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歌文学
北京周末诗会
[主页]->[诗歌]->[北京周末诗会]->[国有企业用人极为腐败员工极度不满/啄木鸟]
北京周末诗会
·黑头套记忆/沙砾
·一首歌颂紫阳的歌曲在网上热播
·紫阳是我们生命中最美好时光/丁朗父
·官员站队秘诀/丁朗父
·热歌浩然正气赵紫阳歌词/红衣大叔
·要出大事了/楚钟道
·绝不再沉默/沙砾
·致王立军/沙砾
·那一刹那
·文革余孽依然猖獗/三师弟沙僧
·胡星斗呼吁第二次大规模平反冤假错案
·和薄熙来的根本分歧是什么?/张鹤慈
·垄断国企不除国难未已!/马宇
·垄断国企决不拔一毛而利天下/塞鸿秋
·石化两霸恶行大起底/塞鸿秋
·银行暴利源于金融垄断/王建勋
·带血的垄断/丁朗父
·中国经济的血癌/塞鸿秋
·胡石根访谈:国度性的福音化和国度性的民主化/钟道
·胡石根访谈录(二):国度性的福音化和国度性的民主化/钟道
·五十年后/箫远
·方竹笋,众网友喊你回家
·方竹笋,众网友喊你回家
·方竹笋回家
·我为什麽接受外媒採访/王康
·王立军事件有正面意义/王康
·武夷山上的神秘枪声/胡显中
·他们为中华民族立碑/孔令平
·他们为中华民族立碑/孔令平
·听潮者说/丁朗父
·看守所杂记等被禁书商恐入狱6年/余言、双江
·三年饥荒时期的凤阳县/先锋
·吃完土地吃肚皮的中国/支柱 建华 亚福 富贤
·吃完土地吃肚皮的中国/支柱 建华 亚福 富贤
·吃完土地吃肚皮/支柱 建华 亚福 富贤
·周四下午去了朝阳医院/浅水遨游之
·报春/王德邦
·有没有人管管告密者梅宁华/犀利
·1000中国人致环球时报公开信/徐选礼等
·海啸(四首)/吴倩
·中共不能再由国家财政供养/高不祖
·中共不能再由国家财政供养/高不祖
·总有些事是让人高兴的/喷嚏大王
·白封出版与萨米亚特群体/綦彦臣
·白封出版与萨米亚特群体/綦彦臣
·“白封出版”才是真正的出版/綦彦臣
·从六四一代到北京守望者/楚延庆
·什么是“萨米亚特”/綦彦臣
·炎黄春秋呼吁民间响应温家宝政改讲话
·高风亮节赵紫阳/陈仲旋
·一个倔强的萨米亚特分子——地下出版个案/綦彦臣
·再谈政治不改革经济没希望/丁朗父
·要像消灭法西斯一样消灭国企/摇动的猫尾
·庄严弥撒/何与怀
·庄严弥撒/何与怀
·中间派联合起来对抗极右极左派/张洞生
·中间派联合起来对抗极右极左派/张洞生
·一个人人喊"我不相信"的社会/赵霏霏
·盘踞央企红二代重庆向胡示威/钉子汤
·中共民主派是民主社会主义者/高越农 候工
·且为胡先生击节/侯工
·温有勇有诚何来演戏之嫌/沙叶新
·有容乃大/张洞生
·列宁主义是20世纪最大灾难/候工
·方竹笋现身说法重庆模式/中国新青年
·搜狐借习仲勋去世十周年造势/丁朗父
·毛万岁徘徊在中国大地的幽灵/杜君立
·李庄案的一次秘密会议记录/摇动的猫尾
·继续走回头路中国将万劫不复/杨光
·如此不堪的操守还有什么文化/塞鸿秋
·共产党应学国民党/高不祖
·开口闭口”我爸爸”的二代们/KCIS公共观察
·京学生三无被政治老师踹出校门/南方
·北京两妖报鼓吹腐败反对政改/逆行斋主人
·—部为文革“去恶”的作品——《知青》/长庆
·癌病房里的医魔/小天使
·且看民国与中共的中苏条约/征夫
·19890603夜到19890604晨/丁朗父
·斥人民日报"西方老路"谬论/loser flow007 han74rryli
·人民日报反民主概念批判/张三一言
·把灵魂卖给魔鬼的走狗们/龚道军
·历年赵紫阳忌日见闻/俞梅荪(一)
·历年赵紫阳忌日见闻/俞梅荪(二)
·历年赵紫阳忌日见闻/俞梅荪(三)
·历年赵紫阳忌日见闻/俞梅荪(五)
·敬告梁晓声我们还活着/耶子
·评顺天府尹陈大人的喊冤/五柳村
·人民斥人民日报/塞鸿秋集
·人民斥人民日报腐败有理论/塞鸿秋集
·杨佳妈妈还有话要说/高越农点评:
·隐瞒历史培养脑残大学废了/摇动的猫尾
·不努力不作为不要脸的农业部/木小燚
·如何安全使用电讯通讯工具/于声雷
·大兴邵阳全州常宁文革大屠杀记/京诧等
·抄讲话百人团与八个样板戏/摇动的猫尾
·2012年安徽高考零分作文
·6月25日夜半听雨有感/耳顺
·世界上最被蔑视的职业——中国公务员/摇动的猫尾
·且听陈希同一辩/姚监复访谈
·齐奥塞斯库那条有上校军衔的狗/中国思维
·请注意你家里的水/萧远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国有企业用人极为腐败员工极度不满/啄木鸟


