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歌文学
北京周末诗会
[主页]->[诗歌]->[北京周末诗会]->[从亡国奴到“和谐酷刑”/朱忠康]
北京周末诗会
·北京两妖报鼓吹腐败反对政改/逆行斋主人
·—部为文革“去恶”的作品——《知青》/长庆
·癌病房里的医魔/小天使
·且看民国与中共的中苏条约/征夫
·19890603夜到19890604晨/丁朗父
·斥人民日报"西方老路"谬论/loser flow007 han74rryli
·人民日报反民主概念批判/张三一言
·把灵魂卖给魔鬼的走狗们/龚道军
·历年赵紫阳忌日见闻/俞梅荪(一)
·历年赵紫阳忌日见闻/俞梅荪(二)
·历年赵紫阳忌日见闻/俞梅荪(三)
·历年赵紫阳忌日见闻/俞梅荪(五)
·敬告梁晓声我们还活着/耶子
·评顺天府尹陈大人的喊冤/五柳村
·人民斥人民日报/塞鸿秋集
·人民斥人民日报腐败有理论/塞鸿秋集
·杨佳妈妈还有话要说/高越农点评:
·隐瞒历史培养脑残大学废了/摇动的猫尾
·不努力不作为不要脸的农业部/木小燚
·如何安全使用电讯通讯工具/于声雷
·大兴邵阳全州常宁文革大屠杀记/京诧等
·抄讲话百人团与八个样板戏/摇动的猫尾
·2012年安徽高考零分作文
·6月25日夜半听雨有感/耳顺
·世界上最被蔑视的职业——中国公务员/摇动的猫尾
·且听陈希同一辩/姚监复访谈
·齐奥塞斯库那条有上校军衔的狗/中国思维
·请注意你家里的水/萧远
·看看那些光屁股的学者们/摇动的猫尾
·金陵访古(上)/闵琦
·中国社科院的普世价值调查问卷
·金陵寻古(下)/闵琦
·一队蜡炬(四首)/吴倩
·中指,胖子——什邡的悲与怒/欧阳懿
·为死难的天津人我不会放弃/凉小奇
·记住由红到黑的那一瞬间/庄大军
·中国之大已放不下一张书桌——斥胡锡进少年不成熟论/Xin Chen
·中国民怨的根源在于政府不讲理/茅于轼
·政府和国企越小中国越好/张维迎
·曹思源致中共十八大三项建议
·隐藏在五道口的清朝火车站/五柳村、陈肇文
·超值笑料一箩筐/喷嚏大王
·赵常青子满月众友人聚/丁朗父
·天津大火国内报道破冰?/摇动的猫尾
·为什么说中国民营制造业完了/bloombergable
·被刻意掩盖的中东路事件/熊国昌
·第三次絕食/孔令平
·一个青年纪检干部的检讨书/周末笑谭
·虹口公园的自由论坛/沪上国粉
·七月大雨倾盆的夜/丁朗父
·一个民主社会主义者的信/侯工
·文革紧急警报/赵宗彪
·清华大学的4条出路/王思想
·南方周末被毙掉的八个版/雾色山脉
·盯住那个割断张志新喉管的人/周秋鹏
·天下兴亡全看匹夫/杨银波
·人民日报拟大庆上山下乡40周年/破冰船
·苏中杰铁流争论中国民主化路径
·我所知道的纳拉迪波王子/刘兴
·五千年一遇的政府/高越农荐
·中国新“黑五类”/肖国珍
·奥巴马的梦想/喷嚏国纪事
·过年/孔令平
·左派混蛋要扒香港保钓人士的皮?/王希哲按
·从金陵大学看中国教会大学/联合祷告会荐文
·嘉荫的歌声/丁朗父
·从梅华宁看极左势力的下场/逆行斋主人
·纪一在那里?/丁朗父
·北京周末诗会作者持续遭骚扰抹黑/上帝的线人
·乘舟/欧阳懿
·你敢不敢来重庆?/李启光
·上帝的线人/诗会作者持续遭骚扰抹黑
·脏水从什么地方泼过来/丁朗父
·想起那个冬天我吹一声口哨/丁朗父
·良宵/丁朗父
·读宋宫人词有感时事
·张掖游记(上)/闵琦
·张掖游记(上)/闵琦
·最后的斗争,最后的牺牲!/武宜三
·丁朗父诗集推荐评点/胡石根
·张掖游记(中)/闵琦
·丁朗父诗集序言/胡石根
·张掖游记(中)/闵琦
·张掖游记(下)/闵琦
·张掖游记(下)/闵琦
·中共的“线人”是如何炼成的?/朱正
·张掖游记(下)/闵琦
·杨显惠揭开夹边沟事件真相/李玉霄
·九一八风雨大作作风雨悲秋歌/丁朗父
·他们都说——他们不说/朱忠康
·老人们怒了——清除教育界败类还国人人性尊严
·二十世纪回响曲/丁朗父
·穿越革命的鸽子/丁朗父
·穿越革命的鸽子/丁朗
·草原之夜/丁朗父
·车游记缘起/丁朗父
·难忘的罕达盖/丁朗父
·难忘的罕达盖(续一)/丁朗父
·老秦人的诗/李志英
·长在屁股上的嘴巴/一众屁民
·与志同道合者歌(外一首)/老秦人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从亡国奴到“和谐酷刑”/朱忠康


