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歌文学
北京周末诗会
[主页]->[诗歌]->[北京周末诗会]->[刁民是政府的好学生评论/学渊]
北京周末诗会
·陈青林 世界给中国的新年礼物
·熊焱《悼华叔》格林《临行诗》
·熊焱 全体同仁沉痛悼念司徒华先生!
·格林 民国百年赞
·丁朗父《1月17日,赵紫阳纪念歌》
·君子歌/丁朗父
·让愤怒凝聚成子弹飞/沙砾
·草民-蚁组/沙砾、陆祀
·过年回家/丁朗父
·中国人,笑一笑吧!/王小华 二头
·人同此心,心同此理!/铁流、王小华
·民主花开遍中华 2010作品总目
·春词/闵琦、余习广、丁朗父
·茉莉花开/王小华、陈青林、孟元新
·北京
·德甫归来/张晓平
·中国之船撞向冰山/张晓平
·党是神马/张晓平
·人到老年/陈锐
·我看中国军队/王小华
·打工仔过年、和沙砾/张晓平
·官逼民反民不得不反/法国王小华
·中国老百姓为什么这样穷/朱忠康
·辛亥革命百年颂-兼祝贺埃及民主革命成功/丁朗父
·警告中共宣传官员/望文
·看埃及,想中国/张晓平
·赞埃及国防军/萧远、杨彬
·赋春/柳忠秧
·贺埃及/杨彬
·中国倒数第一/张晓平
·民主之风会从阿拉伯刮向中国/法国王小华
·发生在波尔多车站的一件小事/王小华
·今天我们是埃及人/奥巴马/卧梅译
·任由权力世袭成功中国人将世代为奴/王小华
·致力虹/张晓平
·中国埃及异同论/萧远
·民主要靠中国人自己/王小华
·将“毛主席纪念堂”改名为“中华先贤纪念堂”的建议/胡星斗/萧远供稿
·灭村运动/张晓平
·中国为什么一定要通胀/端宏斌博文
·太子党必须有否定和超越前辈的勇气和眼光才有出路/王小华
·抗议网上流氓攻击本会网页,无耻骚扰本会成员/北京周末诗会
·金龙鱼,一条祸国殃民的鱼!/加拿大通信
·华国锋89年托人劝广场绝食的学生不要绝水
·中美即将开战,我要保卫祖国/网文,萧远供稿
·致党的朋友、大清帝国跪族爱新觉罗先生的信/王小华
·向博讯献一束茉莉花
·踏青谣/沙砾
·十马歌/网闻
·真正的贵族担当天下,视道义为生命/王小华
·中国网民歌/沙砾
·茉莉新歌/丁朗父、萧远
·227梅花雅集作品/全体会员
·物价飞涨时去散步/张晓平、王林海、茉莉花X
·让我们唱着悦耳的茉莉花一起散步/孙大圣
·中共仍然相信枪杆子可以保住政权/王小华
·再论中国老百姓为什么这样穷——我们散步的理由/朱忠康
·两会纪实/张晓平
·吃转基因食品会断子绝孙吗?/友人来信
·一党民主小调/张晓平
·公民三字经/苏中杰
·致把所有人当成敌人的人/丁朗父
·韶关证券大骗局/朱忠康
·关于北京周末诗会
·掩耳盗铃/张晓平\顶浪
·中国政府必须改变其野蛮政治思维/王小华
·中国人必须选择做人还是做猴子/王小华
·普京/丁品
·姜瑜请你给我们中国女人留点面子/王小华
·中国人的穷根/张晓平
·梦藤彪/陈青林
·绥靖是西方人的性格特点/王小华
·告诉世界谁害死人家的儿子又迫害他的父亲!/王小华
·富贵歌/(元)陈草庵
·“五不搞”就等着搞茉莉花吧!/王小华
·留下黑暗满中华/张晓平
·中国通货膨胀的惊天秘密/经济学家笑谈
·民主是百姓的最主要诉求/张晓平
·官说百姓仇官是百姓不对/王小华
·国民在党之上是文明人类基本伦理/王小华(公民通讯)
·学习习仲勋/辛子陵(公民参考)
·火山谣/张晓平
·渐变,不变,突变!/王小华
·[卖花声] 四季 /丁朗父
·党要走正路/张晓平
·我所讨厌的人/苏中杰
·政治改革没希望经济就没有希望/丁朗父
·对武装到牙齿的政权我做不到温和/王小华、张三一言
·关于中国人"转弯抹角”的说话艺术(公民通信)/王小华、张三一言
·低下的是国家素质而不是国民素质/王小华、麻省理工博士
·独裁者为什么没有内政/丁朗父
·告别“零频道”/道友
·读海鸥之歌/张晓平
·最可爱的花儿/民主邮件、王小华
·中国知识分子的整体性堕落/姜莱(往事微痕)
·打倒卡扎非/张晓平
·应对现行退休养老双轨制进行违宪审查/刘卫敏
·《茉莉花》小传/徐沛
·我们的脑袋与党的手电筒/陈丹青(网文)
·阿拉伯革命为什么没有在中国出现/王小华
·裂.变!(三首)/张晓平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刁民是政府的好学生评论/学渊

