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郭国汀律师专栏
[主页]->[百家争鸣]->[郭国汀律师专栏]->[《民族英雄蒋介石》34、南昌暴动 ]
郭国汀律师专栏
· 列宁首创一党专制体制
· 卖国求权的布列斯特和约
·革命的真实含义
·支撐沙皇的五大政治力量--俄國革命前夕的历史格局
·1917年俄国二月革命
·权欲知识分子与苏俄革命
***(29)《基督教与人类文明》郭国汀编译
·《基督教与文明》
·基督教是自由资本主义之母
·基督教与共产党暴政
·天主教皇与犹太人
·纳粹和法西斯极权主义与基督教及罗马教皇
·极权主义是基督教文化的产物吗?
·纳粹决非极左而是极右也非国家社会主义而是国家资本主义
·恐怖主义与反犹太主义
·纳粹极权兴亡简史
·进化论与基督教信仰
·西班牙宗教法庭
·中国基督教发展简史
·基督教与现代语言
·基督教与理性
·基督教的慈善爱与大学文化教育
·罗马帝国为何迫害基督教?
·基督教与诗歌文学音乐绘画建筑艺术文化美学
·基督教与科学和利玛窦
·基督教与法学
·基督教与哲学
·基督教与自然科学和人文教育体制
·基督教的人人平等和反奴隶制
***(30)《近现当代真实的中国历史》郭国汀译著
·为抗日救亡战争血洒长空的美国空军飞虎队
·蒋介石打输国共内战的七大原因
·西安事变真相
·宛南事变真相:毛想迫斯大林支持他与蒋介石争权同时借刀杀项英
·史迪威与蒋介石的命运
·腐败无能的满清屈辱史
·宛南事变真相
·西安事变真相
·到底是谁领导了抗日救亡战争?
·抗日救亡战争简史
·毛泽东再批判
·郭国汀 毛泽东批判
·国民党比共产党好得多,蒋介石比毛泽东高贵得多
·文革是人类历史上最荒唐最愚蠢最无知最残暴之举/郭国汀
·老毛和中共是中华民族的千古罪犯
·赫鲁晓夫评论毛泽东
***(31)《孙文传奇》郭国汀译著
·南郭:关于孙文评价与网友们的争论
·有关孙中山评价的争论
·孙中山、蒋介石与苏俄
·孙中山蒋介石与苏俄的原则性区别
·《孙中山传奇》郭国汀编译
·《共和革命之父孙中山》
·《共和革命之父孙中山》郭国汀编译
·《共和革命之父孙中山》1、身世
·《共和革命之父孙中山》3、孙文共和民主革命
·《共和革命之父孙中山》6、日本政要支持孙文
·《共和革命之父孙中山》8、义和拳乱
·《共和革命之父孙中山》9、革命派与改良派
·《共和革命之父孙中山》10、孙文革命与华侨和留学生
·《共和革命之父孙中山》11、晚清的改革
·《共和革命之父孙中山传奇》12、四处筹资促革命
·《共和革命之父孙中山》13、黄花岗起义
·《共和革命之父孙中山》14、保路运动
·《共和革命之父孙中山》15、武昌起义
·《共和革命之父孙中山》16、袁世凯趁虚劫权
·《共和革命之父孙中山》17、辛亥革命的意义
·《共和革命之父孙中山》18、捍卫革命精神
·《共和革命之父孙中山》19、宋教仁遇刺
·《共和革命之父孙中山》20、二次革命
·《共和革命之父孙中山》21、袁世凯破坏共和体制
·《共和革命之父孙中山》22、中华革命党
·《共和革命之父孙中山》23、袁世凯称帝闹剧
·《共和革命之父孙中山》24、袁世凯众叛亲离
·《共和革命之父孙中山》25、张勋复辟帝制
·《共和革命之父孙中山》26.孙文护宪
·《共和革命之父孙中山》27.著书立说
·《共和革命之父孙中山》28.新文化运动和五四运动
·29.新文化及五四期间的孙文
·《共和革命之父孙中山》30.东山再起
·《共和革命之父孙中山》31、孙文为何联俄容共?
·《共和革命之父孙中山》32.孙越上海宣言
·《共和革命之父孙中山》33.阴差阳错 逼上梁山
·《共和革命之父孙中山》34.以俄为师
·《共和革命之父孙中山》35.反帝遵儒
·《共和革命之父孙中山》36.关税事件
·《共和革命之父孙中山》37.国民党一大
·《共和革命之父孙中山》38.三民主义
·《共和革命之父孙中山》39.屡战屡北
·《共和革命之父孙中山》40.最后岁月
·《共和革命之父孙中山》41.壮志未酬身先死
·国际权威专家对孙文的客观公正评价
·辛亥革命重大历史与现实意义
***(32)《还原蒋介石》郭国汀译著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民族英雄蒋介石》34、南昌暴动

