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维平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姜维平文集]->[曹天问政,意义何在?]
姜维平文集
·二审上诉,薄熙来改判的可能性极低
·胡锦涛上黄山,像征意义不一般
·李修武案应当异地重审
·多伦多市长摊上大事了
·李俊说,他考虑放弃国家赔偿
·李俊说,他考虑放弃国家赔偿
·薄熙来终于“休假式治疗”了
·黄奇帆的假慈悲
·邓亚萍烧掉20亿,责任在谁?
·薄熙来余党反扑,李俊企业遭围困
·薄熙来党羽鼓动闹事,李俊企业危在旦夕
·薄熙来党羽鼓动闹事,李俊企业危在旦夕
·薄熙来后院余火,史联文被抓
·黄定良是薄熙来黑打的侩子手
·暴打李俊员工,黄奇帆把戏演砸了
·刘伟忽然高升,黄奇帆完了
·《公报》与《决定》为何相去甚远?
·习近平打老虎,“刑不上常委”休矣?
·女孩摔婴案何以发生在重庆?
·孙政才换将,李俊企业又活了
·孙政才捧着烫手的山芋
·李修武狱中家书(1)
·李修武狱中家书(2)
·延缓平反冤案,钱锋还在打太极
·李修武狱中家书(3)
·习近平吃包子,下级吃什么?
·“堰塞湖”顶在黄奇帆的头上
·李修武狱中家书(4)
·王歧山打老虎,动了真格的
·清除薄一波题词理所当然
·司法腐败是最大的腐败
·李修武狱中家书(5)
·不要叫企业家走在监狱的路上
·李修武狱中家书(6)
·重庆的冤假错案能平反吗?
·重庆平反冤案,应从李修武案开局
·李修武狱中家书(7)
·重庆遭受“黑打”的民企有望翻身
·孙政才哄民企,遮遮掩掩云雾里
·薄熙来对不起崔荣汉
·程毅君给薄家唱的一首挽歌
·薄熙来政变记(1)
·重庆民企老板为什么怀念汪洋?
·从春晚小品看北京政局走向
·黄奇帆把“吊炉饼”烤糊了
·重庆新郎挨棍子,但愿打疼张国清
·重庆高院避谈“黑打”失良机
·重庆监狱情人节,情何以堪?
·何来重庆民企“出海潮”?
·从李俊到王石,一个时代的跨越
·超期羁押的典型案件
·从曾维是不是曾庆红儿子谈起
·从曾维是不是曾庆红儿子谈起
·活着真好
·黄奇帆的阴阳八卦
·周永康案是薄熙来案的升级版
·黄奇帆是“鱼”,谁是“水”?
·原加拿大总督伍冰枝印象记
·黄奇帆向富豪宣战为哪般?
·顾雏军案是司法不公的恶果
·黄奇帆与神医骗子
·重庆“打黑功臣”为什么自杀?
·习近平有点烦,胡锦涛下湖南
·陈政高不是薄熙来的盟友
·女记者验尿,验出警方的霸道
·“浙江叔侄案”责任人已蒙混过关
·孙政才应当学习成师傅
·阔别5年,兄弟重逢
·阔别5年,兄弟重逢
·重罪轻判,孙政才玩弄平衡术
·拘捕王建民,王荣讨好江泽民
·我见到的两任加拿大移民部长
·黄奇帆与“奔驰哥”
·由失联乘客翁美玲想到影星翁美玲
·暴力不能救中国
·王建民能判刑吗?
·王荣拉提琴,王建民的心弦断了
·王荣拉提琴,王建民的心弦断了
·徐才厚落马,王建民遭报复
·深圳,没有dad的父亲节
·习近平打老虎,何以步步升级?
·王建民被批捕,逃不过“口袋罪”
·习近平打老虎,一切都是铺垫
·记者刘虎获释,但愿是个信号
·徐才厚与周永康的结局
·王歧山打老虎,注意点策略
·周永康是怎么爬上来的?
·达赖喇嘛向习近平释放善意
·越狱谜团与司法腐败
·周永康前妻车祸死亡案必须彻查严办
·要警惕薄周余党的“断头蛇”咬人
·“漏网之鱼”,我想起了黑龙江的杨信
·释放王建民,救人也救己
·我建议学生们立即撤离
·爱财如命,守身如玉?
·重庆法院向“钱”看,激化社会矛盾
·范曾对习近平是虚情假意吗?
·梁振英给我的第一印象
·扑朔迷离的王建民案
·感恩节:失而复得的锁钥
·薄熙来的尾巴,钱锋的骗局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曹天问政,意义何在?

