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歌文学
北京周末诗会
[主页]->[诗歌]->[北京周末诗会]->[一个东北农民的人民公社记忆/丁朗父]
北京周末诗会
·文革余孽依然猖獗/三师弟沙僧
·胡星斗呼吁第二次大规模平反冤假错案
·和薄熙来的根本分歧是什么?/张鹤慈
·垄断国企不除国难未已!/马宇
·垄断国企决不拔一毛而利天下/塞鸿秋
·石化两霸恶行大起底/塞鸿秋
·银行暴利源于金融垄断/王建勋
·带血的垄断/丁朗父
·中国经济的血癌/塞鸿秋
·胡石根访谈:国度性的福音化和国度性的民主化/钟道
·胡石根访谈录(二):国度性的福音化和国度性的民主化/钟道
·五十年后/箫远
·方竹笋,众网友喊你回家
·方竹笋,众网友喊你回家
·方竹笋回家
·我为什麽接受外媒採访/王康
·王立军事件有正面意义/王康
·武夷山上的神秘枪声/胡显中
·他们为中华民族立碑/孔令平
·他们为中华民族立碑/孔令平
·听潮者说/丁朗父
·看守所杂记等被禁书商恐入狱6年/余言、双江
·三年饥荒时期的凤阳县/先锋
·吃完土地吃肚皮的中国/支柱 建华 亚福 富贤
·吃完土地吃肚皮的中国/支柱 建华 亚福 富贤
·吃完土地吃肚皮/支柱 建华 亚福 富贤
·周四下午去了朝阳医院/浅水遨游之
·报春/王德邦
·有没有人管管告密者梅宁华/犀利
·1000中国人致环球时报公开信/徐选礼等
·海啸(四首)/吴倩
·中共不能再由国家财政供养/高不祖
·中共不能再由国家财政供养/高不祖
·总有些事是让人高兴的/喷嚏大王
·白封出版与萨米亚特群体/綦彦臣
·白封出版与萨米亚特群体/綦彦臣
·“白封出版”才是真正的出版/綦彦臣
·从六四一代到北京守望者/楚延庆
·什么是“萨米亚特”/綦彦臣
·炎黄春秋呼吁民间响应温家宝政改讲话
·高风亮节赵紫阳/陈仲旋
·一个倔强的萨米亚特分子——地下出版个案/綦彦臣
·再谈政治不改革经济没希望/丁朗父
·要像消灭法西斯一样消灭国企/摇动的猫尾
·庄严弥撒/何与怀
·庄严弥撒/何与怀
·中间派联合起来对抗极右极左派/张洞生
·中间派联合起来对抗极右极左派/张洞生
·一个人人喊"我不相信"的社会/赵霏霏
·盘踞央企红二代重庆向胡示威/钉子汤
·中共民主派是民主社会主义者/高越农 候工
·且为胡先生击节/侯工
·温有勇有诚何来演戏之嫌/沙叶新
·有容乃大/张洞生
·列宁主义是20世纪最大灾难/候工
·方竹笋现身说法重庆模式/中国新青年
·搜狐借习仲勋去世十周年造势/丁朗父
·毛万岁徘徊在中国大地的幽灵/杜君立
·李庄案的一次秘密会议记录/摇动的猫尾
·继续走回头路中国将万劫不复/杨光
·如此不堪的操守还有什么文化/塞鸿秋
·共产党应学国民党/高不祖
·开口闭口”我爸爸”的二代们/KCIS公共观察
·京学生三无被政治老师踹出校门/南方
·北京两妖报鼓吹腐败反对政改/逆行斋主人
·—部为文革“去恶”的作品——《知青》/长庆
·癌病房里的医魔/小天使
·且看民国与中共的中苏条约/征夫
·19890603夜到19890604晨/丁朗父
·斥人民日报"西方老路"谬论/loser flow007 han74rryli
·人民日报反民主概念批判/张三一言
·把灵魂卖给魔鬼的走狗们/龚道军
·历年赵紫阳忌日见闻/俞梅荪(一)
·历年赵紫阳忌日见闻/俞梅荪(二)
·历年赵紫阳忌日见闻/俞梅荪(三)
·历年赵紫阳忌日见闻/俞梅荪(五)
·敬告梁晓声我们还活着/耶子
·评顺天府尹陈大人的喊冤/五柳村
·人民斥人民日报/塞鸿秋集
·人民斥人民日报腐败有理论/塞鸿秋集
·杨佳妈妈还有话要说/高越农点评:
·隐瞒历史培养脑残大学废了/摇动的猫尾
·不努力不作为不要脸的农业部/木小燚
·如何安全使用电讯通讯工具/于声雷
·大兴邵阳全州常宁文革大屠杀记/京诧等
·抄讲话百人团与八个样板戏/摇动的猫尾
·2012年安徽高考零分作文
·6月25日夜半听雨有感/耳顺
·世界上最被蔑视的职业——中国公务员/摇动的猫尾
·且听陈希同一辩/姚监复访谈
·齐奥塞斯库那条有上校军衔的狗/中国思维
·请注意你家里的水/萧远
·看看那些光屁股的学者们/摇动的猫尾
·金陵访古(上)/闵琦
·中国社科院的普世价值调查问卷
·金陵寻古(下)/闵琦
·一队蜡炬(四首)/吴倩
·中指,胖子——什邡的悲与怒/欧阳懿
·为死难的天津人我不会放弃/凉小奇
·记住由红到黑的那一瞬间/庄大军
·中国之大已放不下一张书桌——斥胡锡进少年不成熟论/Xin Chen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一个东北农民的人民公社记忆/丁朗父

