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陈泱潮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陈泱潮文集]->[邓力群——一根维护官僚特权阶级专制独裁暴政的党棍!]
陈泱潮文集
·陈泱潮受邀担任民主中国阵线总部顾问难道是假的吗?(10图)
·中华(联邦)合众国筹备委员会缘起(2张图)
●与【假“真善忍”旗号下的网特联合阵线】的首次交锋
·与【假“真善忍”者~网特联合阵线】的首次交锋目录
· 请问阁下的建议--“招回你的《特权论》”是出于真善忍?还是出于真善忍的对立面?
·答“曲突徙薪忘恩泽,焦头烂额为上客”者
·请问正神是谁?在哪里?
·“‘仁义礼智信’,在马甲 goodid 自己身上到底还有多少?”
·你认为人类对上帝的认识已经到顶?
·阁下为什么如此反感和排斥《特权论》?门户观念蒙蔽了你的心窍!
·这就是你的真善忍吗?
·你在严重败坏真、善、忍的名誉和信誉!
·评打着“真善忍”旗号的马甲goodid刻毒颠倒黑白诋毁《特权论》
·你首先应当回答我的是:你的“真善忍”在哪里?
·你能对号入座,还算老实
·《特权论》是陈泱潮将近40年前的著作,请看今天(2009-6-21)的《陈泱潮文集》目录
·假、恶、毒真相的大暴露!
●遭到围攻期间着眼大局所写文论
·国殇日以《水升火降歌》(六首)催生真民主新中国
·论中共国当前形势下政变的可能性(一附件二张图)
·伍凡陈泱潮评:胡锦涛防政变军队进入二级战备
·就吕耿松被中共当局刑事拘捕事致世界奥委会和美国政府(附:kbxql翻译之英文)
·陈泱潮接受希望之声采访谈吕耿松事
·中国已经在内战的边缘(3图1附件)
·我为什么要要舍身忘我从事中国民主运动
·关于有神论和法轮功等问题答精卫网友
·陈泱潮复夕阳景先生,宣布对匿名马甲一概不予理睬
·让人权圣火照亮中国人心!
◇◇◇◇◇
▲得勝又遵守耶穌之命到底轄管/牧養列國者
與勢利鬼無道無德無情無義背叛者之戰鬥10
●中国宪政民主革命内含政治道德革命
·难道因为现实的残酷,就要放弃对理想的追求?
·【枭雄黑道崇拜】对中国危害深远
·【枭雄黑道】三大特征 【枭雄黑道崇拜】害人害己
·欲有大建树者,须守诚信义节,与【枭雄黑道崇拜】决裂
·满遭损,谦受益。宁不慎乎?
●面对民运【良善路线与邪恶路线的斗争】,
●青年人切不可行枭雄黑道不择手段做伤天害理之事
·告曾节明:有不同观点是正常现象。但是,岂可编造诬蔑不实之词?
·答记者问已经说明了陈泱潮为什么要抓住中共进言献策的原因
·中国民主革命客观存在【良善路线与邪恶路线的斗争】!
·大是大非须明辨:【全国两非反革命集团首犯】一答曾节明
·人子(弥勒)所为,天命前定,顺乎天意,岂会无效?
·《特权论》作者所作所为是“乞讨式民运”“荒谬透顶”的吗?”
▲得勝又遵守耶穌之命到底轄管/牧養列國者
在一系列人生重大十字路口捨身取義的大慈大悲情懷11
●人生修行修煉的最高境界:
以天下蒼生爲念,不僅敢於剋敵制勝,而且能夠不斷戰勝自我
●陈泱潮(陈尔晋)在若干重大人生十字路口一以贯之的选择(上)
·我的第一个重大人生十字路口的抉择——要不要动笔写出《特权论》?
·我在第二个重大人生十字路口的抉择——要不要组织力量把《特权论》刻印出来?