   
   
   
   

   我今年已经七十七岁了,曾经历过日本人时代,国民党时代,今天的共产党时代;我曾见到过日本人、国民党人、美国人、苏联人、印度人……后来又见到了共产党人。在日本人和国民党统治时期我没有当过亡国奴,我知道当亡国奴是很痛苦的。日军是一支欲霸世界的野蛮残暴军队,但是在占领上海后,却不敢进入英美法租界,于是大批中国难民逃到这些租界后活了下来,可见日本强盗还讲点《国际法》。在日军占领区内,中国人还有口饭吃,那时上海人吃的是一种配给米,好的大米供应给了日本人。中国人经过日军岗亭时,都得向他们脱帽低头敬礼。于是在我幼小心灵中才知道这就是亡国奴:好的东西归日本人,堂堂中国人要向小日本低头哈腰。
   
   当时日本帝国有多么的强大,它在占领大半个中国之后,于1941年11月7日对世界霸主美国宣战,偷袭了美国太平洋海军基地和交通枢纽的珍珠港,日军出动6艘航母“赤城”号、“加贺”号、“苍龙”号、“飞龙”号、“翔鹤”号、“瑞鹤”号及40艘战舰、30艘潜艇,(请注意:日军还拥有当时世界上最大的战列舰“大和”号和“武藏”号,美军为了炸沉其中的一艘,竟动用七艘航母,280架飞机才把它彻底摧毁,可见当时日本海军的强大实力。而偷袭珍珠港日军一次就出动6艘航母,再看看我们中国,70年后的今天还没有造出一艘航母,中国今年试航的第一艘航母还是苏联时期的二手货“瓦良格”号巡洋舰改装的)350架飞机朝珍珠港发动偷袭。美军损失惨重,被炸沉、炸伤各种舰只21艘,被击毁飞机三百多架,死伤人数达四千人,美军太平洋舰队几乎全军覆没,珍珠港基地基本瘫痪。接着日军就发动了太平洋战争,把英荷法殖民帝国主义都打得叭下。日军在偷袭珍珠港成功后第二天就进攻香港,不久英国港督宣布投降。同时日军又向菲律宾、马来亚、新加坡、泰国、缅甸、印度尼西亚发动进攻,又把太平洋上的各个岛屿占领,切断了美军与澳大利亚及太平洋区域之间的交通枢纽。短短几个月时间,日军就拿下了亚洲十多个国家和区域,它控制了700多万平方公里的土地和 1.5亿的人口。日军所到之处北起阿留申群岛、南至澳大利亚、西起印度洋、东至中途岛的1万多公里战线,全在它占领范围。
   
   但是日军侵略中国从1931年“九一八”算起,就打了14年,从1937年“七七”卢沟桥事变算起就是“抗战八年”。中国没有灭亡,而被毛泽东共产党按上了许多罪名的投降派、消极抵抗、不抵抗主义、汉奸卖国贼的蒋介石,正以重庆为陪都领导着中国人民奋起抗日,领导着整个东方反法西斯战争。在沦陷区的中国人虽然做了亡国奴,但是中国人从来没有承认过自己是个亡国奴。当1945年日军投降时,中国人才真正的翻身得到了解放。在美国总统罗斯福的抬举下,中国成为联合国主创国,世界四强之一,中美英苏之首,联合国救济总署开始向刚复兴的中国展开了全面援助。那时的上海其繁华程度远远超过日本的东京和英属香港。
   
   如果没有共产党到东北与苏联红军联手抢摘桃子,没有共产党挑起内战,在国民党背后不断地折腾和捣乱,中国早就是一个繁荣富强的国家,当亚洲出现四小龙前,中国早已是条东方腾飞的巨龙了。也绝对不会发生一亿同胞挨整挨批挨斗挨关挨杀的悲剧了。
   
