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陈泱潮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陈泱潮文集]->[邓力群——一根维护官僚特权阶级专制独裁暴政的党棍!]
陈泱潮文集
·2上帝與人子立約,以彩云為記號
·3上帝特意揀選和造就了人子
·4上帝在牢中牢给人子作了极其神圣的特殊洗礼
·5上帝與人子締結【恆約】紀實
·6【恒约】确立,人子第一问:“我身是否弥勒身?”(组图)
·7【恆約】確立,人子第二問:“人子彌勒何一身?”(组图)
·ZT基督网:紫薇圣人的历史使命及其特征特点
·人怎样对待造物主上帝,机器人也将怎样对待人(图)
·8【恆約】確立,人子第三問:“悟道紀念定何日?”(2圖)
·9东圣神洲是造就人子,大復興【上帝信仰】之地
·上帝将大卫王最优秀的后裔隐藏在中国
●陈圆圆转世传奇纪实
·贝塔以色列人是所罗门王和示巴女王的爱情结晶
·1987年8月18日陈圆圆转世前夕三约定
·2007年1月互联网上公开寻找陈圆圆的转世(6张图)
·1、2007年4月出席未来十年中国问题研讨会(2图)
·2.2007年5月2日第一次见面
·3.第二次见面
·对查建国推崇无神论的批评
·4、上帝引领您我的脚步(图)
·5、相通的心灵
·6、莫忘6月22日必将载入史册的神圣约会
·7、首通电话
·8、电话留言
·9、花束表达了我的心意
·10、您担心我淋雨
·11、您清澈的眼睛告诉我
·12、非同凡响的历史画面(照片略)
·13、想不到如此少年老成
·14、从长计议
·15、往事回顾
·湖南怀化“群体转世”实地探秘(图)
·16、狱中阴阳热恋
·17、相互确认:我们的手不禁一再紧紧相握
·从神学看【先知】的定义
·18、爱人,就要为所爱的人负责
·19.造化何等奇妙
●反恐与拯救
·略谈对中国和世界的拯救
·略谈根治恐怖主义三部曲
·ZT与美国一战?告诉你美军有多厉害(图)
●杜绝恐怖主义自杀杀人的优秀影视脚本
·陈圆圆转世传奇纪实(上/组图)
·2015年圣诞节最珍贵的礼物
●转世轮回是客观事实
·事实见证【灵魂不死,在转世轮回中存在和运行】1
·地球大劫与生态轮回的证据:史前17大惊人秘密 科学至今无解(组图)
·转世证据2:形似又神似 川普是巴顿将军转世?!
●确认人子之根据
·圣灵元年2016-5-8母亲节献礼
·确认人子的五【必】要件(2图)
·简体:确认耶稣终必授权辖管/牧养万国之人子的10大根据
·就人子问题,陈泱潮答复网友(2图)
●2017丁酉金鸡高鸣
·ZT金鸡一鸣,圣人必出,世界巨变!
·紫薇圣人是上帝差遣的世界宗教的集大成者
●犹太教说天主教是异端,天主教说新教是异端,新教又把、、、、、、
·加尔文用异端名义打压不同意见是违反耶稣精神的犯罪行为
●人子(弥勒)2017复活节致习近平暨全体国民
·习近平应积极配合特朗普,有效解决朝核问题
·国人要积极支持习近平切实成就丹麦模式中国梦
·习仲勋遗计三步曲,令习近平上位展宏图
·孝子毋忘贤父遗志,报恩家国,普天同庆
·习近平应遵父嘱,以民为主,不做官僚特权阶级一党之奴
·新聞:秦始皇銅像被風吹倒「面目全非」(圖)
●圣经版永远的福音:《圣灵福音》
·【恆約】《圣灵福音》第一篇1章
·【恆約】《圣灵福音》第二篇2-4章
·圣灵元年致牧师书(2图)
·穷人拉撒路与财主的故事说明什么?
●诺查丹玛斯与凯西预言选
·诺查丹玛斯《诸世纪》第二章51准确预言了英国脱欧(1图)
·有必要提醒习禁评应当高度注意的诺查丹玛斯预言
·睡着的预言家凯西让人震撼的关于中国的预言(图1)
●永生书
·7000年未有之天象,啟示錄12章應驗(视频)!
·今天中国人非常有必要深入了解圣经文明(推文6则)
·旁观者清,读者终极印象:善恶两造,佛魔对立
·圣经旧新约梗概与中国人应有的深刻反思(推文11则)
▲得勝又遵守耶穌之命到底
轄管/牧養列國者捍衛造物主惟一真神上帝信仰之戰鬥1:
●基督徒如何有效地向佛教徒傳福音?
·新传道书目录
·1.本文是經過恒切禱告獲得聖旄袆优c恩賜之作/寫作本文的緣起(2圖)
·2.首先要抓住佛教徒的注意,有效切入话题?
·3.解析和研讀《金剛經》前,應明白神與佛和神祗(神仙)的定義和區別
·5.1.佛教讀經宗旨:“願解如來真實義”
·5.2.“如來”無形無相
·5.3.“如來”亦無色無音……
·5.4.“如來”之所以是“如來”的根本特點:無所從來,亦無所去
·5.5.釋迦牟尼有來有去,確有其人
·6.“如來”的本體實存就是自有永有無形無相無時無處不在的真空妙有
·7.全球化宗教合一的信仰基礎:共同一致信仰唯一真神造物主上帝
·8.佛教信仰對象“如來”與上帝信仰及耶穌基督本是同一
·9. 當今佛教必須進行【絕相超宗】的革命:堅決廢除偶像崇拜
·10.佛教按照《金剛經》原教旨,回歸上帝如來正信的必要性和緊迫性
·11.关于佛教現在佛釋迦牟尼掌教的運數:紅陽三時期和五階段
·11.关于佛教現在佛釋迦牟尼掌教的運數:紅陽三時期和五階段
·12.未來佛彌勒昭告佛教徒要認清信仰對象,合一宗教信仰
·ZT我对中國和台湾问题的思考
·13.佛教徒回歸釋迦牟尼原教旨唯一真神上帝如來信仰,是末日得救的保障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邓力群——一根维护官僚特权阶级专制独裁暴政的党棍!

