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中国
藏人主张
[主页]->[现实中国]->[藏人主张]->[台湾唤回国魂的一座桥梁]
藏人主张
·回忆监狱里的十世班禅大师(转载)
·《七萬言書》引發《殺佛》
蔡贡加事件
·著名藏人前政治犯蔡贡加再次被任意拘捕
·西藏前政治犯蔡贡加被中共指控分裂罪
·西藏人权组织呼吁中国政府释放蔡贡加和扎西旺秀
西藏主义(特别推荐)
(上)
·西藏主义 —纪念拉萨起义三十周年(1)
·西藏主义 ——纪念拉萨起义三十周年(2)
·西藏主义—纪念拉萨起义三十周年(3)
·西藏主义—纪念拉萨起义三十周年(4)
·西藏主义—纪念拉萨起义三十周年(5)
·西藏主义—纪念拉萨起义三十周年(终)
(中)
·嘉央諾布:用更廣闊的視野看待自焚
·为何藏人不敢苟同地方自治?
·解决西部少数民族自治区困境、死结的唯一出路
·美國議員羅何巴克致洛桑僧格總理
·西藏復國—太多的血淚、白骨和苦難為之獻祭的深情
·讓「自由亞洲電台」得自由!
·保護袞頓,RFA得自由
·青海数千藏人师生连署要求中共停止汉化政策
·美议员为阿沛事件再次致信外交委员会
·羅何巴克致眾議院撥款委員會羅杰斯主席
(下)
·藏區土鼠年和平革命
·李克先参选2016年“司政”大选声明
·因言获罪的新学派作家上诉状被曝光
·寻找班禅喇嘛转世灵童
·历史赋予我们的重任:独立!
·网上流传藏人焚身抗议者的遗嘱
平措汪杰自传连载(汉译)
·一位藏族革命家(连载一)
·平旺在巴塘的童年(连载二)
·平旺舅舅桑頓珠的政变(连载三)
·平旺在学校的生活(连载四)
·平旺在策划革命(连载五)
·平汪回到康区(连载六)
·平汪去拉萨(连载七)
·平汪与印度共产党(连载八)
·平汪与起义前夜(连载九)
·平汪逃往西藏(连载十)
·平汪从拉萨到云南(连载十一)
·平汪再回巴塘(连载十二)
·平汪谈《十七条协议》(连载十三)
·平汪再赴拉萨(连载十四)
·平汪与解放军在拉萨(连载十五)
·平汪处于多事之年(连载十六)
·平汪谈北京插曲(连载十七)
·平汪谈(西藏)开始改革(连载十八)
·平汪谈拉萨的紧张局势(连载十九)
·平汪被控“地方民族主义者”(连载二十)
·平汪入狱(连载21)
·平汪单独囚禁(连载22)
·平汪立誓沉默(连载23)
·平汪出狱(连载24)
·平汪再次陷入新的斗争(连载25)
·平汪争取少数民族权益(连载26)
·平汪传记的尾声
·
·《平汪同 志与旅外藏胞的談話紀要》
·八十年代修改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時對有關民族方面的 几点意见
·回憶扎喜旺徐同志
·平汪致中共中央领导的四封信
·平汪致中共国务院新闻办领导的信(附录六)
国际新格局已启动
·美国战略重心转亚太对台湾的影响
·中国在东亚陷入全面战略被动
·美国正在重返亚太地区
·后金正日时期朝鲜何去何从?
·中国为何怕政改
·中共內鬥加劇看中共面臨解體
·《中国联邦革命党》组建《网络特别行动委员会》的公告
·蒙古国否认中国各朝控制过蒙古
·伍凡評川普對華政策大幅度轉變
·曹长青先生谈法国新总统
·印度下调中国主权信用评级
袁红冰论当代中国民主大革命
论理论
·《袁红冰论当代中国民主大革命》的网络发行预告
·改良,还是革命
·《中国民主大革命政治行动纲要》
·中国联邦革命党成立公告
·解析《中国联邦革命党》原则任务和使命
·中国过渡政府》成立宣言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台湾唤回国魂的一座桥梁