   
   
   
   
   

   (一)秀水河子故事
   (二)我在秀水河子公社的夜生活
    1、抄家
    2、夜锄
   (三)唱给自留地及中国农民的赞歌
    1、第一课
    2、歇气儿
    3、农民和老毛头
   
   
   
   
   
   (一)秀水河子故事
   
   
   没有国哪里会有家,是千古流传的话;
   多少历史的教训证明失去国家多可怕。
    ——刘家昌《国家》
   
   
   
   苞米青,
   大豆黄,
   马兰花开在路旁。
   走到前屯南山上,
   南坑北坑水汪汪
   小孩子在那里洗澡
   大人饮牛羊。
   
   南山坡,
   种玉米,
   松树林里有坟地。
   爷爷奶奶,
   睡在那里。
   
   爷爷奶奶说是地主,
   天天起早做豆腐。
   荣华富贵没见着,
   老来受尽人间苦。
   六零年,
   大人祸,
   爷爷奶奶饿死了。
   
   荞麦开花白幽幽,
   糁子比馇子容易熟。
   零零年,有人砍了树,
   刨坟掘墓要采石头。
   叔叔接上爷爷奶奶,
   去到远方
   大山里头。
   
   天地玄黄老辈子说,
   这园子再好不是咱家的。
   洼地抗不过旱三年,
   高地架不住四十九天瓢泼雨。
   
   树挪死来人挪活,
   爷爷奶奶走了,
   在大兴安岭的山坡上
   看着孙男和娣女。
   
   说明:
   秀水河子,辽北丘陵地带的一个村庄。以傍秀水河得名。秀水河,辽河支流。
   苞米,玉米。东北部分地方的叫法。
   
   
   
   
   
   
   
   (二)我在秀水河子公社的夜生活
   
   
   1、抄家
   
   那帮家伙,可是真的动了脑筋——
   害人就害到底,
   干什么都得讲究个时辰,抄家
   就得半夜进行。
   黑怕什么?
   黑才有意思。
   黑才有气氛。
   
   那时,我,一个十岁的孩子
   常常是又累又饿,
   常常睡得很沉。
   总是在迷迷登登之间
   一群好像急促
   (有什么可急的?这天罗地网之间
   老的老小的小,还能跑了?)
   故意弄得沉重的
   (这样威风,有震慑力,也可能有做缺德事的兴奋)
   脚步,然后是有力度的敲门。
   
