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熊飞骏的博客
[主页]->[大家]->[熊飞骏的博客]->[毛泽东没给后代留下财产吗?]
熊飞骏的博客
·中国人最缺少的品格——自律自省
·一个连疫苗都敢大规模造假的国家希望在哪里?
·中国急需出台的“社会进步法案”
·通向极权独裁之路?
·智利、玉树大地震的启示?
·执政集团实行民主改革是“革自己的命”吗?
·民主是刺向毛左谎言要害的杀手锏
·从企业管理误区想到官僚专制的危害
·大国国民小国胸怀
·接受普世价值就意味着动乱流血吗?
·毛时代中国没有腐败吗?
·加强学校治安能制止刺向儿童的尖刀吗?
·中国教育问题
·学会用常识推断真相
·国民劣根性是特权专制体质结出的恶之花
·“文革式大民主”的实质是红太阳为人民做主。
·我们为何要旗帜鲜明“否定”民主?
·别给子孙后代留下一个无法收拾的烂摊子
·做大蛋糕靠经济建设,切好蛋糕靠民主法治
·贪官也是旧体制的受害者
·“中国难道没优点吗?哪个国家没问题?”
·必须把屈打成招的“司法凶手”绳之以法
·我们不能对概率很低的“民主贿选”杯弓蛇影
·封杀袁腾飞打响了“二次文革”第一枪
·我们要象纪念伟大成就一样纪念民族的悲剧
·“人民群众”是如何被文革毛痞“绑架代表”的?
·我们不能忘记文革
·文革毛痞恐吓袁腾飞家人已成为潜在杀童凶手
·设置文革禁区等于为文革招魂
·基督教与义和团
·现代极权专制体制的最大恶果是毁灭社会良心
·毛太阳与水利工程
·揣着“绿卡”骂美国的分裂人格
·“公仆”犯错,纳税人买单?
·“有森林无植被”是我国极端气候的制度祸首
·知识青年正气的丢失
·文革时代我们曾经制度化屠杀孩童?
·骂杨恒均“变脸”者根本不懂什么是“民主”
·“稳定”与“公道”哪个更重要?
·中国基层政权的十大怪状
·“问心无愧”离“无耻”还有多远?
·“二次文革”离我们还有多远?
·胡耀邦的超人政治胸襟
·从郭沫若的三首诗看当代知识分子的扭曲灵魂
·我们凭啥在印度面前自豪?
·我们抛弃了儒家的精华吸取了糟粕
·“裸体做官”等于趁火打劫
·女硕士生自杀折射出的大学管理层“冷漠综合症”
·“为争论而辩论”使我们永远也无法达成“共识”
·中国不能再次被金家王朝绑架?
·谁在真正崇洋媚外
·走出谎言政治首先得告别“一面之辞”
·权力人物怎么可以公然否认显而易见的真相?
·改革与革命的赛跑
·中国官场的“红包文化”
·中国官场的“特色幽默”
·中国左右两派政治力量的分歧与共识
·“历史虚无主义”的本质是什么?
·歌德索尔仁尼琴是中国出不了诺贝尔文学奖的最好诠释
·专制溃败期为何苏联开放民权中国加强极权?
·中华现代文明的核心价值理念
·国有企业内部的悲剧景观
·无孔不入的“官本位”病菌
·流氓丈夫是怎样绑架淑女妻子的?
·“把错误坚持到底”与权力变态
·荆州“天价捞尸船”折射出的“捞油水推责任”体制
·中华民族到了最无耻的时候
·我们不要做丐帮的帮主
·对中华文明伤害最大的专制帝王
·北大和少林寺也堕落了?
·我们要警惕“口号式爱国”
·一个只崇拜枪杆子的国家是没有前途的
·对中华文明伤害最大的知识精英
·中国的“无耻事业”正在发扬光大
·喜好忽悠自我的民族
·中华大地为何多发“群体性事件”
·谎言的最后受害者是谎言炮制者
·毛时代中国的经济真相
·抱团不等于团结
·你知道我是谁吗?我是领导!
·“真话”是中国进步的第一要件
·低俗小品走红是中国文化的悲哀
·后极权时代的苏联和大革命前的法国
·中国的实际教育经费远远低于理论值
·国民朝拜佛祖就像侍奉大贪官
·面对索尔仁尼琴的脊梁,我们“专家”的良知还剩几分?
·“领导们”为何总是抱怨“拔款太少”?
