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实文学、人物传记
张成觉文集
[主页]->[传记、文学、小说]->[张成觉文集]->[光明網的“光”與“明”]
张成觉文集
·访家祺伉俪记事(七绝)
·真假是非岂可含糊?---也来说韩寒
·学雷锋内有玄机
·欢迎征引 但请注明--与“独往独来”先生商榷
·CY “CY”“CP”
·“三一八”与“六四”
·CY未必是CP
·善哉!沈祖尧校长
·弃梁挺唐乃明智之举
·迎“狼”三招
·谢票、“订票”、箍票与唱K
·雷锋韩寒话异同
·痛悼方励之教授(七律)
·同志耶?先生耶?
·方励之与韩寒
·CY与“CY”
·另类CY辩护士
·让陈光诚免虞恐惧乃重中之重
·李鹏墓木已拱/行将就木?---与何清涟女士商榷
·韩寒的真/人话说得好
·六四两题
·“六六六”仍属禁忌
·儿童的节与韩寒的心
·儿童的节与韩寒的心
·反右運動探因果--兼談禍首毛獨夫
·平反六四需时一百年?
·向国民教育大声说“不”
·“红五类”岂是“工农兵学商”?--致长平的公开信
·今天“中国”走的是资本主义道路吗?--与严家祺兄商榷
·“中国模式”=“毛邓主义”--与家祺兄再商榷
·“我们不再受骗了”?
·“雷锋叔叔不在了”,邓大人也不在了
·深刻认识中国社会 积极探索民主途径(之一)
·深刻认识中国社会 积极探索民主途径(之二)
·深刻认识中国社会 积极探索民主途径(之二)
·深刻认识中国社会 积极探索民主途径(之二)
·深刻认识中国社会 积极探索民主途径(之三)
·深刻认识中国社会 积极探索民主途径(之四)
·钱理群撰:歷史在繼續——張成覺主編《1957’中國文學》序
·《1957’中国文学》後記
·隨感兩則
·「文學和出汗」與莫言膺諾奬
·「文學和出汗」與莫言膺諾奬
·「文學和出汗」與莫言膺諾奬
·「文學和出汗」與莫言膺諾奬
·「文學和出汗」與莫言膺諾奬
·「文學和出汗」與莫言膺諾奬
·「文學和出汗」與莫言膺諾奬
·「文學和出汗」與莫言膺諾奬
·「文學和出汗」與莫言膺諾奬
·微博两则
·《文学和出汗》与莫言膺诺奖
·《文学和出汗》与莫言膺诺奖
·十一月七日有感
·别树一帜的十八大评论--读杨恒均《一名老党员的心得体会:绝不能走邪路!》
·谷景生和“一二.九”运动
·毛鄧江胡可曾流淚?
·北京宰相的眼泪
·美国总统与小学师生
·為毛卸责只會越抹越黑--點評劉源評毛的說辭
·從《柳堡的故事》說開去(之一)
·從《柳堡的故事》說開去(之二)
·“勞動教養就是勞動、教育和培養”?---閱報有感(兩則)
·也談民主群星的隕落--與高越農教授商榷
·“鞋子合腳輪”與“中國夢”
·新中國人民演員巡禮-影星追懷(之一)
·《1957’中國電影》序(作者罗艺军)
·保存歷史真相 切勿苛求前人--《1957’中國電影》後記
·劫后余生话《归来》
·传奇人生 圆满句号
·当之无愧的中国人民老朋友-林培瑞教授
·礼失求诸野
·礼失求诸野
·奇文共欣赏--点评楚汉《国共胜负原因分析》
·田北俊,好樣的!
·何物毛新宇?!
·令家計劃未完成
·大饑荒何時紀念?
·南京大屠殺與道縣大屠殺
·又是毛誕
·王蒙的悲與喜
·左派作家真面孔
·大陸的穩定
·蘭桂坊與上海灘
·大陸穩定的羅生門
·讀高華《歷史筆記》II有感
·讀高華《歷史筆記》II有感
·毛不食嗟來之食?
·出人頭地的右二代
·達摩克利斯的劍?
·俞振飛作何感想?
·僑生右派的造化
·網開一面出生天
·言論自由價最高
·“拾紙救夫”撼人心
·懷耀邦,念紫陽
·林彪就是個大壞蛋
·張中行與楊沫
·“可憐功狗黨恩深”-劉克林隨想
·交大碎影(之一)
·交大碎影(之二)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光明網的“光”與“明”

