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歌文学
北京周末诗会
[主页]->[诗歌]->[北京周末诗会]->["中国特色"世袭制18大成形?/张洞生]
北京周末诗会
·吃完土地吃肚皮的中国/支柱 建华 亚福 富贤
·吃完土地吃肚皮的中国/支柱 建华 亚福 富贤
·吃完土地吃肚皮/支柱 建华 亚福 富贤
·周四下午去了朝阳医院/浅水遨游之
·报春/王德邦
·有没有人管管告密者梅宁华/犀利
·1000中国人致环球时报公开信/徐选礼等
·海啸(四首)/吴倩
·中共不能再由国家财政供养/高不祖
·中共不能再由国家财政供养/高不祖
·总有些事是让人高兴的/喷嚏大王
·白封出版与萨米亚特群体/綦彦臣
·白封出版与萨米亚特群体/綦彦臣
·“白封出版”才是真正的出版/綦彦臣
·从六四一代到北京守望者/楚延庆
·什么是“萨米亚特”/綦彦臣
·炎黄春秋呼吁民间响应温家宝政改讲话
·高风亮节赵紫阳/陈仲旋
·一个倔强的萨米亚特分子——地下出版个案/綦彦臣
·再谈政治不改革经济没希望/丁朗父
·要像消灭法西斯一样消灭国企/摇动的猫尾
·庄严弥撒/何与怀
·庄严弥撒/何与怀
·中间派联合起来对抗极右极左派/张洞生
·中间派联合起来对抗极右极左派/张洞生
·一个人人喊"我不相信"的社会/赵霏霏
·盘踞央企红二代重庆向胡示威/钉子汤
·中共民主派是民主社会主义者/高越农 候工
·且为胡先生击节/侯工
·温有勇有诚何来演戏之嫌/沙叶新
·有容乃大/张洞生
·列宁主义是20世纪最大灾难/候工
·方竹笋现身说法重庆模式/中国新青年
·搜狐借习仲勋去世十周年造势/丁朗父
·毛万岁徘徊在中国大地的幽灵/杜君立
·李庄案的一次秘密会议记录/摇动的猫尾
·继续走回头路中国将万劫不复/杨光
·如此不堪的操守还有什么文化/塞鸿秋
·共产党应学国民党/高不祖
·开口闭口”我爸爸”的二代们/KCIS公共观察
·京学生三无被政治老师踹出校门/南方
·北京两妖报鼓吹腐败反对政改/逆行斋主人
·—部为文革“去恶”的作品——《知青》/长庆
·癌病房里的医魔/小天使
·且看民国与中共的中苏条约/征夫
·19890603夜到19890604晨/丁朗父
·斥人民日报"西方老路"谬论/loser flow007 han74rryli
·人民日报反民主概念批判/张三一言
·把灵魂卖给魔鬼的走狗们/龚道军
·历年赵紫阳忌日见闻/俞梅荪(一)
·历年赵紫阳忌日见闻/俞梅荪(二)
·历年赵紫阳忌日见闻/俞梅荪(三)
·历年赵紫阳忌日见闻/俞梅荪(五)
·敬告梁晓声我们还活着/耶子
·评顺天府尹陈大人的喊冤/五柳村
·人民斥人民日报/塞鸿秋集
·人民斥人民日报腐败有理论/塞鸿秋集
·杨佳妈妈还有话要说/高越农点评:
·隐瞒历史培养脑残大学废了/摇动的猫尾
·不努力不作为不要脸的农业部/木小燚
·如何安全使用电讯通讯工具/于声雷
·大兴邵阳全州常宁文革大屠杀记/京诧等
·抄讲话百人团与八个样板戏/摇动的猫尾
·2012年安徽高考零分作文
·6月25日夜半听雨有感/耳顺
·世界上最被蔑视的职业——中国公务员/摇动的猫尾
·且听陈希同一辩/姚监复访谈
·齐奥塞斯库那条有上校军衔的狗/中国思维
·请注意你家里的水/萧远
·看看那些光屁股的学者们/摇动的猫尾
·金陵访古(上)/闵琦
·中国社科院的普世价值调查问卷
·金陵寻古(下)/闵琦
·一队蜡炬(四首)/吴倩
·中指,胖子——什邡的悲与怒/欧阳懿
·为死难的天津人我不会放弃/凉小奇
·记住由红到黑的那一瞬间/庄大军
·中国之大已放不下一张书桌——斥胡锡进少年不成熟论/Xin Chen
·中国民怨的根源在于政府不讲理/茅于轼
·政府和国企越小中国越好/张维迎