   父亲披着衣服起来开门,
   几条汉子进来——一看就知道了
   乡下,都是熟人。
   
   父亲急忙把我从被窝里拽出来
   给我披上衣服,拉着我
   把我“藏”到门后的水缸旁边。
   
   那帮人把他们的手电灭了,
   点上我家的煤油灯,开始翻腾。
   炕席底下看一看,
   铺盖卷里摸一摸,
   柴禾堆里捅一桶,
   水缸里面搅一搅,
   跳着脚,摸一把房梁上的灰……
   
   一间原来的看菜园的屋子,
   一个比他们自己家徒四壁的家
   更家徒四壁的家,能有什么呢?
   能抄出什么来?
   这活儿干多了,
   一上手就知道有没有油水,
   看来,汉子们有点失望
   “他妈的,还城里人哪!”
   
   他们开始卷烟,就着我家的煤油灯点着,
   沉默,一会儿,
   一个精于此道的——
   也可能是领头的人说,“走?”
   其余的人说,“走”,
   他们就往外走。
   
   爸爸被他们带走了。
   临走时,从门后模到我,
   轻轻说,“快睡觉,明天好上学!”
   然后他和那伙人
   消失在乡村的黑夜里。
   
   
   
   2、夜锄
   
   
   生产队里来了工作队。
   工作队主要抓革命,
   也促生产。
   
   晚上他们组织贫下中农开会,学毛选,
   还要学唱样板戏,弄到很晚。
   农时不等人,地里的活计怎么办?
   起早!
   
   起早!这是一场革命积极性的比赛!
   一队三点敲钟,
   二队两点吹哨,
   我们队长最积极:一点叫门。
   半夜,鸡还没叫,
   队长挨户敲门
   “起来!下地!”
   
   队长不是周扒皮
   ——哪用那么费事?
   不用扒鸡窝,
   上门一吆喝,
   把咱整走了,
   回笼暖被窝。
   
   队里的骡子马也都迷迷糊糊
   给车老板子拉出来,套上车,
   “加!”拉上我们下地。
   
   在车上,忽悠悠,
   黑乎乎,凉嗖嗖。
   不管男女老少,爷们娘们,
   七姑八舅,姐夫小姨子,
   全都你挤着我,我靠着你,睡
   ——实在困极了。
   
   忽忽悠悠,
   晃晃荡荡,
   突然不晃了,赶车的喊
   “到地了,下车。”
   
   大嫂子迷迷糊糊下了车,
   迷迷糊糊的问,“这么黑,怎么铲地?”
   
   打头的,看看,试试,试试,看看,
   “瞅不见,别把苗都给铲了,
   先坐下抽袋烟。”
   
   
   他坐下,抽出烟袋,装烟,点上,前后一看
   南一个,
   北一个,
   东一个,
   西一个,
   ——男男女女全都躺在地上睡了。
   他叹了一口气,把烟灭了,躺下,
   枕着锄头杠也睡了。
   
   
   说明:
   打头的,生产组长。
   铲,锄。东北土话。
   
   
   
   
   
   
   
   (三)唱给自留地及中国农民的赞歌
   
   
   
   我要歌颂自留地!
   如果没有自留地,
   不知多少人会被饿死。
   在中国,有几亿个自留地养大的孩子。
   ——题记
   
   
   
   
   1、第一课
   
   
   “大侄儿,我说,你那么干不行,
   到不了晌午你就趴下啦。
   你看,这样,右边锄头顺着垄往前一蹭,
   左边脚往前一 ,
   得,两边地皮全蹭破了。
   这就行了。”
   
   “那草也没有铲下来呀?”
   
   “傻呀?它爱长长去呗。
   反正一年就给咱三百斤口粮,
   多了全是老毛头的。
   还怕他没粮食吃呀!”
   
   “让人看出来怎么办?”
   