   中國人很重視“名”。孔子曰:“必也正名乎!名不正則言不順。”看來大陸光明網主持人深得其中三味,這從其發表《要警惕駱家輝帶來的美國“新殖民主義”》(署名相曉冬)可見一斑。
   
   論者謂該文“並不光明”,指其“實質是‘他’被授權,發出對美國新任駐華大使的十分不悅和憤懣,也表明了中國政府的某種擔心。”筆者認同後面的分析,但對“並不光明”的評價持異議。概而言之,此舉與該網(及其所屬之光明日報)名實相符,應予“肯定”也。
   蓋“光”作為形容詞,含“赤裸裸”之意,粵語稱作“光脫脫”,無遮無掩之謂也。“明”者,目光敏銳,明察秋毫也。正如上述論者所引述的,該文劍拔弩張氣急敗壞地指出:“美國新任駐華大使駱家輝輕車簡從的背後,是資本主義及西方價值觀的滲透,是美國的‘新殖民主義’、‘文化殖民主義’的體現”。這段話言簡意賅,一針見血,不加修飾,洞燭“奸邪”,不是正合網名/報名嗎?
   查光明日報創辦於1949年6月16號,最初由中國民主同盟主辦,以知識分子為主要讀者對象。1953年1月,改由各民主黨派和無黨派民主人士聯合主辦。1957年3月整風前夕,毛偶然垂注此一“各民主黨派中央機關報”,隨口謂由中共黨員任總編“不大好吧”。4月1日,受到胡喬木欣賞的儲安平受命出任該報總編輯。但兩個多月後的6月8日,即毛親撰的人民日報社論《這是為什麼?》見報當天,儲即遞辭職信。他只幹了69天。於是“偉光正”人士重掌編務。至文革後的1982年11月,該報明確為中共中央領導和主辦。換言之,非但乃“黨的喉舌”,且地位等級與人民日報不相伯仲。

   不過,上述檄文旗幟鮮明地道出當局之憂,誠然顯示報/網主事者嗅覺靈敏,盡忠職守,惜未能達到毛所諄諄教導的“動機(主觀願望)與效果(社會實踐)相統一”。借用前引論者的話:“文章立意之荒謬,結論之荒唐,直叫人笑掉大牙。”
   例如,作者“妄稱駱家輝的輕車簡從親民和善的作風是向共產黨人學來的,試圖給中國官員們上課,表演給中國人民看,籠絡人心,居心叵測,不懷好意。”繼而“斷定駱家輝‘暴露了美國以華治華、煽動中國政治動亂的卑鄙用心’”。箇中邏輯簡直莫名其妙。初來乍到的華裔使節駱氏“吃碗中國的炸醬面就會引起政治動亂”,豈非天方夜譚?
   何謂“新殖民主義”?“百度百科”這樣解釋:
   “新殖民主義是第二次世界大戰以後西方強國對非西方國家實施的一種侵略政策和手段。西方發達國家……充分利用其經濟優勢,對非西方國家進行政治、經濟、文化侵略(必要時也使用軍事手段),把已取得政治獨立的國家置於它們的控制之下,以使這些國家繼續充當其商品市場、原料產地和投資場所,最大限度地榨取財富。國家政權和跨國公司是新殖民主義侵略滲透的兩大支柱。”
   試問駱家輝的“平民化表現”跟以上定義搭得上界嗎?坐經濟艙,自背雙肩包就能“控制”大陸中國?難怪網上有帖子稱:“如果艱苦樸素也叫‘新殖民主義’的話,那就讓‘新殖民主義’快些來、早些來吧!”
   駱家輝曾坦言維護與宣揚美國價值觀,即:自由、平等、博愛、民主、正義等屬其職責所在。而溫家寶也一再肯定此乃普世價值,非西方所特有。光明網作者根本無法從理論上推翻這些價值觀。於是便運用其話語權信口雌黃,蠻橫地抗拒時代潮流。如此劣行勇則勇矣,卻實在是色厲內荏,自曝其醜。
   “小小環球,有幾個蒼蠅碰壁。幾聲淒厲,幾聲抽泣。”借毛太祖詞中這兩句,移贈相曉冬之流,不是正合適嗎?
   (9-26)14:41
(2011/09/26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