·曹思源致中共十八大三项建议
·隐藏在五道口的清朝火车站/五柳村、陈肇文
·超值笑料一箩筐/喷嚏大王
·赵常青子满月众友人聚/丁朗父
·天津大火国内报道破冰?/摇动的猫尾
·为什么说中国民营制造业完了/bloombergable
·被刻意掩盖的中东路事件/熊国昌
·第三次絕食/孔令平
·一个青年纪检干部的检讨书/周末笑谭
·虹口公园的自由论坛/沪上国粉
·七月大雨倾盆的夜/丁朗父
·一个民主社会主义者的信/侯工
·文革紧急警报/赵宗彪
·清华大学的4条出路/王思想
·南方周末被毙掉的八个版/雾色山脉
·盯住那个割断张志新喉管的人/周秋鹏
·天下兴亡全看匹夫/杨银波
·人民日报拟大庆上山下乡40周年/破冰船
·苏中杰铁流争论中国民主化路径
·我所知道的纳拉迪波王子/刘兴
·五千年一遇的政府/高越农荐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中国特色"世袭制18大成形?/张洞生


   
   
   【一】。邓小平在毛死后,为了挽救了中共和实行改革开放,坚决废除了领导干部终身制和世袭制。
    1*。邓小平的重大历史功绩之一是隔代指定胡*锦*涛为接班人,接替老j的班。邓的这种作法是有些专制独裁和霸道,但在当时特殊的环境下,还算有一定的道理。大多数人是误解了邓的良苦用心。毛泽东和所有以前各国共产党头头所选择的接班人都失败了。邓自己以前挑选的胡赵都被他自己罢了,他当然明了指定接班人实际上是极难‘如愿以赏’的。那邓大人为什么还要指定胡*锦*涛作为隔代的接班人?老邓究竟看上了胡有什么卓越的才能?其实,邓意识到那个风派而爱拉帮结派的老j不是省油的灯,到时有可能不愿意交班,想当袁世凯,而恢复他所痛恨的终身制。邓从自己3起3落和后来访问美、日新加坡的经历中深刻的认识到,要挽救中共,共产党必须转型。而首要的一步就是废除党最高领导的终身制和世袭制,因为这种封建专制制度是违反世界潮流的,是遭人痛恨的。这还真是一着‘前无古人后无来者’妙棋。在第三代领导班子中,老邓还安排了四位自己的人:朱RJ、李RH、胡JT、刘HQ,以迫使老j全力搞改革开放和按时交班。邓从稳定大局出发,还帮了老j一个大忙,清退了杨家将。所以胡只要能‘韬光隐晦’,不犯大错,到时顺利顶替下老j的班,‘平顺地交接政权’。老邓废除终身制的宏愿就可以实现而制度化了。老J还真被邓大人看准了,该交班下台时,还操控军头们搞阴谋诡计,赖在军委主席宝座上不走,多干了2年,要不是连江的军师曾QH最后也看不下去了,出手帮胡一把,江也许还会在军委主席上多磨蹭2、3年呢。可见,如果不是老邓布下重兵,断了老江的后路,老j在其提拔的军头和马仔的劝进下,为了权名和家族利益,还真可能恢复毛氏终身制,甚至世袭制,充当新的袁世凯。

   
   【二】。因老邓不搞政治改革,越往后,越走向专制独裁,埋下了老j企图恢复终身制,和大搞曲线世袭制的图谋,上行下效,使中共上下大搞世袭制的闹剧。
   1*。老邓自以为安排老胡接老j的班,再在老j身边安排几员大将把门,而不实行党内的民主制度,就可以永久废除终身制和世袭制。可见,像老邓如此有智慧、经验、远见的人的头脑也是认识不到民主制度的优越性的。由于没有形成制度,老邓又封了老j一个核心。老邓死后,老j的头上再也没有可以管制和压制住他的力量,他就可以为所欲为,凭什么要按照死人的遗愿办?列宁死了,斯大林打着列宁的旗号办自己的事。老毛死了,老邓同样在老毛的旗下走自己的路。老邓死了,老j当然要尽可能办自己的事。这不是共产党的老一套潜规则吗?老邓当然懂得人亡政息的道理,但独裁者都是过分相信自己,而瞧不起制度的。
