国法官如何让吾尊敬/南郭
·最高法院的院长们为何威胁郭国汀律师?
***(五)涉外亿元合同诈骗案
·涉港“亿元”合同诈骗案之辩护词/郭国汀
·惊心动魄的辩护
·涉外亿元诈骗案致有关负责人的公开函
·致福建省委、省政府各位领导及福州市委、市府各位负责人的公开信
·关于本司与福州市粮油公司贸易纠纷案及因此而被无辜拘留、逮捕者至福州市、福建省、中国政府、公安、检察各部门负责人公开函:
·亿元合同诈骗案至福州市市长函
·亿元合同诈骗案至福州市委书记函
·关于亿元合同诈骗案至福州市委书记的函
·亿元合同诈骗案至中央政法委书记紧急呼吁函
·福州市公安局插手涉港经济纠纷造成海内外不良影响事
·亿元合同诈骗案郭国汀律师与龚雄副市长会谈备忘录
***(59)(五)郭国汀律师名案劲辩
***(1)政治良心案
·力虹(张建红)煽动颠覆国家政权案的咄咄怪事
·郭国汀力虹被中共无罪重判的真实原因
·评论严正责令胡锦涛立即无条件释放朱宇飙律师!
·简析严正学所谓颠覆国家政权案
·严正学所谓[涉嫌颠覆国家政权案]必须公开审判
·强烈谴责胡锦涛公然践踏法律任意拘禁人律师的恶劣行径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民族英雄蒋介石》43、北伐最后阶段

   《民族英雄蒋介石》43、北伐最后阶段

   

   

   济南日军干预仅阻碍了一个星期,北伐军第一集团军于5月中旬攻占山东东北部平原。冯玉祥的第二集团军已夺取德州,阎锡山的第三集团军占领了战略重镇张家口,李宗仁的第四集团军与各军协同正进军北京。孙传芳与张宗昌部已丧失有效抵抗,唯剩下东北军张作霖部还在顽抗(1927年6月始张以北京作为他的军政府首都)因此攻克北京指日可待。

   

   在对张学良发起总攻之前,蒋介石认为有必要与他的主要同盟协商。5月19日蒋抵徐州会见了冯玉祥和白崇禧将军;5月底蒋又前往张家口与阎锡山交换了意见。

   

   正当国军逼近北京和天津地区时,日本塔纳卡政府担心其在满洲的利益受影响,5月初日本前战争部长亚马纳稀(Yamanashi Hanzo)专程前往北京,劝张作霖将军队趁早撤离京津地区,张拒绝。5月16日,日本内阁决定不惜一切代价,阻止战争扩大到满洲。日本已准备尽其所能协助张作霖,在战争扩张到京津地区以前,将张的军队撤退至长城以南;但假如战争跨越长城以北,日本将毫不犹豫解除蒋介石和张作霖双方的武器。基于这一决定,日本驻京部长(Tisguzawa)奉命向张作霖转达下述信息:“战争已扩张到京津地区,要是战争继续扩张至满洲,日本帝国政府,为了维护满洲的和平与安全,将被迫采取适当有效措施。”[1]

   

   质言之,日本已准备军事干预中国内战。然而张作霖仍然拒绝日本无理干涉中国内政。5月18日,日本关东军司令(Muraoka Chotaro)下令关东军进军锦州,解除任何可能进入满洲的中国军队的武装。这是未经东京塔纳卡内阁授权的举措,虽然通过总参谋长(SuzukiSoroku)将军,告诉关东军司令(Muroka)在调动军队到南满洲铁路区以外前,等待帝国批准,但帝国政府从未批准;因此关东军被阻止执行该在锦州解除中国军队武装的计划。原因在于东京的扩张侵略政策,渴望吞并满洲,受到国际公共舆论的谴责。5月19日,美国国务卿佛朗克(Frank Kellogg)宣布中国保留有满洲行政主权。尽管塔纳卡政府奉行侵略扩张政策,还未到无视国际舆论的地步。[2]1928年5月17日-25日,张作霖动用20万大军发起大规模反攻冯玉祥部。

   

   [1] Keiji Furaya, Chiang Kai-Shek His Lifeand Times, translated by Chun-Ming Chang, (St.John’s Universtity 1981)p.251

   

   [2] Keiji Furaya, Chiang Kai-Shek His Lifeand Times, translated by Chun-Ming Chang, (St.John’s Universtity 1981)p.251

(2011/10/23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