    但是当毛泽东和共产党统治中国之后,我才知道中国人都变成了共产党的亡国奴。在毛泽东和共产党统治下我变成了比亡国奴还惨的右派分子,我才知道共产党是人类历史中最卑鄙最无耻最血腥最残暴的一伙人。他们把自己同胞不是当作人来对待的,而是当作奴隶一样来役使的。在日本人统治时期,中国人还有口饭吃;而在共产党统治之下,中国人竟饿死了四千万人,而且还不许饥民去逃荒乞讨,全村全家被活活地饿死在共产党人的眼皮底下。在共产党统治下,中国人不是向他们低头哈腰的问题,而是要向他们下跪伸着脖子受他们宰割的问题。此时我才明白我们生活在一个人与事全都颠倒过来的国家里,在这个国家里没有公理、道德、羞耻,只有强权和暴力,谎言和欺骗,阴谋和讹诈……这是一个非人的国家。
   
   这个国家就是这么荒诞:它能在“一穷二白”情况下,生产出世界上最先进的武器——原子弹和氢弹。但是此时中国的农民却正为卖不出去鸡蛋而发愁,因为到市场上去卖鸡蛋是资本主义行为,要当作资本主义尾巴割掉的;而城市居民却为买不到鸡蛋而发愁,因为鸡蛋是凭票供应的,没有鸡蛋票是吃不到鸡蛋的。当共产党为中国能制造出原子弹、氢弹而歌功颂德时,却对饿死了四千万人的悲惨事件只字不提,还把罪责推给老天爷身上,说是“三年自然灾害”。老天爷不会说话,中国人都被封上了嘴,于是这四千万条活生生的生命被共产党活活地消灭了。在共产党的眼里四千万人只不过是一堆数字,可以随随便便的一笔一勾地写上去,也可以大笔一挥把它擦掉。而且这些数字只有共产党官方这一家可以公布,别人的都属于非法。
   
   汶川大地震死亡人数是共产党官方公布的,当艾未未先生要调查埋在废墟下的孩子究竟死亡多少,他们都叫什么名字时,共产党就把艾未未先生秘密抓捕起来了。当723动车追尾相撞时,连小孩子都能算出来的死亡数字——只要把实名制买票的人数减去存活的人数,就能得出正确的死亡人数,但是官方却用掩埋切割的办法把死亡数字楞是掩埋和切割掉了。
   
   在一个连不正常死亡人数都当作机密的国家里,还能指望它这是人民政府的人民勤务员吗?恰恰相反,它是把人民当奴隶进行统治和奴役的独裁专制政权。
   
   中国人什么时候变成了共产党的亡国奴呢?原来六十多年前我们都是中华民国的子民,这个国家是由国父孙中山先生推翻了清朝腐朽政权而创立的,孙中山死后由蒋介石来领导,但是当蒋介石的中华民国被毛泽东的共产党推翻之后,我们这些中华民国的子民们就一下子变成了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子民”了。4万万5千万“子民”在1949年10月1日共产党刚建政时,被冠以“人民”被愚弄的,这个国家也以“共和国”的名义被粉饰着。经过后来的实践和切身体会,所谓的“人民”实际就是亡国奴,而且比亡国奴更悲惨,它是二十世纪“现代奴隶”;所谓“共和国”,其实就是暴力镇压的国家机器。在共产党的词典里,“国家”一词是这样解释的:“国家”就是统治阶级的工具,由军队、警察、法庭、监狱等组成,所以它是一架用来镇压被统治阶级的暴力机器。用毛泽东接班人林彪的通俗话来说,中华人民共和国就是一架“互相残杀,互相倾轧的绞肉机”。它把中国人随意地划分成各个派各个阶级,然后用一部分派和阶级去绞杀另一部分派和阶级;完成任务之后,再由另一部分派和阶级去消灭曾经消灭别人的派和阶级。从此中国人互相残杀的“窝里斗”无休无止,并扬名全世界。
   
   从1949年起的一场场政治运动和阶级斗争,土改、镇反、肃反、三反、五反、反右、反右倾、大跃进、文革一直到六四天安门镇压,就是一次次的把中国奴隶们送进这部国家绞肉机器的过程。当共产党翻来覆去把中国人一次次投入绞肉机之后,剩下唯一存在的只有共产党了,于是它可以称为伟大光荣正确的党了。它把这个国家称之为“无产阶级专政”的国家,也就是明明白白的告诉世人:中华人民共和国就是共产党一党专政的国家,那国旗上的四颗小星星只是点缀而已。
   
   当中华四万万五千万同胞从中华民国——也就是共产党所说的“旧社会”过来后,以1949年10月1日为界,我们立即变成了共产党统治下“新社会”的亡国奴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国歌》的第一句唱的“起来,不愿做奴隶的人们!”“奴隶”就是指的从旧社会来到新社会的“子民”。从此我们这些奴隶再也没有站起来过,毛泽东在天安门城楼上举行《开国大典》时所说的“中国人民从此站起来了”(党文化的谎言),把它颠倒过来正是说明:毛泽东从此站起来了,共产党从此站起来了,中国人民全都趴下了!
   