@CDZCYC 陈泱潮推特文


   
   2011-10-30
   
    219.邓力群1981年以其中共中央宣传部部长身份,撰写不点名批判《特权论》的长篇文章,胡说中共国社会不存在也根本不会产生官僚特权阶级(请看刘青文章:《陈尔晋——民主墙前南飞雁》http://blog.boxun.com/hero/chenyc/2_1.shtml)。邓力群本质上是一个维护一党专制独裁暴政十分反动的中共党棍!

   
   附:

刘青:陈尔晋——民主墙前南飞雁


   
    在监狱接见日,我对囚徒们丢弃的包裹食品和日用品的纸张有浓厚兴趣。那里面常常有点过时的报纸,对我却是许多新的信息,有时还会看到与我有关联的信息。
   
    一次在一张旧人民日报上,有一篇通栏标题的文章,占了大半个版面,是批判一种新生官僚资产阶级理论的。
   
    文章的中心立论是,政党不能产生阶级,阶级才能产生政党,并以此展开批判,指斥一篇讲述执掌政权的政党会变成新生官僚资产阶级的文章,说是违背马列理论,因此荒谬而反动。人民日报的批判文章说,本来对此文章不值得批判,但由于这一观点在社会上已经产生一定影响,造成了社会上的思想混乱,才不得不动用人民日报这样的战略武器,在全国消除影响。
   
    但是,在这样一篇大张鞑伐的文章中,叫人吃惊的是,既没有被批判文章的作者姓名,甚至也没有被批判文章的题目。这才真叫中国似的大批判,不熟悉内情者,都要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不过我一看就清楚,因为这是《四五论坛》发表过的一篇重要文章,作者叫陈尔晋,文章的题目是"论无产阶级民主革命"。
   
    看到这篇文章,不仅有点兴奋,而且感觉不错。
   
    这说明在我入狱多年后,民主墙还有影响和力量。而且,既然文章还能够在社会上流传,写文章的人,以及大量相类似的人,按过去的情况也还应该安全的生活在社会上。
   
    其实,我这两点估计,不是估计过高,就是大错特错了,那时陈尔晋早已关入了监狱。在这件事情上,只有我的感觉是真实的,我确实受到了振奋和鼓舞。
   
    陈尔晋也是我在76号接待过的一个来访者。
   
    他和我的年龄一样大,当年只有三十三岁,但已经白发苍苍,肩上背一个流行的仿军用挎包,风尘仆仆,疲倦中透着沉重和难以掩饰的警惕。
   
    他进屋后绕着圈子问话,但他显然对"联席会议"和《四五论坛》已经有一定了解。他几次欲言又止,将嘴边的话生生消解掉,下不了痛快讲述的决心。我想我不要惊吓了他,我只回答问题而不向他问话。
   
    他说他是受一位朋友委托,来了解点情况。他的朋友写了一本书,深刻的剖析了中国的痼疾和探讨了解决的方法,肯定会对中国的未来产生方向性的指导作用,前几年油印过一百多本,在一定的范围传阅,他的朋友因此被关入监狱,但是已经平反,他的问题是我能够不能够帮助把这本书在民主墙油印出版。我表示我们不特别在意官方的态度,重要的是书本身有没有我们认可的发表价值。
   
    带着我的回答,他走了几个小时又回到76号来。这次,他或是对我的信任多了些,或是自己的决心大了些,他打开背包,把一纸磨得起毛的平反证明摆到了我面前。我们相互笑笑.
   
