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傅申奇文汇
[主页]->[百家争鸣]->[傅申奇文汇]->[民主革命党人的理论纲要和行动纲领]
傅申奇文汇
·《保护私有财产》
·《丧尽天良》
·《六四十五周年》
·《皇权与党权》
·《评一、二、三工程》
·《触目惊心》
·《国家恐怖主义》
·《中国的崛起》
·《国家秘密》
·《强烈的反差》
·《邓小平一百年》
·《上访和执政能力》
·《沉重的心》
·《胡江没有实质区别》
·《新闻自由》
·《令人发指、发人深省》
·《令人心寒》
·《重庆事件的启示》
·《面对揭竿而起》
·《天下会不会大乱?》
·《制度不改、矿难未已》
·《未来中国》
·《钳制言论》
傅申奇2003年评论
·《释放王炳章》
·《声援刘荻》
·《灰色恐怖》
·《民主党派》
·《荒唐可笑的审判》
·《一盘下不完的棋》
·《党章与宪法》
·《东施效颦》
·《尘埃落定》
·《新闻控制》
·《走向共和》
·《专制官僚综合症》
·《非典与政治》
·《非典与改革》
·《孙志刚之死》
·《谈选举》
·《六四与平反》
·《周正毅案》
·《香港大游行》
·《民意的胜利》
·《北京到底准备怎么样?》
·《另一种富豪》
·《人命和人权》
·《再谈人命和人权》
·《再谈走向共和》
·《周正毅与郑恩宠》
·《腐败与反腐败》
·《新圈地运动》
·《三中全会》
·《神州五号与中国前途》
·《胡锦涛与政治改革》
·《向何德甫致敬》
·《衡阳大火》
·《香港的地方选举》
·《声援王炳章》
·《香港的政治改革》
傅申奇2002年评论
·《新年展望》
·《王策的关与放》
·《公民意识的觉醒》
·《魏泉宝回到纽约》
·《节日的感叹》
·《江泽民的退与不退》
·《民权的兴起》
·《掌声的启示》
·《贫富差距》
·《中国的工人运动》
·《政治与经济》
·《希望工程也成了腐败工程》
·《胡锦涛访美》
·《民主与中国》
·《胡锦涛与李登辉》
·《历史的伤口》
·《江泽民的五三一讲话》
·《胡文海案件》
·《防民之口》
·《欺骗与抗争》
·《专制改良》
·《王炳章失踪》
·《民主与统一》
·《人权与法治》
·《反腐败与权力斗争》
·《封锁信息和镇压》
·《北京当局持续践踏人权》
·《中国特色》
·《共产党的下台与垮台》
·《权力与制衡》
·《话说十六大》
·《共产党代表谁?》
·《专制的延续》
·《难产的新闻法》
·《新的政治迫害》
·《香港基本法第二十三条》
傅申奇2001年评论
·《新年贺词》
·《新年贺词》
·《也谈“天安门文件”》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民主革命党人的理论纲要和行动纲领

民主革命党人的理论纲要

    和行动纲领

    做什么?谁来做?怎么做?

    傅申奇

    (根据王炳章的《中国民主革命之路》简写)

    中国民主革命党筹备委员会

    二零零九年六月二十三日

    刘晓波被逮捕之日

    2010年09月05日发布于中国民主革命党博客

    http://blog.boxun.com/hero/201009/mzgmd/4_1.shtml

   (一) 做什么?

   中国百年前的民主革命终结了几千年的皇权专制,创建了亚洲第一个民主共和国,但在共产主义运动的冲击下,中国又沉沦在党权专制的囚笼里。

   当今中国必然要完成百年民主历程未完成的如下任务:

   政治,从党权变成民权;

   军队,从党卫军变成国防军;

   法律,从摆设和手段变成权威的准则;

   民众,从臣民(虚假的公民)变成真正的公民;

   立法、司法和行政权,从一党专权变成分权制衡;

   这一转变,

   有人称作:民主转型;

   有人称作:民主化进程;

   有人称作:宪政民主改革;

   而王炳章和民主革命党人喜欢把这一转变看作民主革命。

   因为这一转变不是原有政治制度、社会结构的修修补补,而是全然的更新,彻底的改观。

   放眼世界,十三亿人的中国走向民主,无疑是本世纪上半叶人类社会最重大的一件事情。

   为这一转变贡献思想、理念、策略和方法的;

   为这一转变提供基础、元素、动力和能量的;

   为这一转变从事宣传、鼓动、组织和策划的…..

