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感怀
奇麗想像
[主页]->[人生感怀]->[奇麗想像]->[展示1474美麗女孩]
奇麗想像
·注視601月亮公主
·克服602無法預期
·生氣603不再計較
·抓龍604愛哭女孩
·奇怪605翻來覆去
·祝福606分手宣言
·祝福606分手宣言
·艷陽607寂靜之聲
·遺忘608沒事就好
·最佳609自我要求
时评
·五星俄雜.馬列走狗.共產黨人渣.才是偽裝、變形、詭詐、欺騙與智障白癡!
·死人刘宗正.活在五星俄雜馬列走狗.共匪洗腦殭屍的邪靈!
·祝福全地球的馬列走狗.五星俄雜共匪邪靈.死光光!!!
·蒋中正:共党是人类最大的敌人!
·中華文化.自由民主.選賢與能.天下為公!!!
·死人刘宗正.所謂埃及巫師鬼字母.就是撒但腦殘化與邪靈化人的符咒!
·死人刘宗正.去除馬列文化.廢除一黨一胎狗屎共化!!!
·死人刘宗正.五星馬列共產黨殭屍.是人類萬惡之首!
·死人刘宗正.馬列共狗死人專政. 是吃人的工具!!!
·死人刘宗正. 中共不代表中國、中共不代表中國人、中共不代表中華文化 !!!
·死人刘宗正.中共只代表一坨馬列走狗屎!!!
·死人刘宗正.五星俄雜蘇奴馬列狗屎文化才是群!
·死人刘宗正.那些狗改不了吃屎的白痴共匪!!!
·死人刘宗正.你的共匪豬頭腦.埃及鬼字母木乃伊死人文化.才是撒旦邪靈!
·寫中文的死人刘宗正.使用埃及鬼字母.才是撒但奴才!
·神經病.互相矛盾的死人刘宗正.你就別用漢文寫文!
·共產黨就是五星馬列走狗殭屍.狗PP不通的反華賣國大漢奸!
·死人刘宗正.埃及英文鬼字母.共匪簡體字才是撒但白癡文字!
·警告死人向前進.死人刘宗正.沒腦的共匪白痴殭屍腦!
·死人刘宗正.五星俄雜共狗殭屍馬列奴才文化才是中國災難與亂源!
·死人刘宗正.中共不配稱中國人.只配道歉下台.還權於民!!!
·中華文化.選賢與能.自由民主.天下為公.是上帝之光!!!
·警告死人刘宗正.死人向前進.滿腦共匪垃圾.會下狗屎地獄!!!
·耶利米書29:11我知道我向你們所懷的意念是賜平安的意念!
·死共匪去死光光.全民公投!!!
·台灣人.大陸人100%贊成.自由民主制!!!
心疼六一堅定不移
·抱歉610堅定不移
·抱歉610堅定不移
·白雪611彼此溝通
·瘋狂612生活記實
·心疼613如夢似幻
·相信614感情用事
·紅顏615歡言無盡
·互補616一無所有
·回聲617深水之下
·羽衣618彩霞滿天
·老虎619金光燦爛
浪漫六二無所畏懼
·浪花620水中世界
·蛋糕621反省一下
·浪漫622海天一色
·哈欠623背後世界
·情癡624海誓山盟
·回頭625永遠的痛
·關卡626無所畏懼
·選擇627完美結局
·記得628張開眼睛
·分心629堅持到底
时评
·死人刘宗正.中華民國是亞洲第一個民主共和國!!!
·死人刘宗正. 將人異化成圈地裏的牛馬畜奴是五星俄雜馬列共匪!
·死人刘宗正.所謂共產黨人才是禽獸.不是人!!!
·^(杨恒均)^=政府要民選的才配稱政府!
·死人向前进.毛殭屍趕快=燒一燒+埋一埋啦!
·死人^(方应看)^請善待少數民族!
·親愛的大陸同胞.中國的中心=就是中國人民!
·中國大陸的人活得比豬狗還不如!
·死人刘宗正.埃及鬼字母.共狗簡體字才是垃圾!
·全地球最懦弱.偽善的大陸白癡!!!
寬廣六三始終如一
·正常630始終如一
·冷氣631綠豆冰沙
·完成632終生事業
·不安633一點一滴
·情人634牛郎織女
·寬廣635心之距離
·色彩636逃離世界
·神遊637化外之民
·神游637化外之民
·忘了638前世今生
·忘了638前世今生
·剩下639蝶蝴效應
·忘了638前世今生
·剩下639蝶蝴效應
特別六四天上人間
·諜影640跨越過去
·曲調641天上人間
·底限642浮出水面
·秘密644白癡女孩
·七星643自由選擇
·大雨645無影無蹤
·妹妹646半邊人偶
·貼近647花樣年華
·特別648桃園思鄉
·早餐649毫無退路
·諜影640跨越過去
·曲調641天上人間
·底限642浮出水面
·秘密644白癡女孩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展示1474美麗女孩