时事访谈】安乐业:<台湾大国魂>搭建了台湾走出困惑到唤回国魂的一座桥梁
   
   2011年9月20日 星期二 节目长度:17分 下载mp3(16k) | (128k)
   
   

   各位听众,您好! 欢迎您收听希望之声国际广播电台的【时事访谈】节目,我是静汝。
   
   被藏汉双语诗人、高级研究员安乐业先生称为唤世大作的袁红冰教授新书《台湾大国魂》近日即将在台湾公开出版发行。安乐业先生日前在接受本台记者采访中指出,中国著名学者、法学家和哲学家袁红冰教授相继推出台湾自由三部曲,即在《台湾大劫难》和《台湾大国策》之后, 又推出了唤世新着《台湾大国魂》。如果说前两本书是属于揭示意义上的北京对台战略的内幕和理性意义上对此如何破局的探索,那么,《台湾大国魂》则属于务实意义上对台湾现实进行了剖析,并搭建了台湾走出当前的困惑状态到唤回国魂的一座桥梁。安乐业还表示,有幸作为袁红冰教授笔下的《台湾自由三部曲》的首位读者和评析者,明显感受到一种灿烂夺目的思想之火能够照亮黑暗世界的畅快。尤其是袁教授站在时代之顶,以前无古人的胸襟,向台湾,向人类讲述如何“知彼知己”的大警世之作《台湾大劫难》到引导中国人超越局限性,并应用中国精神拯救台湾,挽救自由,找回“主权在民”天赋相处规则的惊世大作《台湾大国策》以及务实意义上经过对台湾现实的解剖,并揭开台湾当前处于困惑状态和唤回台湾国魂的唤世新着《台湾大国魂》等三部曲的意义非同寻常,简直是苍穹恩赐人间的一道天然阳光。下面就请听本台记者对安乐业先生的采访报道。
   
   记者:安乐业先生,您好!(安乐业:你好!)首先请您谈谈您看完《台湾大国魂》这本书后, 最深刻的感受是什么?
   
   安乐业:我看完《台湾大国魂》之后,最深刻的感受有两个方面:
   第一,这本书挖掘出来了台湾民主潜在的战略地位。台湾民主在整个亚洲民主化过程中占居重要的地位:一方面,台湾民主和其它亚洲国家的民主有很大的区别,比如,印度的民主是当年英国殖民当局遗留下来的延续,不然,印度全面奉行的种姓制度,恐怕一时半截跨越不了自身的局限。日本和韩国的民主也是基本上来自美国,没有美国政府的强有力的介入,自身改革的希望很小。另一方面,现在亚洲民主化的关键性的阻力来自中共政府,尤其是最近阿拉伯民主化运动日新月异的潮流面前,中共政府扮演了很坏的角色,对内封锁信息到镇压抗议,对外帮助那些阿拉伯独裁政权呐喊摇旗,因此,台湾是当今能够直接影响中国大陆民主化的跳板或示范,也是亚洲大地唯一从底层争取民主化成功的典范,所以,保卫台湾等于保卫亚洲大地民主化的前提,更是中国大陆全面实现民主化的决定性因素之一。
   
   第二,这本书从“天赋人权”的角度,“非暴力”和“暴力”等词注入了新的价值判断,其实,大家往往强调个体或群体行为而忽略了国家或强权行为,因此,当国家或强权行为对个体或群体行使暴力的时候,几乎没有人出来喊一声采需要取非暴力的要求,而把个体或群体为维护天赋权利而进行正当防卫的时候,更没有人出来提出那个不属于暴力的声援。袁红冰教授不仅对此作了详细的阐述,而且,对现代法注入了新的价值判断内涵,或者说对现代法提出了挑战。
   
   记者:您曾在文章中谈到:《台湾大国魂》属于务实意义上对台湾现实进行了剖析,并搭建了台湾走出当前的困惑状态到唤回国魂的一座桥梁。请问您为什么这样认为?
   
