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郭国汀律师专栏
[主页]->[百家争鸣]->[郭国汀律师专栏]->[《民族英雄蒋介石》35、蒋介石辞职]
郭国汀律师专栏
·就十五载官司致最高法院法官的公开函
·中国法官如何让吾尊敬/南郭
·最高法院的院长们为何威胁郭国汀律师?
***(五)涉外亿元合同诈骗案
·涉港“亿元”合同诈骗案之辩护词/郭国汀
·惊心动魄的辩护
·涉外亿元诈骗案致有关负责人的公开函
·致福建省委、省政府各位领导及福州市委、市府各位负责人的公开信
·关于本司与福州市粮油公司贸易纠纷案及因此而被无辜拘留、逮捕者至福州市、福建省、中国政府、公安、检察各部门负责人公开函:
·亿元合同诈骗案至福州市市长函
·亿元合同诈骗案至福州市委书记函
·关于亿元合同诈骗案至福州市委书记的函
·亿元合同诈骗案至中央政法委书记紧急呼吁函
·福州市公安局插手涉港经济纠纷造成海内外不良影响事
·亿元合同诈骗案郭国汀律师与龚雄副市长会谈备忘录
***(59)(五)郭国汀律师名案劲辩
***(1)政治良心案
·力虹(张建红)煽动颠覆国家政权案的咄咄怪事
·郭国汀力虹被中共无罪重判的真实原因
·评论严正责令胡锦涛立即无条件释放朱宇飙律师!
·简析严正学所谓颠覆国家政权案
·严正学所谓[涉嫌颠覆国家政权案]必须公开审判
·强烈谴责胡锦涛公然践踏法律任意拘禁人律师的恶劣行径
·东洲惨案发生的根源——呼吁由联合国组织调查团进行公正调查/郭国汀
·评吴爱中张惠刘兰(法轮功讲真相)案的两审判决
·郑恩宠律师“为境外非法提供国家秘密罪”辩护词
·律师关于郑恩宠案的二审辩护词
·郑恩宠非法为境外提供国家秘密罪刑事申诉状
·郭国汀:我为什么为清水君辩护
·作家张林又被刑事拘留!
·声援支持杨天水和张林
·杨天水是令人敬佩的民主战士
·辩护律师郭国汀获准会见杨天水
·坚决支持李国涛先生的义举,反对极权专制独裁政治!
·师涛是当代中国英雄——
·六四与师涛
·师涛为中国记者受难为自由民主坐牢
·郭国汀指雅虎遵守当地法律说无法律根据
·辩护律师郭国汀获准会见师涛
·长沙国安局无理拒绝辩护律师会见师涛
·答mironet质疑何谓真正的中国人权律师?
·向刘晓波,余杰先生学习,致敬!
·当一名律师无辜失去自由时——无题
***(2)民告官---行政诉讼案强制拆迁案
·国家赔偿行政诉讼案代理词
·政府欺诈何时休?!评一起政府参与非法强制拆迁案
·关于苏州市丽人服饰有限公司被非法强制拆迁案的法律分析意见
·苏州“历史文化街区”拆迁案代理词
·苏州市衣丽人服饰有限公司诉苏州市相城区建设局非法作出<房屋拆迁许可证>行政诉讼争议案
·关于苏州市丽人服饰有限公司被非法强制拆迁案的法律分析意见
·苏州市衣丽人服饰有限公司诉苏州市相城区建设局非法作出<房屋拆迁许可证>行政诉讼争议案代理词
·烟台「历史文化街区」拆迁案代理词
·社会公共利益与强制拆迁
·身残志坚受苦遭难的马亚莲二次劳教案:行政复议申请书/郭国汀
·马亚莲案代理词
·马亚莲因强迁上访两次劳教争议案行政上诉状
·上海黄浦区法院第三次变相密秘审判马亚莲二次劳教行政诉讼案/郭国汀
·苏州历史文化街区拆迁争议案上诉状
·苏州 “历史文化街区”拆迁争议上诉案代理词
·苏州“历史文化街区”拆迁案代理词
·敬请关注一起严重违法强制拆迁苏州相城区民营企业案
·非法强制拆迁民营企业争议案一审代理词/郭国汀
·一起非法强制拆迁争议案的法律意见书
·苏州市衣丽人服饰有限公司诉苏州市相城区建设局非法作出《房屋拆迁许可证》行政诉讼争议案代理词
·张锐诉上海市普陀区房屋土地管理局之行政诉讼案有关问题的初步法律意见
***(3)行政诉讼案
·征收船舶港务费行政争议案代理词
·行政处罚行政诉讼案上诉状
·谢安诉湖南省醴陵市工商行政管理局不当行政处罚案
·行政处罚行政诉讼案代理词
·对一起复杂行政诉讼案的法律思考
·虚假抵押行政侵权案代理词
·虚假抵押行政侵权上诉案代理词
·关于浦东公安分局扣押公司帐册及业务档案的法律意见书
·龙岩市恭发城市信用合作社诉龙岩市土地管理局国家行政赔偿争议案初步法律意见书
·虚假抵押行政侵权上诉状
·养老保险争议案初步法律意见
·赌博行政处罚争议案代理词
·征收船舶港务费行政争议案答辩状
·行政处罚(没收赌资)争议案再审申请书
·上海黄浦区法院第三次变相密秘审判马亚莲二次劳教行政诉讼案
***(4)重大涉外经贸争议案
·Ocean Glory 轮碰撞争议案代理词
·一起重大涉外提单侵权争议再审申请书
·评一起重大“委托贷款”纠纷案的两审判决
·一起重大信托存款合同争议再审申请书
·中外合资企业退股争议案代理词
·中外合资企业股权转让债务纠纷案代理词
·中外合资企业外方未出资争议案代理词
·无效中外合资企业合同争议案代理词
·台湾朝仁企业有限公司诉厦门龙立工业有限公司合资企业承包经营纠纷上诉案代理词
·海关行政处罚、行政侵权案代理词
·四百万美元外汇贷款担保合同争议上诉案
·中日合资企业解除合同争议案代理词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民族英雄蒋介石》35、蒋介石辞职

