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歌文学
北京周末诗会
[主页]->[诗歌]->[北京周末诗会]->[看共产党不会主动实行民主/张三一言(民主论坛)]
北京周末诗会
·2011四季预言/丁朗父
·且谈中共的素质/王小华
·红教大人物薄熙来之父的文革经历
·普世价值与中国特色/喻言
·君子歌/丁朗父
·法国总统“萨科齐”是中原“少暤氏”苗裔/朱学渊
·秦始皇是戎狄之淫证/朱学渊(周末话题)
·告太子党/陆祀
·东北大学的人物踪迹——也纪念臧启芳先生/朱学渊
·归家——祝赵常青结婚/丁朗父
·毁灭人类的十种方法/李启光
·回家——贺赵常青结婚/丁朗父
·学习王荔蕻/陆祀
·消灭一亿中国人中苏协议曝光的声明/朱忠康
·中国国民党 vs.中国共产党/王瑜语录
·中国国民党 vs.中国共产党/王瑜语录
·水浒新篇/陆祀
·妄议辛亥与孙先生更显大陆思想浅薄/李大立
·中国人请脱掉奴衣再谈爱国/王小华
·匹夫颂/陆祀
·逃出人民公社/丁朗父
·中國「官變」:18大以前政局看點/王軍濤
·关于《秀水河子故事》/丁朗父
·大兴安岭夜歌(《盲流记》之二)/丁朗父
·一张慢车票(《盲流记》之三)/丁朗父
·莫道兵在江山稳/肖远
·1975长江之旅(《盲流记》之四)/丁朗父
·中华脊梁/陆祀
·中国铁路七大祸源/塞鸿秋
·重申中国铁路七大祸源/塞鸿秋
·真正的脊梁/陆祀
·真正的明星有着强大的人性/文明底
·做一个心眼少的中国人/王小华 张三一言(公民通讯)
·从希望到绝望/陆祀
·从希望到绝望/陆祀
·漠河北极村历险(二首)/丁朗父
·只差最后一击/使命123
·兔死狐悲卡扎菲/陆祀
·请关注动车灾难受害者“赵思闽”\华斯
·选票出英雄/陆祀
·潘金莲是中国官文化特产,法国很少/小花闲聊
·到底是西方还是中共国家需要政治变革/ 张三一言
·怀念柏林墙的宋鲁郑/姜草子(墙内文)
·怀念柏林墙时代的宋鲁郑/姜草子(墙内文)
·讨伐中国农业部!签名支持!/王小华
·讨伐祸国殃民的吃拿国农业部!/ 王瑜
·与转基因浩劫生死一战/孙锡良
·农业部马屁高手白金明力推转基因/中华网
·为什么中国人税负最高福利最低/久闻新
·中国人税负最高福利最低
·盲流记(全篇)/丁朗父
·列宁毛泽东是马克思学说的"鸡屎"/侯工
·献给即将到来的九一八/老白果
·哀卡扎菲/陆祀
·中国政治犯礼赞/陆祀
·当今中国社会主要矛盾/帖子
·反革命县海晏移民血泪/铁穆耳
·看共产党不会主动实行民主/张三一言(民主论坛)
·转基因与北京特供
·关于中国人的基因/小华闲聊
·2011绝妙好词/王金波
·反转基因和毛左反美是两码事/小华(讨论)
·瞬息万变的执政能力/学渊
·中秋怀狱中诸义士/陆祀
·不尽狗官滚滚来/里建
·致为卡扎菲穿孝服的专制奴才/沙发网文
·刁民是政府的好学生评论/学渊
·歌女与文人/萧远
·致中国青年(二首)/陆祀
·中国不民主化必然崩溃/约翰·奎金
·愤青是中国教育的耻辱/惜辉
·座谈会记录/网文
·风雨之秋二首/丁朗父
·猫打洞关于建立重庆左国的建议/网文周末
·农业部涉嫌“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陈一文
·共军鹰派言论/农垦网文
·寒秋二首/丁朗父
·被冤杀的队伍望不到边/zzjj199
·向江天勇致敬/陆祀
·反转基因左右辨/小华等
·美国是我们最好的朋友/流沙河(旧闻新抄)
·美国是我们最好的朋友/流沙河(旧闻新抄)
·一个东北农民的人民公社记忆/丁朗父
·辛亥百年纪念经典诗歌/同敬
·共产党凭什么用武力推翻国民政府?/里建
·特务治国方式(二首)/陆祀
·草民影音坊作品二首
·现代经典诗歌集萃
·公民同城九一八团结宣言/转载
·致友人/陆祀
·咏洛阳囚禁案/西门退役
·总理作伴好狂欢/法国观察站(墙内网文)
·总理作伴好狂欢/法国观察站(墙内网文)
·把纳税人的钱篡改成共党的钱是愚弄中国人的骗术/夜问天
·1949年后中国失去了人性底线/任雯颐
·国有企业用人极为腐败员工极度不满/啄木鸟
·改革与选举/陆祀
·万里梅花诗/丁朗父
·网传李锐谈话/夜问天
·浙大郑强被疯狂鼓掌之言论
·推荐同胞周小川去拯救欧洲经济/克鲁索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看共产党不会主动实行民主/张三一言(民主论坛)