   2*。老j为了结党营私,大肆拉拢、培植、提拔太子太妹们和地方诸侯,封给各地一把手最大权力,只要对其唯命是从,就任由他们贪污腐败,以组成以他为首的权贵特殊利益集团。如陈良宇黄菊贾QL等。在老j的上行下效下,近来一系列事件表明,在许多地方政府和政府部门,“官二代”的权力世袭,已然从潜规则变成了“显规则”。比如,湖南省怀化市鹤城区人事局在近期的一次公开招聘中,报名条件有“父母有一方或双方在鹤城区机关企事业单位工作、父母有一方或双方在中央、省、市属驻鹤单位工作”等3项条件之一,被指是为了照顾“官二代”。
    3*。上有好者,下必甚焉。新老权贵家族,如J,Z,L,C,W等太子太妹们都身据高位,又凭特权暴富成亿万富豪。现在从老j到下层一起大搞世袭制,使共产党变成为一个封建世袭制的专政党。时代不同了。老j已无能力像老毛一样,想搞直接的终身制和世袭制。如是想学蒋介石李光耀的模式,搞曲线世袭制。老j还得意的说:‘我保荐习*近*平,就是要他永远保我’。简直就是一副‘我是流氓我怕谁’的黑老大嘴脸。在国际共产党的历史上,似乎还没有一个共产党的头头活着时被自己党清算消灭的。因此老j说要习永远保他,其用意是要习保其公子以后进政治局和常委,甚至直到总书记。李*鹏要出版6*4日记,不也是为其子在做同样的安排吗?美其名曰保红色江山。搞独裁搞世袭是那么容易的吗?老毛使尽了浑身解数都未搞成,诸位有什么戏?但人算不如天算,老j做的坏事太多,获罪于天。据说,j大太子因肾癌开过刀,恐难上大位。但老j人还在,心不死,在2011.4月又以纪念其革命烈士伯父江上青为名,捉刀一曲‘满江红’,一面撇清与其‘日伪大汉奸’父亲的关系,一面又将其2太子江绵康推到前台纪念伯父江上青,以表明他老江全家根正苗红,这不是‘掩耳盗铃’吗?其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你老j作了那么多坏事,何德何能,让佛祖将世上所有好事都给你j家?你老j当了皇帝,又当太上皇,又让儿子们‘闷声发大财’后,摇身一变成为高官,接着又搞曲线传位。老毛和老邓在地下的阴魂也不会放过你老j吧!
    江,李家等在谋划中国顶层的世袭,互相比拼根正苗红,解放军中的将爷门世袭风也不小。中下层的大小官员如小小的李刚们更是上行下效,狼狈为奸,为了各自家族共同的利益,官员们勾结在一起,一手捞财,一手捞官。为了维持在‘一党专政’(美其名说维稳),对付一个‘经济犯’矮微微,就从中央到地方,外交部,国内外网特,中央地方媒体,国安公安,武警城管全用上了。可怜纳税人的钱哗哗的向外流啊,流进了大小官僚和特务打手们的口袋里。可见,中共维护‘一党专政’的实质,就是维护权贵官僚家族的世袭制和特权地位。
    现在官3代的薄GG们和陈DH们都又快连在一起了,镀金回来后,当然还是走j太子的老路,捞足钱之后再当官。这就是中共各级官僚死抱着‘一党专政’不放的原因。
   4*。因为现在中国官场上的权贵世袭、勾结、联姻,权钱交易,一方面使上下权贵官僚互相包庇,形成错综复杂和难以打破的关系网和利益集团。另一方面,骄奢淫逸而无法无天的官二代富二代们已成为社会的公害。他们是造成尖锐的‘两极分化’、‘官民对立’和‘社会动乱’的主因,也是阻碍‘经济转型’和‘政治民主化’的主力。
   5*。正是由于中共最高层没有建立正式的民主化的和平交接班机制,因此,一旦某强人或者野心家阴谋家爬到中共最高权力位置,欲望就暴涨,利用几个军头‘黄袍加身’是‘易于反掌’的事。连以前华主席也不例外,想当英明领袖呢。因此,只要中共的‘党内民主没用制度化’,民众就要差亮眼睛,防止野心家阴谋家赞进中共高层,成为第二个祸国殃民的毛泽东。
   
   【三】。中共现在高层的交接班制度是保护权贵特权阶层利益、阻扰政治民主化主要和最强大的阻力。
