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实文学、人物传记
张成觉文集
[主页]->[传记、文学、小说]->[张成觉文集]->[毛有別於李浩---與恆均“兄”商榷]
张成觉文集
·“皇儲”老戈說異同
·访家祺伉俪记事(七绝)
·真假是非岂可含糊?---也来说韩寒
·学雷锋内有玄机
·欢迎征引 但请注明--与“独往独来”先生商榷
·CY “CY”“CP”
·“三一八”与“六四”
·CY未必是CP
·善哉!沈祖尧校长
·弃梁挺唐乃明智之举
·迎“狼”三招
·谢票、“订票”、箍票与唱K
·雷锋韩寒话异同
·痛悼方励之教授(七律)
·同志耶?先生耶?
·方励之与韩寒
·CY与“CY”
·另类CY辩护士
·让陈光诚免虞恐惧乃重中之重
·李鹏墓木已拱/行将就木?---与何清涟女士商榷
·韩寒的真/人话说得好
·六四两题
·“六六六”仍属禁忌
·儿童的节与韩寒的心
·儿童的节与韩寒的心
·反右運動探因果--兼談禍首毛獨夫
·平反六四需时一百年?
·向国民教育大声说“不”
·“红五类”岂是“工农兵学商”?--致长平的公开信
·今天“中国”走的是资本主义道路吗?--与严家祺兄商榷
·“中国模式”=“毛邓主义”--与家祺兄再商榷
·“我们不再受骗了”?
·“雷锋叔叔不在了”,邓大人也不在了
·深刻认识中国社会 积极探索民主途径(之一)
·深刻认识中国社会 积极探索民主途径(之二)
·深刻认识中国社会 积极探索民主途径(之二)
·深刻认识中国社会 积极探索民主途径(之二)
·深刻认识中国社会 积极探索民主途径(之三)
·深刻认识中国社会 积极探索民主途径(之四)
·钱理群撰:歷史在繼續——張成覺主編《1957’中國文學》序
·《1957’中国文学》後記
·隨感兩則
·「文學和出汗」與莫言膺諾奬
·「文學和出汗」與莫言膺諾奬
·「文學和出汗」與莫言膺諾奬
·「文學和出汗」與莫言膺諾奬
·「文學和出汗」與莫言膺諾奬
·「文學和出汗」與莫言膺諾奬
·「文學和出汗」與莫言膺諾奬
·「文學和出汗」與莫言膺諾奬
·「文學和出汗」與莫言膺諾奬
·微博两则
·《文学和出汗》与莫言膺诺奖
·《文学和出汗》与莫言膺诺奖
·十一月七日有感
·别树一帜的十八大评论--读杨恒均《一名老党员的心得体会:绝不能走邪路!》
·谷景生和“一二.九”运动
·毛鄧江胡可曾流淚?
·北京宰相的眼泪
·美国总统与小学师生
·為毛卸责只會越抹越黑--點評劉源評毛的說辭
·從《柳堡的故事》說開去(之一)
·從《柳堡的故事》說開去(之二)
·“勞動教養就是勞動、教育和培養”?---閱報有感(兩則)
·也談民主群星的隕落--與高越農教授商榷
·“鞋子合腳輪”與“中國夢”
·新中國人民演員巡禮-影星追懷(之一)
·《1957’中國電影》序(作者罗艺军)
·保存歷史真相 切勿苛求前人--《1957’中國電影》後記
·劫后余生话《归来》
·传奇人生 圆满句号
·当之无愧的中国人民老朋友-林培瑞教授
·礼失求诸野
·礼失求诸野
·奇文共欣赏--点评楚汉《国共胜负原因分析》
·田北俊,好樣的!
·何物毛新宇?!
·令家計劃未完成
·大饑荒何時紀念?
·南京大屠殺與道縣大屠殺
·又是毛誕
·王蒙的悲與喜
·左派作家真面孔
·大陸的穩定
·蘭桂坊與上海灘
·大陸穩定的羅生門
·讀高華《歷史筆記》II有感
·讀高華《歷史筆記》II有感
·毛不食嗟來之食?
·出人頭地的右二代
·達摩克利斯的劍?
·俞振飛作何感想?
·僑生右派的造化
·網開一面出生天
·言論自由價最高
·“拾紙救夫”撼人心
·懷耀邦,念紫陽
·林彪就是個大壞蛋
·張中行與楊沫
·“可憐功狗黨恩深”-劉克林隨想
·交大碎影(之一)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毛有別於李浩---與恆均“兄”商榷

   讀楊恆均《如何阻止變態狂把你關進黑屋子?》,頗開眼界。但文末點了毛的名,既將其與綁架與性虐六名女子之案犯李浩掛鉤,也和中國歷史上的暴君類比,論述似有所欠缺。
   
   首先不得不佩服“老楊頭”的學識。儘管他在《對話柏拉圖》中借那位古希臘哲人之口,自承/自謙學問不大。但能在洛陽性奴案上網後翌日,迅即列舉美國學者的犯罪學研究,指出“地球上(類似李浩)這種沒有‘良心’的人占到總人數的4%,也就是說,每25個人中就有一個是沒有‘良心’的。”堪稱博識。
   
   文中續謂:

