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歌文学
北京周末诗会
[主页]->[诗歌]->[北京周末诗会]->[我为祖国的无耻感到羞耻/泣血大学生]
北京周末诗会
·有心杀贼,无力回天/王小华
·老太婆唱红歌/陆祀
·没有民主就没有新中国/辛言、砂砾、肖远、江辉、陆祀、朗父
·唱给自留地及中国农民的赞歌/丁朗父
·中国铁路杀人记/楚寒
·想念王荔蕻/艾晓明
·红歌老妖/陆祀
·建议向每个学龄儿童发放等值实名制“教育券”/肖远(公民通讯)
·教育券——现行教育体制不公平且违法/肖远
·复美国乌有乡民之骂/James Zhu 王小华
·不要对中共下跪!/王小华
·2011四季预言/丁朗父
·且谈中共的素质/王小华
·红教大人物薄熙来之父的文革经历
·普世价值与中国特色/喻言
·君子歌/丁朗父
·法国总统“萨科齐”是中原“少暤氏”苗裔/朱学渊
·秦始皇是戎狄之淫证/朱学渊(周末话题)
·告太子党/陆祀
·东北大学的人物踪迹——也纪念臧启芳先生/朱学渊
·归家——祝赵常青结婚/丁朗父
·毁灭人类的十种方法/李启光
·回家——贺赵常青结婚/丁朗父
·学习王荔蕻/陆祀
·消灭一亿中国人中苏协议曝光的声明/朱忠康
·中国国民党 vs.中国共产党/王瑜语录
·中国国民党 vs.中国共产党/王瑜语录
·水浒新篇/陆祀
·妄议辛亥与孙先生更显大陆思想浅薄/李大立
·中国人请脱掉奴衣再谈爱国/王小华
·匹夫颂/陆祀
·逃出人民公社/丁朗父
·中國「官變」:18大以前政局看點/王軍濤
·关于《秀水河子故事》/丁朗父
·大兴安岭夜歌(《盲流记》之二)/丁朗父
·一张慢车票(《盲流记》之三)/丁朗父
·莫道兵在江山稳/肖远
·1975长江之旅(《盲流记》之四)/丁朗父
·中华脊梁/陆祀
·中国铁路七大祸源/塞鸿秋
·重申中国铁路七大祸源/塞鸿秋
·真正的脊梁/陆祀
·真正的明星有着强大的人性/文明底
·做一个心眼少的中国人/王小华 张三一言(公民通讯)
·从希望到绝望/陆祀
·从希望到绝望/陆祀
·漠河北极村历险(二首)/丁朗父
·只差最后一击/使命123
·兔死狐悲卡扎菲/陆祀
·请关注动车灾难受害者“赵思闽”\华斯
·选票出英雄/陆祀
·潘金莲是中国官文化特产,法国很少/小花闲聊
·到底是西方还是中共国家需要政治变革/ 张三一言
·怀念柏林墙的宋鲁郑/姜草子(墙内文)
·怀念柏林墙时代的宋鲁郑/姜草子(墙内文)
·讨伐中国农业部!签名支持!/王小华
·讨伐祸国殃民的吃拿国农业部!/ 王瑜
·与转基因浩劫生死一战/孙锡良
·农业部马屁高手白金明力推转基因/中华网
·为什么中国人税负最高福利最低/久闻新
·中国人税负最高福利最低
·盲流记(全篇)/丁朗父
·列宁毛泽东是马克思学说的"鸡屎"/侯工
·献给即将到来的九一八/老白果
·哀卡扎菲/陆祀
·中国政治犯礼赞/陆祀
·当今中国社会主要矛盾/帖子
·反革命县海晏移民血泪/铁穆耳
·看共产党不会主动实行民主/张三一言(民主论坛)
·转基因与北京特供
·关于中国人的基因/小华闲聊
·2011绝妙好词/王金波
·反转基因和毛左反美是两码事/小华(讨论)
·瞬息万变的执政能力/学渊
·中秋怀狱中诸义士/陆祀
·不尽狗官滚滚来/里建
·致为卡扎菲穿孝服的专制奴才/沙发网文
·刁民是政府的好学生评论/学渊
·歌女与文人/萧远
·致中国青年(二首)/陆祀
·中国不民主化必然崩溃/约翰·奎金
·愤青是中国教育的耻辱/惜辉
·座谈会记录/网文
·风雨之秋二首/丁朗父
·猫打洞关于建立重庆左国的建议/网文周末
·农业部涉嫌“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陈一文
·共军鹰派言论/农垦网文
·寒秋二首/丁朗父
·被冤杀的队伍望不到边/zzjj199
·向江天勇致敬/陆祀
·反转基因左右辨/小华等
·美国是我们最好的朋友/流沙河(旧闻新抄)
·美国是我们最好的朋友/流沙河(旧闻新抄)
·一个东北农民的人民公社记忆/丁朗父
·辛亥百年纪念经典诗歌/同敬
·共产党凭什么用武力推翻国民政府?/里建
·特务治国方式(二首)/陆祀
·草民影音坊作品二首
·现代经典诗歌集萃
·公民同城九一八团结宣言/转载
·致友人/陆祀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我为祖国的无耻感到羞耻/泣血大学生

