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徐水良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徐水良文集]->[关于台湾两党问题答paul先生]
徐水良文集
·解决宗教等信仰问题要有全盘战略
·澄清早期民运历史
·对当前中国保守主义的批判
·点评刘军宁《撒切尔夫人的保守主义治国之道》
·关于保守主义等问题补充意见
·也谈傅萍,论讲真话原则
·也谈极权专制的本质和来源
·再谈实践标准等问题
·不赞成“台版茉莉花”提法
·宗教、科学、实践和检验
·评中共对薄熙来案的审判
·薄案分析二:称赞薄熙来说薄熙来赢了辩论的,实在太愚蠢
·薄案分析三:薄掌握高层腐败材料,是中共对薄案大幅放水的原因之一
·薄案分析四:中共为何掩盖薄家杀海伍德真实原因?
·不务正业务邪业,习近平荒唐的批评和自我批评
·简谈马列国家学说根本错误
·告诉国内网友这次海外抗议是怎么回事
·再驳伪右反对革命和民主的谬论
·第五纵队抗议闹剧的恶果
·关于何青莲女士造谣的声明
·谈组织和革命等问题
2014年
2014年文章(可能有少量其他文章)
·关于革命和改良等两个问题答网友
·顺便说几句上海国保造谣
·国家是非常古老的特殊地域概念
·关于国家问题和爱国主义问题(一)
·鼓吹卖国当汉奸的人不可能是真民主人士
·部分史籍记载的数以千计的中国名称ZT
·顺便说几句上海国保造谣
·关于民族革命和民主革命问题,我的看法
·民众的反抗程度才是衡量文化优劣的一个重要指标
·用理性理念对抗非理性信仰
·现代化、科学迷信和科学教问题
·制度决定论和文化决定论并不矛盾
·《制度决定论和文化决定论并不矛盾》附件
·《制度论文化论并不矛盾》附件
·对胡平民族自治观点的批评
·关于民族自治问题与胡平的继续辩论
·台湾学运评论:我们的目标和标准是自由民主宪政法治
·国际社会对中共和台独可能采取的两种策略
·探索台湾学运国际歌背后的特殊力量
·狭义民运圈特线比例
·简评《刘仲敬:缺少土豪的世界》
·西方阻止俄国与中共结盟的可用杀手锏
·再谈刘仲敬《缺少土豪的世界》
·再谈犬儒问题-与胡平讨论
·重建乡绅制实质结果是为权贵黑社会建立基层黑社会基础
·继续与胡平讨论犬儒问题
·与共舞台网友讨论犬儒和《犬儒病》问题
·驳胡平洪哲胜似乎无的放矢的非暴力论
·三谈刘仲敬理论
·再谈宗法乡绅制度和地方自治问题
·再谈中共间谍特线问题
·诬蔑平反64口号就是帮中共脱困解套
·见好就收见坏就上是胡平的专属笑话
·鼓吹“见好就收,见坏就上”的本质
·驳曾节明,再谈权利义务,维权抗暴起义革命
·狭义民运圈的严重问题问题告诉我们什么
·写给王有才先生的一个帖子
·革命不能见坏就收,更不能见好就收
·转发网文两篇
·咒骂口暴口头革命的几乎清一色是特线
·关于中共迫害和处死自己特线的问题
·“越反越恐”的原因
·揭露真相和掩盖真相的斗争
·关于特线问题帖子二个
·答胡安宁的“霹雳手段”
·本人事先警告邓式改革必然走上歧路的几篇文章
·批判邓式改革的三篇文章
·也谈共藏矛盾和汉藏矛盾
·也谈共藏矛盾和汉藏矛盾
·继续辩论共藏矛盾和汉藏矛盾问题
·习式反腐小文革的性质和前途
·关于中共特务冒名造谣的声明
·邓小平没有真正的改革
·民主社会反对贵族及贵族制度
·为什么各种复辟倒退的奇谈怪论和梦话应运而生?
·关于贵族问题答网友问
·社会主义国家的罪恶及失败怪不得马克思吗?
·对马克思主义的概括性批评
·再談洪哲胜文章的错误
·批评洪哲胜和马克思的三个短帖
·习近平的说法不对
·当今世界的两大公敌
·驳邓榕反诬国人造谣的说辞
·用“中国多少人真懂民主”来反民主的胡话
·中共第五纵队又一个分支招安机构成立
·纠正习近平文化无高下的错误说法
·亨廷顿的文明冲突论是一种错误的理论
·简谈亨廷顿的最大错误以及文化和文明两个概念
·素质论、文化论和制度论
·也谈阶级和阶级斗争
·支持香港民众抗争帖
·共产主义曾经在人类历史上一再实现又一再破产
·中国民主后会不会分裂的问题
·也谈占中:撤,或不撤
·中共三派和民运四派对占中的不同态度
·就退场机制驳胡平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关于台湾两党问题答paul先生


