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歌文学
北京周末诗会
[主页]->[诗歌]->[北京周末诗会]->[把纳税人的钱篡改成共党的钱是愚弄中国人的骗术/夜问天]
北京周末诗会
·寻求合作与支持
·夕阳之歌(多图)/丁朗父
·造谣大V狱中对话/周拉兹
·你舞十八兵我画一扇子/丁朗父
·兴安岭上一片飘来的落叶/丁朗父
·北京守望者之萧远/丁朗父
·李天一案背后到底是谁?
·中秋/老秦人
·年轻人绝望是体制最大失败/丁朗父
·守望者群像之宋旭民/丁朗父
·六四一代今日送别宋大哥/明霞、袁跃、元新、林青、智英、朗父
·燕赵男儿宋旭民/李智英
·雨夜抒怀/李启光
·试问千古月,何日映长江/何非
·无月多雨的中秋/丁朗父
·听王心心唱唐诗时书法/丁朗父
·听王心心唱唐诗时书法/丁朗父
·哀沈阳/塞鸿秋
·献给为生存权牺牲的夏俊峰/丁朗父
·再哀沈阳/塞鸿秋
·将适塞北/欧阳懿
·击鼓/丁朗父
·在这没有星光的长夜/丁朗父
·校长要打油/欧阳懿
·寒夜、猪场生涯/丁朗父
·我所经历的文革(一)/梁北岳
·重阳/老秦人
·我所经历的文革(二)/梁北岳
·我所经历的文革(三)/梁北岳
·我所经历的文革(四)/梁北岳
·我所经历的文革(五)/梁北岳
·我所经历的文革(六)/梁北岳
·我所经历的文革(七)/梁北岳
·我所经历的文革(八)/梁北岳
·贺友人受洗/郭少坤
·老毛疙瘩路记/欧阳懿
·霜晨故园秋/丁朗父
·兴安岭上四个小站/丁朗父
·车过松嫩平原/丁朗父
·秋红/丁朗父
·丁二郎的旗帜/丁朗父
·陇头歌/北朝民歌
·民主夜话/丁朗父
·中国最好的宪法——四六宪法/勇敢的心(南京)
·四六宪法中的人权/甲午
·民国宪法的联邦主义精神/司徒一
·老莫绝食图
·秦人祝祷辞/老秦人、胡石根
·湖南少年歌/杨度
·徐永海的故事/丁朗父
·徐永海的故事/丁朗父
·谭嗣同的最后一日/民国复兴运动
·徐永海的故事续/丁朗父
·徐永海的故事续/丁朗父
·民国复兴运动纲要/民国复兴运动
·北京最勇敢的基督徒群体/于中原
·没有了徐永海后的清静/于中原
·关于王丹领导的互助捐款活动/徐永海
·关于1995年的互助捐款活动/徐永海
·民国复兴运动歌曲选
·日拱一卒图
·致我的兄弟们/丁朗父
·优雅深沉的民国歌曲/民国复兴运动
·青年之声:心底的中国/民国复兴运动
·民国复兴运动文化解读/丁朗父
·最新政治笑话(绝密)/新衣
·辛亥革命第一枪
·从皇族内阁到辛亥革命/丁朗父
·从皇族内阁到辛亥革命/丁朗父
·从皇族内阁成立到辛亥革命爆发/丁朗父
·遙望孙先生的背影/民国复兴运动辑
·台湾民主的品质与中国的出路/丁朗父
·一个大骗局,百年专制史/塞鸿秋
·国家/孫儀词 劉家昌曲
·北京中原教会的2005年/丁朗父
·死磕派律师如何死磕/钱杨
·张家瑞等在北京要求注册中国人权观察
·台北不是天安门/直言
·恍若隔世又见向阳花/老知青
·文革风气一览/老知青
·面对专制的恐惧与勇气/丁朗父
·对专制的恐惧与勇气/丁朗父
·陈炳焕不做大官做大事/丁朗父
·丁朗父观念设计作品之一
·我们的旗帜/丁朗父
·一黨專制是人类历史上最坏的制度/(民國復興運動)丁朗父
·观念设计作品之三、丁朗父
·什么是觀念藝術/丁朗父
·观念艺术的典范作品/民国复兴运动
·民国复兴运动领导人介绍
·留在大陆的中华民国/丁朗父
·我的耐力训练/(民国复兴运动)丁朗父
·我的耐力訓練之“夏”/(民國復興運動)丁朗父
·高洪明:献给母亲的祭奠
·民国复兴运动问答
·我的耐力訓練之冬篇/(民國複興運動)丁朗父
·赵紫阳晚年认为应当学蒋经国/民国复兴运动
·民國復興運動問答
·律师声明/Hu Blog
·记忆中的那张血盆大口/(民国复兴运动)丁朗父
·叶老大的新作/秋雨摄影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把纳税人的钱篡改成共党的钱是愚弄中国人的骗术/夜问天


