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郭国汀律师专栏
[主页]->[百家争鸣]->[郭国汀律师专栏]->[《共和革命之父孙中山》30.东山再起]
郭国汀律师专栏
·【郭國汀評論】第一集我為什麼要為法輪功辯護
·【郭国汀评论】第二集从自焚伪案看中共的邪教本质
·《郭国汀评论》第三集国际专家学者如何看待法轮功?
·【郭國汀評論】第四集:中共為何懼怕曾節明
·【郭國汀評論】第五集:憶通律師事務所遭遇停業的真正原因
·《郭国汀评论》第七集:江泽民是货真价实的汉奸卖国贼
·《郭国汀评论》第八集:从陈世忠的“第二种忠诚”看中共司法黑暗
·【郭國汀評論】第九集-苏家屯事件(盗卖法轮功学员人体器官)是中共的滑鐵盧
·《郭国汀评论》第十集:蘇家屯事件(活体盗卖法轮功学员人体器官)是中共的滑鐵盧(下集)
·《郭国汀评论》:第十二集:爱中华必须反共!
·《郭国汀评论》第十三集:为六四“反革命暴徒”抗辩
·《郭国汀评论》第十四集:什么是我们为之奋斗的民主?
·《郭国汀评论》第十五集:为邓玉娇抗辩(上)
·《郭国汀评论》第十六集 我为邓玉娇抗辩(下)
·《郭国汀评论》第十七集:强烈谴责中共暴政迫害中国人权律师
·《郭國汀評論》第十八集:中共专制暴政正在毁灭中国生态环境
·《郭国汀评论》第二十二集:论法轮功精神运动的伟大意义
·郭国汀评论:论中共政权的非法性《郭国汀评论》第23集
·郭国汀评论:论中共专制暴政下的酷刑
·郭国汀评论第二十八集:中共极权专制暴政下不可能有任何新闻自由
·中共暴政在重演萨斯疫骗局?!
·让人权恶棍无处可逃----评西班牙国家法院受理江泽民群体灭绝罪反人类罪和酷刑罪案
·论反共与反专制暴政
·论反共与反专制暴政(下)
·颠覆及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抗辩要点?
·简评刘晓波煽动颠覆国家政权案一审判决
·论冯正虎精神
·简评刘晓波煽动颠覆国家政权案一审辩护词
·郭泉博士其人其事以及颠覆国家政权案抗辩要点
·论刘晓波与郭泉案的辩护
·郭国汀评论第四十七集胡锦涛向朝鲜学习什么政治?!
·郭国汀评论第四十八集 胡锦锦向古巴学习什么样的政治?
·郭国汀评论第四十九集共产党政权全部是流氓暴政:越南及老挝共产党政权的罪孽
·郭国汀评论第五十集共产党没有一个好东西 秘鲁共产党的罪恶
·郭国汀评论第五十一集尼加拉瓜共产党政权的罪恶
·郭国汀评论第五十二集:共产党政权纯属流氓政权:安哥拉和莫桑比克共产党政权的罪恶
·郭國汀評論第五十三集埃塞俄比亞共產黨政權的罪孽
·郭國汀評論第五十四集阿富漢共產黨暴政的罪孽
·郭國汀評論第五十五集虐殺成性的柬埔寨共產黨極權暴政罪孽
·郭國汀評論第五十六集波蘭共產黨極權暴政的罪惡
·郭国汀评论第五十七集:东欧共产党政权的罪孽
·郭国汀评论第五十八集:人民為敵的蘇聯共產黨暴政的罪孽(一)
·郭国汀评论第六十二集:与人民为敌的苏联共产党暴政的罪孽
·郭国汀评论第六十三集:与人民为敌的苏联共产党暴政的罪孽
·郭国汀评论第六十四集:与人民为敌的苏联共产党暴政的罪孽
·郭国汀评论第六十五集:与人民为敌的苏联共产党暴政的滔天大罪
***(20)《陈泱潮文集选读》陈泱潮著/郭国汀编校
·大器晚成——《陈泱潮文集选读》序
·《造化故事》陈泱潮文选第一集
·铁幕惊雷《特权论》陈泱潮文选第二集
·《偃武修文重新建国纲领》陈泱潮文选第三集
·《时政评论》陈泱潮文选第四集
·《天命前定》陈泱潮文选第五集
·《上帝之道》陈泱潮文选第六集
***(21)《国际互联网自由》郭国汀译
·互联网自由至关重要:中国屈居全球互联网最不自由国家亚军
·互联网自由度的测定方法
·自由之家2008年中国互联网自由检测报告:不自由
·互联网自由日益增长的各种威胁
·国际互联网自由调查团队
·国际互联网自由评价词汇表
·国际互联网自由评价表格和图示
·国际互联网自由评价目录
·古巴互联网自由评价
·伊朗互联网自由评价
·突尼斯互联网自由评价
·俄国互联网自由评价
·马来西亚互联网自由评价
·土耳其互联网自由评定
·肯尼亚互联网自由评价
·埃及互联网自由评价
·印度互联网自由评价
·乔治亚互联网自由评价
·南非互联网自由评价
·巴西互联网自由评价
·英国互联网自由评定
·全球最自由的爱莎尼亚互联网自由评价
***(22)《仗剑走天涯》郭国汀著
·我的真实心声
·面对十八层地狱,我的真情告白 /南郭 网友评论
·《仗剑微言—我的四十自述>
·相信生命—郭国汀律师印象
·赵国君 做一名人权律师——访郭国汀律师
·申请任专兼职教授与评审一级律师的故事
·志当存高远-我的理想与追求/南郭
·我的知识结构与思想/南郭
·汝凭什么任教授?!/郭国汀
·我们决不再沉默! 郭国汀
·郭国汀:正义者永不孤单
·虽千万人,吾往矣!
·法律人的历史使命---郭国汀答《北大法律人》主编采访录
·法律人的历史使命 网友评论
·如何成为一名伟大的,优秀的法律人?
·如何成为一名伟大的律师?网友评论
·为当代中国人的幸福而努力奋斗
·我的告别书—再见中国律师网
·勇敢地参政议政吧 中国律师!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共和革命之父孙中山》30.东山再起