   
   倩女幽魂 A Chinese Ghost Story (1987)
   導演:程小東
   

   《倩女幽魂 》
   演唱:張國榮
   作曲、詞:黃霑
   
   人生 夢如路長 讓那風霜 風霜留面上
   紅塵裡 美夢有多少方向 找痴痴夢幻的心愛 路隨人茫茫
   
   人生是 是夢的延長 夢裡依稀 依稀有淚光
   何從何去 覓我心中方向 風幽幽在夢中輕嘆 路和人茫茫
   
   人間路 快樂少年郎 在那崎嶇 崎嶇中看陽光
   紅塵裡 快樂有多少方向 一絲絲像夢的風雨 路隨人茫茫
   絲絲像夢的風雨 路隨人茫茫
   
   @@@
   
   美麗的女孩,…展現燦爛奪目的光彩!
   
   @@@
   
   如果我失去妳…我將失去一切!
   
   珍惜光陰+珍惜一切。
   
   「聶小倩,、、我是余翡…記得我嗎!?」
   
   呆呆的…完全沒反應,、、她雖然睡了一覺,、、醒來時=變成白癡一樣!、、不記得任何人+也不說話!
   
   「怎麼會這樣呢!?...怎麼辦呢?!」
   
   醫生也是束手無策,、、只是精神分裂或是燥鬱症,沒有適當的治療,或是沒治好=就完蛋了!
   
   @@@
   
   看得出來=寧采臣、、很愛聶小倩。
   
   唯有愛…醫治一切!
   
   「小倩…妳別怕+也別擔心什麼,、、我會永遠陪在妳身邊!」
   
   @@@
   
   喔=呆頭鵝、、好感人…人家寧采臣對聶小倩=好癡情+好專一…!
   
   哈哈=我對妳…也是很癡情啊!
   
   唉=人家寧采臣…比你好多了啦!~算了=青菜蘿蔔=各有所好…嘻…誰叫我=喜歡上你啊!
   
   @@@
   
   能和自己喜歡的人在一起…那裡都是天堂!
   
   就算你…不再喜歡我…我的心=一樣不改變。
   
   @@@
   
   嘻,、、我是你的人了啦!...每天=都要玩摸摸茶!?
   
   哈哈=再說吧。
   
   陰陽怪氣的臭男生!
   
   唉=花癡女!?
   
   @@@
   
   大偵探…還是沒找出病因啊!?
   
   妳覺得呢…下窮碧落+下黃泉找吧!
   
   @@@
   
   聶小倩//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聶小倩,是蒲松齡的誌怪小說《聊齋志異》中《聶小倩》篇的女主人翁,是一名十八歲就夭死的女子,化身為絕色女鬼。原著小說中她在荒廟初遇寧采臣,以美色和黃金挑逗、引誘寧采臣,反為他斥責喝退。小倩深為剛直的寧采臣所感動,把實情相告:小倩受妖怪所迫,需引誘男子,與其親熱時殺害,以血供奉妖怪。
   
   故事大綱
   浙江書生寧采臣赴京趕考,在金華城北一座荒廟,結識劍客燕赤霞,又在半夜遇上女鬼聶小倩, 聶小倩相害不成,反而愛上剛直的寧采臣,也救他一命,而寧采臣也不負聶小倩的所託,將她的骨骸送回故里安葬,而脫離妖怪的控制,自此聶小倩魂歸故里,乃與 寧采臣同屋而住。但寧母不能接受聶小倩,聶小倩一如往常幫忙操勞家務,直到寧妻去世,寧母有感小倩的真誠,才讓寧采臣娶了小倩為妻,親友也漸漸不以小倩是 鬼而見怪。那金華妖怪因小倩遠遁,心有不甘,找上門來,小倩用了劍客燕赤霞所贈的舊劍囊才收服了妖怪。
   
   @@@
   
   原來聶小倩的前世=害人太多…,才有此報!
   