   
   
   
   

   
   大陆某中学陈老师说,“共产党给我钱,我就服从共产党,就不会批评反对共产党,还得拥护共产党。”这叫做“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
   这是一种“忠于钱”的拜金主义思想,也就是“谁给我钱,我就服从谁”,共产党给我钱,我就服从共产党;国民党给我钱,我就服从国民党;美国给我钱,我就服从美国。这种人是金钱的奴隶,没有起码的是非标准,他们在中国学校为共产党唱赞歌,愚昧一代由一代的中国人。此类人高谈阔论爱国主义,鼓吹国家比个人的生命重要,还煞有介事,真是厚颜无耻。因为他们压根儿就不相信爱国主义,他相信的是钞票,他是为钞票而卖艺,象妓女为钱卖身一样。他们在不断的爱国主义叫嚣中,使自己日益愚昧狭隘。陈起初不同意64镇压,后来经过学习,把邓小平的“不镇压就会分裂、内战、大流血”的话当成了自己的个人心得。脑子被洗得彻底、洗得麻木不仁!
   
   1. 不存在“共产党给了我钱”的事实
   从程序上看,不存在“共产党给了我钱”的事实。我在学校劳动,是学校财务处根据学校人事处的工资表发给我钱。财务处、人事处只是企事业单位的监督管理部门,不是党的职能部门,怎么能说是“共产党给了我钱”。严格地说,学校是个向社会提供服务的单位,就像理发店向社会提供服务一样。因此,“学校给我钱”这一事实就像“老板给我钱”一样,是一种劳务买卖关系,不能上升为“共产党给了我钱”的吓人的政治高度。你会说,因为老板(校长)是共产党啊,所以我才说“共产党给了我钱”。按照此类逻辑,若老板是基督教徒、老板是同性恋者,我们能说“基督教(或同性恋者)给了我钱”吗?
   请注意:“钱”是商业交易的手段,属于纯经济的范畴;“共产党”是一个政治组织,属于信仰、政治的范畴。两者风马牛不相及。共产党又没有聚宝盆,他怎会无缘无故地给人钱?“共产党给了我钱”的说法,犯了把劳务买卖关系混同于政治信仰的错误,愚不可及!
   2.我们老百姓不是共产党的奴隶
   假设“共产党给我钱”成立,也不意味着我要忠于共产党,更不意味着我不能批评控诉共产党。共产党不是神,共产党也犯错误还犯罪恶,人们当然有批评控诉共产党的错误或罪恶的权利。这就象“老板发给我钱,老板违法乱纪,我这个打工者有控告的权利一样”。
   也许你会说:这是“犯上作难”啊!不符合孔子的“君君臣臣,父父子子”尊卑贵贱等级秩序,按照孔子的要求“父为子隐,子为父隐”,儿子不能控告老子,打工者不能控告老板,老百姓不能控诉统治者——共产党,哪怕后者犯了伤天害理、邪恶无耻的罪行。
   按照此种逻辑,1919年“54运动”就是“犯上作难”,共产党“消灭私有制”革命更是“犯上作难”。你看,共产党闹革命连地主资本家老板都随意杀害,鼓动流氓无产者造反,那可是真的动乱啊!今天共产党成了老板,就取消了“打工者控告老板”权利,真是倒退黑暗了。
   一些奴隶意识严重的人胡说:“共产党给你钱,共产党养活了你,所以,你必须听从共产党。”假设“共产党给我钱”成立,给的也只是纸币,维持我们生命的物质不是纸,而是清洁的空气、甘甜的饮用水和可口的饭菜等物质,这些都是底层的工人和农民生产的。显然,养活我的不是共党,而是大自然以及工人农民等的劳动。可见:假使“共产党给我钱”成立,也不意味着共产党养活了我,当然没有什么“共产党的恩情比天大地大”之说,所以,我们不是共产党的奴隶。
   
