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歌文学
北京周末诗会
[主页]->[诗歌]->[北京周末诗会]->[税收这把刀会杀谁?/丁朗父]
北京周末诗会
·方竹笋,众网友喊你回家
·方竹笋回家
·我为什麽接受外媒採访/王康
·王立军事件有正面意义/王康
·武夷山上的神秘枪声/胡显中
·他们为中华民族立碑/孔令平
·他们为中华民族立碑/孔令平
·听潮者说/丁朗父
·看守所杂记等被禁书商恐入狱6年/余言、双江
·三年饥荒时期的凤阳县/先锋
·吃完土地吃肚皮的中国/支柱 建华 亚福 富贤
·吃完土地吃肚皮的中国/支柱 建华 亚福 富贤
·吃完土地吃肚皮/支柱 建华 亚福 富贤
·周四下午去了朝阳医院/浅水遨游之
·报春/王德邦
·有没有人管管告密者梅宁华/犀利
·1000中国人致环球时报公开信/徐选礼等
·海啸(四首)/吴倩
·中共不能再由国家财政供养/高不祖
·中共不能再由国家财政供养/高不祖
·总有些事是让人高兴的/喷嚏大王
·白封出版与萨米亚特群体/綦彦臣
·白封出版与萨米亚特群体/綦彦臣
·“白封出版”才是真正的出版/綦彦臣
·从六四一代到北京守望者/楚延庆
·什么是“萨米亚特”/綦彦臣
·炎黄春秋呼吁民间响应温家宝政改讲话
·高风亮节赵紫阳/陈仲旋
·一个倔强的萨米亚特分子——地下出版个案/綦彦臣
·再谈政治不改革经济没希望/丁朗父
·要像消灭法西斯一样消灭国企/摇动的猫尾
·庄严弥撒/何与怀
·庄严弥撒/何与怀
·中间派联合起来对抗极右极左派/张洞生
·中间派联合起来对抗极右极左派/张洞生
·一个人人喊"我不相信"的社会/赵霏霏
·盘踞央企红二代重庆向胡示威/钉子汤
·中共民主派是民主社会主义者/高越农 候工
·且为胡先生击节/侯工
·温有勇有诚何来演戏之嫌/沙叶新
·有容乃大/张洞生
·列宁主义是20世纪最大灾难/候工
·方竹笋现身说法重庆模式/中国新青年
·搜狐借习仲勋去世十周年造势/丁朗父
·毛万岁徘徊在中国大地的幽灵/杜君立
·李庄案的一次秘密会议记录/摇动的猫尾
·继续走回头路中国将万劫不复/杨光
·如此不堪的操守还有什么文化/塞鸿秋
·共产党应学国民党/高不祖
·开口闭口”我爸爸”的二代们/KCIS公共观察
·京学生三无被政治老师踹出校门/南方
·北京两妖报鼓吹腐败反对政改/逆行斋主人
·—部为文革“去恶”的作品——《知青》/长庆
·癌病房里的医魔/小天使
·且看民国与中共的中苏条约/征夫
·19890603夜到19890604晨/丁朗父
·斥人民日报"西方老路"谬论/loser flow007 han74rryli
·人民日报反民主概念批判/张三一言
·把灵魂卖给魔鬼的走狗们/龚道军
·历年赵紫阳忌日见闻/俞梅荪(一)
·历年赵紫阳忌日见闻/俞梅荪(二)
·历年赵紫阳忌日见闻/俞梅荪(三)
·历年赵紫阳忌日见闻/俞梅荪(五)
·敬告梁晓声我们还活着/耶子
·评顺天府尹陈大人的喊冤/五柳村
·人民斥人民日报/塞鸿秋集
·人民斥人民日报腐败有理论/塞鸿秋集
·杨佳妈妈还有话要说/高越农点评:
·隐瞒历史培养脑残大学废了/摇动的猫尾
·不努力不作为不要脸的农业部/木小燚
·如何安全使用电讯通讯工具/于声雷
·大兴邵阳全州常宁文革大屠杀记/京诧等
·抄讲话百人团与八个样板戏/摇动的猫尾
·2012年安徽高考零分作文
·6月25日夜半听雨有感/耳顺
·世界上最被蔑视的职业——中国公务员/摇动的猫尾
·且听陈希同一辩/姚监复访谈
·齐奥塞斯库那条有上校军衔的狗/中国思维
·请注意你家里的水/萧远
·看看那些光屁股的学者们/摇动的猫尾
·金陵访古(上)/闵琦
·中国社科院的普世价值调查问卷
·金陵寻古(下)/闵琦
·一队蜡炬(四首)/吴倩
·中指,胖子——什邡的悲与怒/欧阳懿
·为死难的天津人我不会放弃/凉小奇
·记住由红到黑的那一瞬间/庄大军
·中国之大已放不下一张书桌——斥胡锡进少年不成熟论/Xin Chen
·中国民怨的根源在于政府不讲理/茅于轼
·政府和国企越小中国越好/张维迎
·曹思源致中共十八大三项建议
·隐藏在五道口的清朝火车站/五柳村、陈肇文
·超值笑料一箩筐/喷嚏大王
·赵常青子满月众友人聚/丁朗父
·天津大火国内报道破冰?/摇动的猫尾
·为什么说中国民营制造业完了/bloombergable
·被刻意掩盖的中东路事件/熊国昌
·第三次絕食/孔令平
·一个青年纪检干部的检讨书/周末笑谭
·虹口公园的自由论坛/沪上国粉
·七月大雨倾盆的夜/丁朗父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税收这把刀会杀谁?/丁朗父

