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郭国汀律师专栏
[主页]->[百家争鸣]->[郭国汀律师专栏]->[《民族英雄蒋介石》42、忍辱负重 ]
郭国汀律师专栏
·不当得利争议案起诉状
·不当得利争议一审代理词
·不当得利争议案上诉状
·不当得利争议案上诉状
·不当得利重审案代理词
·出租车乘客伤害应向谁索赔?
·服务合同争议案代理词
·“权利质押借款合同”争议案代理词
·涉外商品房屋买卖合同质品争议案代理词
·抚恤金争议案上诉审代理词
·劳动争议(运钞车被劫)争议仲裁代理词
·航空货运代理合同争议案答辩状
·航空货运代理合同争议案代理词之二
·航空货运代理合同争议案代理词
·运输费争议案代理词
·租赁合同争议案代理词
·房屋预售合同(债权转让)争议案代理词
***(8)海事海商名案要案
·“国鸿”轮光船租赁合同争议仲裁案代理词
·船舶碰撞侵权争议案代理词
·Ocean Glory轮碰撞争议案代理词
·海上货运保险合同(代位权)争议案代理词
·安泰轮船舶保险合同上诉案情代理词
·安泰轮船舶保险合同争议上诉审代理词(正)
·翻船货损代位追偿案初步法律意见
·扣押船舶申请书
·海上货运合同争议案初步法律意见
·船舶保险合同争议案上诉状 郭国汀
·安泰轮船舶保险合同争议案代理词
·船舶买卖合同争议上诉案代理词/郭国汀
·造船合同争议案上诉审代理词/郭国汀
·安泰轮船舶保险合同争议案上诉答辩状/郭国汀
·安泰轮船舶保险合同争议上诉审代理词/郭国汀
·海上货物运输货损争议案代理词/郭国汀
·海上货物运输运费争议案代理词/郭国汀
·无单放货争议案上诉代理词/郭国汀
·新世纪轮船舶保险合同争议上诉案代理词/郭国汀
·航空货运代理合同争议案代理词/郭国汀
·海上货运合同争议案代理词/郭国汀
·船舶碰撞争议案代理词/郭国汀
·安泰轮船舶保险合同争议案代理词/郭国汀
·海上货运货损代位追偿案代理词/郭国汀
·越权放行提单争议案代理词/郭国汀
·海上货物运输运费争议案代理词/郭国汀
·放行提单侵权争议听证代理意见书
·诉前还船海事强制令申请书/郭国汀
·渔业船舶碰撞侵权争议案代理词/郭国汀
·关于“8•5”油污染事故损害赔偿的初步法律意见/郭国汀
·关于新世纪轮船舶保险合同纠纷上诉案代理词之二
·强制执行令复议申请书/郭国汀
·诉前海事强制令听证代理意见书/郭国汀
·诉前还船海事强制令申请书/郭国汀
·沉船货损索赔争议案重审代理词/郭国汀
·关于进口货物货方要求签发两套提单有何风险的法律意见/郭国汀
·进口鱼粉自燃货损争议案代理词/郭国汀
·海上货物运输货损争议案起诉状/郭国汀
·清风洲轮货损争议案代理词/郭国汀
·航空货运运费争议案析/郭国汀
·上海亚通股份有限公司不服行政行为纠纷案代理词/郭国汀
·货代合同争议案上诉答辩状/郭国汀
·船舶保险合同争议上诉状/郭国汀
·涉外航空运输侵权争议案代理词/郭国汀
·苏东台渔02051与苏赣鱼02981船舶碰撞案情分析/郭国汀
·华亭进出口公司无单放货案代理词/郭国汀
·提单丢失应如何处理?郭国汀
·无单放货(记名提单)案评析/郭国汀
·五矿国际货运福建公司与厦门外轮代理有限公司保函争议再审案/郭国汀
·“新世纪”轮船舶保险合同(固定物、浮动物? )争议案的反思/郭国汀
·新世纪轮船舶保险合同争议上诉案代理词/郭国汀
·修船作业火损争议上诉案代理词/郭国汀
·海上货物运输合同争议案代理词/郭国汀
·一起重大船舶保险合同(告知义务)争议案之代理词/郭国汀
·浙江金纺诉日本川崎汽船株式会社无单放货争议案代理词/郭国汀
·中钢轮沉船货损争议案代理词/郭国汀
·中钢轮沉船货损争议上诉案代理词/郭国汀
·海上货运保险合同争议仲裁案代理词/郭国汀
***(9)财产保险,船舶保险,海上保险经典名案
·建达轮船舶保险合同争议上诉案代理词
·船舶保险合同争议案补充代理词
·海上货运保险合同争议案仲裁代理词
·海上货运保险合同货损争议案代理词
·驾驶员意外伤害保险争议案代理词
·保险代理合同答辩状
·安泰轮船舶保险合同争议上诉审代理词
·住房按揭保险合同争议上诉答辩状
·住房按揭保险合同争议上诉答辩状
·保险代理合同答辩状
·运输货运保险合同争议案代理词
·保证保险合同争议案代理词
·驾驶员意外伤害保险争议案上诉审代理词
·保证保险合同争议案答辩状
·股权转让合同争议仲裁案代理词
·保证保险合同代理词(修正)
·商品房按揭保证保险合同争议案上诉代理词
·信托货款合同争议案再审申请书
·关于所谓“酒后驾车险”的法律分折/郭国汀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民族英雄蒋介石》42、忍辱负重

