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永敏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秦永敏文集]->[论中国向宪政民主制的和平转型系列之五 论和平转型的领导力量]
秦永敏文集
·北京第一公民参选团在吴丽红家聚餐畅谈
·2011-11-12人权简讯 五则
·山西省粮油食品进出口公司一宗国有土地的操作拍卖内幕
·陈光诚生日祝贺团动态追踪 (二)张小玉探访团被拦车并遣返至天津
·陈光诚生日祝贺团动态追踪
·从民主人权运动角度看当代中国系列 前言 (一)从民主人权运动角度看当代
·李旺阳及其家人饱受迫害之惨况
·秦永敏门口再次被安装大量监控器 电脑受攻击电邮地址被黑
·江苏无锡吴世明因强拆本人致伤其父至死
·姚立法家被非法入侵 派出所拒绝立案
·北京第一公民参选团到国务院法制办申请行政复议(二)
·选举办拒绝透露独立参选人野靖春得票数 何德普 秦永敏
·11.14快讯北京第一公民参选团到国务院法制办申请行政复议,何德普/刘秀珍
·坐牢专业户第三次申报吉尼斯世界纪录
·罗美华出狱后情况及、、、、、、
·无锡地方政府强拆致大量人死伤
·南冠客诗集(1981-1989)
·南冠客诗二集(1998-2010)
·孙文广教授遭到抓捕
·中国人权观察主席秦永敏简历
·文学作品的社会学解读
·振华会创始人曹海波妻张念谈近况
·“世博会三勇士”李成立、胡青、徐顺义目前一个劳教一个失踪一个被严控
·付月华女士的《重审行政申诉状 》
·《多少恨,昨夜梦魂中》第 六 章 知青农民不可逾越的等级身份
· 美学的生理学探索
·《多少恨,昨夜梦魂中》第七章 精神交流相濡以沫
·《多少恨昨夜梦魂中》 第 八 章 下乡女知青岂配享受崇高爱情
·《多少恨,昨夜梦魂中》第 九 章 欲为人妻无奈曾经失身
·《多少恨,昨夜梦魂中》第 十 章沧海桑田旧梦难成
·《多少恨,昨夜梦魂中》 第 十 一 章 重生再造苟且安命
·《茶花女》艺术特色浅析
·《多少恨,昨夜梦魂中》第 十 二 章 恋慕激情不可遏止
·《多少恨,昨夜梦魂中》第 十 三 章 机智应对化险为夷
·《多少恨,昨夜梦魂中》第 十 四 章 波澜起伏大彻大悟
·《多少恨,昨夜梦魂中》第 十 五 章瓜熟蒂落情不自禁
·关于要求克林顿总统会见中国政治反对派代表徐文立先生的公开信
·《多少恨,昨夜梦魂中》第 十 六 章 “地主”家媳妇的双重苦难
·《多少恨,昨夜梦魂中》第 十 七 章 水利工地批斗“地主”
·《多少恨,昨夜梦魂中》第 十 七 章 水利工地批斗“地主”
·中国人权状况严重恶化,年终好歹探底回升——简评2011年中国人权状况
·《多少恨,昨夜梦魂中》第 十 八 章 不堪欺凌金娥服毒
·《多少恨,昨夜梦魂中》第 十 九 章冒失莽汉自杀明心
·多少恨,昨夜梦魂中》第 二 十 章 激情迸发凤凰于飞
·《多少恨,昨夜梦魂中》第二十一章 为了招工恶性竞争
·中国社会转型有多种路径,乌坎事件昭示“拖延就意味着全民起义”
·《多少恨,昨夜梦魂中》第二十二章 尘海恶浊香消玉殒
·《多少恨,昨夜梦魂中》第二十三章 天涯孤女幸有至亲
·《多少恨,昨夜梦魂中》第二十四章 河东河西亲人仇人
·陈卫已经被起诉
·广西异议人士端启宪以及张维在四川遂宁中级法院门口被国宝带走
·国际人权日黑龙江赵景洲陈慧娟夫妇和上千访民被扣九敬庄
·浙江省桐庐县当局残酷迫害核污染受害者
·核爆炸”的结果 血与泪的举报
·廖祖笙变通上网方式受阻,自感新的迫害前奏已经开始
·我们应该如何纪念辛亥革命一百周年
·孙文广教授遭到抓捕
·无锡地方政府强拆致大量人员死伤简报(4——1)
·无锡地方政府强拆致大量人员死伤简报(4——2)
·无锡地方政府强拆致大量人员死伤简报(4——4)
·无锡地方政府强拆致大量人员死伤简报(4——3)
·中国向何处去?理应和平转型 !