   《民族英雄蒋介石》34、南昌暴动

   

   郭国汀

   

   

   34、南昌暴动

   

   陈独秀成为替罪羊被中共按斯大林指令解除一切职务,后被开除出党。共产国际新代表罗明纳兹(Lominadze)和纽曼(HeinzNeumann)指示中共诉诸直接武装斗争。共产党领导人仅剩下周恩来和张国焘留在武汉,后来周藏匿在美国传教士R主教家中才避过逮捕。他接到李立三一封信让他前往南昌组织武装起义。朱德时任南昌警察局长和国民党左派负责的南昌军事长官的副官,7月24-25日,一群共产党领导人在九江讨论举动暴动,周初定于7月30日举行起义,获罗明纳兹首肯;按罗明纳兹指示,打国民党的旗号,以国民党革命委员会名义煽动暴动。因贺龙手下一名军官将暴动信息报告武汉政府中的朋友,张国焘又带来一封斯大林的指令要求推迟起义。

   

   1927年7月30日晚,周恩来指挥贺龙的第20军和叶挺的第11军第24师及第9军副军长的朱德率部和第四军的张发奎部举行暴动。8月1日凌晨,贺龙,陈毅,叶剑英,聂龙真,林彪,刘伯承率部开始行动,经轻微战斗,南昌落入共党之手,但仅坚持了三天即被迫撤离。他们自视为武汉政权的合法继承人,旨在打回广东。实质上该暴动计划与6月初罗易主张的南征计划并无两样。8月4日第三军团司令兼江西省长朱培德率军进攻叛军,8月5日共军败退向南方逃窜,参加暴动的15000人至9月底仅剩下5000余人,后在潮州和汕头被国军击溃[1]。残部逃入彭拜的海陆丰苏维埃,不久亦崩溃,最后由朱德率领逃入井岗山与毛匪汇合。

   

   南昌暴动是苏联指示发动的。由周恩来在俄国军事顾问古马宁(Kumanin)直接指挥下为之。由米高杨负责向兵变提供武器弹药,然后至汕头接收苏联武器。[2]毛建议一部分南昌暴动军支持他发动秋收暴动,旨在建立一支由他撑控的军队。南昌暴动败退时,1/3立即开小差,许多人因喝生水而死;秋收暴动纯属毛为骗取一支自已控制的军队而玩耍的阴谋诡计。[3]毛的秋收暴动原先有1500人,最后仅乘下600余人抵达井岗山,因为这些人别无选择。井岗山匪首袁有才和王佐手下原有500人,控制宁岗县13万人口,靠收租和稳定费生存。毛匪则靠打土豪抢劫邻县富人生存。毛向部下说,‘我们是特殊的土匪,是世界革命之组成部分’。[4]1928年2月18日,毛公开处死宁岗县长张开阳,由暴民用棱标捅死;1928年新年又召开群众大会,当场杀死当地地主郭伟谦。毛的残忍、嗜血远远超过土匪,以致袁,王及其匪帮甘拜下风皆臣服毛。[5]毛对部下说:‘如果群众不理解什么是 ‘土豪’,你们可告诉他们它指有钱人或富人。[6]当时共产党的政策是‘杀光每个阶级敌人,烧毁他们的家’。口号则是‘烧、烧、烧!杀、杀、杀!’彭拜是个崇拜列宁的嗜血杀人狂,其创建的海陆丰苏维埃在两个月内杀害了10000多人;朱德率八一南昌暴动残兵败将转至井岗山与毛汇合时,有四千多人,而毛则仅有1000余人。周恩来在莫斯科中共六大上说“毛泽东的军队含‘部分土匪性质’。[7]朱德在此政策下率红军洗劫陈州和莱阳,结果引发了一场兵变。1929年1月14日,朱毛红军3000人离开井岗山时留下一片毁灭的土地。在毛统治的15个月期间,因毛没有长期的经济计划,故全部靠抢劫维生。当地民众恨死了毛匪共产党,他们经历过土匪和红军统治,比较共产党统治留给民众的仅是仇恨和复仇;在宁岗县,3570间房屋被红军烧毁,人口从1927年的13万下降至1949年的31000人。[8]中共敲榨勒索无恶不作,红军军长龚楚证实一家读书人父子三人被拘,勒索250元,家人东借西凑了120元加上妇女殊宝手,结果父亲仍被吊死,儿子皆被杀害;但共产党却逼迫家人再交500元!龚楚1954年在香港出版回忆录,杨尚昆私下对少数人说,龚楚的回忆录是真实的。[9]1927年,朱毛红军绑架了一个美国天主教神父爱德华(Edward Young)敲榨勒索2万美元未果,爱德华逃走,但他的中国信徒被当做人质者被杀害。[10]