·我在第三个重大人生十字路口的抉择——邓小平复出,中国有可能和平地进行民主改革,要不要中止发动新疆起义?
·我在第四个重大人生十字路口的选择——挤身官场投靠邓小平,还是为“解民于倒悬”将真理诉诸人民?(图3)
·我的第五个重大人生十字路口的选择——出国创建【民主国际】,还是冒险留在国内促进中国民主化和平变革?
·我在第六个重大人生十字路口的选择——是自顾自立即出逃,还是作为当事人应当以舍己救人精神说明情况,以免中共9号文所针对的一批民运骨干被抓捕坐牢?
●自毁之路耶?成佛之路耶?
·《一个超级傻瓜偃武修文的自毁之路》感言
·水调歌头 题《一个超级傻瓜偃武修文的自毁之路》
·《一个超级傻瓜偃武修文的自毁之路》目录
·陈尔晋(陈泱潮)三次自觉面对被枪毙的无私无畏选择
·传奇性小结:三次公义至上自觉置生死于度外的抉择人不知天知
·成败之间的两个重大选择
◇◇◇◇◇
▲新君主立憲與新文明公權大革命卷
●佛说中国新君主立宪
·弥勒下生成佛之地,必将得到造物主保佑大复兴
·弥勒“退步原来是向前”,预言乎?禅语乎?
·佛说中国新君主立宪开万世太平路线图(上)
·佛说中国新君主立宪开万世太平路线图(中)
·佛说中国新君主立宪开万世太平路线图(下)
●聖君立宪64条政纲
·中共19大後,《聖君立宪64条政纲》提要
·德国-瑞典远行归来有感(五言三首)
●从“十月革命”百年定评,看习近平开万世太平新时代
·《从“十月革命”百年定评,看习近平开万世太平新时代》目录
·1、《特权论》作者有责任和义务对“十月革命”的因果性质,作出历史定评
·2、明确【革命定义】与【革命内涵两要素】,是正确作出历史定评的必要前提
·3、1917年俄国二月革命是真正的革命
·4、列宁所谓“十月革命”的性质,是真反动、假革命、反革命
·5、列宁“十月革命”建立和发展的【党国体制】本质上是【超级奴役暴政】
·6、中国走“十月革命”道路,行【党国体制】所造成的严重恶果
·7、百年来,中外枭雄黑道野心家以“革命”的名义干尽了祸国殃民的坏事
·8、今日必须高度警惕枭雄黑道野心家继续打着“革命”的旗号,祸害天下
·9、必须认真反思中俄两国百年惨痛的历史经验教训,端正中国民主化思想路线
·10、天命所在,事实会教育人,会促使人思想观念和行为发生转变,知耻近乎勇
·11、面临【为中国开万世太平】极其伟大的机遇,习近平新时代神聖的历史使命
·12、百年後,历史将对习近平作出两种截然不同的盖棺论定
·(注)有关“十月反革命”金主是德皇威廉二世、列宁是德皇奸细的证据(1图
·不读《特权论》能够明白中国根本性主要矛盾究竟是什么吗?
●捍卫中文世界唯一一块新闻中立言论自由平台
·郭文贵为什么要置博讯于死地?
●人子(弥勒)受命点化推友郭文贵
·人子(弥勒)受命点化郭君
·2、如何将社会聚焦势能转化为推动社会进步的巨大功能
·3、短暂的人生与身外之物
·4、善恶因果报应是人生祸福基因
·5、真要保命,首先必须明白生命的奥秘
·6、大智慧者,保命要保真命灵魂
·7、商业成就仅只是你人生的开始
·8、中国10多亿农民非常需要政治上忠诚可靠的代表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邓力群——一根维护官僚特权阶级专制独裁暴政的党棍!