   “大热天,除了咱爷们,
   哪个当官的来受这个罪?
   再说了,法不责众,
   谁不是这么干的?
   当官的,沾亲带故的,二流子
   他们都凉快着呢。
   下地的,都是正经庄稼人,
   不带恁么缺德的。
   ——要不大眼王八当我们真傻呢。”
   
   “啊!”
   
   这是我下地的第一天,
   农民父老给我上的第一课。
   
   
   
   2、歇气儿
   
   
   “歇气儿啦!说好就半个小时啊!”
   
   ——宣布了一个重大的决定,
   打头的脱下鞋,
   在锄头把上磕磕,
   倒去了鞋里的土,穿上,
   拎着锄头钻进了他家的自留地。
   
   刚才还有气无力的人们,一眨眼,
   全都撒开了欢儿,全都不见了。
   有的去侍弄自留地,
   有的抡着镐小开荒。
   有的去挖野菜,喂猪的,
   有的去打柴禾。
   积攒了半天的力气,
   就等着这会儿使呢。
   
   可爱的自留地,老远一看就知道,
   齐刷刷,黑黝黝,
   比大田的苗至少好三倍。
   挖野菜的,打柴禾的,
   就不进自留地了,那里没这些个,
   
   只有生产队的地里
   不长庄稼专长草。
   一边长社会主义的草,
   一边长资本主义的苗。
   
   农民
   比足球队员更会分配体力——
   两分气力给共产党,
   八分留给自己。
   吃粮,靠小开荒自留地,
   花钱,养头大肥猪,
   开个“鸡屁股银行”也可以,
   胆子大,脑袋活的,去当盲流耍手艺卖力气。
   
   一个小时过去了,
   打头的回来,
   卷起一袋烟,
   喊了一声——
   都回来吧。
   人们一个一个从苞米地里钻出来,坐下,
   男人们用旧报纸或用过的作业本卷一支烟,
   女人们互相翻看挖来的野菜。
   
   老话说有苗不愁长,
   只要不听人忽悠,犯傻,
   种地的,饿不死!
   
   
   
   3、农民和老毛头
   
   土改把地主的土地抢了,
   分给了农民。
   农民帮共产党夺了江山。
   过了三五年,
   合作化了,
   农民的地被共产党夺走,
   只剩下一份短暂的回忆。
   人民公社大跃进,
   说是到了共产主义,
   一切公社都会给你,
   结果千千万万种田人饿死。
   十年,中国农民
   被亲爱的党敬爱的毛主席
   大忽悠了
   两次!
   
   文化大革命,
   老毛头又要忽悠人民了,
   却不知,农民不再被忽悠,
   反过来个个成了忽悠党的老手。
   你看
   天下大乱,
   搜刮不减,
   农民再没被饿死,
   ——共产党却到了“崩溃的边缘”,
   你说老毛头忽悠了农民,
   还是农民忽悠了老毛头?
   中国农民,最先看穿了社会主义的老底。
   把戏看穿了,
   再想骗就没那么容易。
   
   农民
   其实比你想象的聪明,
   甚至比老毛头聪明
   比共产党聪明。
   三年大人祸之后,
   就没有真正的农民
   再相信共产党了。
   
   什么革命、改革,说到底——
   农民有土地,
   中国人就有饭吃;
   农民失去土地,
   就有人会饿死。
   这就是真理。
   
   有人说“严重的问题是教育农民”,
   算了吧,先让农民来教育教育你。
   
   
   说明:
   歇气儿,田间劳动时的休息。
   打头的,生产队劳动组长。
   自留地,大饥荒以后给农民自己耕作的小片土地,人民公社后期成为农民食物的主要来源。
   小开荒,农民在无人荒地上开垦的零星耕地。文革时期林场、农场职工,城市郊区和小城镇 居民也在边角荒地种菜种粮,弥补匮乏的食物。
   老毛头,东北农民私下里对毛泽东的称呼。
   现在30——50岁,小时候在农村长大的中国人,都可能是自留地的受惠者。
(2011/09/21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