   可是=過了….就好了,、、今生=她是個純潔的小姑娘,、、過了此劫=自己想通=就好了!
   
   @@@
   
   「我們把聶小倩的原神=找回來吧!」
   
   「會很可怕嗎???...在那裡=陰槽地府嗎?」
   
   「沒啦=在一棵大樹下,、、埋了她骨骇的地方!」
   
   「喔=那我們去找…那個地方吧!」
   
   「嗯、、!」
   
   @@@
   
   哇=穿越…穿越到聶小倩的時期吧!
   
   明朝+清朝…還是宋朝+元朝…秦朝+漢朝+唐朝!
   
   什麼朝=都一樣!...哈=反正就是古代!
   
   @@@
   
   午安+下次見!!!
   
   @@@
   
   聊齋志異  聶小倩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甯采臣,浙人,性慷爽,廉隅自重,每對人言生平無二色。適赴金華,至北郭,解裝蘭若寺中,殿塔壯麗,然蓬蒿沒人,似絕行蹤,東西僧舍,雙扉虛掩,惟南一小舍,扃鍵如新。又顧殿東隅,修竹拱把,下有巨池,野藕已花,意甚樂其幽杳。會學使按臨,城舍價昂,思便留止,遂散步以待僧歸。日暮有士人來, 啟南扉,甯趨為禮,且告以意。士人曰:「此間無房主,僕亦僑居,能甘荒落,旦晚惠教,幸甚。」甯喜,藉藁代牀,支板作几,為久客計。是夜,月明高潔,清光似水,二人促膝殿廊,各展姓字。士人自言燕姓字赤霞,甯疑為赴試諸生,而聽其音聲,絕不類浙,詰之,自言秦人,語甚樸誠。既而相對詞竭,遂拱別歸寢。
   甯以新居,久不成寐,聞舍北喁喁,如有家口,起伏北壁石窗下,微窺之,見短牆外一小院落,有婦可四十餘,又一媼衣緋, 插蓬首,鮐背龍鍾,偶語月下。婦曰:「小倩何久不來?」媼曰:「殆好至矣。」婦曰:「將無向姥姥有怨言否?」曰:「不聞,但意似蹙蹙。」婦曰:「婢子不宜 好相識!」言未已,有一十七八女子來,彷彿豔絕。媼笑曰:「背地不言人,我兩個正談道,小妖婢悄來無跡響,幸不訾著短處。」又曰:「小娘子端好是畫中人, 遮莫老身是男子,也被攝魂去。」女曰:「姥姥不相譽,更阿誰道好。」婦人女子又不知何言。甯意其鄰人眷口,寢不復聽,又許時,始寂無聲。方將睡去,覺有人 至寢所,急起審顧,則北院女子也,驚問之。女笑曰:「月夜不寐,願修燕好。」甯正容曰:「卿防物議,我畏人言,略一失足,廉恥道喪。」女云:「夜無知者。」甯又咄之,女逡巡,若復有詞,甯叱速去,不然,當呼南舍生知。女懼,乃退至戶外,復返,以黃金一錠,置褥上,甯掇擲庭墀,曰:「非義之物,污我囊橐。」女慚出,拾金自言曰:「此漢當是鐵石。」