   30.东山再起

   1919年10月,孙文重组国民党,取代在海外的中华革命党,次年他开始重组国内国民党。1920年11月9日在上海通过新党章,加入了三民主义五权宪政和一党训政计划。虽然他放弃了令人不快的专制性质的未能凑效的中华革命党,他仍然主张他作为总理的最高权力。他指出这是共同惯例。他说,服从孙逸仙,仅意味着发誓忠诚于三民主义五权宪法:个人和意识形态的忠诚密不可分。 民族主义恢复作为三民主义之一,不再宣称随着推翻满清该目标业已完成,孙文如今触及中国的核心问题:中国低下的国际地位。他警告域外法权赋予了外国人压迫的权力;比如上海,即便泰国在世界上也享受比中国更高的地位。他敦促抵制外国人试图统治中国,并号召汉,蒙,藏,满,穆斯林五族共和,成为一个大中华共和国(后来孙文解释说,按美国式的大熔炉由汉族同化少数民族)。因此,至1920年孙文最终开始说真正的民族主义语言。然而,他建设一个开放式政党的计划,立即被转移。一个似乎对孙文友善的军阀(指陈炯明),占领了广东;11月29日孙文回到广东,重新拟凭地方基地完成征服全中国的计划。

   时年41岁的陈炯明,是个有独立精神的国民党员,时常给孙文及其随行人员制造麻烦。自1918年始陈在福建与广东交界地区管理一个改革政府,拥有自已的军队。虽然他无法完全与军阀模式决裂,他力图结交某些五四知识精英,先进教育家,并试图与劳工和农民运动合作。除了个人的竞争之外,他与孙文最大的区别在于他想重建广东省,而不想耗废资源在孙文的含糊的军事计划上。

