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謝田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謝田文集]->[美国最怕中国的东西是什么]
謝田文集
·“吃不动”的年代和欲望的沟壑
·美国高管和中国高官的偷窃
·南韩和北韩:我们该学哪个?
·开高速公路锁不锁车门?
·仨老墨和他们集体罢工的故事
·打工美国:三次被解雇的故事(一)
·打工美国:三次被解雇的故事(二)
·打工美国:三次被解雇的故事之三
·中国人的嗜赌和美国人的玩赌
·秘鲁的Chicha和阿根廷的牧场
·凯瑟琳和葛洛丽娅的故事
·装修地下室的“多国部队”
·墨尔本印象:悠闲的人们和失落的门徒
·中国的万亿美元和马歇尔计划
·中国的房子和美国的房子
·标价$99.99的原因和劳资关系
·五角大楼的招数和商场的战术
·中国和美国的大学生:抵押和拍卖
·出藏的机票和醉人的泉水
·德国的日本餐馆和日本的埃及啤酒
·北京公交车上的变心板
·赖瑞和他的三顶北京帽子
·从商界巨子到静坐参禅
·美林证券的市场策略
·美国人的退货、退国和中国人的退团、退党
·美洲豹和中共的“市场”定位
·耶鲁教授走了眼*电台广告面面观
·非完美市场与汽车保费
·蓝毛巾和黄毛巾的故事
·你的报纸和邻居的一样吗?
·带空调的狗窝和鲍威尔将军的选择
·治大国、烹小鲜、和中文学校
·不坐邮轮的越南人和不要棕色的德国人
·用错三十六计的法国公司
·美国的糖为什么这么贵?
·“克拉夫特单片奶酪”的启示
·四川女孩的宿命通和车行老板的推销术
·贝芙、菲格森和汽车的故事
·爆米花、微波、和微波炉的故事
·日内瓦的公车和办公楼外的烟头
·善的故事及随之而来的财富
·湖北大菜、白条、和评论家的喘息
·“吃不动”的年代和欲望的沟壑
·养鸡大学和帕拉佐匹萨店
·甜甜圈背后的甜酸苦辣
·嘴唇上的牛奶和国际友人的伤心
·宝岛台湾印象之一:自在和方便
·宝岛台湾印象之二:天灾和人性
·宝岛台湾印象之三:传统与现代
·宝岛台湾印象之四:楼道里的民主
·宝岛台湾印象之五:长荣的围裙和便利店的发票
·宝岛台湾印象之六:西门的夜市和金门的气球
·宝岛台湾印象之七:台湾的色彩和安阳的古国
·宝岛台湾印象之八:女儿的蛋黄和台湾的槟榔
·宝岛台湾印象之九:台湾的莲雾、芭乐和多元社会
·歪理为啥在国人中流行?
·平和而充满善意的赚钱
·“美丽坚女孩”店的仿真娃娃
·费城的地铁和国人的智慧
·沈阳的油漆行和波士顿的面包店
·匹萨教授和公司内的党组
·从韩国的稻田到福建的小镇
·带斗的指甲刀和紫檀黄金书
·门德尔松的后代与“学琴的孩子不变坏”
·看看美国佬是怎么起名字的
·跨国买药的老人和药厂的新招
·“礼上往来”的中国人和美国人
·耶鲁印象和“耶鲁公司”的经营
·群体抗议的艺术和市场分析
·长寿的灯泡和便宜的教科书
·比尔特摩的家产和日本汽车的蚕食
·橡树岭的百科全书销售员
·美国的中国通:从卢飞丽到庞福瑞
·洗衣机的困惑和当手表的手机
·岫岩的大米和反向的卫星
·教学相长:美国学校里师生的互动
·“善意”的谎言与“撒谎”的手机
·咖啡可乐和美国的“反华势力”
·冰箱门上要不要电脑和电视
·美国失利的CA与中国碰壁的雅虎
·日本木屐和中国缎鞋的落差
《新纪元周刊》【商管智慧】专栏
·新八旗子弟从商与中西方的太子党
·清水的希尔顿旅馆和曼哈顿的万豪酒店
·新年礼物的温馨与创新的甘苦
·经理人的脚注和巴比欧的不争
·九龙的丐帮和纽约的帮丐
·巴伯的狼理论和善念的流失
·哈佛室友的人生轨迹与知人善任
·返乡的中国、美国人和家里渡假的英国人
·涂错漆的乔治亚房子和乱开药的陕西医生
·悄然变质的对冲基金和随风逝去的社保基金
·竞争中的艾德曼定律和中国古训
·双规、及时制、和价廉物美的韩剧
·给美国大使塞纸条的藏人和吹哨子的人
·猎头的公司和猎手的起落
·田纳西的房租和中南海的租金
·京城两会的瞌睡和德拉华法庭的提醒
·三千万美金两个字背后的忧思
·康熙畅春园和日本金刚组的惋惜
·瑞蓓卡和姚立法的两样烦恼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美国最怕中国的东西是什么

