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实文学、人物传记
张成觉文集
[主页]->[传记、文学、小说]->[张成觉文集]->[光明網的“光”與“明”]
张成觉文集
·毛的“心灵革命”应予彻底否定——读《“共和”六十年(下)》感言
·倒行逆施自取灭亡——抗议北京当局重判刘晓波
·梧桐一叶落,天下共知秋
·仗义执言的辛子陵
·实至名归 开端良好——评“2009年中国百大公共知识分子”(博讯版)
·“岂有文章倾社稷”?
·做个勇敢香港人
·严寒中的一丝春意--“临时性强奸”案改判有感
·坚持科学社会主义会回到蒋介石时代?--与辛子陵先生商榷
·池恒的幽灵和民主派的觉醒 --读辛子陵新作有感
·念晓波
·美东华文文学的一支奇葩——李国参作品简介
·八十後,好样的!
·倒打一耙意欲何为?
·赵紫阳还做过什么?
·善用香港的自由
·胡耀邦的诗
·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
·一代大师的悲剧收场——看阳光卫视《张伯苓》专辑有感
·色厉内荏的谭耀宗
·Thank you
·“快乐人生”与沈元之死--读宋诒瑞自选集有感
·他爱祖国,“祖国”爱他吗?
·缅怀三十年代
·“悬案”、“悬意”及其他
·温家宝的“民主”和“尊严”
·“还我人来!”---读郭罗基《新启蒙—历史的见证与省思》有感
·从善如流的《黃花崗》雜志編輯
·哲学的迷雾与历史的真实
·小议《右派索赔书》(下篇)
·致《争鸣》编辑
·多看一遍再发出好吗?
·功能组别“万岁”?
·对刘自立《纠正张成觉的误读》的点评
·“斗鸡公”与红卫兵的嘴脸
·不要爹妈 只要“国家”?
·也谈鲁迅与姚文元
·巴金的“一颗泪珠”---读《清园文存》有感
·“窑洞谈”何曾涉及斯大林?
·毛与时代潮流背道而驰--简评张博树讲稿
·世界因公费旅游而美丽?---有感于“影响世界华人盛典”
·悼朱厚澤
·大师之路及其他-----从《清园文存》说开去
·悼念朱厚澤先生(七律)
·回首歷史軌跡 褒貶知名人物 週日下午海德公園講座各抒己見
·百年回首辨忠奸---在“百年中國“研討會上的發言
·標新立異 見仁見智---評《梟雄與士林》
·從“份子”與“分子”說開去
·血淚凝結的一株奇葩---評新版《尋找家園》
·金庸何樂入作協
·批毛應力求言之有據
·从传记文学看57反右(上)
·从传记文学看57反右(中)
·从传记文学看57反右(下)
·從《四手聯彈》“讚”汪精衛說起
·“鳳兮鳳兮,何德之衰!”---有感於錢偉長逝世
·切爾西不請奧巴馬
·由克林頓送酒說開去
·汪洋恣肆 痛快淋漓---喜讀康正果批汪暉文
·請正確評述“黑五類”---與焦國標教授商榷
·“四清運動”和“黨的基本路線”
·大膽的陳述 可貴的反思---讀徐友漁宏文札記(一)
·多看一遍行嗎?
·大膽的陳述 可貴的反思---讀徐友漁宏文札記(二)
·從文明到野蠻再到恐怖---讀徐友漁宏文札記(之三)
·利用韓戰機會 定下比例殺人---讀徐友漁宏文札記(之四)
·“中國的變局即在眼前”嗎?---與姜維平先生商榷
·“老虎”苛政試比高---讀徐友漁宏文札記(之五)
·罪惡的“百分比”---讀徐友漁宏文札記(之六)
·誰還在乎“球籍”?---中國經濟總量坐亞望冠的思考
·農轉非、戶籍改革及其他
·“观点开放”谈何易?——简评《中华人民共和国史》(1949-1981 )
·皮涅拉總統沒向中國稱“謝”
·韓戰謊言何時了?
·“改正”還需待何時
·“這個國家為作家做了什麼?”
·批毛批共宜側重政治經濟角度
·致某知名文化人
·手民之誤
·重複否定等於肯定
·談“57反右”宜細不宜粗---與沈志華教授商榷(之一)
·中共“八大”是解開反右之謎的重要鑰匙---與沈志華教授商榷(之二)
·文學與我
·文學與我
·喜看“民主小販”上攤位---楊恆均《家國天下》上市有感
·“你改悔吧!田華。”--讀《田華感言》想到的
·毛時代“社會上沒有階級”?---與李怡、余華二位商榷
·包產到戶”導致毛、劉分裂---丁抒教授縱談文革緣起
·李默評論兩則
·蔣愛珍槍下亡靈該死嗎?---與陳行之先生商榷(之一)
·评:蔣愛珍槍下亡靈該死嗎?---與陳行之先生商榷(之一)
·蔣愛珍的“生存形態”---與陳行之先生商榷(之二)
·角度獨到 扣人心弦---評楊恆均《家國天下》
·“生存形態”與“含金量”---與陳行之先生商榷(之三)
·《歸去來兮》(長篇小說連載)
·“五識”兼備呼民主---評博訊“公共知識分子”榜
·轉貼李墨《歸去來兮》第一章(之2、之3)-張成覺
·轉貼:李墨評論《由小說形象想到家國形象》
·致巴雅古特先生
·一篇文情並茂的佳作----楊恆均新作點評
·天安門絕非解放廣場---也談埃及巨變与中國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光明網的“光”與“明”