·2011年中国人权状况简说
·中国人权状况严重恶化,年终好歹探底回升
· 邹建华中南海举牌报案被抓回无锡下落不明
·邹建华中南海抗议后抓回无锡关进法制学习班喊救命
·《多少恨,昨夜梦魂中》第二十五章 市场巾帼慷慨悲情
·新年拷问 百年拷问 ——2012年元旦献词
·《多少恨,昨夜梦魂中 》第二十六章 逝者已矣来者厚生(尾声)
·乌坎事件的历史性意义
·从民主人权运动角度看当代中国系列 (二)从民主人权运动角度看当代中国的
·从民主人权运动角度看当代中国系列(三)当代中国政治反对派的经验教训和不
·无锡访民代表吴世明/朱世清在北京被当地劫回并被威胁送“法制学习班”
·《“世界第四波民主化浪潮与中国民主转型”征文》之一世界第四波民主化浪潮
·逆行双曲线(长篇小说)
·逆行双曲线(长篇小说)2
·逆行双曲线(长篇小说)3
·逆行双曲线(长篇小说)4
·逆行双曲线(长篇小说)5
·逆行双曲线(长篇小说)6
·逆行双曲线(长篇小说)7
·略论当代专制政权的中国特色
·声援乌坎的广州网民欧荣贵“反搬家”取得胜利
·逆行双曲线(长篇小说)8
·逆行双曲线(长篇小说)9(完)
·病重的张林被安徽警方传唤
·金堂监狱将陈卫退回遂宁看守所,王晓燕和公婆等人今天前往会见
·共产党人徐义顺腾讯微博被查封
·侈谈革命不如切实推进转型——评韩寒谈“革命”
·邹巍:传唤归来话稳健——关于王有才先生突然转向激进的访谈录
·张小玉等访民邮寄参加《2012年至2015年国家人权行动计划》申请书
·李敦勇律师会见朱虞夫
· 年关时期的政治犯动态
·年关时期的政治犯动态(8)
·关于荣获《北京之春》自由先锋奖的答谢词
·中国民主化的模式辨析
·更正和道歉
·致郑酋午
·和平转型建言(总论)
·中国民主化的路径探讨
·在狱的振华会创始人曹海波妻张念喜生贵子 需要帮助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论中国向宪政民主制的和平转型系列之五 论和平转型的领导力量


   论中国向宪政民主制的和平转型系列之五
   
   论和平转型的领导力量
   

   我的朋友张建,从天津出国,现在在美国的纽约,不久前发表一篇文章慷慨激昂的说:
   “民运界还有一个流传甚广的主流观点是,中国民主运动的主力在国内,所以海外民运只能当配角,做好服务,输送点信息和金钱就可以了。这种说法貌似有理,其实经不住推敲。其一,中国民主运动的主力在国内这是不争的事实,但是其灵魂、精英却大都在海外,从四五运动、民主墙运动、89民运、98组党到如今,三十年来各个时期跟共产党做过艰苦卓绝斗争的民运精英除了秦永敏、陈西、何德普、陈树庆等少数几个还留在国内,大部分都被流放海外,王军涛、胡平、严家其、徐文立、魏京生、王有才、刘刚、刘国凯、刘青、王希哲、王天成、傅申奇、盛雪、杨建利、宋书元、吕京花、陈立群、唐柏桥、陈破空等等个个雄才伟略、心雄万夫,人人都能独挡一面。海外民运可谓群星璀璨、人才济济。这些民运精英一旦风云际会,杀回中国,都将是改天换地、创造历史奇迹的英雄人物。我们有什么理由妄自菲薄、自我作践,长共匪志气灭自家威风呢?笔者认为,海外民运应该以茉莉花革命为契机,走出沙龙,走上街头,渗透国内,建立通畅的联系管道,煽动、渗透、资助乃至直接在国内建立组织系统,以图大业。”
   诚然,这是一幅令人激动的英雄画卷,况且鄙人不仅名列其中,而且被排在显赫地位,怎能不希望这是未来创造中国宪政大业英雄谱的真实写照?