   等等所有相关的人和事,都是这件大事不可缺少的组成部分。就是习惯所说的民主运动,简称民运。從目的上談,民運的目的是革命性的,那就是:终结中共的党权專制制度,建立分權制衡的民主制度,所以可以叫作民主革命。

   要完成这一革命性的目标,從手段上談又可以分为演进性的和革命性的。

   演进性的手段是:基本在現有法律框架内逐步突破和更新宪法、法律。先競選最基層的人民代表和村、鎮長;再一層層競選上去,直到获得全國人大的代表的多数。由合法最高權力機構──人民代表大會,通過決議,修改各項法律,實現民主化。

   革命性手段很多:积蓄能量,在时机适当时强行组成全国性庞大政党,突破党禁、报禁,造成既成事实,组织群众运动,迫使中共接受既成事实,完成颜色革命。又比如由于某些突发因素,人民大規模地奮起,可适时引导民众佔領省、市政府,成立民主政府、实行地方自治,推动全国革命等等。从理論上講,凡是不完全符合中共現有法律的運作,都叫做革命性手段。

   我们----民主革命党人的立场是:

   其一,我们希望以和平演进的手段达成中国民主化的目标,希望避免革命,尤其是避免流血。历史告诉我们,演进性发展,对人民,对执政者本身,都有好处。从而,对整个民族带来福祉。

   但希望是一回事,执政者如何回应、能否放权、能否顺应历史潮流进行“改良”又是另一回事。美国前司法部长甘乃迪曾说,成功的改良,是防止革命的最佳途径。有句话说,革命往往是在革命家喝咖啡的时候爆发的。意思是讲,革命发生与否,并不主要取决于主观的人为策划,主要是看有没有发生革命的客观社会条件。而革命的条件,往往又是执政者倒行逆施创造出来的。

   所以,

   其二,最终,专制社会以什么方式过渡到民主社会,不取决于、或者说不主要取决于“我们”,而主要取决于执政者的态度,取决于执政者对历史的潮流采取什么样的回应。做为民主革命党人,要做好两手准备。既呼吁“改革”、推动演进,但也不能放弃革命、更不会反对革命。当革命大潮来临时,敢于迎接革命,并将革命引向正确的轨道。只不过革命性的发展,执政者的下场可能会比较悲惨。

   总而言之

   中国的民主转型只有两条路。

   第一条路:演变之路。如果共产党在民主潮流的冲击下,决定开放民主选举,民主人士就有了很大的合法斗争活动的空间。按照中共的法律,县、市区以下的人民代表和行政首长施行直接民选。前两年,中共开放村镇直选,结果百分之四十七的乡长、镇长由非共产党员当选。也就是说,中国社会的基层已经变天。一旦开放县级和市区级选举,肯定民主人士将大有斩获。县级、市区级为基层政权机构,有公安局和武装部,有法院,可以想一想,由民主人士掌权后,将是什么局面?有了突破口,大堤就会一泻千里。中共就会不得不开放更高层次的选举。渐渐的,民运人士将掌控政局,最终在全国建立民主政体。

   

   第二条路:革命之路。中共死抱政权,残酷镇压人民。政权继续腐烂,终将触发革命。在革命到来时,由于民运人士做了准备,将出面收拾残局。

   两条道路,民运都是赢的。

   

   (二) 谁来做?

   其实,无数的男男女女都在做,理论家、企业家、社会活动家、知识分子、律师、不同的信仰群体、工人、农民、农民工、学生、异议人士、流亡者等等,都在做这件事。这就是广义上的民运。

   区别在于:

   有些人有明确的主观意识和目标,其他人没有;

   有些人愿意为此不懈努力和奉献,其他人不愿;

   有些人不避风险敢于行动和挑战,其他人不敢。

   而这些有明确的主观意识和目标,愿意为此不懈努力和奉献,不避风险敢于行动和挑战的人们就组成了“我们”这个群体。“我们”对于完成这件大事来说是至关重要的。这就是狭义上的民运。

   但是,这个群体除了目标一样,关于达成这一目标的途径、策略和方法等各个方面就差别巨大,有时甚至线条分明,组成了赤橙黄绿青蓝紫的缤纷光谱。这就有了许多不同的小的、更小的“我们”,甚至只剩下“我”了。

   这许多的“我”有的刚投入不久,有的已经奋斗了十年、二十年甚至三十年。但成果不尽人意。但“我们”这个群体还是与日俱增。

   那么接下来怎么做呢?