   中國人很重視“名”。孔子曰:“必也正名乎!名不正則言不順。”看來大陸光明網主持人深得其中三味,這從其發表《要警惕駱家輝帶來的美國“新殖民主義”》(署名相曉冬)可見一斑。
   
   論者謂該文“並不光明”,指其“實質是‘他’被授權,發出對美國新任駐華大使的十分不悅和憤懣,也表明了中國政府的某種擔心。”筆者認同後面的分析,但對“並不光明”的評價持異議。概而言之,此舉與該網(及其所屬之光明日報)名實相符,應予“肯定”也。
   蓋“光”作為形容詞,含“赤裸裸”之意,粵語稱作“光脫脫”,無遮無掩之謂也。“明”者,目光敏銳,明察秋毫也。正如上述論者所引述的,該文劍拔弩張氣急敗壞地指出:“美國新任駐華大使駱家輝輕車簡從的背後,是資本主義及西方價值觀的滲透,是美國的‘新殖民主義’、‘文化殖民主義’的體現”。這段話言簡意賅,一針見血,不加修飾,洞燭“奸邪”,不是正合網名/報名嗎?
   查光明日報創辦於1949年6月16號,最初由中國民主同盟主辦,以知識分子為主要讀者對象。1953年1月,改由各民主黨派和無黨派民主人士聯合主辦。1957年3月整風前夕,毛偶然垂注此一“各民主黨派中央機關報”,隨口謂由中共黨員任總編“不大好吧”。4月1日,受到胡喬木欣賞的儲安平受命出任該報總編輯。但兩個多月後的6月8日,即毛親撰的人民日報社論《這是為什麼?》見報當天,儲即遞辭職信。他只幹了69天。於是“偉光正”人士重掌編務。至文革後的1982年11月,該報明確為中共中央領導和主辦。換言之,非但乃“黨的喉舌”,且地位等級與人民日報不相伯仲。

   不過,上述檄文旗幟鮮明地道出當局之憂,誠然顯示報/網主事者嗅覺靈敏,盡忠職守,惜未能達到毛所諄諄教導的“動機(主觀願望)與效果(社會實踐)相統一”。借用前引論者的話:“文章立意之荒謬,結論之荒唐,直叫人笑掉大牙。”
   例如,作者“妄稱駱家輝的輕車簡從親民和善的作風是向共產黨人學來的,試圖給中國官員們上課,表演給中國人民看,籠絡人心,居心叵測,不懷好意。”繼而“斷定駱家輝‘暴露了美國以華治華、煽動中國政治動亂的卑鄙用心’”。箇中邏輯簡直莫名其妙。初來乍到的華裔使節駱氏“吃碗中國的炸醬面就會引起政治動亂”,豈非天方夜譚?
   何謂“新殖民主義”?“百度百科”這樣解釋:
   “新殖民主義是第二次世界大戰以後西方強國對非西方國家實施的一種侵略政策和手段。西方發達國家……充分利用其經濟優勢,對非西方國家進行政治、經濟、文化侵略(必要時也使用軍事手段),把已取得政治獨立的國家置於它們的控制之下,以使這些國家繼續充當其商品市場、原料產地和投資場所,最大限度地榨取財富。國家政權和跨國公司是新殖民主義侵略滲透的兩大支柱。”
   試問駱家輝的“平民化表現”跟以上定義搭得上界嗎?坐經濟艙,自背雙肩包就能“控制”大陸中國?難怪網上有帖子稱:“如果艱苦樸素也叫‘新殖民主義’的話,那就讓‘新殖民主義’快些來、早些來吧!”
   駱家輝曾坦言維護與宣揚美國價值觀,即:自由、平等、博愛、民主、正義等屬其職責所在。而溫家寶也一再肯定此乃普世價值,非西方所特有。光明網作者根本無法從理論上推翻這些價值觀。於是便運用其話語權信口雌黃,蠻橫地抗拒時代潮流。如此劣行勇則勇矣,卻實在是色厲內荏,自曝其醜。
   “小小環球,有幾個蒼蠅碰壁。幾聲淒厲,幾聲抽泣。”借毛太祖詞中這兩句,移贈相曉冬之流,不是正合適嗎?
   (9-26)14:41
(2011/09/26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