   《民族英雄蒋介石》42、忍辱负重

   

   

   日本人的傲慢与专横早已超出国军所能忍受的境地,中国军队已被彻底激怒,纷纷要求给日本人一点教训。如果允许他们反抗,他们肯定会玩命了。但是蒋介石已决定在完成北伐统一中国以前,不卷入对外战争。因此他顶住外界和部下的巨大压力,采取步骤将济南冲突限于地方性事件,后通过谈判解决。

   

   5月4日下午,福古塔将军派一位副官至蒋介石的总部,递交信息称日本人无意扩大冲突,福古塔将军对国民革命军并无恶意,并准备对中国革命援手。蒋对该信息表示满意,但只能希望日本人通过停火和撤退行动来证明其善意。他深知日本人表面的计谋,以便从满洲,朝鲜和日本增援,阻止国军北上。在等待援军到来期间,福古塔将军鼓励已退至德州的张宗昌的军队,对国军发起反攻,仅是由于张的军队已被击溃以致无力发起有效的反攻。

   

   根据日方的资讯,5月3日东京总参谋部通知福古塔将军增援部队正在前往济南,命令他对中国采取强硬立场。日军已作出决定:从日本派出一个步兵师和一个铁路工程师分遣队,从满洲派一个混合旅,从朝鲜派一支空军增援山东日军。由于塔纳卡首相的党(Saiyukai)在国会是少数派,他对总参谋部的增兵计划犹豫不决,未予立即批准,等到5月8日批准增兵计划时,济南危机已经解决。

   

   5月4日晚,蒋介石下令国军越过黄河,因此避开了与日军的大规模冲突。国军有序撤离济南,到次日下午,大多数部队已越过黄河,日军飞机向撤离的国军投弹炸死炸伤好些北伐军士兵。蒋本人直到5月6日早上才离开济南,仅留下一支约3000人的分遣队,由李延年团长在济南城维持秩序,日军发动数次进攻,但皆被成功击退,坚守了两天后,5月9日福古塔将军面对这支英勇顽强的国军,决定采用欺诈术,他通知李团长,允许国军从东门安全通过,让李军离开去追随蒋介石的总部。因此,5月9日晚李按双方同意的协定,率军从指定的城门朝北方撤离济南。当疲惫不堪的国军刚离城不到一英里的开阔地带时,埋伏在路边的日军向毫无准备的国军突然袭击,李和部下被迫自卫反击,最后仅500余人冲出重围。依1928年6月7日调查报告,中国人在济南事件中被杀害3254人,伤1450人;日方依1928年12月日本外交部向国会提交的一份报告称日军仅15人死,15人伤!

   

   5月7日,日军第6师团参谋长古诺塔递交给山东外事特派员赵世煊一份文件提出五项要求:①惩处涉及战斗的国军军官;②解除所有参战国军的武装;③制止全国反日运动,国军撤离济南周边20英里及青-济铁路沿线250英里;④撤空济南附近两个曾作为国军堡垒的村庄。限赵12小时内答复。

   

   熊向晖将军授权答复称:国民政府拟认真考虑日方要求的同时,亦要求日本惩处日本军官反中国人民和残酷暴行的罪责。不过有关中国军队撤出济南和青-济铁路线,中国政府不能被拒绝在他自已的领土上行使主权。

   

   福古塔否决中国的答复,视之为无诚意试图解决冲突,并威胁说,如果蒋介石不满足日本的全部要求,将采取“严厉的行动”。蒋派顾问何诚宣将军与日本谈判,日本人以何没有必要的授权为由拒绝与何谈判。

   

   济南中日军队的冲突,是日本首相塔纳卡之对华“积极政策”(即强硬政策)的直接结果。蒋介石知道若北伐可能日本人会干预,故派他的朋友与顾问张群将军前往日本向尽可能有影响的朋友圈,解释北伐不会影响日本的利益并应得到日本的支持。当张群抵东京时,济南中日军队冲突已经发生。张立即与他的好友,时任日本外交部亚洲局主管的(Arita Hachiro),安排与日本首相面谈。5月5日,张在会见首相时,建议应通过外交途径解决冲突;塔纳卡不予考虑。但当日军在济南的侵略和暴行受到世界关注时,塔纳卡意识到福古塔做得太过份了,已给日军荣誉蒙耻。首相于是通知张群,他已正式派日军总参谋部情报部部长(MatsuiIwane)中将到济南处理。张群立即回到中国,在唐家庄与(Matsui)会面。张与Matsui的谈判曲析反复,张指出:济南冲突是日军在中国领土上无理侵扰的直接后果。因此日军应当撤出中国。Matsui则提出福古塔所提的五项要求。张坚持除非日本想通过适当外交渠道谈判主要问题,中国将拒绝继续谈判。经长时间交涉,双方同意正式举行谈判。最后于1929年3月28日由中国外长王世杰和日本驻华大使(YoshizawaKenkichi)正式签署协定。①在签署协定两个月内日军全部撤离山东;②损害结果将由一个中日双方代表组成的联合调查组的调查结果决定;对责任承担者未言及,谋杀蔡公时事件只字未提。如此严重的济南冲突,本来会引起不可设想的严重后果,由于蒋介石的忍耐与政治艺术而化解,但是济南血案将永远成为日本军史最不光彩的一页。[1]

   

   [1] Keiji Furaya, Chiang Kai-Shek His Lifeand Times, translated by Chun-Ming Chang, (St.John’s Universtity 1981)p.249

(2011/10/23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