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永敏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秦永敏文集]->[论中国向宪政民主制的和平转型系列之三 论和平转型与革命和暴力的关系]
秦永敏文集
·声援乌坎的广州网民欧荣贵“反搬家”取得胜利
·逆行双曲线(长篇小说)8
·逆行双曲线(长篇小说)9(完)
·病重的张林被安徽警方传唤
·金堂监狱将陈卫退回遂宁看守所,王晓燕和公婆等人今天前往会见
·共产党人徐义顺腾讯微博被查封
·侈谈革命不如切实推进转型——评韩寒谈“革命”
·邹巍:传唤归来话稳健——关于王有才先生突然转向激进的访谈录
·张小玉等访民邮寄参加《2012年至2015年国家人权行动计划》申请书
·李敦勇律师会见朱虞夫
· 年关时期的政治犯动态
·年关时期的政治犯动态(8)
·关于荣获《北京之春》自由先锋奖的答谢词
·中国民主化的模式辨析
·更正和道歉
·致郑酋午
·和平转型建言(总论)
·中国民主化的路径探讨
·在狱的振华会创始人曹海波妻张念喜生贵子 需要帮助
·陈西关在兴义监狱,妻女朋友艰难探监
· 坐牢专业户第四次申报吉尼斯世界纪录
·上twitter辞
·郭洲坝发生上万名退休工人大示威
·中国反腐联盟发起人-楼主马维权被拘已有十天一直下落不明
·中国民主化阶段论
·乌坎改变中国
·葛洲坝退休工人大示威持续四天
·和平转型建言之2 和平转型的体制内希望
·葛洲坝退休工人大示威在高压下停止
·异议人士石玉林在武汉受骚扰驱赶
·异议人士石玉林被宜昌国宝约谈 宜昌异议人士被广泛微妙警告
·宜昌在汉异议人士石玉林连接三天被约谈
·刘晓波是中国理性反对派的光辉旗帜
·坐牢专业户第五次申报吉尼斯世界纪录
·王有才题字:看那秦永敏多混蛋(电邮三封)
·稳定社会的当务之急——土地私有化
·传奇女士野靖环
·通报
·秦永敏紧急声明
·论权利体系的成长(一)
·秦永敏王喜凤结婚情况通报(第一号)
·秦永敏王喜凤结婚情况通报(第二号)
·秦永敏王喜凤结婚情况通报(第三号)
·秦永敏王喜凤结婚情况通报(第四号)
·秦永敏王喜凤结婚情况通报(第五号)
·论权利本位观念的社会哲学(上篇)
·论权利本位观念的社会哲学(中篇)
·论权利本位观念的社会哲学(下篇)
·秦永敏王喜凤结婚情况通报(第六号)
·秦永敏王喜凤结婚情况通报(第8号)
·秦永敏王喜凤结婚情况通报(第7号)
·秦永敏王喜凤结婚情况通报(第9号)
·秦永敏王喜凤结婚情况通报(第10号)
·秦永敏王喜凤结婚情况通报(第11号)
·论权利体系的成长(二)
·“美”的概念辨析(美学研究)
· 直面迫害,坚守神州
·强烈谴责中共当局继续不给我们办结婚证
·论权利体系的成长(三
·秦永敏不自杀及委托律师的公开声明
·秦永敏王喜凤结婚情况通报(第13号)
·秦永敏王喜凤结婚情况通报(第14号)
·秦永敏王喜凤结婚情况通报(第15号)
·秦永敏王喜凤结婚情况通报(第16号)
·秦永敏王喜凤结婚情况通报(第17号)
·秦永敏王喜凤结婚情况通报(第18号)
·秦永敏王喜凤结婚情况通报(第19号)
·秦永敏关于女侠被地方当局及其前夫绑架情况的通报(1)
·王喜凤:高考黑幕及背后的根源浅析
·王喜凤文之三:恐惧轮罩下的婚礼和蜜月
·王喜凤文之四:离奇的蜜月之旅——“法制学习班”
·王喜凤:启蒙宣传、民运实践和维权运动的三位一体化整合
·王喜凤文之六:言论不自由之现状及公民应对之策
·王喜凤文之七:和平转型下的中国政治改革问题浅探
·王喜凤文之八:今天两次被当局找去的经过
·王喜凤文之九:就中国当局不仅不依法为秦永敏和我办理结婚证而且企图把本人
·王喜凤文之十:艰难的心旅
·王喜凤文十一:改革的式微与公共参与的契机
·秦永敏关于女侠被地方当局及其前夫绑架情况的通报(1)
·秦永敏关于女侠被地方当局及其前夫绑架情况的通报(2)
·秦永敏结婚失败谢罪书 秦永敏王喜凤结婚情况通报(第20号)