    1、邓小平在犯8964罪错之后,为了挽救中共,废除了毛泽东式终身制和世袭制,由于没有实行党内的民主制度化,邓以为光靠强制让胡锦涛接老j的班,就可以废除党领袖的终身制和世袭制,他是大错特错了。邓又处心积虑地为继续实行‘改革开放’搞了许多重大的临时的补救措施,并以身作则立下的5大范例都是大错的。因为它们不是制度:第一,规定胡锦涛隔代接老j的班。第二,邓为了江班子有力的推行自己的改革开放政策,封了老j一个核心。第三,江的上台由当时的政坛8老幕后暗箱作业搞定。第四,邓在江身边安插了4、5员邓派心腹。第五,江上台后,老邓继续当军委主席,美其名曰:‘扶上马。送一程’。在邓活着的时候,这些措施是有效的。因为邓在92年南巡时说过:‘谁不改革谁下台’。然而在邓死后,老j正是利用邓的这些范例大搞恢复终身制和世袭制的。这就证明,不实行公开透明的党内民主制度,必然人亡政息。再大的专制独裁者也管不了死后的事。
    2、江的吹鼓手们说,江实现了中国最高领导权力的顺利交班。这完全就是在忽悠无知的老百姓。江是在迫不得已的情况下向胡锦涛交了最高权力的名,而没有交出实权。他自己在幕后当起了太上皇。他利用自己提拔的、在军委和政治家的马仔废除了胡的核心地位,使中共政治局常委会成为‘各自独立而无法办事’的联合国安全理事会。还在胡身边安插听命于他的马仔新四(5)人帮(吴贾周贺),退而不休,干预朝政。于是政治局常委会成为"世界上最民主的主体",“每人都可以行使否决权”。这是中国唯一一个存在真正民主的地方,使胡温‘政令不出中南海’,连官员财产申报制度也无法通过。
   老j是权贵和贪腐官僚既得利益集团的总后台。他纵容和鼓励自己家族和太子太妹一起‘闷声发大财’,和谋划曲线世袭,使得中共官场上下形成大搞世袭制闹剧。他的‘三个代表’的实质是使权贵富豪占据党政军经高层,掌控政策决策的实权而又带上‘先进代表’的桂冠。他们在自己权力的保护下,可以掌控市场、资源、价格,可以肆意压迫民众,和掠夺民众和社会的财富。新旧权贵家族都暴富成亿万富豪,直系亲属移民美欧,存款都存进美欧银行。所以人们说,中国是一个被外国人的爸妈统治的国家。这就是‘中国社会主义特色’的政治体制。请注意,我在此无意为胡锦涛的无知无能,不思进取,即不干心当阿斗,心中又装着个小毛泽东而左摇右摆,而为胡撇清其‘空谈误国’的责任。
    3、中共18大的政治体制可能会是一个顽固阻碍政治民主化的体制。
    老j和习近平都可以说是黑马,他们二人的上台充分暴露了中国高层领导是由封建特权的权贵元老家族控制的。老j的上台是由邓为首的改革派和以陈云为首的保守派互相妥协的结果,附带的妥协条件可能就是同意邓指定胡锦涛为隔代接班人。江之所以被选上,一是因为他在朝中无势力和派系,再就是江在上海把元老们侍候得舒服满意,是元老们的乖乖仔。习近平的上台是中共党的新旧权贵元老在老j和曾庆红的操作下推举出来的。习的上台的原因主要有以下3点:习出自中共元老家族,根正苗红,他们老一辈信得过。2是他们权贵元老信不过平民和团派出身的李克强。3是习性情比较平和,派系不明显,容易驾驭。请注意,习与江上台最重要不同之点是江上台是改革派与保守派2派妥协的结果。而这次习上台却是权贵元老一派的意志,这就是说,中共现高层改革派元老中,像不问事、不管事、不惹事的万里和田纪云等起不了什么作用的极少数,绝大多数是权贵家族。据说,进18大政治局的常委也需要经过这些权贵家族元老们的同意。而他们最重要思想是要保证18大政治局和常委不出戈尔巴乔夫。其结果18大常委会和政治局必然是一个保守的、代表权贵家族利益的、顽固阻碍政治民主化的集团。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