徐水良


   

20110-9-24日


   

   
   谢谢提供信息。金、蔡两位此次不理民运,并无不当;民、国两党惧怕中共、不顾大陆民意,只求献媚中共,乞求偏安,才是大问题。
   
   中共情报机构策划的第二正义党,这次乃是自取其辱。
   
   但台湾两党对大陆同族兄弟的冷漠,急于与大陆人民划清界线,以免得罪中共,却是需要我们严肃批评的。
   
   台湾人,无论哪个党,都应该认识到,中共不灭,台湾就没有前途。
   
   我的按语讲的就是这类道理。
   
   现在大陆普遍民意,是强烈反共,以反共为光荣,以拥共为可耻。大陆人强烈反对中共极权专制和特权腐败,要求自由、民主、平等和人权,其反共情绪,超过香港,比台湾更加强烈得多。台湾人往往很幼稚,不反共。反共的,也对中共存在幻想,乞求偏安或者“睦邻友好”。台湾人只是按一般社会的常规看中共,以为中共也是人,会讲人的道理,不知道中共极其专制邪恶,是不守任何信用道义的魔鬼,不讲任何道理。
   
   对中共邪恶的认识,香港人也比台湾人清楚得多。现在是大陆人体会最深。
   
   我支持台湾中华民国政府与中共打交道,争取台湾自己较好处境,和在大陆非革命时期,即平常时期争取两岸缓和的政策。(革命时期则台湾应该大力支持大陆人民)。两岸越缓和,对大陆人民反对中共的干扰就越小。实际上营造两岸缓和大环境,是支持大陆人学习台湾,搞民主自由。这才是真正让中共最惧怕的东西。这也是对台湾很好的事情。
   
   相反,台湾台独声势越高,就越是帮助中共营造所谓的“民族主义”气氛,把老百姓推到中共一边。李登辉陈水扁执政期间,为中共做了最好的战争动员,就是例子。原来是中国大陆人普遍反对中国人打中国人,反对中共打台湾,包括中共离退休干部,对中共96年对台打飞弹,国内是一片骂声,说中共又要中国人打中国人了。但到陈水扁后期,却反过来了,变成对台湾一片喊打喊杀声。马英九执政3年,情况又变回来了,台湾又成了大陆民众极其向往、尊敬、崇拜和学习的榜样。我对马政府有多次批评,并不很满意。但民进党不反省自己,反而一味抹黑马英九,没有道理。
   
   反对两岸打交道,坚持台独原教旨主义即基本教义派(基教派),是错误的,共产党在自己力量不足的时候,不仅不讲主权,相反,还接受国民政府名义,打起接受政府领导的旗号,以名义上的让步,换取实质上的巨大利益。台独原教旨却一点灵活性也没有,每天高唱名义上主权。这种所谓的主权,完全是名义上的,没有实质意义,不能当饭吃。民进党却抱住一个虚幻的东西一天到晚念咒当饭吃,拒绝实质意义的策略、拒绝争取实质利益和实质进步,完全错误。
   