   35、蒋介石辞职

   

   虽然汪精卫此时采取的行动与蒋介石的清党并无二致,汪却无意与南京政府重新合作。他期望弥合国民党,但他坚持必须按他自已的条件为之。他甚至敦促第七军团司令李宗仁推翻蒋介石政府。唐生智亦猛烈抨击蒋介石。唐威胁用武力夺取南京。鲍罗庭认为应利用反动派的内部矛盾变不利因素为积极因素。他知道唐生智对蒋介石心怀不满且有永不满足的权力欲,鲍建议共产党应当促使唐生智发动东征反蒋的南京政府;唐生智似乎同意该建议,6月23日,唐下令他的部队准备东征。7月武汉军在张发奎、程潜和朱培德将军指挥下,聚集九江朝安徽进军。蒋介石被迫从北方前线抽调军队应战。张作霖宣布自已是中国陆海军大元帅,张宗昌和孙传芳联军利用此机会,对北伐军发起强大攻势,北伐军被迫后退50英里退回长江流域至徐州,抵抗孙传芳装备精良的军队的猛烈进攻;孙传芳和张宗昌于7月24日重新夺取徐州。然后兵分两路,部分西进,冯玉祥部经几个月抵抗,保卫了河南省地盘;孙、张另一路主力则南下重夺杨州和浦口,将安徽大部分和江苏北部置于安国军辖下。[1]这是蒋介石自1926年北伐以来首次重大失败,损害了蒋介石的声誉,造成国民党高层进一步分裂,引发对蒋介石的批评狂潮;何应钦,李宗仁,白崇禧皆批评蒋介石对国民党激进左派的政策,分裂了国民党。第一军团和第七军团司令(李宗仁)拒绝继续服从蒋介石,南京政府要求与武汉政府及军队重新联合,并电告汪精卫,建议左右两派和解。汪推迟数日后答称:直到蒋放弃专制独裁权力前,没有希望和解。面对来自各方对他的权力的挑战,蒋决定让他们自已解决纷争,于是宣布辞去一切职务,决定回老家孝敬母亲和赴日本休息。[2]蒋介石于8月11日在日记中写道:“南北局势混乱,问题高度复杂。此时有必要坚定目标,冷静达观,随机应变。若能坚持这么做,最终必成胜利者。”[3]

   

   8月12日在国民党中执委和中监委联席会议上,李宗仁和白崇禧提议向武汉发出国民党两派联合的和平建议,意识到自已成为南京和武汉弥合的唯一真正障碍后,蒋介石作出出人意料戏剧性的举动,于当日提出辞呈。当晚蒋离开南京赴上海,次日蒋发表声明呼吁武汉与南京合作,陈述他辞职的理由:

   

   “根据国父孙中山的教诲,我有两项永不放弃的决心。第一乃是我认可党是高于一切的,当党的利益处于危机时,党员必须无条件遵循党的原则,而不考虑个人情感和私人利益;第二乃是我视党的基础团结作为党员的最高责任。据此理由,我将竭尽全力与那些通过阴谋诡计,试图削弱党的基础使之无所作为的人坚决斗争。依第一项决心,我已将我的生命奉献给党,我将毫不犹豫服从党的命令;依第二项决心,我期望每个党员,尽管意见不同,皆应尽职尽责,捍卫党反对任何破坏党的企图,或滥用它的权力,象共产党曾经那样……”在结束语中他希望党员们:“①我渴望武汉和南京两派党员抛弃偏见和互疑,求同存异,弥合异见。武汉的同志们来南京帮助指导党的未来;②我渴望在湖北,湖南和江西指挥军队的我党同志,立即开往北方加入正在天浦铁路线战斗的我军,以完成国民革命;③我希望湖北,湖南和江西当局将执行全面清党。”

   

   8月14日蒋离沪返回溪口,在淅江省一处最高峰上的古佛寺院,回归安宁与静养。本希望很快就会被请回,但等了若干时日却不见动静,故他决定访问了日本。

   

   炮轰南京数周后,孙传芳部于1927年8月26日凌晨渡过长江南岸(龙潭附近),南京面临重大军事危险,直到内部暂时放下争论一致对付军阀,以压倒优势于8月底在龙潭经6天激战重创孙传芳军[4]。何应钦部,白崇禧部和李宗仁部受到杨苏春海军的大力支持,于8月31日攻克桥头。孙传芳部约一万人战死仅数千人逃走,3万多人投降,缴获30门重炮和35000支枪。北伐军的损失数目相当,但包括500名黄浦军校士官生,其中第五期军校毕业生一半战死。蒋介石辞职后于11月12日去了日本。[5]

   

   [1] Edward L.Dreyer, China At War 1901-1949,Longman London, 1995 p.147.

   

   [2] Dick Wilson, China’s Revolutionary War,Weidenfeld and Nicolson(Academic) London, 1991)p.21

   

   [3] Keiji Furaya, Chiang Kai-Shek His Lifeand Times, translated by Chun-Ming Chang, (St.John’s Universtity 1981)p.221

   

   [4] Wolfgang Franke, A Century of ChineseRevolution 1851-1949,(University of South Carolina press, 1970) p.80

   

   [5] Edward L.Dreyer, China At War 1901-1949,Longman London, 1995 p.148.

(2011/10/21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