   
   
   
   

   
   我是沿海省会城市某大型国有企业集团的职工,反映国有企业人事安排腐败问题,因为人事安排腐败在国有企业极度普遍,已经严重伤害党群关系,加深普通职工对政府的怨恨!
   现在的大型国有企业,企业集团、或者控股公司等等,几乎全部都是典型的党、政、经一体化,政企不分的翻牌公司,隶属于地方政府,领导人由政府任命,按政府相应行政级别套级,其领导人甚至担任人大代表、政协委员等等职务,或者被授予劳动模范等等称号,他们捞取政治资本,控制了话语权,随意解释政策,成为针插不进、水泼不进的独立王国,加上利用上市公司到股市圈钱,与地方政府结成利益共同体,实际上官商混合的权贵利益集团。
   这些利益集团人事管理的混乱、腐败,用工制度的混乱已经成为社会所诟病!已经严重伤害党群关系,加深普通职工对政府的怨恨!
   
   一、 鉴于集团各企业之间经营效益的巨大差异,各企业领导人都是人为地将下属企业分作三、六、九等,凡是地方党政高官、集团皇亲国戚的亲属都安排到优质、效益好的企业任职、或担任高管,严重败坏党群关系。而且,这些高官亲属很多人都是非正常地入职、尤其没有工作业绩、没有社会工龄贡献、没有工作阅历、没有群众基础而依靠关系非正常晋升,并且担任高职、享受舒适的工作条件、领取高薪。各企业领导人都是利用企业相对宽松的人事任免机制网罗一批党政领导高官亲属担任企业高管,实际上是变相的行贿!或者利用企业工作岗位网罗一批市领导的皇亲国戚为己所用,已经是公开秘密。如:
   
   各级委、府、办、组织部、国资委、财政局、税局、建委等等等等部门的皇亲国戚,不计其数!!
   如此有后台就能够找到好岗位、安排到优质企业、甚至比别人快地晋升职务,其实就是以“安排工作”为名变相行贿、权钱交易!!!
   
   更为荒唐的是国有企业的干部考察制度、民意测验完全就是领导人欺骗上级组织部、玩弄干部职工的骗局!这些干部考察、民意测验从来就没有向广大职工通报、交代过,完全是领导人一言堂!
   许多干部气愤地说,当前的社会风气,在国企工作,你有再好的经营管理业绩、再好的群众基础、再优秀的民意测验、再优秀的群众口碑都没用!领导人一定会以党组织名义、以及各种堂而皇之的理由将你撤下来、然后安排他的亲信、或者皇亲国戚、省市领导亲属来吃掉你,取而代之!
   而只要是领导人的亲信、或者某领导的皇亲国戚、有关系背景,即使没有业绩、没有群众基础、没有社会工龄贡献、没有社会阅历、甚至严重亏损都可以非正常晋升,一定能够安排到优质企业担任高管,享受高薪。
   对于有后台背景的人来说,经营业绩、群众基础等指标的好坏没所谓,因为,所有考察、民意测验都是非公开的!任由领导人、及其所控制的纪检、监察、组织、人事部门的亲信随意解释的!甚至,参加民意测验投票的都是中层干部,普通职工根本就不知道!如此背着广大职工的“民意测验”又有什么用?!!!什么民意?!谁的民意?!
   所以,广大职工悲愤地说,我们的国有企业集团简直就是裙带关系的的大染缸!大黑锅!包括在其下属机构,其人事关系同样乌烟瘴气!这些国有企业其实就是典型的权贵利益集团!!!
   