@CDZCYC 陈泱潮推特文


   
   2011-10-30
   
    219.邓力群1981年以其中共中央宣传部部长身份,撰写不点名批判《特权论》的长篇文章,胡说中共国社会不存在也根本不会产生官僚特权阶级(请看刘青文章:《陈尔晋——民主墙前南飞雁》http://blog.boxun.com/hero/chenyc/2_1.shtml)。邓力群本质上是一个维护一党专制独裁暴政十分反动的中共党棍!

   
   附:

刘青:陈尔晋——民主墙前南飞雁


   
    在监狱接见日,我对囚徒们丢弃的包裹食品和日用品的纸张有浓厚兴趣。那里面常常有点过时的报纸,对我却是许多新的信息,有时还会看到与我有关联的信息。
   
    一次在一张旧人民日报上,有一篇通栏标题的文章,占了大半个版面,是批判一种新生官僚资产阶级理论的。
   
    文章的中心立论是,政党不能产生阶级,阶级才能产生政党,并以此展开批判,指斥一篇讲述执掌政权的政党会变成新生官僚资产阶级的文章,说是违背马列理论,因此荒谬而反动。人民日报的批判文章说,本来对此文章不值得批判,但由于这一观点在社会上已经产生一定影响,造成了社会上的思想混乱,才不得不动用人民日报这样的战略武器,在全国消除影响。
   
    但是,在这样一篇大张鞑伐的文章中,叫人吃惊的是,既没有被批判文章的作者姓名,甚至也没有被批判文章的题目。这才真叫中国似的大批判,不熟悉内情者,都要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不过我一看就清楚,因为这是《四五论坛》发表过的一篇重要文章,作者叫陈尔晋,文章的题目是"论无产阶级民主革命"。
   
    看到这篇文章,不仅有点兴奋,而且感觉不错。
   
    这说明在我入狱多年后,民主墙还有影响和力量。而且,既然文章还能够在社会上流传,写文章的人,以及大量相类似的人,按过去的情况也还应该安全的生活在社会上。
   
    其实,我这两点估计,不是估计过高,就是大错特错了,那时陈尔晋早已关入了监狱。在这件事情上,只有我的感觉是真实的,我确实受到了振奋和鼓舞。
   
    陈尔晋也是我在76号接待过的一个来访者。
   
    他和我的年龄一样大,当年只有三十三岁,但已经白发苍苍,肩上背一个流行的仿军用挎包,风尘仆仆,疲倦中透着沉重和难以掩饰的警惕。
   
    他进屋后绕着圈子问话,但他显然对"联席会议"和《四五论坛》已经有一定了解。他几次欲言又止,将嘴边的话生生消解掉,下不了痛快讲述的决心。我想我不要惊吓了他,我只回答问题而不向他问话。
   
    他说他是受一位朋友委托,来了解点情况。他的朋友写了一本书,深刻的剖析了中国的痼疾和探讨了解决的方法,肯定会对中国的未来产生方向性的指导作用,前几年油印过一百多本,在一定的范围传阅,他的朋友因此被关入监狱,但是已经平反,他的问题是我能够不能够帮助把这本书在民主墙油印出版。我表示我们不特别在意官方的态度,重要的是书本身有没有我们认可的发表价值。
   
    带着我的回答,他走了几个小时又回到76号来。这次,他或是对我的信任多了些,或是自己的决心大了些,他打开背包,把一纸磨得起毛的平反证明摆到了我面前。我们相互笑笑.
   
    他说他猜我不是第一次见识冒充他人,其实在为自己说项的来访者。
   
    我说即使没有见识过,也完全理解,我们就是活在这样的年代。
   
    于是,我知道了他叫陈尔晋,家在盛产火腿的云南宣威,不久前刚平反离开监狱。
   
    他不待身体恢复,夜夜做梦还逃不出监狱的时候,就赶到北京来,因为他相信中国已经到了需要他的理论的时代,他必须把自己的书出版。不过,他这次还是没有把书带来,他说仅剩一本了,埋藏在宣威老家,需托人将它寄来。
   
    陈尔晋真是兵不厌诈,只隔了一天,他就带着书来了。
   
    他似乎忘记了昨天说的话,一句不提这本远在云南的书何以就飞到了北京来。
   
    对这本书的珍惜和慎重,他却丝毫没忘。
   
    一直等到屋里没人了,他还问这屋子保险吗?
   