   安乐业:台湾民主潜在的地位如此重要,但是,俗话说得很好,“身在福中不知福”嘛。如同《台湾大国魂》中剖析的那样,在利益集团的误导下,台湾人民在所谓“维持现状”的苟安心态中麻木,甚至对对岸抱着很多不切实际的幻想。
   
   袁红冰教授及时地提出了“台湾国家正名运动”的重要性,其实,“台湾国家正名运动”属于在实践现今国际人权公约明文规定的“自决权”,也是区分“主权在民”还是“主权在官”的一次大试探,所以,不要说为自由民主奉为至宝的民主国家,连中共政府都已经签署了这些人权公约,它至少不敢公开否定这个规则。
   
   如此才能大家亲眼看到“自由民主”是个游戏规则,还是实实在在存在于人间的馅饼。这就是我觉得《台湾大国魂》则属于务实意义上对台湾现实进行了剖析,并搭建了台湾走出当前的困惑状态到唤回国魂的一座桥梁的原意。
   
   记者:您还在文章中说:对台湾命运有一种“机不可失,时不我待”的急促之感。
   
   安乐业:对,虽然我没有经历过六十年前的西藏,现实西藏遭遇的空前劫难,对身为藏人有了亲身体验或反思,其实,西藏的今日曾经基本上毁在“钱”上,至少早期抗共救国的决心被银元瓦解。
   
   二十世纪五十年代中期,时任中共政府副总理陈毅为首的代表团在拉萨向噶厦政府、贵族送礼,向三大寺和大小昭寺发放布施等能够说明这个问题。
   
   当时,西藏民间流传着一首歌,“共产党汉人是双亲之上的父母;银元如同雨水般滑落”。也许现在主导台湾的利益集团觉得“国共合作比财神爷显灵,让利如同雨水般滑落”。若是那样,就不用说了,西藏之今日,就是台湾的明天。
   
   记者:您也在文章中讲到:在澳洲遇到过很多打工的台湾年轻人,他(她)们共同有一种自信,即当台湾今后遇到不测的时候,台湾有能力抽回大陆的所有投资,那时大陆经济将被迫趋于瘫痪状态,再也没有打击台湾的能力。请问是您怎么看这种自信的?
   
   安乐业:我认为探讨“自信”,应当从两个层面去考察:
   一方面,“自信”两个字能够创作奇迹,至今我遇到过的最有自信的民族是犹太人。从某种意义上,当年以色利建国是自信的产物,现在犹太人在美国等西方国家的商界,文化界,政界等占居重要名次的也是自信的产物,因此,有自信的民族或国家才有希望梦想成真;
   
   另一方面,阶级斗争为纲的无产阶级理论创始者犹太人马克思的自信确实给人类带来了空前的灾难,原因在于“自信绝对化”的后果。同样台湾年轻人的自信不仅有绝对化的倾向,也有盲目性的成分,因为,连现任中共总理温家宝都公开说过,“……台商投资已经占到大陆吸引外资的9%。”(人民网北京2011年3月14日报导)。
   
   在这个前提之下,当台湾遇到不测的时候,台商抽回投资后,并大陆经济将被迫趋于瘫痪状态,中共再也没有打击台湾能力的想法是不现实的,所以,“自信相对化”才是走向成功的大道,也是能够反射“知己知彼”的一面镜子。
   
   记者:您也提到袁教授一针见血地揭开了台湾困惑的根源以及苟安心态将会葬送台湾自由民主的可能性。
   
   安乐业:真如《台湾大国魂》剖析,台湾面临着威权政治的回潮和卑鄙者涌向台湾政治中心的大浪。如果威权政治的回潮和卑鄙者的大浪趋于会合,那一刻必定将会成为政治海啸,幸亏大家都托信息时代的福,亲眼目睹了近期在日本发生的自然海啸,它有足够的威力毁灭人类。同样,政治海啸也有相同的威力。
   
