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范子良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范子良文集]->[“居危思安”——记与病魔拼搏二十一天纪实]
范子良文集
·致洪哲胜
·同声谴责济南土匪恶警迫害王金波!
·祝贺春节
·读《徐水良文集》的一点联想——也谈联合国改革
·王金波先生平安回到家中!
·纪念“六.四”十六周年
·对正义党通讯《 陈用林是一个人权迫害的骨干分子》一文的回应
·为毛国良先生第八次被砸饭碗而大声疾呼!!!
·林老关爱青年朋友!
·代邮国涛给诸位的信
·樊中庄先生被抓
·民主大业后继有人
·我的宗旨以及自我定位是“跑龙套”
·回复《回忆录》
·为今后的结社打下基础
·浙江缙云樊中庄的病况
·密切注视杭州朋友的安危
·声援程云惠女士维护自己的生存权利!
·说说范方平
·让后人牢记共产党的罪恶历史
·浙江警方又在干啥?
·奇文共欣赏
·当心,今年收获的稻谷有毒!
·关于谭凯案的一些新情况
2006
·寻找焕武兄!
·后共产时代中国价值取向探索
·谈谈《浙江教育电视台》的《小强热线》和《走进今天》
·浙江缙云樊中庄先生的近况
·高举反专制大旗 团结一切可以团结的力量 冲向顽固的专制堡垒——祝贺中国民运2006年柏林大会胜利召开!
·著名人权、民运、维权活动家:余铁龙先生
·谁来关注“人权”?——就“虐猫”事件谈我的想法
·我终于见到了同道余铁龙先生!
·海外民主党应率先“进军台湾”!
·民运需要智慧和勇气——学习严正学先生百折不挠的维权精神
·紧急救助法轮功学员陈忠升先生!
·我不相信共产党会“立地成佛”
·转基因大米已端上餐桌,不知道是福还是祸?!
·向比尔.盖茨先生进言
·铮铮汉子谦谦君子——记法轮大法弟子陈忠升先生
·向这群苦难的老人伸出援助之手,为他们呼吁!为他们呐喊!
·湖州织里火灾的死亡人数52人
·亲情
·湖州市织里镇又是一场大火
·湖州织里发生火灾和群体抗议事件后 官方正在追究泄露真相的无辜民众
·我的狱中难友李毛兴先生被屈打成招判处死刑!
·恐怖!!! 徐双富等三位基督徒已被秘密处决!
·为内蒙女孩给焦柏固先生的求援信
·请朋友们都来使用skype网络电话
·紧急情况通报 杭州公安又抓人了!
·又一位打造共产政权的功臣被党抛弃
2007
·遥祝鲍彤先生蒋中朝女士俩老健康长寿 平平安安!
·学习朱虞夫先生满腔热情关怀狱中难友家属过好春节!
·老当益壮矢志不渝的沈继忠老先生
·向朱先生提个建议!
·我家的孝子
·后生可畏——写在民运人士谭凯即将获释之前
·就严正学案致胡锦涛先生的一封信
·致李国涛暨上海各位朋友
·多行不义必自毙——正告浙江缙云李金亮及其他恶警们
·我所崇敬的维权英雄
·“六四”18周年前夕一次“拒绝遗忘”行动
·百万条手机短讯——引发一场大游行的启示!
·紧急救助福州林信舒老先生于危笃之中!
·浙江缙云县公安局的无赖恶警
·司法黑暗迫使残疾老人走上漫漫上访路
·“光荣”的桐乡贪官史,天助郁舜希赢官司
·上海公安认定郑恩宠为犯罪嫌疑人 不批准离境出国
·杨建利“小学刚毕业”,邓焕武才是“双博士”
·摆在残疾老人郁舜希面前最后一条路,只有“哭到北京去”了!
·又一位“国家公敌”即将出狱──献给光荣归来的毛庆祥先生!
·“羞姓胡”的胡俊雄先生
·出尔反尔的中国政府中的蠢猪
·老农民余铁龙来信(范子良代笔)
·信访局长有没有权拘禁访民?
·从“狗洞里爬出来的”林振山——到底是汉族人的人性坏,还是共产党的党性坏?
·一位大学生的真情——驳林振山“汉族人性最坏”论
2008
·谴责湖州十条大路通织里现象
·既是强盗又是贼的湖州建设局长祝时伟
·给上海市闸北区社会保险事业管理中心的回信
·致上海市闸北区社会保险事业管理中心的信
2009
·引领我走向民主的“导师”(读书笔记)
·范家的不孝子孙
2010
·瞻仰抗日烈士杨光泩纪念像有感
·是谁走向了光明——从徐迈苦难的遭遇,看选择人生道路的重要性
2011
·“居危思安”——记与病魔拼搏二十一天纪实
2012
·饶文蔚——未来国家栋梁之材
·我们范氏家族也得“感谢”皇军!
2013
·敦促“公、检、法”先生们,停止作恶,回归良心!
·国民党、共产党,你说哪个党好?!
·俄罗斯变了,中国必须变!
2015
·清明祭祖·范家坟
转载●范氏家族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居危思安”——记与病魔拼搏二十一天纪实

   

范子良

   《辞海》上的“居安思危”指:处在安全的环境里,要想到危险、困难有可能出现。标题将安、诡两字换位,突出一个“危”字,说明危险迫在眉睫,或者危险已经发生。如:高智晟律师,他随时都会遭到生命的不测,他又无时无刻不在盼望生存危机得到改善;又如盲人陈光诚,从小监狱到大监狱,录像曝光后,夫妻双双被殴打;又如温州乐清维权村长钱云会,为保卫农民土地献出了宝贵生命!他们都是很伟大的!