   美国最怕中国的东西是什么

   中共害怕美国什么,几乎所有的人包括中共自己,都清楚的知道;但美国最“怕”中国的东西是什么呢?恐怕许多人并没有去真正想一想,但美国思想界的人士已经想到了。图为2008年美国共和党全国委员会会议上展示的美国宪法。

   911恐怖袭击十周年那天,在亚特兰大基督教长老教会(Presbyterian Church)的国际课堂上,给他们讲了讲中国传统文化及其在海内外的复兴,这些会员们对此都特别感兴趣。以前还跟一位长老教会的牧师聊天,问他们为什么自称长老(Presbyterian)教会。牧师回答说,这跟教会当年在英国苏格兰诞生时的历史有关,并且这些“长老”们在教会的组织和运作方面,确实发挥着很重要的作用。美国长老教会当年还因为废奴的问题意见分歧而发生分裂,变成美南长老会和美北长老会(美国长老会),直到1983年二者才再度合并。对神的信仰和崇拜会因为世俗和政治的原因而发生矛盾,是蛮令人遗憾的。

   长老教会的美国人

   国人最熟悉的长老教会传教士,应该是美国人司徒雷登(John Leighton Stuart)。司徒雷登生于杭州,父母是早年到中国传教的美南长老会的传教士。司徒雷登后来创办了燕京大学,受聘为首任校长,他还曾经是美国驻中国的大使。从当年在中国出生的美国人司徒雷登出任美国驻中国大使,到今天由在美国出生的中国人(裔)骆家辉出任美国驻中国大使,历史好像在划了一个圈。

   教会里有位年近九十的白人女士,虽然年龄很大,但头脑清晰、风姿优雅。她给我讲了她八十年代去中国的故事,非常有趣。她和先生去中国旅游,中国人都好奇的围着他们看,一边看一边笑。他们当时带了拍立得(Polaroid)(宝丽来)快速成像相机。中国百姓最高兴的事,就是与他们夫妻合影,并立即拿到拍立得的照片。

   另一位教会成员是商界人士,我们的话题从文化转向经济,他说美国目前经济停滞,中国经济好像不错,问中国会不会很快赶上美国。我说作为美籍华人,即使我从心底里希望中国追上美国,但中国要真正从经济总量到生活品质、从社会结构到道德水准、要从各方面赶上美国今天的水准,二、三十年内都是不可能的。日本赶上美国,倒是最有可能的,但日本人赶了几十年,还是赶不上。奢谈中国赶超美国的人,应该先想想中国追赶日本的可能。不是说中国的虚假 GDP会不会超过日本,就看民众生活的品质,中国追赶日本也要至少二十年。什么十年内中国赶超美国,根本是没谱的事,说的人自己都不会相信。

   中国害怕美国什么

   中共害怕美国什么,几乎所有的人包括中共自己,都清楚的知道;但美国最“怕”中国的是什么呢?恐怕许多人并没有去真正想一想。但美国思想界的人士,却已经想过了。

   中共穷兵黩武的步伐显然在加快。就像前苏联一样,人们很快会发现,黩武的背后,其实是十足的恐惧,因为恐惧西方会像对伊拉克、利比亚那样,精确空袭打击外加特种兵部队,政权一下子就给解决了。什么“半月型包围圈”、“第一岛链包围”,都是恐惧之下纷纷出炉的产物。