   
   “這裡說的‘沒有良心’可不是我們口頭上使用來責怪沒有同情心的形容修辭,而是實實在在的字面意思的‘沒有良心’——缺乏一種正常人都有的‘良心’——缺少對他人的感情依托的責任心、同情心與愛心。研究顯示,造成這些人缺乏良心的原因大體有三個:天生基因是罪魁禍首,後天成長過程中受到的刺激不可小覷,還有一個重要的因素就是文化與環境的影響。”
   
   言簡意賅,發人深省。
   
   還可以補充一點,“沒有良心”跟“喪盡天良”不同。後者是本來還有人性,可是後來泯滅了。例如《水滸》寫高衙內見林沖老婆後單戀成疾,高俅聽了老都管禀告的陸虞侯所設奸計,說道:“如此,因為他渾家怎地害他?我尋思起來,若為惜林沖一個人時,須送了我孩兒性命,卻怎生是好?”雖然緊接著他接見陸虞侯聽取禀告並當即“喝彩道:‘好計!’”拍板實施,但之前那句“如此,因為他渾家怎地害他?”卻反映此一官居太尉的宋徽宗寵臣,內心有過矛盾與猶豫,並非天生惡魔。
   
   至於李浩,則顯然毫無天良可言,其基因便與撒旦一模一樣。
   
   該文末尾寫道:
   
   “回望中華文明上下五千年,我們大抵出了300多個皇帝,是世界生產皇帝最多的地方。這些皇帝大多平庸,也有一些優秀的,可還有十幾位出了名的暴君(令人驚訝的是,正好和人類中變態狂魔的比例差不多)。對照這些暴君的行為,我們看到了現代心理學界定的“反社會人格者”,看到了缺乏常人應有的良心的暴君們一旦掌握大權,能夠給神州大地帶來的巨大災難。他們以殺人為樂,讓每一位變態的人如魚得水,把人間變成了地獄,把中國變成了一個奴才與性奴的鐵皮黑屋!
   
   這種現象到了上個世紀依然存在。記得回憶毛澤東的一個細節流傳比較廣,在三年自然災害中,毛澤東聽說餓死了好多人,他‘神情暗淡’,決定不再吃紅燒肉。這是他的身邊人後來寫出來的細節,雖有美化之詞,後又被網友證實是虛構,但即便我們相信這是真的,除了這唯一一點‘真情流露’外,我們發現執政長達30年的毛澤東,幾乎在任何場合都沒有表現出同情心、愛心與責任感,更不用說為受苦的民眾流淚,承認自己的過錯,表現出一丁點的後悔。這麼明顯的症狀,作為普通人,我們一眼都能夠辨認出來,可因為發生在紅太陽(神)的身上,那些明顯的缺乏良心的性格特征,竟然成了‘堅定的’、‘異於常人的’、‘大公無私的’、‘偉大的’同義詞。而當時被關在黑屋子的‘翻身奴兒們’,正如那六位被囚禁在地下室的性奴,都在爭先恐後地自相殘殺以博得他的歡心與寵幸,何其悲哉!”
   
   這兩段論述似應補充兩點:
   
   一是作為表面上沒有皇帝稱號,實質上比古今中外任何皇帝更專制變態的“萬古一帝”,毛早年既曾“殺人為樂”(富田事變後僅在江西即殺十萬紅軍及百姓),而自登基中南海起即以“思想滅絕”為宗旨,此乃較“種族滅絕”更加違反人性的惡行。當年郭沫若曾在《洪波曲》中指蔣喜歡當校長,蓋國人以“天地君親師”為尊,蔣已就“君(主)”之位,又做親民秀,再兼師長職,便可“與天地參”了。其實毛遠超蔣:一面自詡“秦始皇”(君),一面享受“爹親娘親不如毛主席親”之類頌歌,連同在林彪奉呈的“四個偉大”中下旨保留“偉大導師”,真是“與天地參”了!
   
   二是毛倡導“破私立公”,致力改造人的“靈魂”。以致不少歐美學者咸稱其為“理想主義者”,並謂文革即毛實施此一“理想”之偉大嘗試。此說完全脫離文革的殘酷史實,茲不議。但最低限度說明,毛固然“沒有良心”,卻不無充當救世主即大救星之情結。在這一點上,無疑與李浩迥然有別。李僅旨在個人性慾之發洩,絕無顧及其禁錮之對象;而毛卻痴心妄想可以一己之倒行逆施,“為人民謀幸福”,甚至超越神州,成為“全世界人民心中最紅最紅的紅太陽”!
   
   有謂清官犯錯較貪官可怕,因其自以為身處道德高地,一心為民,遂恣意妄為,理直氣壯;而貪官則自知作惡,心中有愧。《老殘遊記》中對此兩種官員便有生動描寫。毛以大公無私的曠代明君自居,其彌天大罪當然史無前例,所幸者兩子一死一瘋,後繼無人。
   
   但李浩性奴案會否重演?難說,蓋發達的民主國家如美英德均曾揭發相似個案也!從這個意義上,老楊頭的大作當可傳世,警策芸芸眾生。不妨借用尤里烏斯.伏契克(捷克)的名言:
   
   人們,我是愛你們的。你們可要警惕啊!
   
   (9-25)14:11
(2011/09/25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