   像曹天这样的亿万富豪,不悄悄地去吃喝玩乐,享受生活,再去继续赚大钱,而是做起当市长的美梦,并且还存在着一线希望,炒得沸沸扬扬,实在是一个异类,但毫无疑问地,企图在政治领域引入竞争机制,而得到执政党的许可,也获得老百姓的掌声,目前难度太大,假如中共冒出蒋经国式的伟人,奇迹就会出现,否则,曹天问政,只能是无语问苍天。
   
   不过,自从曹天宣布竞选郑州市市长那天开始,中国政坛应当发生了一定的变化,他提出了一个新的问题:不是党员,或不是党组织包装出来的民主人士,可不可以担此重任?显而易见,与其说中共对此不放心,不如说是不信任,它最担心的是,曹天会挖了制度的祖坟,以前历任官员的不廉洁的纪录怎么办?我想,这可能是地方官员竭力杯葛他的主要原因。
   
   且莫以为曹天的“亿元廉洁保证金”,贪官听了也舒服,它可能使许多吃官饭的人胆颤心惊,郑州老百姓虽然举双手拥护,但中国官员的授权方向是自上而下的,曹天想倒过来,是一场乾坤变位的革命,正因为如此,媒体炒作他才有意义。它预示着一个民主选举的时代即将来临。或许它比其它国家会略迟一点,但这一天必将瓜熟蒂落。

   
   于是,曹天站在了历史的交叉点上,他的后边是一片专制的大海,他的前边是民主的彼岸,如果说任何重大事件都具有其必然性,那么,我们就不能责怪他心血来潮,他的伟大在于超越了私利的束缚,而其悲哀在于执政党的短见影响了判断力,其实,解救中共和腐败政府的最佳良药,是引入竞争机制,不要以为反对党是自己的敌人,敌人能使政治人物起死回生。
   
   问题是,像现在这样坐在火山口上等死,而不改革,还能等多久?混一天算一天的念头使中南海的所谓几代领导核心人物,消失了渐次隐去的背影,他们不会喜欢像曹天这样的人,更不会认同解救他们的人,往往以挑战他们的面目出现,而基层官员也在步其后尘而去。谁也说不好,那场烧尽专制制度的火焰,会在何时被愤怒的暴民点燃。
   
   一旦点燃就没有回旋的余地,因为在一个没有政治强人的中央集权国家里,既便某位领导人,想依靠暴力平息公众事件,也是一厢情愿,而暴民骚动过后的中国,不会是民主,只能是分裂,因此,未雨稠缪的智者是温家宝,他提出的自上而下的政改,走到了茉莉花革命的前面,却折断在人民的叹息声中,这只能归咎于既得利益集团的僵化和自私,也归咎于他与体制难以割舍的联系。
   
   显然,曹天也是一个个改良派,他有足够的财力玩政治,也有广远的人脉关系,云集他的团队,并推出诗意的纲领,但可惜体制内没有强势人物的力顶,他单薄而脆弱,也许领导一个民企,他是参天大树,夺得郑州市长的宝座,他目前还像被遗弃在路边的小草。
   
   我们只是听到了小草的歌唱。假如中国是宪政民主的社会,他未必能实现自己的理想,但命运肯定给他冲刺的跑道。而现在,他找不到继续较力的方向。
   
   而且,他身处习惯势力的围困之中,如同孤岛,体制内的掌权者会用放大镜去“爱”他,“爱”得他死去活来,查补六百万的税费可能仅仅是开始,而他的多个股东被“双规”,才是击毙他的子弹,假如从鸡蛋里挑不出骨头,就会把鸡蛋变成石头,反正官员有的是时间和精力,一定会把他的梦想变成碎片,因为像这样的有志之士,挤入体制,贪官就得走上断头台或牢狱。所以,结果并不乐观。
   
   现在,曹天问政的消息令我思索很久,那碎片的玻璃已把很多善良人的心刺伤,我想在闪亮的碎片中拾起破局的希冀,而却一无所得,也许做个假设能使我们清醒,
   
   如果曹天真的当了市长,他能不能领导全部是党员的下级,又如何听命于一元化的红色的上级,他能否游离于常委会之外,下达自认为正确的指示,特别是他反腐的决策,如何让纪委和政法委去落实?答案是令人困惑的,可见,曹天想在体制内杀出一条血路,却只能倒在血泊中。
   
   正因为如此,他的问政才是具有启迪意义的,无疑地,他不是一个政治家,也不是一个完全的商人,在这个被火和血映红的时代,在这个缺乏诗意和激情的时代,他只是一首诗,辞句是美丽的,但没有明晰的内容,而且诗句终是无解,类似北岛的诗:我不相信,曹天的诗是:为什么我不行?
   
   只有大多数的中国人团结起来,都向执政者提出同样的问题,世界才会改变,郑州才会出现民选的市长,不过那时,我们这一代人已化为尘土。唯其如此,曹天写出了最悲壮的诗:明知不可为而为之。RFA

此文于2011年09月26日做了修改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