   
   
   
   
   

   读者王希哲:哈哈!欢迎学渊兄的“朱批”。不说别的精彩,就是老
   朱如此认真读了希哲的拙文且作了批注,就是对希哲的支持啊!再
   谢。
   
   读者张思是:学渊先生的观点是绝对错误的!共产党之所以有今日的
   腐败,不是因为“不搞政治运动”,而是因为拒绝法制与民主,在权
   力绝对化而没有民主法制的监督时,必然产生腐败!这已为世界各国
   的执政经验所证实。
   
   读者刘为廉:不同意朱老师的论断。“毛泽东搞政治运动的时代,共
   产党的私人行为并不腐败”。是这样吗?否。腐败的定义是什么?贪
   污受贿、聚敛钱财是腐败;生活腐化、玩弄异性,算不算腐败?在毛
   泽东时代,共产党干部(高、中、低级都算上)生活腐化的还少吗?
   文革前,一个在监狱里当过管教干部的人对我说过,他们可以随便玩
   (奸淫)年轻的女犯人。这算不算腐败?文革初期,“首都红三司”
   开了一个专门批判党内走资派“腐朽堕落的资产阶级生活方式”的大
   会。第一个上台控诉的,是北京医院十八岁的女护士,被邓小平强奸
   过。大会没开多久,周恩来打电话给蒯大富:立刻仃止;走资派只能
   从政治上批判。“毛主席发动的人民群众斗争干部的运动”,腐败问
   题是不准涉及的!
   
   读者范似栋:学渊评说十分正确。中共需要群众运动来维持自己的生
   命力。这或许就是薄熙来重庆模式的正面历史作用。
   
   读者aixin:您好!感谢您发给我许多邮件,您发的文章和信息非常让
   我开眼界,启迪我思考和关注现实问题。但我好像不认识您,请问您
   是谁?现在那里?来自哪里?从事什么工作?能告诉我吗?
   
   ··········
   
   《南方都市报》何兵:《刁民,其实恰是政府的好学生》
   
   吴思先生有篇文章《新官堕落定律》,谈历史上的书生,进入官场后
   缘何变坏?他说,读书人先是接受圣贤教育,进入官场后,则是接受
   胥吏衙役和人间大学的教育。第一次教育,学会了满口仁义道德;第
   二次教育,教了他们一肚子男盗女倡(吴思:《潜规则——中国历史
   中的真实游戏》,云南人民出版社二○○二年版)。
   