   我
   
   
   
   一

   
   
    “二十多年前,肇端于中国8964,引发世界民主国家群立,至今仍然不断地星点式闪立。中国自身则逆向极权,至今仍然往极向狂奔;成为当世反人类普世价值的堡垒。”这些民主国家群立之道、之策、之法被人形象地誉称为XX花革命、YY色革命;没有听过PP花改良、QQ色改良之说。这一政治思想表现说明:革命为世界民国家增量立功宏伟;改良并无建树。
    因为革命伟业成绩的事实强于改良大道理的雄辩,革命高潮形势比一些人改良意愿强,尤其是面对英勇的利比亚人民民主暴力革命斗争的胜利,不论是改良派或革命派,暴力派或反暴力派,所有心向民主的人们都为今天的世界革命形势欢欣鼓舞。我对改良派反暴力派朋友态度和表现极之赞赏和安慰也表示感谢──当然,共产党真理部、御用文人、伪装民主人士、五毛五元们不但极之不高兴,还极厌恶。面对这一形势,比较不蠢的沉默以对,或顾左右而言它;次蠢的作张召忠阿Q式、自慰式、梦幻式狡辩;等而下之最蠢的就是赤裸裸地表现出酸溜溜之态说出这样的话:“真不知道张三们兴奋什么。自己‘看人家娶媳妇’兴奋了,还要想象一个人家不兴奋的来加强自己的兴奋。”(王希哲语)
    我除了高兴见到众心向利比亚(胜利)外,更高兴的是见证了“在不是斩木为兵的现代化武条件下,暴力革命可能性等于零”的理论在事实面前破产了。我这高兴并不构成我反对改良和非暴力。改良理念、非暴力理念并没有错;事实上也有可行的历史可考,例如曼得拉、甘地的历史。可见改良有作用、有效用。在专制制度条件下,特别是在有民主宪政架构而行专制的情况下,改良不但可行,而且还是优选之路。外国的南非等众多国家已经如此,中华民国已经如此,新加坡则正在如此着。中国当然也可以改良,条件是先用民众的革命包括暴力革命给予足够的压力,把极权政权先压成专制政权,然后才一步步地迫它放权改良。绝不是现在要江胡温一党专政极权改良!所以,没有理由非议反对否定改良理念,但是有充足理由反对要求现共产党极权改良。借此机会再申明一下:我不反对改良,但坚决反对今天要求共产党极权改良。
    我反对的是幻想共产党一党专政极权改良──我一再重复:极权无改良!你要极权改良或许有一条唯一道路,这就是有足够强大的民众压力,这民众压力必须包括民众革命压力;我要强调:还必须包括民众反暴政使用的革命暴力;我更要强调:这革命暴力不是备而不用的吓人纸老虎,而是可实用的真实力、硬实力(使用艺术是备而未用)。只有这样内含民众使用暴力的真实压力下,才有足够强大的压力把极权压成专制,在专制制度条件下,同时保持原先或更强大的民众压力(再强调,必须包括可用的革命和革命暴力作后盾)才有改良可言。
   
    我对改良的期待是:
    第一,不要反革命。
    第二,不要幻想对中共极权作现在进行式改良。
    张三一言 20110908 香港
   
   
   