   但是,与中共打交道搞缓和的同时,却必须极端警惕,必须高度防范中共,同时全力提高台湾防御中共、对抗中共的实力。因此,以连宋为代表亲共献媚,同样也是非常错误的。
   
   台湾人不要只看中共强大,害怕中共,就与大陆人民割裂。实际上,在大陆人民面前,中共是弱者。并且现在中共已经到达极其虚弱的地步。中共之所以不敢打台湾,除了国际原因,很重要的,一是大陆民众反对打台湾,二是害怕大陆民众趁机反中共,所以不敢打。但这是在缓和环境、台湾不搞台独的形势下。如果台独首先搞台湾独立,那么,国际和国内形势就会反过来。
   
   因此,大陆民众,是台湾人和台湾安全的强大同盟军。台湾人如果眼睛只是盯着中共,害怕中共,因此却放弃自己在中国大陆的最大同盟军,那是完全的失策。
   
   请台湾朋友把这些意见转告台湾朝野两党。
   
   
   附1:
   
        陈维健:民进党主席蔡英文访美逃避欢迎
   
   
   【按】陈维健先生不清楚,坚持反共、希望中华民国回到中国大陆、在大陆恢复中华民国的两蒋政权,才真心反共,真心关心大陆反共事业。所以蒋经国真心支持中国民运。当然,两蒋政权的威权主义,也不合民主原则,多少也妨碍对民运的支持。
   
   但自李登辉以后,台湾国民党、民进党两党,讨好中共,献媚中共,承认中共为大陆合法政权,只是马屁拍到马腿上,中共认为这种献媚是搞台独。
   
   从李登辉以后,国、民两党,对民运最多只是利用,为台独和偏安服务,实际上避之唯恐不及,怕因为支持民运得罪中共。
   
   台独本来是共产党搞起来的,他们当然比国民党更加亲共。只是因为共产党要扮演爱国,因此表面上大反台独,台独才在拼命向中共献媚、乞求建立“睦邻友好关系”的同时,不得不对抗中共。
   
   而国民党连宋以后的“联共制独”,从共产党不共戴天的仇敌,变得比台独分子还要亲共,实在是饮鸩止渴。
   
   但台湾还是有真正的视中国大陆反共事业为自己事业的人,可惜太少了。而且其中还有以反共旗号掩盖自己面貌的中共间谍。
   
   中国大陆的民主事业,要靠自己。不要对竞相献媚中共的民、国两党抱太多幻想。
   
                ——徐水良
   
                2011-9-23日
   
   
   
          民进党主席蔡英文访美逃避欢迎
   
             陈维健
   
           (博讯2011年09月20日发表)
   
   
   大凡领导人出访会碰到两种情形,一是欢迎,二是抗议。碰到欢迎自然高兴,碰到抗议当然尴尬。专制国家的领导人大多在出访前已经安排好了欢迎队伍,但对于抗议在民主社会却无法阻拦又不能坦然对待,往往不是绕道而走,就是赖着不肯出来,但这一次台湾民进党主席,人称小英的蔡英文主席在访问纽约时,却让人大跌眼镜,她不是碰到抗议,而是在碰到了欢迎队伍时仓皇逃避,从后门溜了进了记者会。
   
   逃避欢迎这样的事好象还真的没有怎么听说过,这个世界只有怕抗议的,哪有怕欢迎的道理。欢迎蔡英文的队伍是海外的中国民主党。作为中国“民运”的“在野党”,与台湾的民主进步党,本来应该是天生的同盟军,道理很简单,台湾的民主进步党在创党时期,在国民党独裁之下,许多人士被 国民党被捕入狱,或亡命海外,有着和中国民主党相同的经历。台湾的“美丽岛”事件与中国的“天安门事件”一样成为“党”的组建源头。经过二十年的奋斗,经过蒋 经国开放“报禁 ”、“党禁”,民进党也由地下斗争转而为公开合法的活动,终于在2000年获得了大选上台执政,虽然在08年大选落败再次成为在野党,但今日之在野,已非昔日之在野,在马政府民调下跌之下,又可能在明年大选再一次上台执政。这一次蔡 英文来美访问,也是为明年大选热身。设在纽约的“中国民主党全委会”希望在民进党主席蔡英文访美期间,能有一个友好的表示,因此,有了以上的那个欢迎活动。没有想到刚刚在“哈佛”演说:“大陆必须民主化,我不恨大陆人民”的蔡英文,竟然逃避了。为何一个民主政党的主席会逃避另一个民主政党的欢迎?岂非咄咄怪事。
   