·《中国在这里反思》第一卷(中华民主启示录)目录
·《中国在这里反思》第二卷(一条腿改革的陷阱)目录
·《中国在这里反思》第三卷(不能忘却的悲剧)目录
·《中国在这里反思》第四卷(敢问路在何方)目录
·国民对民主的认识误区
·马英九胜选的十大启示
·从澳大利亚的历史看民主与国民素质的关系
·从美国早期民主看台湾立法院“打架”
·现代极权专制体制比中世纪皇权专制更恶劣
·民主政府与威权政府哪个更有效?
·民主是发达国家的专利吗?
·祖国没有文明进步,“外逃”是安全之路吗?
·七、陈水扁贪腐案是又一个“民主笑料”吗?
·九、俄罗斯民主倒退的制度根源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毛泽东没给后代留下财产吗?

   毛泽东没给后代留下财产吗?
   ——熊飞骏
   本人在《毛时代的中国没有腐败吗?》一文中,曾提出过毛泽东是毛中国的“首富”一说。主要的事实依据有三点:
   一、毛泽东拥有61座豪华行宫。
   毛泽东在多数国民忍饥挨饿的年代,不惜花费巨资在全国各省为自己建立豪华“行宫”。虽然部分“行宫”并非毛的指令所建,而是地方官的“自发行为”。但毛从未认真制止过这种行为,且建造“行宫”方面有突出造诣的地方官都得到了毛的赏识。

   豪华“行宫”的造价无疑接近天文数字;每座“行宫”维持正常运转的管理费用又得消耗一笔巨大的财政开支。
   从1958年中国发生恐怖大饥荒的年头开始,各省市开始为毛建造行宫,一些中等城市如包头、鞍山等也竞相效尤。始建成于1960年9月的上海西郊宾馆圈地1133亩,园林、花木、房屋维修,连同女服务员,一百多人长年为它服务。20年间毛泽东总共没有住过几天,而一百多人的工资外加维修费用一年不下百万。那时一个壮年农民全年辛劳所得才区区近百元人民币。湖南省委在长沙为毛建的蓉园一号也仅在1959年住过一次。要是将各省为毛泽东建的房子合在一处,其规模大概和紫禁城不相上下。济南南郊宾馆建于六十年代初,占地面积1160亩,建筑面积115800平方米,素有“山东钓鱼台”之称。毛太泽喜欢杭州西湖行宫和武汉东湖行宫,广州就要为他特别修建南湖行宫。
   韶山滴水洞工程建于大饥荒年代,建筑面积共3638.62平方米,整个工程造价高达亿元人民币。在此期间全国约有几千万人死于大饥荒,超过2200年皇权中国在和平时期饿死人的总和。与滴水洞同时建造的领袖别墅还有:江西芦林一号别墅、八二八宾馆,湖南蓉园,四川金牛坝宾馆,湖北东湖梅龄别墅、东湖宾馆,广东南湖行宫,江苏紫金山宾馆,山东南郊宾馆,杭州西湖行宫、刘庄宾馆和汪庄宾馆,上海西郊宾馆,北京密云水库别墅等61处奢华行宫,其中滴水洞使用率最低。滴水洞从1962年竣工到80年代末期开放,毛泽东仅于1966年6月18日至28日在此居住过11天,真是一日千万金。
   如果把大饥荒时期为毛泽东建造豪华行宫的花费用于购买粮食赈济灾民,几千万饿殍全部都能够活下来。
   61座豪华行宫造价十数亿,在毛中国属于毛泽东一家享用的私产。毛不去的年月只能空着不能“开放”,众多工作人员为空荡荡的行宫服务,浪费掉的民脂民膏难以计数。
   相对于号称“中东雄狮”的伊拉克前总统萨达姆来说,毛泽东还算“清廉”的。伊拉克只有区区2000万人,只相当于六十年代毛中国总人口的三十分之一;可萨达姆却在国内建造了24座豪华行宫!并且多数是在海湾战争后“非正常死亡”近200万人的艰难岁月修建的。每座行宫无论萨达姆来与不来,都得作好萨达姆会“突然光临”的准备,都得一日三餐按时为他制作好天价食品,如萨达姆没来就全部倒掉。
   二、毛泽东在全国人均存款不足2.5元人民币的情况人,个人拥有近亿元巨额存款?毛的个人存款主要是“稿费收入”,七十年代仅稿费加利息一项就高达七千多万元,是新中国第一大个人储户。
   三、毛泽东在文革期间剥夺了全国文化人的“稿酬”,理由是文化人稿酬属“资产阶级因素”应该取缔。全国只有毛泽东一人拥有“享受”稿酬的特权。这样的“生财之道”和“先富之门”在人类世界绝无仅有。
   …………
   此文前两年上传到互联网后,很多狂热的毛左不分青红皂白把在下骂了个狗血淋头,当然也有理性“质疑”的,最有份量的“质疑”如下:
   1、毛主席的巨额稿费子孙继承了吗?