   吴思说官场教人变坏,而托克维尔在《旧制度与大革命》(商务印书
   馆一九九二年版)中说,法国大革命也是政府教出来的,政府在教育
   人民造反。
   
   托克维尔是法国政治家和政治思想家。一八五六年出版的这本书,专
   门研究法国大革命的起因与结局。他预计这本书市场前景暗淡,因为
   “只有自由的朋友们爱读这本书,但其人数屈指可数。”岂料三年
   间,此书在法国印行四版,到一九三四年,印行了十六版。
   
   书中有一章,题目叫《政府完成人民的革命教育的几种做法》。他
   说,最有害的教育,莫过于刑事法庭在涉及人民时所依据的某些形
   式。穷人在抵御比他更有钱有势的公民的侵害方面,远比人们想象的
   更有保障,但是当穷人和国家打交道时,他们就只能找到特别法庭、
   有偏见的法官、仓促而虚假的诉讼程序和不得上诉的假执行判决。
   
   对于刑事诉讼的功用,我们的教科书有个标准答案:第一,实施惩
   罚,保障无辜的人不受追究;第二,教育人民遵纪守法。这是就公正
   的审判而言。如果审判不公,当事人、旁观者以及他们的亲朋好友,
   无疑接受了再教育。教育他们,法律是写给人看的,不是用来遵守
   的,是骗人的把戏。
   
   如果没有法律和法院,老百姓有无限的手段,来抵抗非法拆迁。但面
   对有偏见的法官和虚假的诉讼以及背后的国家暴力,穷人无能为力。
   但他们很快又找到新方法———上访,这又使官员无可措手。正是这
   样的诉讼,教育了穷人,生存的规则是冒险而不是守法。官员口中常
   说的“刁民”,其实是他们的好学生。
   
   对于“秘密逮捕”,书中有类似的议论。他说:“遭这样逮捕的人常
   常长期监禁而不送审;但是敕令(按法律的一种)却命令所有被告须二
   十四小时内受审。和我们今天一样,这项规定既不公正,也不被遵
   循。”托克维尔说的是一百五十多年前法国的“今天”,但你可以据
   此理解,为何今天的中国网民热议“秘密逮捕”。
   
   最吊诡的是,由于穷人饱受这种虚假诉讼的教育,他们在革命成功以
   后不会别的,只会将受过的教育再次付诸实践,“旧制度给大革命提
   供了它的许多形式,大革命只不过又加进了它的独特的残忍而已。”
   对革命史有所研究的学者,对此有悠然心会的感觉。
   
   他还谈到了法国当年的筑路和拆迁:“政府每年都现身说法,告诉人
   民对私有财产应持轻视态度。十八世纪下半叶,当公共工程尤其是筑
   路蔚然成风时,政府毫不犹豫地占有了筑路所需的所有土地,夷平了
   妨碍筑路的房屋……被破坏或毁掉的财产总是迟迟得不到赔偿,赔偿
   费由政府随意规定,而且经常是分文不赔。”受这种漠视财产权的教
   育浸染,大革命后成立的新政权同样漠视财产权。
   
   革命者的激情,来自于他们对旧制度的仇恨和对未来黄金世界的想
   象。一旦革命成功,他们很快就丧失了锐气。他们从专制政府习得的
   思维和手段,他们用暴力摧毁旧制度的余热,使得旧的制度有了重建
   的极好机会。于是“从刚刚推翻王权腹部的民族的腹部深处,突然产
   生出一个比我们列王所执掌的政权更庞大、更完备、更专制的政权。”
   
   专制的政府一方面教官员学坏,一方面教老百姓造反。使普通的民众
   学会了漠视法律和财产权。而那些被关押在监狱的犯人,接受的是研
   究生教育。他们在监狱里,相互研究和切磋,相互鼓励和团结。一旦
   风潮起动,乘风而起,成为革命的领袖,最终建立一个更封建和专制
   的政府。
   
   历史往往就处于这样的恶性循环中。
(2011/09/13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