    他说他猜我不是第一次见识冒充他人,其实在为自己说项的来访者。
   
    我说即使没有见识过,也完全理解,我们就是活在这样的年代。
   
    于是,我知道了他叫陈尔晋,家在盛产火腿的云南宣威,不久前刚平反离开监狱。
   
    他不待身体恢复,夜夜做梦还逃不出监狱的时候,就赶到北京来,因为他相信中国已经到了需要他的理论的时代,他必须把自己的书出版。不过,他这次还是没有把书带来,他说仅剩一本了,埋藏在宣威老家,需托人将它寄来。
   
    陈尔晋真是兵不厌诈,只隔了一天,他就带着书来了。
   
    他似乎忘记了昨天说的话,一句不提这本远在云南的书何以就飞到了北京来。
   
    对这本书的珍惜和慎重,他却丝毫没忘。
   
    一直等到屋里没人了,他还问这屋子保险吗?
   
    他小心翼翼的打开挎包,层层包裹的纸中露出的是一本油印的书,纸已经发黄变色,有些磨损残缺,我记得还缺了最后一二页。装订比较粗糙,比民主墙那些精心印制的杂志报纸差很多,字是红色油墨印刷的,刻写得十分细密,但很清晰。
   
    在书的扉页上,粗重的大字写着献给毛泽东的题词。作者的署名则是马某某。
   
    我对陈尔晋笑笑说,据说毛泽东爱马,画家徐悲鸿获毛泽东垂青,就是因为他最擅长画马。陈尔晋略一迟疑也苦笑了,他不仅听说毛泽东爱马,甚至听说毛泽东属马,他说这种迎合主要是期望多保护些自己,可是他白将自己的姓卖给马家了,不但没有免除牢狱之灾,罪也没有少受一点。他说当然再版时题词是不要了,就是署名也改成他的真实姓名。
   
    我翻看了一下,这其实不是一本论述理论的书籍,而是一篇充满激情和形象比喻的文章,用了许多毒药、鸦片、腐蚀剂等等词句,表达新生官僚资产阶级的阶级性和必然作为等等。这些观点看法,并非来自对社会现象的归纳推演,主要是纯思维的演义判断。并因此论断,要保证社会主义不变色,就必须进行无产阶级民主革命。陈尔晋将手重重的压在书上,说十多年的心血和数年的牢狱代价,"剩下的也就是这些了"。
   
    为了发表陈尔晋的这篇文章,《四五论坛》专门进行了一次讨论。
   
    这篇文章有十三万字,我的意思是不必全部发表,也不一定一次性发表,可以每期发表几小节。我认为这篇文章不错,对人们的意识有催化作用,可以促使人们琢磨,而且一些观点和结论也与我相同。但它并不是严谨科学的理论文章,它可以有煽情作用,却缺乏长久持续的说服力,对有一些思想和认识能力的人,更是如此。所以只发表精彩的一部分,已经有了可能有的效果,发表的太长太多,效果反而减弱。
   
    吕朴是从另一个角度看这篇文章,他认为我对文章的评价过低,他说中国等的就是这样的文章,发表后对社会的影响难以估量。他热情而激烈的说:想想看吧,这可能是颗重磅炸弹,将整个中国炸得沸腾起来。
   
    他的认识和情绪对徐文立有感染,徐文立说要发表就一次性的全部发表,否则政府感受到了影响和力量,就没有发表的机会了。我们三个招集人的意见不一致,再说也有许多工作和问题要商量,于是就在《四五论坛》全体会议上进行了讨论。
   
    会议上,被大家称为"胥头"的胥金铎发言给人印象深刻,他说如能把中国炸得沸腾起来,为什么不做?他在中国压抑憋闷的太久了,所以到《四五论坛》来,就是图的痛快和能够发泄。会议最后决定这一期只出一篇文章,将陈尔晋的书一次发完,是不是炸弹我们都可以试一试。
   