   李铁映曾说:“党养活了你们(指大学教师),你们却骂党”。一派胡言。因为全国党员交的党费还不够给党员买学习资料的。更不用说从中央到地方的五级党校(数万所)的巨额经费来源,以及全国千百万政工干部的工资、行政的天文数字开支来源;又从哪里来的钱“养活”教师?2005年11月26日的《新京报》报道,为了对女朋友展开“金钱攻势”,中央民族大学校办公室副主任、校党委组织部组织科长顾学军被认定挪用党费近28万元,获刑3年6个月。顾从2003年9月“挪用”到2005年初被发现为止,从来没有过返还行为。顾的行为已构成“侵占”,而不是“挪用”。可见,党费不过是用来党官们挥霍的。
   
   亲共分子对自由化人士说:“你有本事就不吃共党的饭,拿共党的钱就得听共党的话……”。5毛们甚至说:“江山是共产党的,水也是共产党,你批评反对共产党,你必须滚到境外去,或者绝食绝水做伯夷。”天先生认为:商末伯夷与叔齐不食周粟而死的故事蕴涵了典型的奴才意识。他们拒绝吃“周粟”,而“周粟”二字蕴涵了“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的奴隶制观念。在他们看来:周王“打下天下理所当然坐享天下之土”,粟乃“周”土所长,是“周粟”,所以他们因愚忠商王、不吃“周粟”而饿死,其人权遭自我践踏。按照这“周粟”逻辑,共粪们鼓吹“没有共产党就没有新中国”,意味着国家一切资源都属党所有,人们必须听共党的话。这显然是反自由化的奴役理论。凭什么说:“粟”或“饭”就该属于统治集团所有,被统治者只能仰统治者的鼻息而仍其宰割?“粟”或“饭”本来就是劳动者生产的,理应为劳动者享用,共党并无独立的党产,其活动经费不是靠党员交纳的党费,全都是从国库即纳税人那里获得的钱,恰恰是人民养活了共党。共党“搞不服从者就得饿死”的奴役政策是彻底反人类的。这种反人类的的邪说如此深入人心说明中国人不具备人权意识。
   
   今天,中国人应该树立纳税人意识。中学老师的钱来自于国库,国库的钱来自于纳税人。也就是说:是纳税人“养活”了老师,老师应满足形形色色的纳税人的要求,满足他们各种自由化的要求,做到学术自由、学术独立。从商业交换层面来看,不存在谁“养活”谁的问题,老师是靠出卖自己的劳务给纳税人,自己“养活”自己的。
   
   把纳税人的钱篡改成“共党”的钱,这是愚弄中国人的骗术。纸币上虽然印有毛泽东的像,只能说明共党强奸了这张纸。纸币在离开造币厂的时候,它不是钱;只有当人们愿意用这张纸去交换自己的劳动果实的时候,这张纸才有了“钱”的功能。当人们不愿用这张纸时,它就是废纸。共党大量印纸币,通过纸币来掠夺人民的劳动果实,多次使自己的纸币成为废纸,就不用多说了。美国人不会因为美元上有华盛顿的像,就说“革命党给了我钱”;台湾人也不会因为台币上有孙中山的像;就说“国民党给了我钱”;为何中国大陆人因为纸币上印有毛像,就说“共产党给了我钱”,何以堕落到做共产党奴隶而不自觉?这是因为共产党无孔不入的宣传灌输的结果;加上国人不会逻辑分析,就自然成了共党的奴隶愚民。
   