   

   (三) 怎么做?(鉴于民运的主要舞台在大陆本土,因此以下论述没有特别说明的就是针对国内的。)

   当务之急是“我们”中的每一个“我”,既要高举自己,又要放下自己。所谓高举自己就是:明确自己的特点和色彩,把自己的角色和定位,看清楚、想明白,最大限度的发挥自己的作用,绝不要妄自菲薄。所谓放下自己就是,也不要妄自尊大,明白自己的有限性,与同类的“我”联系起来,组合起来,组成有力量的“我们”,并使这个“我们”越来越大。比如说,赞成稳步推进宪政改革的参加宪政促进组织;赞成社会民主主义的集结成强大的社会民主党、社会党、工党等等;尊崇孙文学说的重组同盟会或重组国民党等等;赞同王炳章主张的可以组建民主革命党,还不能定位的可以形成松散的群体,如此等等。

   民运中不同的个体和群体都是需要的,都是重要的,如王炳章所说的:“犹如一个光谱,五颜六色。也象一个乐队,高音、中音、低音都有。正因为如此,乐队听起来才悦耳。变革中国的社会,是一个立体的大工程,各种角色都有其作用。民运队伍中,不同意见,不同路线,不同策略的争论,更是家常便饭。我历来主张,体制外的一派不要排挤体制内的一派;体制内也不要看不惯体制外。激进派和温和派也要和平相处,你干你的,我干我的,发挥角色互补的作用。如同一个乐队,哪能只奏一个单一的音调?”

   每一种音调凝聚起来,发出清晰、嘹亮的声响;每一种色彩集中起来,透射出强烈、明亮的光彩,是非常重要的。但各种音调有序排列,组成悦耳的乐章;各种色彩理想组合,形成绚丽的色谱,那是更加重要的事情。由许多的“我们”聚合成庞大的“我们”,成为反对派的阵营,才能撼动党权专制,完成历史的伟业。

   也许晚了一点,但晚做比不做好,每一天都是新的开始,就从今天做起。也许还看不到“我们”,就从“我”做起,去寻找另一个同类的“我”,形成“我们”,再和其他的“我们”协调、互助。

   不管“我们”是什么,都需要与更多的人联络,从事社会活动,把“我们”展示出去,把有关“我们”的信息传送出去,使更多的人了解“我们”融入“我们”,或成为“我们”的同情者、支持者。

   那么,“我们”------民主革命党人将要怎么做呢?

   在这里我们要简述一下指导民主革命党人行动的基本理念:

    民主革命党人的理论纲要

    民主、自由、人权、法治的理念

   

   (一) 民主

   民主有两个层面。一是民主理念, 即理论部分,我们称为‘软件’部分。二是民主制度,即实践部分,我们称为‘硬件’部分。

   1) 民主的理念

   至少包含三个要素:

   第一、政治上人人平等。在法律面前,应当一律平等。落实在选举上, 就是一人一票, 而且, 每票的价值相等。

   第二,权力来自人民,或称主权在民。也就是说,政府是人民创建的, 人民选择的。定期、公平、自由竞争的选举 ,是人民选择、更换政府的主要方式。

   第三,服从多数人的决定,保护少数人的权利。保护少数人的权利,说到底,就是保护每个人的基本人权,包括政治权利。在某种意义上讲,民主理念的真正内涵是保护少数,而不是服从多数。

   2)民主制度

   至少包括如下几个要素:

   第一个要素

   是政府最高权力的分散与制衡。最高权力的分散与制衡,是民主制度最重要的硬件结构。缺之,就不叫民主政体。

   权力的分散与制衡重点在于:

   立法上, 讲究公平。因此, 立法人员人数要多, 面面具到, 照顾到代表性。

   行政上, 讲究效率。因此, 要充分授权, 操作明快。

   司法上, 讲究公正。为求公正, 法官要消除顾虑, 秉公判案。

   为保障权力的分散与制衡, 政体、或政府的形式的设计大致分为两大类:内阁制与总统制。当然, 还有混合式民主政体。至于中国适合总统制, 还是内阁制, 将有待于进一步探讨。

   值得一提的是,中共整体表面上也有三权,但实际上是一权。中共一党专制, 控制一切。人民代表大会只是橡皮图章,最高法院只是中共打击异己的工具。因此, 有了形式上的三权分立, 并不一定建立起真正的民主制度。民主制度的建立, 还需要其它要素。

   第二个要素

   是军队和武装力量国家化。军队效忠于国家人民, 不属于、更不效忠于某党某派, 军队不干预政治, 不介入政争。军队的职能是保卫国土, 抵抗外侵, 保卫人民的生命财产。

   第三个要素

   是多党制。多个政党公平竞争, 互相监督。多党之间的公平竞争,让选民自由选择,是民主制度不能缺少的要件。

   第四个要素

   是周期性选举制度。即定期举行各级政权的公平选举。

   民主选举一定要公开、公平,不能由某党、某派包办和操纵。选举要定期,这是另一项重要的游戏规则。执政者干的不好,选民下届换人就是了。这就需要定期的选举。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