   毛泽东和共产党把我们这些奴隶进行镇压时,所采用的手段就是进行一系列的恐怖威慑政策。共产党统治下的中国是个无法无天的国家,而这个无法无天是依靠恐怖手段来维持的。
   
   全世界都公认交战敌对双方的军人在放下武器举手投降成为俘虏时,胜利一方就不能侮辱他们,不能杀死他们,共产党不是也有句口号叫做“缴枪不杀”吗。但是毛泽东和共产党的镇反运动,却是专门杀这些缴械投降了的国民党战俘的。在这场腥风血雨的镇反运动中,不管你在国民党时期只是混了个饭吃,在政府部门找了份工作,没有血债,没有干过什么坏事;也许在旧社会当了个保甲方长之类的差事,就像今天的居委会当上个主任的差事,任务只不过维持一下秩序而已;也许这些国民党官兵在抗击日本帝国主义时立下了赫赫战功;也许他们曾响应号召举行了起义。他们都向共产党政府作过登记自首,坦白了自己的过去所作所为,但是毛泽东屠杀令下达后,把他们都当作反革命分子在镇反运动中枪杀了。
   
   毛泽东和共产党为了消灭知识分子,把这些人贴上一种标签:右派分子,为了囚禁他们还发明了一种《劳动教养制度》。他们声称右派分子是敌我矛盾按人民内部矛盾的宽大处理,所以把他们关起来实行“劳动教养”是一种最高的行政处分,而不是刑事处分。但这种最高行政处分却是把人抓了起来关进牢房的处分,可见关在劳教所的右派分子与关在监狱里的犯人是没有区别的,都是囚笼里犯人。表面上看,两者之间是有很大的“区别“:一个叫劳动教养分子,受到最高行政处分,一个叫刑事犯罪分子,称为犯人,前者受的似乎是比刑事犯更轻的处分。但是在实际执行过程中却完全相反,劳教分子的处理比犯人更严厉更悲惨:犯人有判刑期限,判多少年就是多少年;而劳教分子关进去之后,就一辈子都完蛋了,就像判了无期徒刑一样,非得要把牢底坐穿不行。虽然规定中也有期限,只有三年,但是右派一关大都是十年以上,有的关了二十多年,我这个右派就关了二十一年。犯人的有期徒刑最高刑期是二十年,而右派劳教分子一关却是二十多年。如果毛泽东不死,邓小平没有亲自尝尝无产阶级专政的滋味,我们这些右派可能一直关到死去为止。右派分子没有杀过人,没有放过火,只不过说了几句话,写了几个字,竟被关了二十多年。抓捕的时候没有任何法律手续,没有任何理由,说抓你就抓你。
   
   这就是无法无天的中国!
   
   在这个由共产党统治的国家里,今天依然在进行着无法无天的操作,中共可以对任何一个公民进行监视抓捕和家庭监控,而不作任何解释。城管可以追打小贩,警察可以通过黑帮和地痞流氓进行强拆和血拆,在完成了暴力强拆之后就一哄而散,让人觉得这是黑社会干的。全国各地都有共产党开设的信访部门,但是这些本当为弱势群体伸张正义的部门,却是把老百姓推入火坑的陷阱。当人们从信访部门走出来后,另一个部门——公安的黑牢门已经朝你打开了。如今的异议分子,被中共当作眼中钉的人物,可以不经过任何法律手续进行秘密抓捕,一下子让他们从人间中蒸发。而我们已经被关过十多年二十多年的右派分子,如今却还在当作不稳定因素而受到国安特务的“河蟹”;而被毛泽东打趴下达十年之久的走资派竟摇身一变,成了垄断和控制中国政治经济文化大权的暴发户,在他们豢养和怂恿下的贪官污吏们包二奶的包二奶、贪污的贪污,横行不法的横行,外逃的外逃,他们竟不是属于不稳定因素,相反他们以统治者身份派出爪牙、打手、特务向着过去的右派分子进行严密监控……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