·秦永敏反对浑源当局迫害王喜凤的声明
·秦永敏王喜凤结婚情况通报(第21号)
·秦永敏王喜凤结婚情况通报(第22号)
·关于我们的结婚契约和结婚誓词继续有效的共同声明_秦永敏王喜凤结婚情况通
·秦永敏因王喜凤不能返回武汉履行诺言而被迫宣布解除结婚契约的最后声明^^^
·紫苏
·中共当局为阻止秦永敏获法国人权奖将其长期非法拘禁绝食54小时和国保瞿佑平
·中国民主人权活动家秦永敏第39次被抓捕、非法拘禁44天归来后发表严正声明
·秦永敏关于被推荐法国人权奖和失踪期间受到大家关爱寻觅的
· 要求山西当局停止迫害王喜凤并且立即恢复其工作待遇和工资的声明
·秦永敏为被非法拘禁事致武汉市青山区人民检察院 控告书
·秦永敏向青山区人民检察院对青山区综治办等提出控告
·离岛前夕即景
·群英赞歌
·秦永敏晨跑长江大堤遇倒卧者
·检察院拒绝受理控告
·同城圈子的历史与展望
·简论社会正义(之一)社会生活的最高价值是正义
·简论社会正义(第二篇)二 正义的概念解说
·腊月28被当局找事的情况通报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论中国向宪政民主制的和平转型系列之三 论和平转型与革命和暴力的关系


   之三
   论中国向宪政民主制的和平转型系列之三
   
   

   论和平转型与革命和暴力的关系
   
   谈到和平转型,革命和暴力就是无法回避的问题。所以我在《和平宪章》中有云:“既然多元化民主政治是不可阻挡的历史必然,那么,我们不能不问:这一进程在中国究竟将以和平方式还是以非和平方式进行?”
   非和平方式,就意味着有不同烈度的暴力出现,直到发生暴力革命。
   这里,我们首先来看看革命这一概念的来源。
   如果我记得不错的话,革命一词经过了一个从中国出口到日本,又从日本返销到中国的过程。20世纪初康梁等维新志士流亡到日本以后,受他们影响关心国是的年轻人觉得维新已经无望,必须推翻满清王朝才能救国,日本媒体就把这些人称之为“革命党”人,由此“革命”一词进入了现代汉语。但是,日本人之所以这么使用,则是因为中国自古以来就有革命一词,其意义和日本人的用法却形似而实非。《尚书•多士》记载,由于殷商遗民不愿臣服,周公召集他们训话谈周朝取代商朝的理由:“惟殷先人有册有典,殷革夏命。”意思是,我周朝能够取代你商朝,是因为你商朝有历史记载,商朝也曾经革除了夏朝的天命——在当时的正统观念看来,君王的权力是上天授命的,因而具有不可取代的圣神性,周公则说,既然你商朝能革除夏朝的天命,我周朝又为什么不能革除你商朝的天命?由此开始,历代王朝轮替的时候,就经常以革命称呼,比如《资治通鉴》就称曹魏篡汉为“革命”,南北朝时梁武帝也说:“虽云革命”梁和齐本是萧姓一家,都是萧何的后代云云。所以革命在古代中国只是改朝换代的别名,意思是新王朝革除了旧王朝享受权力的“天命”
   再看当今中国革命概念的几种意思。
   第一种:毛泽东说:“革命不是请客吃饭,不是做文章,不是绘画绣花,不能那样雅致,那样从容不迫,文质彬彬,那样温良恭俭让,革命是暴动,是一个阶级推翻一个阶级的暴烈的行动。”说白了,还是用尸横遍野血流成河的暴力夺取政权,这就是中共理解的革命,也就是激进主义者号召的革命。
   第二种:人们常说“工业革命”、“农业革命”“科技革命”“产业革命”,这种革命当然和暴力夺取政权无关,只是指事物发生升级换代的本质变化。
   现在我们来看政治制度转型的问题。
   第三种:从专制制度到民主制度,不管转型的方式如何,都是政治制度“发生升级换代的本质变化”,也就都可以称为革命。但是,说到政治革命,就又有了两种方式:一种是十分暴烈的,例如罗马尼亚、利比亚式的,一种是苏联东欧式的,包括台湾那样的。众所周知,后一种范式被称为“天鹅绒革命”或者“颜色革命”。
   由此可见,无论以暴力还是以和平方式完成,在中国实现宪政都是一场政治革命,从这种意义上说,一切主张实现宪政者都没有分歧!