   致力于北伐而不集中于建设革命政治基地是错误的。广东太穷以致无法支撑北伐,孙文的政府与典型的军阀政府实质并无两样,将不得不课加重税。孙文享受相当知名度,尤其在学生和工人当中,但是他的战争政策引起反对,在广东省,不仅在士绅纳税人当中,当地共产党领导人支持陈炯明 。孙文不关心农业问题,且甚至不愿意帮助香港海员,其1922年1-3月的罢工标志着大规模劳工行动的开始。从各方面看,孙文的计划均是轻率的。他没有自已的军队,且高估他驾驭陈炯明的能力。陈虽然名义上是他的部下,陈比孙文拥有更直接的对军事和财政资源的控制力。而且,发动北伐,将把孙文卷入军阀政治的危险游戏之中。孙文将不得不与他和学生民族主义者曾谴责过的同一北方军阀结盟。

   孙文时常突然爆发对党务的兴趣并不时重新组建党,尤其着魔于假定的国家领导驱使他心中的任何想法,仅当他的宏大计划得不到执行及在有机会撑权时才会平熄。1921年4月,1917年被解散的250名议员(不足法定人数)选举孙文任中华共和国特别大总统,并在广东成立了一个国家政府。虽然他辩驳北京政府的合法性,而他自已的政府的合法性亦成问题。陈炯明对此很不高兴,甚至崇拜孙文的蒋介石也觉得为时过早。在5月5日的就职演讲中,孙文赞同各省自治和通过和平手段统一国家,但仅数周后他就启动了军事冒险行动。不过,成立国家政府,并不仅仅是或甚至主要为国内目的。孙文视之为一种对外国的赌注,尤其是为赢得美国的支持;他急需国际承认,特别是这将给他分享关税,如今全部被呈交北京,虽然北京的军阀仅实际控制一小部分国土。

   在一份对外国的声明中,孙文承诺尊重条约义务,并鼓励外国投资。虽然近年来他已变得对民族主义问题更加自信,在他的声明中仍没有威胁性或激进的成分,而是竭尽全力安抚西方的担忧。前年孙文在上海对一个美国国会代表团演说时,仅抨击日本的21条要求和作为日本扩张主义者工具的军阀。他赞同John Nay的门户开放政策,并请求对中国保护性干预。1921年6月在广东的一次党代会上,他采取相同的温和方式,用威尔逊主义的自决权术语谈论民族主义,强调联合中国少数民族的积极目的。但是孙文的温和未获回报,美国人不但否决他,而且羞辱他。

   3月,华盛顿拒绝接受他对新当选总统Warren Harding的贺信。国务院亦拒绝承认收到他的《中国的国际发展》。5月孙文致Harding总统的贺函被退回。在另一封信中,由他的代表呈交给美国国务院。孙文请求“民主之母”的承认。9月另一封致Harding总统的信从未抵达总统,而是存档于国务院;在该函中,孙文预言除非美国支持广东政府并撤销对北京政府的承认,日本将于1925年占领满洲。 他宣称:他的政府坚持“中国是中国人的中国”的立场,北京政府仅是日本人的玩物。此时,即将召开的议定处理中国问题的华盛顿会议计划正在拟定中。广东政府想出席华盛顿会议,而美国只承认北京政府。美国国务院甚至制止美国投资者与广东政府交易,英国政府则禁止香港的中国人庆贺孙文就职。

   如今,假如考虑到孙文的反复无常,装腔作势和不现实,就易于理解西方外交官们为何迅速拒绝他。军事上,孙文和国民党在一个数百万军队分裂成许多军事集团阵营的中国几乎无所依靠。

   孙文个人的感召力正日益增长,在中国政治舞台上与无人可与之匹敌。在一个中国爱国者们,尤其是青年人,几乎没有英雄值得欢呼的时代,孙文为民主,民生和强国地位长期不懈的斗争具有英雄般的重要性。与绝大多数政客不一样,孙文有个人诚信的纪录:他未从政治中捞钱。如果他不是个理想的政治家或政治领导人,那么谁是?而西方各列强仍在寻找强人,能够统一中国并满足他们的所谓利益。但是民族主义的兴起意味着19世纪条约安排的终结,新的力量正在中国浮现。试图适应他们,本应是很实际的。那么还有谁比孙文更能适应他们?建议美国停止排斥孙文的广东政府,停止反对孙文的少数意见,美国政要均犹如耳边风,听而不闻。