    《四五论坛》以往每期七八万字,这次正文加前言和介绍等,使字数增加约一倍,刻写、排版、印刷和装订的工作量大大增加。虽然把印数从一千五百册降为八百册,但有些工作与册数无关,工作量并不会减少一半。这对于必须正常上班的《四五论坛》成员,真是一次考验和挑战,那些日子简直忙得天昏地暗。
   
    编辑和印刷都在徐文立家里,日常工作又是他做的最多,我觉得他忙得简直要冒烟了。但是他居然有闲心带着陈尔晋去照相。
   
    那些照片的背景是高墙,陈尔晋赤裸着上身,双手抱在胸前,正反侧面都拍了照片,手臂上脖子上被监狱捆绑后留下的黑色疤痕,十分清楚显眼。
   
    此外,还将陈尔晋的平反证明文件,那本唯一保留下来的有些破损的书,也正正反反拍了不少。我很惊讶照这些干什么。徐文立有些神秘的说,这是证据,他如果拍拍屁股走了,上面或警察追查起来,我们连这本书是谁的也说不清。
   
    陈尔晋也参加了许多工作,从刻蜡版、推滚子印刷到整理装订,什么都做。
   
    不过准备齐全后,又是徐文立出的主意,将陈尔晋藏到北京郊区的一处乡下,以防发表后产生爆炸性效果,惊动了公安局来抓陈尔晋。
   
    其实,发表之后虽然有些反映,程度远没有推测的那么强烈。按事前的约定,有什么反映会及时转告陈尔晋的,如果过上十天半个月没有事情,他就可以再回到城里来。可是,仅只过了三四天,当得知有些读了文章后的人想见他,尤其是有些搞社会科学的人想与他谈谈,陈尔晋就自己摸回城里来了。
   
    那些日子陈尔晋终日在城里转来转去,既风尘扑扑又意气风发。
   
    我想,一个相信自己的人与一个得到些外界赞同的人,在感情和自信上还是大不一样。
   
    因为一切还顺利,《四五论坛》在这次超强度印制发售后,开了一个轻松的总结会,并专门请陈尔晋作了长篇发言。陈尔晋热烈激情的发言,很容易让人联想到"列宁在十月"中的列宁,虽然两者之间并没有什么真正相似的地方,但是不容置疑的滔滔不绝的讲述和某些姿态,还是勾人产生这些联想。
   
    吕朴这时有些看法的说,从山沟里来的人常常这样,真的不了解这个世界。
   
    实际上,陈尔晋刚到北京时,并没有立刻找民主墙发表他的文章,他在找我之前,已经找过许多社会科学研究机构,以及各种各样的出版社了。在七九年的中国发表文章,也还是一件大事情,文章好坏是其次,能够发表不仅是通过了审查,也是一种身份和地位的表示,那些惯于用笔宣判文章生死的编辑,其实是文化审批官员,对来自外地的名不见经传的作者,尤其是政治面目不清楚又没有强硬的背景,当然不会有兴趣和重视。
   
    不过这些过去的经历,并没有使陈尔晋彻底放弃由官方正式发表的期望,《四五论坛》油印发表后,趁势在官方出版社铅印出版,即使不是陈尔晋开始的打算,也是陈尔晋后来想努力争取的目标。陈尔晋并没有对我谈过这些,而是梁大光等人多次向我谈起,陈尔晋回城后就住在梁大光的家里。
   
    其实,想将发表的文章变成铅字大量发表,几乎是民主墙所有刊物都有的梦,《北京之春》实现了一次,《四五论坛》一直在当年刚刚出现的队办企业身上打主意。
   
    但是象陈尔晋一样,希望官方出版社负责出版,这样的梦当年没有几个人能有如此想象力。所以,一两个月的奔波后,陈尔晋虽然并没有放弃出书的打算,但也看认清了这不是一条很短的路程。《四五论坛》,还有一些朋友,对陈尔晋的生活给过些帮助,但数量很小,也不可能长期。所以全力以赴的奔波后,陈尔晋不得不决定返回云南,带着仅仅由《四五论坛》一家帮助发表的遗憾。
   
    陈尔晋回到云南后,与《四五论坛》还有密切联系,他是《四五论坛》的通讯成员。从他的来信看,处境十分艰难,没有工作,家属不赞同不理解,家庭处于危险的边缘。他的文章发表后,《四五论坛》从收入中曾经拿出一部分,用来解决他在京的生活和返回云南的路费。这次得知他的情况后,我们三个召集人又进行了研究,并在每周一次的《四五论坛》例会上讨论,通过再给陈尔晋几十元帮助的决议,并号召《四五论坛》成员尽量捐些全国粮票寄给陈尔晋。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