   
   
    据李炜光提供的数字,与前年相比,去年中国财政收入增长31%多,而与此相对应的是,中国去年的GDP增长不到10%点多,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增长12.2%,而农村居民可支配收入增长9.5%,财政收入增幅远高于GDP和人均可支配收入的增幅。今年前四个月,财政收入同比有下降的趋势,四月同比增长17%,而这几年每个月同比增长都在20%以上。五月份同比增长竟达52.6%。今年中国经济增长放缓,财政收入财政收入还在快速增长中。近年来,中央政府的财政收入一直呈现爆炸式的增长。已经从1999年的1万亿增加到2007年的5万多亿,而这还不算各种预算外、制度外收入。据周天勇计算,去年中国财政收入5.13万亿元。但实际上中国去年大约收了4.8 万亿的税、1.2万亿的卖地收入、1.6万亿的收费罚款,加上彩票收入、社保基金及烟草税等,总数大约为9万亿。
   2003年GDP增长8.5%,全国税收收入增长了20.3%;2004年GDP增长9.5%,而全国税收收入增长了25.7%。中国税收收入连年增速均超过20%,远高于同期GDP增幅。官方专家倾向于用“三因素”论来进行解释,即经济增长、政策调整、加强征管,是中国税收收入持续猛增的主要原因。税收征管存在的巨大空间,直接导致了近年来税收总额的猛增。在1994年,中国的税收实际征收率是50%;而到2005年,这一指标已提高到70%左右。中国“实际税负”与“名义税负”正在拉近,税收收入还要进一步提高。如果税制不进行较大调整,今后几年的税收比重势必继续增长。实际上被政府拿走的GDP还不止税收。宋奎先生认为,税收/GDP属于小口径宏观税负,大口径宏观税负则包含财政预算内、外收入和社会保障基金三种主要收入构成的政府收入/GDP。1994年到2003年的十年间,这个税负的均值达到21.6%,峰值达到26.5%。就是说:GDP的1/5-1/4被政府拿走了。若考虑企业收费、摊派、等各种“灰税”、“黑税”收入,宏观税负将达到30%-35%,即GDP的1/3。把预算外收入、制度外收入都统计进去,中国的宏观税负已经达到了35%左右,比发达国家还要高5个百分点。如果按照9万亿之说,那就不是35%了,还要高,超过36%。若高税收的同时实行高福利,也是一种办法,西方发达国家就是这么做的,但在中国却不是。2003年我国的党政公务支出,如果加上财政预算外的全部支出,大约占政府收入的37%,2007年保守估计在30%左右。而西方发达国家中,行政公务支出最高的美国亦不过15%,最低的日本则只有2%多一点儿。
   由于增长的果实都被政府拿走了,所以国内消费增长缓慢,一直保持在10%左右徘徊,国内市场迟迟难以启动;而投资增长占GDP的比重已经超过了40%。中国的经济增长已经出现了放缓的趋势,如果政策调整不好,出现急剧下滑的可能性是存在的。去年6月以后 GDP就开始下滑,工业生产和投资的速度下降。今年一季度以来这个趋势更加明显一点。另外在贸易方面,今年头两个月对美出口竟是零增长,这也说明经济下滑已带有一定的持续性。投资和出口一直是中国今年经济增长的两大需求因素,如今这两个方面都在下降。