   本人很渺小,不敢与他们相提并论,但也在岁末年初,自己的身体经历一埸“居危思安”与死神的搏斗!

   元月十八日,小婿冒着铺天盖地大雪,将我送进医院。这是一埸,我活了七十三年,最大的暴风雪,环境的阴沉和心境的压抑感,似乎是在闯鬼门关!。

   在医院内,肚子上被划破长22厘米的大口子,半个胃被切除。入院、出院诊断均为:胃窦粘膜腺癌。这是本世纪初两年牢狱之灾中,吃的连猪狗都不如的“严管饭”,曾经入住监狱医院治疗无果,造成的恶果。

   住院期间,尽管对手术所造成的疼痛,已有充足的思想、心理准备,但还是难熬术后苏醒时,和两天后,22日整夜因拿下镇痛包的疼痛难忍:心口闷痛、刀疤撕裂地痛、全身冷汗,真可谓比死还难受;到年初一夜里,又因从鼻孔插入胃里的长塑料管子移动,又经历一次痛苦,两次呕吐,直到第二天八点钟,拔掉管子才缓和,值班医生的迟误,让我多受八个小时的痛苦,此刻,医生如能为患者设身处地着想,病人将会减轻许多痛苦啊!。

   住院二十一天,由于院方忠实执行江泽民的“医疗产业化”,对病人“宰你没商量”!,总共化去医疗费用:三万九千三百四十五元六角三分。已用邮政快递寄往上海医保,不知能报销多少?不得而知。可以肯定,比同病室的农民病友,要强多了,他们几乎得不到援助,农村医保只有百分之十五左右。

   值得称道的是,医院的医、护人员,包括导医、清洁、勤杂人员,个个笑脸相迎,尽责尽守,良好的医德让病人有宾至如归的温馨感。另一方面院方对他(她)们,权益的侵犯,也是不能容忍的,清洁、勤杂人员,没有休息日、没有劳保福利、月工资仅800多元,不知道这家医院的老总,年薪多少?据网络资料,国企老总与工人工资差别达160倍,这家医院的差别肯定不会太少。

   还有生存上的“居危思安”,不能不提。同病室老太陪媳妇开刀,老大爷来办出院手续,七十岁的老人,走路蹬、蹬、蹬像个年青人,老太津津乐道地夸耀老伴:说他一人种七亩水稻。他们完全改变了传统耕种方法,将在极毒农药中浸泡过的种子,直播在平整好的水田中,接下来只要施肥、除草、等待收割,免去了许多工序,田鼠、麻雀吃了稻种,立即暴毙。听到这里,吓得我毛骨悚然、灵魂出窍、不寒而栗。过去:水蛇是田鼠的天敌;用稻人驱赶麻雀;如今:毒农药彻底破坏了生态的平衡。难怪这家医院,从原来的门诊大楼和24层住院大楼,最近新建一座24层住院大楼,还是人(病)满为患。另一座住院大楼的土地已平整,第三座住院大楼即将开工。中国农民愚昧无知到如此地步,竟然拿自己和子孙后代的健康儿戏,等待中国人的命运,只能吃有毒食物,住进医院接受切除癌症的痛苦煎熬,多么恐怖!。此时使我想起了,共产党中央的特供局,让这些老不死的,吃着绝对无污染、无毒的粮食、蔬菜、水果、直至饮用水。使他们长命百岁,来残酷剥削。掠夺中国民众的血汗!

   经历这埸病变,在病榻上常常思考着“人生苦短”这句话。

   它是说,珍惜时间,做些有意义、能留些深刻记忆给自己以后怀念的事情,人生几十年确实不短,但到你老了,你回望一下自己的人生,发现能记起的,能拿得出来称道的,却没多少,那就会觉得人生是那么的短暂。

   我是说,生命留给我的时光不多了,还有许多未竟事业,等我去做,感到时间越来越迫切了,这是另一种“居危思安”,要用即将到头的有限时间,来完成自己想做的事。

   有的人活着为及时行乐。从追求个人自由看,这也没有什么不对,但人生的价值大大降低了。

   有的人活着为获取更多不义之财,供自己过着花天酒地的生活,充满自私、尔虞我诈,这样的人越少对社会越有利。

   有的人活着为虎作伥,巧取豪夺,压迫同类,成为不齿于人类的狗屎堆。我将终身致力于反对这些人。

   这些人那怕寿命再长,也只不过是苟且偷生而已。

   我的愿望:用有限的生命做更多事情,这才死而无憾!。

   庚寅年十二月二十五日入院辛卯年正月初五出院

   西历2011年元月18日入院,2月7日出院

   2011年2月15日拙作草就

   供稿:民生观察工作室

(2011/09/07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