   2、毛主席的61座行宫留给后代了吗?
   3、既然毛主席的巨额稿酬和豪华行宫后代没有继承,就不能说毛主席把稿酬和行宫当成了个人私产?
   …………
   在回答这个问题之前,我们先分析一下多数中国人熟悉的利比亚独裁狂人卡扎菲家族的资产。
   卡扎菲把近千亿美元的利比亚民脂民膏转移出境,存入海外卡扎菲家族的私人帐户,仅英、法两个卡扎菲在公众场合高调谴责的“万恶帝国主义国家”就高达500多亿美元。利比亚只有区区600多万人,相当于卡扎菲从平均每个利比亚人民包括妇女儿童身上搜刮了约1万八千美元。
   现在这笔卡扎菲家族的海外巨额资产被国际冻结并将陆续移交到利比亚的新政权手中。
   卡扎菲家族将永远失去这笔巨额资产的继承权,但你能说卡扎菲大权在握时没准备把这笔巨额外海资产传给自己的子孙吗?他会把财产主动“归还”给利比亚人民吗?当然是传“子孙”不传“人民”,否则何必“脱裤子放屁”多此一举把资产转移到“万恶的帝国主义国家”去?
   卡扎菲的儿女在国内拥有的多处豪华别墅,现在多被新政权武装占据。卡扎菲家族也将永远失去这些豪华别墅的继承权。但如果卡扎菲政权没有垮台,他的儿女会放弃这些别墅的继承权吗?
   伊拉克的24座萨达姆豪华行宫现在也都成了伊拉克人民的公产,很多“开放”成了大众宾馆酒店。但你能说萨达姆当初没把这些行宫当成萨达姆家族的私产吗?如果萨达姆当初没有“闪电倒台”,他的子孙能顺利从独裁父亲手中接过伊拉克的政治大权,那24座行宫会主动“归还”给伊拉克人民吗?伊拉克人民能把那些豪华行宫“开放”成大众宾馆酒店吗?
   也许有人会说:毛主席毕竟没象萨达姆、卡扎菲一样把巨额个人资产转存到“万恶的资本主义国家”去?
   毛泽东好大喜功,如果他当初没想到要争当社会主义阵营和第三世界“老大哥”?没想到要“解放全世界”?并因此和地球上所有先进发达比较“靠谱”的“万恶资本主义国家”老死不相往来;甚至于和社会主义阵营“老大哥”苏联也断绝了外交关系,你能断定毛泽东不会把巨额私人资产转移到“万恶资本主义国家”吗?我想更多的原因也许是出于“无奈”吧?因为没建立外交关系,他就是有这想法对方也不答应啊。至于北朝鲜、阿尔巴尼亚和黑非洲那些小流氓小无赖,毛泽东心知肚明“不靠谱”,只会慷中国人民之慨把民脂民膏大笔“援外”,绝不会把毛氏个人资产转存到这些芝麻无赖国去。
   …………
   相对务实开明的邓政府执掌中国后,据说毛的女儿曾向上面提出过继承毛稿费的要求。
   本人认为毛子孙无权提出那样的要求,因为“毛稿费”并非毛家族的“私产”?理由如下:
   1、“毛泽东著作”是我党集体智慧的结晶,非毛一人独创;
   2、文革期间全国印刷机构差不多为毛一人服务,书店和运输工具则积极配合毛著的发行;
   3、毛著的销售购买多数也是中国人必须遵从的“政治任务”;
   4、毛一人独享“稿费权”是荒唐透顶的“不公平”
   …………
   既然“毛稿费”不属毛泽东一人的私产?当然无所谓“继承”。
   毛子孙迄今还未能“继承”“毛稿费”,但你能说毛泽东当年没想过把他的巨额“特权稿酬”留给子孙后代吗?
   如果毛逝世后的中国“服从”毛的旨意和遗嘱,让毛的亲人执掌国家的最高领导权,毛的61座豪华行宫和巨额“特权稿酬”会归还给“党”和“国家”吗?你能把东湖行宫之类的豪华别墅“开放”成国有的大众宾馆酒店吗?
   …………
   一些简单明了常识逻辑问题,在特色中国为何会变得如此纠结?中国人何时才能走出“意识形态陷阱”,开始用自己的大脑去思考?用自己的眼睛去观察?不再盲目附和人云亦云?被1+1=2的幼稚园算术困扰得头疼找不着北?
   
   
   二0一一年九月一日
(2011/09/02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