    他小心翼翼的打开挎包,层层包裹的纸中露出的是一本油印的书,纸已经发黄变色,有些磨损残缺,我记得还缺了最后一二页。装订比较粗糙,比民主墙那些精心印制的杂志报纸差很多,字是红色油墨印刷的,刻写得十分细密,但很清晰。
   
    在书的扉页上,粗重的大字写着献给毛泽东的题词。作者的署名则是马某某。
   
    我对陈尔晋笑笑说,据说毛泽东爱马,画家徐悲鸿获毛泽东垂青,就是因为他最擅长画马。陈尔晋略一迟疑也苦笑了,他不仅听说毛泽东爱马,甚至听说毛泽东属马,他说这种迎合主要是期望多保护些自己,可是他白将自己的姓卖给马家了,不但没有免除牢狱之灾,罪也没有少受一点。他说当然再版时题词是不要了,就是署名也改成他的真实姓名。
   
    我翻看了一下,这其实不是一本论述理论的书籍,而是一篇充满激情和形象比喻的文章,用了许多毒药、鸦片、腐蚀剂等等词句,表达新生官僚资产阶级的阶级性和必然作为等等。这些观点看法,并非来自对社会现象的归纳推演,主要是纯思维的演义判断。并因此论断,要保证社会主义不变色,就必须进行无产阶级民主革命。陈尔晋将手重重的压在书上,说十多年的心血和数年的牢狱代价,"剩下的也就是这些了"。
   
    为了发表陈尔晋的这篇文章,《四五论坛》专门进行了一次讨论。
   
    这篇文章有十三万字,我的意思是不必全部发表,也不一定一次性发表,可以每期发表几小节。我认为这篇文章不错,对人们的意识有催化作用,可以促使人们琢磨,而且一些观点和结论也与我相同。但它并不是严谨科学的理论文章,它可以有煽情作用,却缺乏长久持续的说服力,对有一些思想和认识能力的人,更是如此。所以只发表精彩的一部分,已经有了可能有的效果,发表的太长太多,效果反而减弱。
   
    吕朴是从另一个角度看这篇文章,他认为我对文章的评价过低,他说中国等的就是这样的文章,发表后对社会的影响难以估量。他热情而激烈的说:想想看吧,这可能是颗重磅炸弹,将整个中国炸得沸腾起来。
   
    他的认识和情绪对徐文立有感染,徐文立说要发表就一次性的全部发表,否则政府感受到了影响和力量,就没有发表的机会了。我们三个招集人的意见不一致,再说也有许多工作和问题要商量,于是就在《四五论坛》全体会议上进行了讨论。
   
    会议上,被大家称为"胥头"的胥金铎发言给人印象深刻,他说如能把中国炸得沸腾起来,为什么不做?他在中国压抑憋闷的太久了,所以到《四五论坛》来,就是图的痛快和能够发泄。会议最后决定这一期只出一篇文章,将陈尔晋的书一次发完,是不是炸弹我们都可以试一试。
   
    《四五论坛》以往每期七八万字,这次正文加前言和介绍等,使字数增加约一倍,刻写、排版、印刷和装订的工作量大大增加。虽然把印数从一千五百册降为八百册,但有些工作与册数无关,工作量并不会减少一半。这对于必须正常上班的《四五论坛》成员,真是一次考验和挑战,那些日子简直忙得天昏地暗。
   
    编辑和印刷都在徐文立家里,日常工作又是他做的最多,我觉得他忙得简直要冒烟了。但是他居然有闲心带着陈尔晋去照相。
   
    那些照片的背景是高墙,陈尔晋赤裸着上身,双手抱在胸前,正反侧面都拍了照片,手臂上脖子上被监狱捆绑后留下的黑色疤痕,十分清楚显眼。
   
    此外,还将陈尔晋的平反证明文件,那本唯一保留下来的有些破损的书,也正正反反拍了不少。我很惊讶照这些干什么。徐文立有些神秘的说,这是证据,他如果拍拍屁股走了,上面或警察追查起来,我们连这本书是谁的也说不清。
   