   这些利益集团把持话语权,一是不敢搞民意测评;二是搞民意测评也不敢公开!三是因人而异地制定游戏规则;领导人因而随心所欲地解释政策。
   在企业,有后台、有关系、热衷于潜规则的人就是“人才”、就可以轻易上位,包括二级企业、甚至二级企业属下的分支机构都形成一种氛围:
   只要在集团、党委、以及集团总部的职能部门、甚至在其他二级机构有领导出来“关心”、“打招呼”等等,就立即能够安排到更优质的企业,得到比普通职工更好的岗位,更快地安排担任要职,晋升职务,享受高薪待遇。
   这些利益集团的皇亲国戚全部都不愿意做基层具体工作,更不愿意到艰苦部门!他们一上班没几天就要安排高职位、高薪待遇、安排优厚的办公条件、比别人快地晋升职务!
   利益权贵的皇亲国戚都是凭领导批条明目张胆入职!高高在上,趾高气扬!
   或者,避人耳目,采取如下手段回避监督、谋取利益:
   
   1、借调、打临工、内退(退休)返聘等等方式调到优质企业工作、从而享受比普通职工优厚得多的待遇;
   2、劳动合同在这个单位,薪酬福利却在另一个高福利单位领取等等方式谋取利益;
   3、合同、薪酬在这个单位,但奖金、工会补贴、津贴等等却在另一个高薪单位!
   4、合同、薪酬、奖金、工会关系、五险一金等等福利拆分在不同部门,以利于其利益最大化。同时逃避监督;
   5、强行以“实习”为名赖着不走,要挟、威逼企业签订劳动合同;
   而且,这些“内退返聘”、“实习”、“借调”等等,由于权力背景的介入,他们的收入、工作条件都大大高于普通职工!
   在此同时,普通职工一辈子含辛茹苦,仅仅3—4千元一个月,永远没有出头之日!!!
   如此氛围,导致几乎所有优质国企的领导人拼命利用手中掌握的权力为自己以及亲朋好友谋取利益、或者将高薪职位作为行贿工具向权贵行贿、巴结权贵,进行利益交换;
   反过来,没有权力的拼命找关系、或者埋怨政府、加深怨恨等等,加深我们的社会矛盾!!!
   很简单的道理和事实摆在我们面前:
   被排挤出体制外的人越多,留在体制内的人的利益分配就越大!这是一个人吃人的体制!
   世界各国领导人都以解决国民的就业岗位作为自己的责任,他们的国情报告都以增加国民就业岗位作为政绩显耀,而我们这个世界第一人口大国、自称代表人民最根本利益的政府竟然不顾我国的最根本国情,提出“减员增效”的方针,于是乎,过去十多年,中国社会的改革推行的“减员增效”,实际上“减员”的都是普通劳动者、其中不乏默默地忠诚奉献的老实人,留下来“增效”的很多都是利益权贵、或其皇亲国戚!这些所谓“改革”从来不提“以人为本、实事求是”,各地区、各单位领导张口解放思想、改变思路,闭口与市场经济接轨,几乎无一例外地以“改革”为名将异己推出单位大门、推卸包袱,以利于自己收入最大化,或者腾出岗位安排自己的皇亲国戚!如此的改革将巨大社会矛盾推给我们的社会!我们不禁要问:如此改革,我们减什么员?增谁的效?最终受到损害的是人们群众对党和政府的信任!损害的是我们社会的安宁!
   