   再回到现实的中国,中共是搞暴力革命上台的,也始终害怕被暴力推翻,所以今日中国一说到革命举国上下都会联想到暴力革命!这样,在中国的今天,一提“革命”就必然联想到杀人如山血流成河,用毛泽东时代威胁其党徒的话说是要“千百万人头落地”,从而造成朝野之间的恶性互斗。今年二月海外发起的“茉莉花革命”导致当局失去理性的过度反应就是一个典型实例,其结果不仅没能让国内的反对派人士集结起来,反而使大量领袖人物因为当局要把反对运动消灭在萌芽状态而被投入监狱。
   当然,中国有十几亿人口,海外有几千万人,中共的反对阵营有极端激进到非常温和的多种不同观念、派系乃至组织,这是谁也改变不了的事实,因此,中国的转型,在音调上必然是多声部的,在政治力量上必然是多元化的,在组织体系方面必然是团体林立的,存在不同主张和做法必不可免,也绝对不可能强求统一。对真正致力转型的民主人权活动人士来说,不管自己主张采取什么方法,必然会对其他主张表示尊重,因为我们致力的宪政首先就是要充分保障人们的思想自由。
   在这种情况下,尽管和平革命即“天鹅绒革命”“颜色革命”就结果来说也是指向宪政的革命,但我和我的国内政治反对派同仁宁可绝不使用这种激烈语言。我们当然要达到政治变革的基本目标——使中国从一党专政走向政治多元化,进而实现宪政下的多党公平竞争。,但绝无必要唱高调,绝无必要自我标榜,绝无必要激化矛盾。
   须知,政治现实中最重要的是力量对比,积聚力量是今日中国民主人权事业的首要任务,古今中外政治力量成功集结和崛起的经验教训告诉我们,离开了低调务实就一事无成,凡唱高调夸大口者无不成为笑料。
   以上是从策略角度说,再从价值角度看,梁启超早已做过精辟分析。
   梁启超的“开明专制论”是对这种历史发展过程的准确把握,就是说,从农业文明的依附社会、自然经济向工商业文明的契约社会、市场经济过渡,由一个相对专制的政权进行“保育”,差不多是一般规律而不是特殊例外。
   “开明专制论”的立论基础,倒不是它如何如何好,而是“两害相权取其轻”。梁启超清楚地洞晰了当时中国社会的动乱因素大大超过了为工商业文明奠基所必需的稳定发展因素,正因此,在二十世纪初,梁启超提出了这样的主张:“中国今日万不能行共和立宪制”。他在《开明专制论》中列举这样六项原因:“一曰中国人民智力低下,无实行共和国之能力,二是革命后所建立之军政府必然专权,决不会让权力于议会,三是革命必然引起大乱,刘邦项羽之辈迭出,你争我夺,混战不已,四曰“土地国有论”的理想根本无法实现,五曰三权分立的议会政治,不造成议会专制,就造成行政首脑的专制;六曰共和立宪必然引起新的革命。其结果就是革命接革命,永无休止,流血复流血,国无宁日。”显然,梁启超的这六个推断都言之成理,并在中国近百年历史上不同程度地得到了验证。
   梁启超还指出:“中央旧政府既倒,而新共和政府不能成立,或暂成立而旋起冲突,中央纷乱如麻,而各省新经兵燹之后,人民生计憔悴,加以乱机已动 ,人人以好乱为第二天性,自然的暴动陆续起,于是秩序一破,不可回复,而外国干涉乃起”,其结果,“小之则自取灭亡,大之则灭亡中国(《暴动与外国干涉》《新民丛报》第82期)。
   显然,他的这些推测,从一定意义上说正是辛亥革命后的写照。袁世凯的民国政府成立未几,便与国民党发生冲突,孙中山乃发动“二次革命”——“旋起冲突”,经过“护国战争”,“护法战争”,中国终于“乱机已动”,“人人以好乱为第二天性”,从此以后,内战连绵不断,乃至招来了日本帝国主义的大举进攻,终于使中国险遭亡国之灾!