   

   

   毛之1931-35年瑞金人口净减20%,70万人死亡,其中至少一半是被以阶级敌人罪名被杀害,或累死或自杀,另一半死于战争。1983年江西省封了238844名烈士。这不包括其他四个红区的死亡。江西人恨死了共产党,1949年第一位苏联情报官员访问江西地区,新抵达的党头告诉他,江西全省没有一个共产党员。[11]

   

   

   1931年4月20日毛率红军攻打福建漳州,抢劫了许多黄金银元珠宝,由毛泽民和卫兵私藏在一座高山上。直到中共逃离江西根据地时,由于博古拟留下毛泽东,毛才将埋藏的黄金银元珠宝献出交给中央,毛让泽民交给博古,以换取让离开的通行证。而共产党急需资金用于路途。莫斯科1934年每月供金芦布7418元给中共。[12]

   

   中共逃跑的最终目的地是苏联控制的边境,以便接收武器,但7月中共派出一支6000人的部队,朝相反方向行进,携带160万份传单称“红军北上抗日”,但中共领导人均知道,那仅是宣传,共产国际派到中国的军事顾问布劳恩李德说“没有人梦想北上抗日”。[13]周恩来下令将出身不好的不可靠的红军将士,伤兵统统在撤走前干掉,结果数千人被屠杀,军校大多数教官(被俘前国军军官)被杀害。[14]

   

   [1] Dick Wilson, China’s Revolutionary War,Weidenfeld and Nicolson(Academic) London, 1991)p.20

   

   [2] Jun Chang, Mao, The UnknownStory, Alfred A.Knopf, New York. 2005. P.50.

   

   [3] Jun Chang, Mao, The UnknownStory, Alfred A.Knopf, New York. 2005. P.52.

   

   [4] Jun Chang, Mao, The UnknownStory, Alfred A.Knopf, New York. 2005. P.52.

   

   [5] Jun Chang, Mao, The UnknownStory, Alfred A.Knopf, New York. 2005. P.54.

   

   [6] Jun Chang, Mao, The UnknownStory, Alfred A.Knopf, New York. 2005. P.56.

   

   [7] Jun Chang, Mao, The UnknownStory, Alfred A.Knopf, New York. 2005. P.60.

   

   [8] Jun Chang, Mao, The UnknownStory, Alfred A.Knopf, New York. 2005. P.62-65.

   

   [9] Jun Chang, Mao, The UnknownStory, Alfred A.Knopf, New York. 2005. P.107.

   

   [10] Father Young’s Own Story(typescript1927)id.1929.pp.890-8;Mandate Against Rev. Edward Young, signed by Zhu De,Soviet Delegate of Mao Tse Tung, CIncetian Achive Rome. See Jung Chang, Mao,The Unknown Story, Alfred A.Knopf, New York, 2005. P.84n.

   

   [11] Jun Chang, Mao, The UnknownStory, Alfred A.Knopf, New York. 2005. P.109.

   

   [12] Jun Chang, Mao, The UnknownStory, Alfred A.Knopf, New York. 2005. P.112,123.

   

   [13] Jun Chang, Mao, The UnknownStory, Alfred A.Knopf, New York. 2005. P.128

   

   [14] Jun Chang, Mao, The UnknownStory, Alfred A.Knopf, New York. 2005. P.128

(2011/10/21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