    陈尔晋也参加了许多工作,从刻蜡版、推滚子印刷到整理装订,什么都做。
   
    不过准备齐全后,又是徐文立出的主意,将陈尔晋藏到北京郊区的一处乡下,以防发表后产生爆炸性效果,惊动了公安局来抓陈尔晋。
   
    其实,发表之后虽然有些反映,程度远没有推测的那么强烈。按事前的约定,有什么反映会及时转告陈尔晋的,如果过上十天半个月没有事情,他就可以再回到城里来。可是,仅只过了三四天,当得知有些读了文章后的人想见他,尤其是有些搞社会科学的人想与他谈谈,陈尔晋就自己摸回城里来了。
   
    那些日子陈尔晋终日在城里转来转去,既风尘扑扑又意气风发。
   
    我想,一个相信自己的人与一个得到些外界赞同的人,在感情和自信上还是大不一样。
   
    因为一切还顺利,《四五论坛》在这次超强度印制发售后,开了一个轻松的总结会,并专门请陈尔晋作了长篇发言。陈尔晋热烈激情的发言,很容易让人联想到"列宁在十月"中的列宁,虽然两者之间并没有什么真正相似的地方,但是不容置疑的滔滔不绝的讲述和某些姿态,还是勾人产生这些联想。
   
    吕朴这时有些看法的说,从山沟里来的人常常这样,真的不了解这个世界。
   
    实际上,陈尔晋刚到北京时,并没有立刻找民主墙发表他的文章,他在找我之前,已经找过许多社会科学研究机构,以及各种各样的出版社了。在七九年的中国发表文章,也还是一件大事情,文章好坏是其次,能够发表不仅是通过了审查,也是一种身份和地位的表示,那些惯于用笔宣判文章生死的编辑,其实是文化审批官员,对来自外地的名不见经传的作者,尤其是政治面目不清楚又没有强硬的背景,当然不会有兴趣和重视。
   
    不过这些过去的经历,并没有使陈尔晋彻底放弃由官方正式发表的期望,《四五论坛》油印发表后,趁势在官方出版社铅印出版,即使不是陈尔晋开始的打算,也是陈尔晋后来想努力争取的目标。陈尔晋并没有对我谈过这些,而是梁大光等人多次向我谈起,陈尔晋回城后就住在梁大光的家里。
   
    其实,想将发表的文章变成铅字大量发表,几乎是民主墙所有刊物都有的梦,《北京之春》实现了一次,《四五论坛》一直在当年刚刚出现的队办企业身上打主意。
   
    但是象陈尔晋一样,希望官方出版社负责出版,这样的梦当年没有几个人能有如此想象力。所以,一两个月的奔波后,陈尔晋虽然并没有放弃出书的打算,但也看认清了这不是一条很短的路程。《四五论坛》,还有一些朋友,对陈尔晋的生活给过些帮助,但数量很小,也不可能长期。所以全力以赴的奔波后,陈尔晋不得不决定返回云南,带着仅仅由《四五论坛》一家帮助发表的遗憾。
   
    陈尔晋回到云南后,与《四五论坛》还有密切联系,他是《四五论坛》的通讯成员。从他的来信看,处境十分艰难,没有工作,家属不赞同不理解,家庭处于危险的边缘。他的文章发表后,《四五论坛》从收入中曾经拿出一部分,用来解决他在京的生活和返回云南的路费。这次得知他的情况后,我们三个召集人又进行了研究,并在每周一次的《四五论坛》例会上讨论,通过再给陈尔晋几十元帮助的决议,并号召《四五论坛》成员尽量捐些全国粮票寄给陈尔晋。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