   在与孙中山领导的革命党论战中,梁启超反复指出,革命将使中国“流血飘杵”,果不其然,二十世纪里中国直接死于“革命”的人和间接死于“革命”的人数以亿计(中共自称其政权是四千万人的生命换来的,加上被他们革掉命和解放后整死的人,这个数字必然翻上一倍,而且政策错误使60年代初饿死的人又是四千万,此外还有辛亥革命到三十年代军阀混战中的死者),如此惊人的死亡,又带来了什么结果呢?
   “革命后新建共和政府……终无术以持久,断断然矣。不持久奈何,其终必复返于专制,然则其去政治革命以求救国之目的不亦远乎!”(《申论种族革命与政治革命之得失》《新民丛报》第76期)。
   是的,中共的“革命”终于胜利,然而其“复返于专制”的程度,连满清王朝乃至古今中外专制历史上任何最专制的王朝也望尘莫及,试问,哪一位专制暴君做到了要八亿人每天早晚向他“请示汇报”高呼“万寿无疆”?在那个年月,工业建设在继续,文明建设则彻底摧毁,严格的户藉制度使全国人陷入空间严重的依附关系之中,每个人都变成了“革命的一块砖,哪里需要哪里搬”!
   请不要忘记,“革命”只是改朝换代的手段,或者是建立宪政民主制的手段,但是,在二十世纪中国的文化里,主要是在中共的文化里,“革命”却成了目的价值,如毛泽东所说:“看一个青年是不是革命的,拿什么去辨别他呢?”再如文革中的口号“不断革命、永远革命”,这种革命结果,恰恰如梁启超所云,离革命开始时树立的宪政目标当然更远了。
   当然,20世纪中国之所以会陷入“革命复革命流血复流血”的境地,还有一个更基本的社会历史因素,那就是当时中国仍处于农业社会晚期,市场经济才处于起步阶段,大量农民在工业革命的冲击下破产,这样,使中国在工商业文明时代因毛泽东之流煽动发生了一场农民革命,从而造成了历史大倒退。
   21世纪的今天情况已经完全不同,1978年开始,邓小平利用以埋葬资本主义为己任的中共来“复辟资本主义”,也就是搞“开明专制”。33年过去,中国的市场经济已经成熟,市民社会迅速发展,绝大部分人都成了小资产者,温饱问题已经解决。
   这种情况下,暴力革命的温床已经不存在,暴力革命的道义也基本不存在。
   因为人民已经活得下去,绝大部分人的生活在一天天好起来,这时候,再煽动他们暴力革命有谁会响应?让民众流血谁又愿意去流(至于经济危机中的全民示威乃至骚乱又当别论)?自古有道“非危不战”,日子能一天天变好,穷人只有一个黑白电视机也可以娱乐至死,却让他们去流血,道义理由又在哪里?更重要的是,对普通民众来说,个人、家庭生活的改善只能靠自己去努力工作,民主化带来的好处一时很难见到,如果发生剧烈革命,对自己和家庭的损害很可能是直接的,显而易见的,他们又为什么要为只能立即给野心家、给政客、给少数走投无路者带来好处的暴力革命去做牺牲、去参与或者支持?
   所以,从暴力革命的发生上说,必须有可以作为温床的社会条件,今日中国已经没有这种社会条件,必须有可以作为依赖对象的基本群众,今日中国已经没有这种可以发动的社会基础,必须有可以说得过去的道义理由,哪怕像中共当年煽动农民那样貌似充足能够蛊惑人心的道义理由,今天这种道义理由也没有了。
   何况梁启超通过二战后(1918年)的欧遊早已发现:“欧洲100多年来种种有主义的政治,都是从这种市民的群众运动中制造出来的,……一部西洋史,一言以蔽之,是国民运动史。”
   运动的结果,使“从前的空想,渐渐地都变成事实了。”
    梁启超认为,开展国民运动有十大注意事项:
    一、要积极的,不要消极的。
    二、要公开不要秘密。
    三、要对事的不要对人的。
    四、要在内地不要在租界。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