   3.是被统治者——人民、教师养活了共党官员
   
   孟子说:“有大人之事,有小人之事。且一人之身而百工之所为备,如必自为而后用之,是率天下而路也。故曰或劳心、或劳力,劳心者治人,劳力者治于人;治于人者食人,治人者食于人,天下之通义也。”白话翻译:“有君子的事务,有小人的事务。以一人的生活来说,各种工匠的制品都不可缺少,如果必须自己制作才来使用,是使天下的人疲于奔命。所以说有的人劳动心力、有的有劳动体力,劳动心力的人治理人,劳动体力的人被人治理:被人治理的人养活人,治理人的人被人养活,这是普天之下的通行的道理。”可见,是老百姓养活了当今的统治者——共产党官员,而不是共产党官员养活了老百姓。
   
   “政党私营、募捐养党”是世界通则。国库的钱应当用于为全民服务。政党没有任何理由强迫人们向其提供经费支持。公民交税是交国税,不是交党费。各国的舆论界和反对党盯得很紧,执政党稍不留意就会被抓把柄。克林顿当政时,曾有国会议员追究副总统戈尔用白宫的电话和民主党党内干部讨论为党募集经费的事情。那议员说戈尔用公家设备办私事,一旦查实就要判他的罪。
   
   万官贪污不抵一党窃国,公款养党的罪恶程度超过一切经济犯罪的总和。中共各级党务部门和民主党派的活动经费主要由国家拨款;政府各部门党组织的工作经费列入单位行政经费预算,按所在机关党员和干部工资总数不少于1%核算。在农村,党支部的各种费用全部由村委会给予支付。在国有和国有资本控股的企业以及混合所有制企业,党务人员的工资由企业承担,党的活动经费按年度职工工资总额5‰的比例在企业管理费中提取。党的各级专职干部的工资都是国库支付的,每次党的会议的开支都是国库拿的。这都侵犯了纳税人的权利。中共几十年如一日地吞噬公款,从来不向人民报个帐、说明一下本党的花销。自己不报告也不许他人过问。谁敢公开主张停止使用公款而改由自行募捐养党的话,谁就是共产党的仇敌。别说提停止公款养党,哪怕提一提“削减养党开支以减轻人民负担”的建议也是严重犯忌,共产党决不容忍。1980年代人大常委胡绩伟在全国人大会上曾经提出党的预算应每年交给人大来审议,却遭到批评。
   据曹思源调查,中共经费开支中只有5%来自党费,而95%都来源于国库的财政拨款,即来自于纳税人。换句话说全国人民都用自己的财产向中共交纳了党费,这笔钱每年至少在400亿以上。
   2002年,中共党员达到了6000万,党内官僚的人数,按1/10计算即6百万;如果每人平均年工资
   24000(月薪2000)、办公车马支出和福利每人平均每年24000(月2000)元、贪污浪费吃喝等杂费支出每人平均每年50000(月4000)元,共计约6千亿左右,为1997年中国GNP的1/10。中国学校(不含党校)系统里的党务机构,
   总共豢养了96万余党特,每年的喂养费,也有365亿元人民币。学校的护党课程的校内机构开支约为每年360亿元。必须指出,这一项所开支的养党费用,不仅仅增加了中国人民的负担,更严重损害了中华民族的前程。至于党校,全国有2500多所,按每所党校拥有30名在编教职工、十名离退休人员计算,那么党校系统每年就需耗费30亿元人民币。
   工会、妇联、共青团、工商联、作家协会等等都是以民间团体名义存在的共产党分支机构,都是吃公款的养党机构,它们的真正功能是监视和防止各界民众对中共不忠诚不顺从。因此这些团体的经费,完全属于专用养党费。这些党办“团体”的在职人数,按中央级1000人,省级300人,地市级60人,县级25人估算,乡镇级不计。每年消耗60多亿元人民币。
   西方竞选期间,各党花不少钱上电视台做广告。那些广告基本是按秒算钱的,时间长了吃不消。而中共的喉舌电视台每天都必须美化党的领袖,吹捧党的政策,攻击党的敌人,欺骗党统治下的人民。如果按照正常价格购买电视电台广告时间的话,每天该支付多少钱?铺天盖地的宣传,必然要花掉铺天盖地的钞票。我们知道中共在媒体、出版、影视艺术等等方面的养党护党花费是巨大的,粗略估计应该不少于150元人民币。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