   尊重社会阅历、工龄积累本来是最大的公平,经验丰富、年富力强的职工最应该受到尊重!阅历丰富的职工更应受到政策的照顾!
   但在我们的国企,如此凭借权力关系、通过排挤职工而获取高薪职位,比原来论资排辈、按照年龄增长自然晋升更加荒唐!更加腐败!既得利益者说:“论资排辈缺乏活力”,但摆在眼前的事实是:论资排辈能够增强人们对自己单位的归属感!而凭借权力关系获取高薪职位却是典型的权钱交易的权贵腐败!!!,所以,某种程度上,论资排辈也是一种公平,至少是无奈的公平!
   几乎所有优质企业都有领导干部的皇亲国戚不正常地入职、晋升、任职!
   同时,更有多少忠诚于企业、默默无闻地工作的职工被权贵利益集团打压而失去工作岗位?!或者沉没到企业最底层?!
   就业问题如此严峻,很多职工默默无闻、含辛茹苦工作二十年,也就是3—4千元一个月。
   但如果上层有关系背景、有领导“关心”一下就可以高升、轮岗、借调等等到优质企业单位工作,享受高薪待遇,一下子就比别人多十万年薪?!多么荒唐!多么黑暗!
   此外,在很多国企,还有很多企业为了领导人分配利益最大化、以所谓“节省成本”为名,公然违反《劳动法》,没有购买“五险一金”;又或者,劳动合同在一个城市,但“五险一金”却在另外一个城市,异地购买“五险一金”等等;导致职工权益受到侵害,惨谈经营。
   作为国有企业,如此伤害职工利益,违反国家政策的竟然不会被处罚!还美其名日“节省成本”,“勇于开拓”。反过来,如果你不是利益集团的人,你有再好的效益、再好的口碑,即使你全面贯彻国家政策,模范执行政府的劳动法规,都可能会被利益集团以“成本太高”为理由把你开掉!
   可见目前企业的用人机制多么黑暗!多么荒唐!多么邪恶!
   在企业工作,由于领导人拥有所谓无限的“用人自主权”、也就掌握职工的生杀大权,造成的风气就是一切唯领导马首是瞻,如果没有后台,就只能到亏损、留守企业,或者就只能靠边站!!!其它普通职工即使数十年诚实工作、积累二十多年的社会工龄,默默奉献,即使再大的贡献都是无法升迁,永远原地踏步!一到五十岁就立马靠边站、当协理员、内退、或者下岗。
   作为国有企业,如此邪恶的用人机制,加重了广大职工对既得利益集团的仇恨!也极大地伤害了党群关系!加重了普通群众对政府的怨恨!同时也反映了国有企业既得利益者的邪恶,贪婪、剥削、掠夺、无耻!
   在没办法分辨真实贡献情况下,如此凭借权力关系获取高薪职位、或者就业,比原来论资排辈、按照年龄增长自然晋升更加荒唐!更加腐败!既得利益者可能说:“论资排辈缺乏活力”,但摆在眼前的事实是:论资排辈能够增强人们对自己单位的归属感!而凭借权力关系获取高薪职位却是典型的权钱交易的权贵腐败!!!所以,某种程度上,论资排辈也是一种公平,至少是无奈的公平。
   这些没有在企业工作、没有直接主持参与国企改革的人,永远无法懂得下岗职工的酸楚,永远无法体验成百上千职工集体跪求给予工作的权利,给予能够养家糊口的工龄补偿费,是多么震憾多么悲壮啊,如连救生圈都不发一个的,就被抛向大海一样,是多么无助多么绝望啊。
   
   二、几乎所有企业集团、及其下属核心机构都被权贵既得利益者控制,他们公器私用,私设公堂,形成利益共同体:
   目前,各大型国企的所有核心职能部门,如:办公室、保密室、党委办、党群工作部、纪检、监察、人事、组织、财务、审计等等核心部门、以及属下优质的二级公司负责人全部由领导人的死党把持,他们控制了集团的所有要害部门,形成内部人控制的利益共同体。
   对于党和政府的政策法规,符合他们利益的就赶快抓紧落实;反之,如果不符合他们利益、或者职工群众投诉反映领导人、反映权贵利益者的黑幕问题,这些职能部门立即就互相通信,上下串通,互相包庇,以党政、纪检、监察、工会的名义统一口径,进行危机公关,“合法地”以组织名义欺骗上级,百般包庇、大事化小、小事化无。然后追查举报人,打击报复。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