   绝非妄自菲薄,可惜,理性使我对这位朋友的看法无法认同。
   十二年的牢狱中我认真的研究了一些基本的政治学问题,也写了《政治资源概论》等几本研究性的小册子,深知事情绝非那么简单。
   一般人往往看重政治高调,而忽略了这样一个简单的常识——政治结果毕竟是由力量对比决定的。
   力量对比则是由各方所占有的资源决定。
   没有足够的资源在手,诸葛亮也无计可施,楚霸王也只能自刎。
   所以,对政治资源占有的分析,很大程度上可以告诉我们中国和平转型的领导力量何在,尽管资源占有状况变动不居,戏剧性变化时有发生。
   政治资源包括很多方面,所有可以用于政治博弈的筹码都可以包括在内。
   其中最主要的有:道义资源,声名资源,先机资源,时势资源,合法性资源,国际支持资源,制度资源,组织资源,经济资源,人员资源,历史渊源资源,知识资源,管理能力资源,动员号召力资源,地位资源,等等。
   每一个政治组织,每一个政治领袖,都必然或多或少的掌握这些资源中的几种,掌握得多,事业就可能做得大一些,掌握得少,事业就必然做的小一些,虽然资源掌握的多少会随形势变化而变化,很大程度上取决于自身的能力胸怀抱负和努力,并且以少胜多的事也确实偶有发生,但无论什么人,都必然受所掌握的资源多少制约,这是毫无疑问的,从当前来说,也只有根据自己掌握资源的多少,掌握了哪些类型的资源,来制定战略战术,才有可能把事情做好,把事业不断推向前进。
   包括鄙人,我们的这些海内外朋友们其实并没有掌握多少政治资源,尤其是没有掌握多少实质性的政治资源,我们能够获得声名资源,主要是作为尖兵有先机资源,并成功的运用过道义资源——民主人权事业的正义性,但在全民总动员的时代,道义资源已经为大家共享,也就仅剩下了一点声名资源,在组织和人员资源方面,我们(cdp等)也是虚多于实,在经济资源方面,国内人员几乎都一穷二白,海外的大多也强不到哪去,极少数几个财力雄厚的大都已经远离政治,也没有谁会为民主事业慷慨解囊,说到知识资源,我们太欠缺了,至于对今后极为重要的管理能力资源,我们更是乏善可陈。一无所有的我们固然都胸有大志腹有良谋,身怀绝技意志坚强,可惜的是纵有翻天覆地的功夫,奈何立锥无地掀天无把!从政治学角度看,其中绝大部分人都很难不被中国的民主化进程排斥在外。
   固然,中共头目早就断言海外民运“不成气候不足为虑”是过于狂妄,我们自己恐怕也没有必要对自己的状况抱不切实际的乐观态度,只要实事求是的审时度势,就会发现毕竟形格势禁,若不突破常规思维断难有所作为!且不说我们这“个个雄才伟略、心雄万夫,人人都能独挡一面、、、、、、群星璀璨、人才济济”的海外精英能否克服“单独一个一条龙,走到一起一群虫”的民族劣根,也就是不再致力内讧内斗而向法轮功学习拧成一股绳齐心协力做大事,其实,很多最基本最基本的条件局限也不是我们海外朋友靠空口大言能够突破的。
   这里,我们先撇开政治资源问题,看看一般的形势。
   海外的问题,别的存而不论,从当前和看得到的将来来说,如何克服中共当局的封锁,切实的领导国内的民主运动就是头号难题。
   像张建说的“海外民运应该以茉莉花革命为契机,走出沙龙,走上街头,渗透国内,建立通畅的联系管道,煽动、渗透、资助乃至直接在国内建立组织系统,以图大业”,这些话道理是不错的,我们国内朋友也已经盼了二十来年,盼得大家一起白了头,似乎还没有任何头绪,当然,这里的原因“不是我们无能,是共军太狡猾”,而且太残忍太霸道,把国家控制得太死。
   可想而知,中共的封锁总有崩溃的一天,但问题是中共的封锁本身就需要人来打破,打破其封锁的会是什么人?到那一天国内果真还需要恭请当今中国的孙中山回来当大总统吗?。
   在看国内,从我自己来说,从国内的的民运名人来说,甚至从国内绝大部分活跃人士来说,大家都可以清楚的感到自己的局限性,那就是被当局控制得很多事情都不能做。没有谁不是成天被大量熊猫全方位的盯着,门口有人守,出门有人跟,远出受限制,信件被邮检,手机电脑被监控,因此,稍有一点出格的想法和做法立即会引起当局的警觉,并采取各种毫无道理的措施,最起码的是隔绝我们和社会的联系。反过来说,组织和发动社会大众开展民主运动,最基本的一条就是必须生活在民众中,和民众有共同的利害、愿望及要求,,从而同呼吸共命运心连心,然而国内著名的民运人士连处于社会大众之中都不可能,何谈这些?当然,比起国外的朋友来我们可以克服困难做很多事情,但是同样在很大程度上被下一波的民主运动边缘化是不可避免的,至少在新的高潮到来之时一开始我们难以发挥作用(否则立即再进去,也就还是发挥不了作用)。
   况且,就算我们“秦永敏、陈西、何德普、陈树庆等少数几个”老民运人士能做些什么,从目前的数量质量看,就算大家浑身是铁,又能打几个钉?