   台湾的民主化过程,浅浅深深,步子走得一直不很顺利,原因是台湾对岸有一个强大的专制政权在作怪,无论国民党也好,民进党也好都 受到牵制。国民党在2000年大选 失败后,士气低落 ,失意政客纷纷投靠对岸的共产党,“挟共自重”,“东山再起”,加上民进党做得不好,在08大选中又夺回政权,在这以后国民党对共产党心存感激,有一点儿死心塌地的样子了。有海外民主人士到台希望得到支持帮助,他们则非常明确地回应:我们怎么可能支持我们朋友的敌人。朋友自然是共产党,敌人自然是“民运”,“国共之间”真的是好到“间不容发”的地步。国民党不支持“民运”到是可以理解,因为国民党本身是一个从专制政党脱胎换骨不久的民主政党,现在国共又一笑泯恩仇,如果支持了“民运”,共产党这里就不好交待了。但是“民进党”又何为乎来哉,要对“民运”避之唯恐不及。“民进党”在中共的眼里一直是“台独党”而痛打之。民进党是共产党的“敌对势力”,“民运”也是共产党的“敌对势力”,按理,同为“敌对势力”,又有同样的理念,应该是很容易走在一起的,但在民进党这里却是,桥是桥 ,路是路,泾渭分明。这里面有二个原因,第一个原因是,“民进党”对大陆的政策,是“一边一国”,中国是中国,台湾是台湾。因此民进党的领导人都怕与“民运”接触,好象和“民运”一接触,台湾与中国就分不清了。第二,“民进党”不希望惹怒中国,希望有一个友好和睦的关系,放他们一马,有了这个想法,自然就不好与“民运”有什么瓜葛了。其实这二个原因,都是民进党自欺欺人的政策。只要你搞“台独”,不认共产党这个大佬,共产党打你是没有商量的。
   
   在支持中国民主运动上,民进党与国民党相比,只是五十步笑一百步而已。国民党也好,民进党也好,你们好自为之,不支持我们没有关系,只要你们把台湾的民主建设好了,同样是对大陆民主的支持。让大陆民众看到,同文同种的台湾人能够依靠自己的力量得到民主,13亿的中国人民为什么不能够依靠自己的力量获得民主呢,虽然,在一个利益为价值趋向的世界 里,中国的民主运动更为艰难困苦,但是我们会依靠自己的力量走下去。[博讯首发]
   
   (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pubvp/2011/09/201109201205.shtml)
   
   
   
   附2:
   
   paul 请徐水良一阅:中国时报:大陆人喊加油 金快闪2011-09-23
   
   大陆人喊加油 金快闪
   
   2011-09-15 中国时报 【王良芬/纽约十四日电】
   
   纽约大陆人士为响应金溥聪的访美,十三日晚间特地到纽约马吴造势大会的门前守候金溥聪,传达「中华民国回大陆」、「国民党回大陆」、「国民党加油」、「马英九加油」等讯息。不过,当金溥聪下车瞥见大陆人举牌时,则是立即掉头走人,无意和他们对话。
   
   金溥聪接受本报访问说:「国民党要怎么回去大陆?」中华民国是自由民主国家,中共是一党专政,中共不会接受国民党,国民党要怎么回去大陆,更不要说是在大陆执政。
   
   这场集会由一群海外大陆民运人士发起,由中国民主党全委会主席王军涛带领。民进党主席蔡英文十六日将在纽约造势,届时会有更多的大陆人士到场,盼望蔡解释她的两岸政策。
   
    大陆人士眼见金溥聪无视他们的呼唤,拿着标语牌进入马吴造势大会,一度引起骚动。王军涛表示,台湾的政治民主和自由对大陆人民有很大的吸引力,大陆有许多国民党的精神党员,国民党若重返大陆,将会有很多人申请加入。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