   当孙文就职广东政府时,美国驻广东领事建议美国应当对一个代表中国民主最佳机会的政府“拓展真正的同情”。总领事认为孙文是中国“最诚实,爱国的管理者”。 并试图说服北京使馆和华盛顿不要污辱他。6月来访的教育哲学家杜威,对陈炯明的热情更盛于孙文,建议美国对孙文的国民政府采取“更仁慈的中立”。 Bertrand Russell亦在此期间访问广东,他称赞孙文和广东政府,认为是中国最好的政府。9月纽约时报一个编辑宣称在中国有两个政府,均应参加华盛顿会议,该报甚至争辩,广东政府在法律上比北方军阀政府更具合法性。

   然后,由于突然陷入北伐,孙文使许多支持他的最终目标的人失望。1921年夏天陈炯明支持孙文打威胁广东的广西将军,但是当孙文受到胜利鼓舞决定继续推进北伐时,陈炯明阻止了他。 北方局势的发展,似乎有利于孙文的计划,年底,当权的直隶新兴军阀吴佩孚与东北军阀张作霖之间关系恶化。这是1920年将安福系政府强行赶下台的同盟,孙文试图与各方交易,结果孙文与张作霖和段祺瑞达成协议,早些时孙文曾谴责两者均是日本的工具。现在他派代理人北上与之谈判,并于1922年2月在广东款待他们的代表。根据协议条款。如果直隶集团被赶下台,孙文将出任北京政府总统,段祺瑞任副总统。该协议从未付诸检验。依赖军阀是件危险的事,但是孙文几乎不放过协议通往权力的机会。

   5月,吴佩孚击败张作霖,并牢控北京政府,孙文此时正在广东北部绍关,率一支忠诚于陈炯明的军队。孙文刚解除陈炯明在广东政府中的民事职务和军中职务,孙文于6月1日匆忙返广州,试图抚慰陈炯明,并虚张声势吓唬对手,威胁使用毒气弹未果。 陈炯明此时与吴佩孚结盟,要求孙文辞职,6月16日孙文从陈炯明对总统府的攻击中险逃至停泊在黄浦珠江上的中山舰避难,并下令炮轰城市,等待忠诚于他的军队拯救;他等了6个星期,直至确信局势毫无希望挽回,在试图由广东领事团出面调停与叛乱者之间挽回面子的企图失败后,孙文要求美国领事安排一安全通道至上海;但领事奉命不介入中国内部事务,因而拒绝协助。英国人则急于将他送走,8月9日将他运送至香港,次日孙文一行转船至上海。

   一生中充满失望的孙文在过去的两个月中蒙受罕见的羞辱。当他正试图挽回在广东的地位时,撑控北京政府的吴佩孚集团,在相当共公意见的支持下,恢复1912年临时宪法,重新招回旧议会的残余议员。6月11日,黎元洪复任总统,虽然军阀仍然控制着北京政府。孙文捍卫的统一和宪政如今最终似乎成为可能,但此时却没有他的份。他已失去了他主张的合法性,甚至象蔡元培这样德高望重的老同志,亦建议他辞职,不要搅黄国家的希望。1912年孙文接受过相似的劝告,这次他拒绝了,甚至当陈炯明的士兵正在威胁他时,继续签发总统声明。面对海内外严峻考验,没有一位国民党要人支持,但是蒋介石回应了孙文的呼唤,于6月29日赴广东与孙文一道生死相依渡过了陈炯明叛变危机,并陪同孙文返回上海,深受蒋介石的忠诚所感动,孙文此后对蒋更寄予厚望,赋予蒋更大的责任。

(2011/10/12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