   
   
   
   尊敬的**地方政府和**房产商:
   您们好!


   我怀着无比愤怒的心情给你们写这封信,虽然我对你们恨之入骨,但是,正如你们所说,党培养了我们这么多年,应该是一个有知识、有涵养的人,也就是说有气都不能发泄的人,所以,我还是要尊敬你们一下。但是,人的忍耐是有限的,当我被你们逼到角落的时候,我也要发出最后的怒吼:**政府和**房产商,**你妈的王八蛋。
   你们天天在各种媒体上说:党培养了我们,你是我们的母亲。我真为你们的无耻感到无地自容,你们拿什么和我的父母比。我的父母含辛茹苦把我养大,好吃的让我先吃,好衣服让我先穿。我的父亲每天拖着孱弱的身体下到几百米升的井下挖煤,为了那一个月区区的两千元钱,为了他的儿子能上学读书;当我的父亲在井下受伤而住院时,我两个月没有了生活费。**政府啊,你又在哪里?我的父母对我恩重如山,他不但要养活我,还要养活你们啊,你们知道吗?
   你们天天在忽悠我的父母:知识能改变命运。于是,我的父母把他们的养老钱都拿出来贡我上大学。十年寒窗苦,毕业了,我的命运改变了吗?经过十几次面试,终于等来了一份工作,一个月一千六百多元,只有我的那个初中还没毕业的傻哥在建筑工地上(也就是你们说的农民工)扎钢筋工资的一半,有心不干了,但外面还有许多大学生在等着这份工作呢?有些人说我们没有能力,四年大学白读了。这难道能怪我们吗?你弄了一些自己都不知道东西南北的教授来教我们,并且教一些严重脱离实际的东西,这难道是我们的错吗?社会呀!我想问问你们,我们都是一块好钢,我们父母把我们送进大学来锻造,如今产品是造出来了,但质量不行,你们是怪钢材的质量呢?还是应该责怪制造产品的厂商呢?由于你们的无能,不能增强经济发展,就想出了个“教育产业化”。教育产业化是什么,就是把我们当商品来处理,而不是把我们作为人才来培养,你叫我们情何以堪啦。知识能改变命运吗?是的,是能改变,只是变得越来越差了。
   
   我们是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合法公民,我们享有领土权,享有居住权。
   但是,九百六十万平方公里的土地,哪一块又属于我们的呢?
   是的,你们有人会说,土地是国家的。
   国家是什么?国家难道不是由我们这些普通公民组成的吗?
   难道只有所谓的精英才是国家的主人吗?
   你们为什么把土地垄断为已有,
   又以高出土地产出价值几百倍甚至几千倍的价格卖给我们呢?
   凭什么要我们为不到十平米的土地和几十平米的钢筋混凝土而奋斗一生呢?
   九百六十万平方公里的土地难道我们连十平米不到都享受不到吗?
   难道几十平米的钢筋混凝土我们自己不会造吗?
   你们为什么任凭那些为富不仁的资本家和官僚资本肆意对土地和房产的大肆掠夺呢?
   为什么任凭哪些拿着我们这些纳税人的钱而在胡说“房子是为富人造”的而不管呢?
   祖国啊!母亲。你被这些乌龟王八蛋糟蹋成什么样子了,
   母亲,我想说爱你不容易啊!
   
   
   一位泣血的大学生
(2011/10/02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