   
    供给学派主张政府取得更多税收收入的最佳途径并不是提高税率,而是减税。李炜光认为,减税,社会经济就会繁荣,社会供给就会增加,政府税收收入不但不会下降,反而会提高。美国自上个世纪八十年代里根时代就积极奉行供给学派的思想。后来也出现了一股世界性的减税运动,前后有数十个国家,包括东欧和原来隶属于苏联的部分国家,纷纷推出减税计划和方案。布什总统刚上任不到20天,就向美国国会提出了一个庞大的减税计划 ——10年减税1.6万亿。供应学派的理论有一个有力的支持者——中国历史。
    在中国历史上,“盛世”的出现与朝廷实行轻税政策有密切关系。汉朝初年,文帝、高后、景帝时起实行轻徭薄赋,予民休养生息,农业和工商业都得到发展,民间和政府都积累起了大量财富。唐朝,前有“贞观之治”、后有“开元之治”,120年间经济文化繁荣稳定,其主要原因就是由于坚持实行了减税政策。汉武帝时连年用兵,很快把文帝景帝时留下的政府财富全用完了,就开始搜刮民间,主要有卖官、盐铁专营、犯人用钱赎买刑期等等办法,但都不解决问题,最后就想到了增加税收。当时对商人的财产税一下子增加了4倍,并重奖告密那些隐匿财产的人,同时任用酷吏审判隐匿财产的案件。当时一半以上的工商业户都被举报,而被举报的人在酷吏们的刑讯逼供下,没有人会逃脱惩罚。于是,朝廷的仓库很快就装满了,上林苑里又大兴土木起高楼,衙门里的人神气起来了。社会的动荡与此开始。财政收入飞涨的同时,一个超级、无限政府也就建立起来了。征税越多,政府越膨胀,政府胀,又需要更多的资源支撑,更大规模的征税,民间的经济活力就会更受到挤压,这是一个恶性循环。每一个王朝的后期,都回有一出开支膨胀——增税——经济萎缩——社会动荡——王朝灭亡的大剧。历史上每一次王朝的灭亡,都与增税有关。这种循环一直缠绕着中国历史,从古至今,还没有找到一种力量来制约政府的无限膨胀。历史和现实都证明,这是专制政权的一条基本规律。
    历史与现实何其相似乃尔!中国的改革开放二十年,老百姓刚刚吃了几年饱饭,有了一点家底,官家就开始向老百姓下手,而且越来越狠辣。中国税收成本成本之高、税负之重、税额之乱举世无双。原来较低的税收应税实际征收率,经过“金税工程”和“计划税收指标”两大法宝,一下子到了接近欧美的水平。中国政府的效能在收税收费上表现得最高。只要是收钱,各部门各地方无不雷厉风行,变本加厉。但欧美企业税收征收率高,但他们的灰色、黑色支出比中国的企业要少得多,税收支出的透明度要比中国高得多。在如此苛税之下,中国的企业还能够发展,只能说明中国人对财富的渴望和对贫穷的恐惧都实在是在太强烈了。
   
    中国企业(垄断性国有企业除外)的负担岂止是税费负担奇重,各样的灰色支出恐怕远在明火执仗的税费之上,企业越大,需要“搞定”的级别越高、部门越多,其费用也越多。仅暴露出来的贪官、外逃贪官卷走的财产,每年在数千亿数。暴露出来的只是冰山一角。况且这些钱都是不上账的。各级官员的公车费用每年在数千亿,公款吃喝又数千亿。各地那宫殿般的衙门,用的不都是从升斗小民们的血汗钱中抽取的税收吗?中纪委、国务院研究室、监察部的调研报告列出:2006年全国党政国家机关系统违规违纪挪用、侵占公款吃喝、休假旅游、出境出国读书、送礼、滥发奖金福利,本年度高达二万亿元,相当于二00五年全国农业、林业、畜牧业的总产值。
   
    我们接着来讲汉朝的故事。汉武帝的“国库”因为增税、告密和严刑峻法充实了,但是整个工商业全都破了产,而且把人们心中积累财富,发展经济的想头都给掐死了。城市刮空了,商人破产了,朝廷吃顺口了,于是开始刮地皮,刮农民,直刮到官逼民反王朝覆亡为止。税收的大幅增加,自古以来就是王朝走下坡路,走向覆灭的开始。历史表明,不管一个政府以什么理由、以什么方式,只要开始大规模增加工商业税收和其他种种负担,就不但会把民间经济的本钱都搞光了,连积累资本的动机都没有了。中国从此时起,发展工商业、走向资本主义的路被彻底堵死了,中国走上了以农耕立国的不归路。汉朝走的是这条路,此后,唐、宋、明都把这个过程重复了一遍。这个过程不是又在重复吗?不受限制的专制权力,从来就有着不可遏止的疯狂的利益扩张动机,它一定要把人民的最后一个铜板都夺走,然后在人民的愤怒中死去。这就是我为什么要胆战心惊的理由。
   
    那些担心中国崛起的人可以放心,这只专制权力巨兽会自己把自己捅死,这把刀就是税收和腐败。这个过程可能比历史上的封建王朝更快,因为过去王权的专制只有一个皇帝,而现在党权的专制却有千万个皇帝。中国人的纳税没有变成社会大众的福利,而是成为政府无度挥霍浪费的源泉。没有监督的权力是贪婪可怕的。在现实情况下,企业和公民逃税避税有合理性,当然更好的办法是从根本上改变由花钱的人随意征税的制度,而由纳税的人决定和监督税收。这只有由民选,就是由纳税人民主选举政府才会实行。没有民主,就没有办法斩断政府任意征税的黑手,中国的经济,中国的纳税人,就注定难以摆脱被权力任意吸血的命运。
(2011/10/17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