   头脑清醒的人都知道,中国最怕美国的东西,除了航空母舰、战略投送、指哪打那的能力,还有美国的研发、创新能力、和把创新产业化的能力,以及在意识型态方面,如民主法治、自由权力、和社会公正等方面的软实力。

   其实,美国也怕中国。虽然美国无需担心中国的发展,但国际竞争就是如此,美国作为头羊,一定会回头看看哪个家伙跑在后面那群羊的最前端,哪个跑的最快。美国最“怕”中国的东西是什么呢?不是中国的人口。人海战术在高科技和大规模杀伤武器时代,已不算什么。美国也不怕中国的资源、科技、经济和军事,美国最怕中 国的东西,恐怕会出乎很多中国人的意料。

   美国害怕中国什么

   美国最怕中国什么,作家兼评论家汤玛斯‧弗里德曼(Thomas L. Friedman)最近一段有趣的论述,揭示了许多深层的东西。

   弗里德曼是《纽约时报》记者和评论家,获得三次普利策奖。他今年出版的新书,名字是《我们曾经是这样的:美国如何在自己创造的世界里落后以及美国如何才能赶 上》。 (“That Used to Be Us: How America Fell Behind in the World It Invented and How We Can Come Back”)。弗里德曼演讲的出场费,目前是一次5万美元。

   要说弗里德曼这家伙,还很难确定他究竟是中国人民的朋友,还是中共的朋友。前年他曾撰文称道中共的一党专制,认为共产党官僚是群“还算明白事理”的领导人 (reasonably enlightened)。在一次采访中,有人问他是否“妒嫉中国”或“羡慕中国”,弗里德曼回答说,如果一个人希望自己的政府按民主方式去运作,但效率可以比得上一个按专制方式运作的中国,你会发现他确实会有些羡慕或者嫉妒。

   今年早些时候,弗里德曼在接受英国广播电台的采访时说,他希望他的孩子生活在一个强大的美国制衡一个强大而繁荣的中国的世界上;而不希望他的孩子生活在一个中国强大并崛起,但美国却游移不定、虚弱,且不能像以往那样投射其经济和军事实力的世界之中。

   九月初在CNN皮尔斯‧摩根(Piers Morgan)的访谈中,摩根问弗里德曼中国是美国潜在的朋友、商业伙伴、还是敌人;以及美国是否“妒嫉”中国的经济发展。弗里德曼认为,中国不是美国的敌人,也不是朋友,而是亦敌亦友(frenemy),就像连体人一样。他希望中国会发展的很好,但中国也面临巨大挑战,并且中国不管是否成功,都不会对美国有什么实质影响。

   弗里德曼甚至认为,中国会走向美式政治体制。他觉得中国是在一个落后而低下的政治体制中,发挥出了其90%的潜能;而美国虽然处在一个优越的政治体制之中,但只发挥了体制50%的潜能。所以,美国的民主制度本来是应该发挥更大力量的。

   有趣的是,弗里德曼觉得,他不担心中国会偷取美国的这个或那个技术,或中国试图通过盗取知识产权以致富;那都没什么关系,因为美国总是可以更快、更好的发明新技术,而把中国一直抛在后面。弗里德曼最“担心”中国偷窃的,不是隐藏的秘密,而是明摆在最表面的那些“秘密”。比如,如果中国偷去了美国独立宣言、宪 法、杰弗逊纪念馆,或林肯纪念碑,当中国开始拷贝这些东西时,弗里德曼认为,才是他担心中国的开始。

   所以,美国最“怕”中国什么呢?知识界人士认为,是中国把美国最菁华的东西学去了、实践了、并完美的运用了。而这些东西,自由民主的理念,也恰恰是中共最害怕当代中国会具有的东西。 ◇

   

   

   

   

   

   

   

   

   

   本文转自242期【新纪元周刊】“商管智慧”栏目http://mag.epochtimes.com/gb/244/9873.htm

   新纪元杂志PDF版订阅(52期10美元)美东时间: 2011-09-27 08:07:39 AM 【万年历】本文网址: http://www.epochtimes.com/gb/11/9/27/n3385050.htm谢田-美国最怕中国的东西是什么

(2011/09/27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