   
   二
   
   
    8964以来政治思潮到底是怎么的?中国政治思潮和世界政治思潮到底有何不同?值得思考。现在对这个问题作粗线条观察和评论。
    当今政治思潮呈现在我们面前的粗线条是:极权专制之官权与自由民主的民众对抗;对抗的趋势是一直向权极权专制减量与自由民主增量方向发展。在这条粗线条中,除波兰作为例外点之外,没有改良的痕迹;更看不到反革命影子。这条粗线条的正显示是:近世自由民主新天地是革命创造的;反显示是:反民主革命占主流(或者说是改良主义思想占主流)的国家建立不了自由民主之国,极权专制长存──仅凭这一粗线条,中国的改良主义者是否需要扪心自问一下,到底做了一些对中国自由民主有利还是有害的事?08宪章到底起到促进还是促退中国自由民主进程?
    自8964以来,国内外形式是这样的:“肇端于中国8964,引发世界民主国家群立,至今仍然不断地星点式闪立。中国自身则逆向极权,至今仍然往极向狂奔。”为甚么会如此?
    中国人民中的政治反对派代表派别林立,这本是好事,也是正常之事;不幸的是“和平理性非暴力”占了主流,其中“和平理性非暴力”又是合作派主导(与共产党合作几乎成了中国知识精英的灵魂),要求中国民主有共产党一分的说词颇有影响力──这方面,可以以08宪章作代表;崔卫平是代表的代表。加上冒充民运的保党派作怪,中国的反专制反暴政力量积弱不振。这是中国肇发六四后自身则逆向极权,至今仍然往极向狂奔的重要原因。
    中国逆向极权,原因当然很多。现在只择其中重要原因之一谈谈:因为中国太多崔卫平类似质疑和要求:“中国实现民主,难道能将共产党排除在外?”太多“和平理性非暴力”,太多合作派。
    崔卫平思想是有代表性的思想,即是中国知识精英主流思想(表达词句尽管不同)。你崔卫精英们真心诚意、愚忠地要求和共产党一道民主;可是共产党回答是视民主如敌,并赶尽杀绝。在崔卫精英们的同类刘晓波也被“杀”后,不但没有一点反省,相反,还进一步跪求共产党民主,还不知天高地厚地高唱与现政权合作(现政权根本就不把你放在眼里,何来合作?);今天则更上一层楼:要人民与共产党同玩民主!
    一方是中共极权专制大开杀戒,一方是中国知识精英代表民主跪地求合作。这种现实本身就是极权专制万岁!共产党的维护政权稳定总党策之所以能奏效,原因众多,其中重要一条是中国有足够的崔卫平式精英──崔卫平式精英是组成“肇端于中国8964,引发世界民主国家群立,至今仍然不断地星点式闪立。中国自身则逆向极权,至今仍然往极向狂奔。”这个政治现状的重要因素。
    我们要特别注意到的一点是,现今总体世界形势是革命成为巨大洪流、所向披靡;中共极权则屹立不摇于洪流中,虽则屹立,但是还是受到了极大压力和威胁。他们中人不少已经作死于民主或逃脱民主的打算。就在这个时候,面临末日的民主与人民罪犯,来了个思想救星:崔卫平。共产党的思想救星崔卫平不但要求人民不要用民主反共反专制反极权,还要求人民与共产党一齐玩民主。
    我想告诉崔卫平们:如果在今天我们可以与民主敌人共产党共玩民主的话,那么,中国人就不应该抗战而应该邀请日本天皇共同玩抗日,波兰人应该邀请希特勒玩反纳粹;如果你们在生活中遇到奸劫抢夺的盗贼流氓,应该邀请他们入室共主家政。
    苏东欧、突尼西、埃及和今天的利比亚的人民只有人民和独裁者两方,人民一方都是革命派,他们都没有合作派,有谁听到过哪些利比亚人鼓吹“和平理性非暴力”对待卡塔尔菲?有谁听到利比亚人这样质疑:“利比亚实现民主,难道能将卡塔尔非排除在外?”所以,他们革命成功了,他们民主了。
    我们呢?我们怎么样了?
    我们与外众不同,我们有崔卫平思想,我们的崔卫平思想成了中国知识精英主流、成了异议阵营中的思潮主流。这个崔卫平思想就是反民主革命思想,是冲着中国和世界的革命形式来的;有力地抵销了中外革命大潮向国内中共反动势力冲击。崔卫平思想洪流一冲过来,共产受到的世界革命顺势洪流的冲击和压力就大大减少;共产当反人类文明逆流照流不误。
    中国有那么多和那么强的崔卫平思想潮流,共产党想不长命都几难!
    张三一言 20110901 香港
(2011/09/08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