   从这个意义上看,困惑带动苟安心态意味着步入危险的边缘,有可能将会葬送台湾正名的机会。这对台湾自身的前途以及整个亚洲民主化做成无法挽回的损失,尤其是中国大陆民主化的希望又退回到了一百年前的起点,因此,我始终认为台湾正名的失败,就是实践“自决权”的失败。大家知道,实践“自决权”的失败,即实现“自由民主”的失败,所以,袁教授的剖析透彻而最具远见性。
   
   记者:另外您也指出,对台湾而言,很需要出现“以自由和尊严之名唤回”台湾大国魂的英雄。
   
   安乐业:曾经台湾不缺英雄,袁教授在大作中列出了台湾英雄人物系列,从“自由与建国的守望者”的文艺人物到“为自由和独立背负十字架”的基督长老教会;又从英雄郑南榕和詹益华殉道到具有坚定信念的“台美人”以及台湾民间的无名英雄群体;更详细地讨论了国际舆论界普遍誉为“民主先生”的李登辉先生在台湾民主转型中所扮演的杰出角色。
   
   但是,这并不等于台湾已经跨越了可以高枕无忧的地步,现在台湾面临着正名的使命。这个时候不仅需要个体英雄,更需要个体英雄延伸到群体英雄的超越。如此才能自由民主发扬光大,促使改变东亚大地的命运,就是说自救和利他结合到了一起,并有可能将会营造双赢的局面。
   
   这是一种实现人人生俱来平等的尝试,因此,现在台湾很需要出现“以自由和尊严之名唤回”台湾大国魂的英雄。同时,人类更需要能够辨别“真相”的智慧和敢于面对“真相”的勇气,不然历史的悲剧往往发生于无知的蹒跚之中。这很可怕,也很可悲。
   
   记者:现在袁教授的《台湾大国魂》马上就要公开发行了,您希望这本书给台湾人民带来什么样的影响?
   
   安乐业:这本书将会给台湾人民带来深厚的影响。具体可能有以下三个方面:
   一, 台湾人民通过这本书能够清晰地掌握到自身的困惑根源和苟安心态的危险性;
   二, 台湾人民更能认识到台湾正名的必要性和近四百年来台湾人民忍辱负重的历史将要划下句号的机遇到来。袁教授近期在达萨兰萨拉对藏人也说过,“历史的机遇只会给有充分准备的人们带来幸运。”
   三, 台湾人民将会惊奇地发现,如同古希腊城邦文明演变为西方文明的主轴之一,原来台湾民主在亚洲大地民主化中占居重要地位以及巩固和保卫台湾民主意味着亚洲大陆促使民主化的动力,并且,将能口头上的“人人生俱来平等”的普世价值带到实践之中。对此其他人根本就没有理由拒绝台湾人民将要营造双赢局面的要求。
   
   记者:那您认为这部著作又会给大陆民众将带来什么样的启示?
   
   安乐业:一方面,由于信息的封闭以及“大一统思想”深入到骨髓的缘故,这本书将会给中国大陆民众带来一种“烫手山芋”式的感觉,甚至海外华人中也一样,既有新鲜感,也有烫手感,也许一段时间内公开或私下无法形成一种共识,也有可能争议持续下去;另一方面,袁教授在北大的时候,享有“中国尼采”的声誉,尼采除了与众不同的文风和思想之外,最著名的论断之一就是“上帝已死”。这种上帝之死观点并非为了推波助澜激进主义的观点,便是迫使读者接受“真相”的可贵性,因此,袁教授也在迫使中国人接受超越“大一统思想”的可贵之处,那么,超越“大一统思想”意味着什么呢?
   
   回顾中国五千年文明史,中国不缺少孙悟空式的能人,却没有逃得出如来佛手掌的人物,但是,袁红冰教授例外。我并不是说“大一统思想”一点好处都没有,而是说没有进行过自我完善或绝对化的“大一统思想”妨碍了中国进入时代大厅,肩负起人类命运的机会和荣耀。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