   以上这些说法并非“长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我们这些民运精英的理念代表了中国的未来,我们作为中国民主事业的尖兵为中国的民主化打通了道路指明了方向,我们将继续一往无前的为中国的民主事业战斗、献身。
   但是,请我们海内外民运人士弄清楚,中国的民主事业是全中国人民的事业,绝不是几个民运精英的事情,光靠这几个民运精英是决不会有结果的,今日中国的这几个民运精英如果拿不出改天换地的本领来,中国人民也不会自动跟着他们去争民主要人权!
   进一步说,把海内外民运精英和中国民众隔绝起来,使我们成为脱离地面的安泰,这正是中共当局的战略意图,迄今为止中共当局也成功的做到了这一点。
   1979年我向文革时代的“北决扬”(因首创铲除中共党内官僚主义者阶级理论被毛泽东要求抓捕)的人物蔡万宝请教时他告诉我,领袖是一,群众是零,二者离开了,领袖只是个体,群众什么也不是,只有领袖和群众结合在一起,多一个零就多十倍的力量。无论这种说法多么不“民主”,目前中国民运的现实不正是因为兵将分离而处于难有作为的状态?
   以此观之,中共一党专政岂不真可以“红色江山万年长”“万岁万岁万万岁”了?
   其实,任何专制政权在垮台之前都貌似如此,其固若金汤只是假象。
   粪土之墙不可朽也!
   且让我们来重温一下明人方孝孺的《深虑论》:
   “虑天下者,常图其所难而忽其所易,备其所畏而遗其所不疑。然而祸常发于所忽之中,而乱常起于所不疑之事。岂其虑之未周与?盖虑之所能及者,人事之宜然;而出于智力之所不及者,天道也。、、、、、、夫苟不能自结于天,而欲以区区之智笼络当世之务,而必后世之无危亡,此理之所必无者也,而岂天道哉?”
   宪政民主就是当今的天道,不结于此天道者必亡。
   当局能全面戒备海内外的“民运分子”,却无法全面戒备全体中国人民,而引领中国走向宪政民主的领袖群体的主体部分也并不在当今海内外的“民运分子”之中,而在其之外!
   宪政是全中国人们的共同要求,专利权绝不掌握在“民运分子”手中,如前所述,其实今日中国举国上下,党内党外,体制内外,只要有人的地方,就有人在要民主要自由。须知,21世纪的今天,中国已是全世界最后的专制国家之一,宪政民主已经不是阳春白雪,而是妇孺皆知的事情,当局要防的也不是几个“民运分子 ”,而是全国人民。
   当年吴起和魏武侯坐船时,魏武侯感慨于自己的山河之固,吴起就告诉他 “山河之固在乎德,德政不修人尽敌”,目前当局的暴力刚性维稳,正是每年花比对付外敌(?)的军费还多的财政力量来与民为敌,其结果就如《孙子兵法》所云:
   “备前则后寡,备后则前寡,备左则右寡,备右则左寡,无所不备,则无所不寡。”
   今日中国当局无处不备,说白了,也就从反面证明今日中国民主事业的潜在领袖已经无所不在!
   从今开始,只要一有机会,民主领袖就会从中国的任何一个地方,任何一个事件,任何一个阶层,任何一个群体中,迅速的产生和发展并成熟起来!
   因为在中国一党专政彻底剥夺了全中国人民的政治权利。当局曾以泛政治化也就是“政治统帅一切”为荣,几十年来“你可以不问政治,但政治要问你”,然而,今天它该尝到全民被迫问政的另一头的滋味了。从其他国家来说也许绝对和争人权民主无关的社会角色,正因此不可避免的卷入了进来,并且必将成为瓦解一党专政的重要力量,也必将从中产生大量的政治领袖。
   香港学者张三一九专门研究了这样一个特别的案例:“达赖喇嘛原本是一个政教合一的教主。政治学常识告诉我们:这样的教主是一个极权者、敌视民主的主。但是,达赖给了人们一个反政治常识的答案。不论是达赖本人、他的社团、他的支持者都是鲜明且实质的民主创建者与实行者的。”
   这正是一个最典型的案例,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