   詰旦,有蘭溪生攜一僕來候試,寓於東廂,至夜暴亡,足心有小孔,如錐刺者,細細有血出,俱莫知故。經宿,一僕死,症亦如之。向晚,燕生歸,甯質之, 燕以為魅,甯素抗直,頗不在意。宵分,女子復至,謂甯曰:「妾閱人多矣,未有剛腸如君者。君誠聖賢,妾不敢欺,妾名小倩,姓聶氏,十八夭殂,葬寺側,輒被妖物威脅,役賤務,覥顏向人,實非所樂。今寺中無可殺者,恐當以夜叉來。」甯駭求計,女曰:「與燕生同室,可免。」問:「何不惑燕生?」曰:「彼奇人也,不敢近。」問:「迷人若何?」曰:「狎昵我者,隱以錐刺其足,彼即茫若迷,因攝血以供妖飲,又惑以金,非金也,乃羅剎鬼骨,留之,能截取人心肝,二者凡以 投時好耳。」甯感謝,問戒備之期,答以明宵。臨別,泣曰:「妾墮元海,求岸不得。郎君義氣干雲,必能拔生救苦。倘肯囊妾朽骨,歸葬安宅,不啻再造。」甯毅然諾之,因問葬處,曰:「但記取白楊之上,有烏巢者是也。」言已出門,紛然而滅。
   明日,恐燕他出,早詣邀致,辰後具酒饌,留意察燕。既約同宿,辭以性癖耽寂,甯不聽,強攜臥具來。燕不得已,移榻從之,囑曰:「僕知足下丈夫,傾風良切,要有微衷,難以遽白。幸勿翻窺篋襆,違之,兩俱不利。」甯謹受教。既而各寢,燕以箱篋置窗上,就枕移時,齁如雷吼,甯不敢寐。近一更許,窗外隱隱有人影,俄而近窗來窺,目光睒閃,甯懼。方欲呼燕,忽有物裂篋而出,耀若匹練,觸折窗上石櫺,歘然一射,即遽斂入,宛如電滅。燕覺而起,甯偽睡以覘之,燕捧篋,檢取一物,對月嗅視,白光晶瑩,長可二寸,徑韭葉許,已而數重包固,仍置破篋中。自語曰:「何物老魅,直爾大膽,致壞篋子。」遂復臥。甯大奇之,因起 問之,且以所見告,燕曰:「既相知愛,何敢深隱。我劍客也,若非石櫺,妖當立斃,雖然,亦傷。」問:「所緘何物?」曰:「劍也。適嗅之,有妖氣。」甯欲觀之,慨出相示,熒熒然一小劍也,於是益厚重燕。
   明日,視窗外有血跡,遂出寺北,見荒坟纍纍,果有白楊,烏巢其顛,迨營謀既就,趣裝欲歸。燕生設祖帳,情義殷渥,以破革囊贈甯曰:「此劍袋也,寶藏 可遠魑魅。」甯欲從授其術,曰:「如君信義剛直,可以為此,然君猶富貴中人,非道中人也。」甯乃託有妹葬此,發掘女骨,斂以衣衾,賃舟而歸。甯齋臨野,因營墳,葬諸齋外,祭而祝曰:「憐卿孤魂,葬及蝸居,歌哭相聞,庶不見陵於雄鬼。一甌漿水飲,殊不清旨,幸不為嫌。」祝畢而返。後有人呼曰:「緩待同行。」 回顧,則小倩也。歡喜謝曰:「君信義,十死不足以報。請從歸,拜識姑嫜,媵御無悔。」遂與俱至齋中,囑坐少待,先入白母。母愕然,時甯妻久病,母戒勿言, 恐所駭驚。言次,女已翩然入,拜伏地下,甯曰:「此小倩也。」母驚顧不遑,女謂母曰:「兒飄然一身,遠父母兄弟。蒙公子露覆,澤被髮膚,願執箕帚,以報高義。」母見其綽約可愛,始敢與言,曰:「小娘子惠顧吾兒,老身喜不可已。但生平止此兒,用承祧緒,不敢令有鬼偶。」女曰:「兒實無二心。泉下人既不見信於 老母,請以兄事,依高堂,奉晨昏,如何?」母憐其誠,允之,即欲拜嫂,母辭以疾,乃止。女即入廚下,代母尸饔,入房穿戶,似熟居者。日暮,母畏懼之,辭使歸寢,不為設牀褥。女窺知母意,即竟去。過齋欲入,卻退徘徊戶外,似有所懼,生呼之,女曰:「室有劍氣畏人。向道途之不奉見者,良以此故。」甯已悟為革囊,取懸他室,女乃入,就燭下坐,移時,殊不一語。久之,問:「夜讀否?妾少誦楞嚴經,今強半遺忘,浼求一卷,夜暇,就兄正之。」甯諾,又坐,默然,二更 向盡,不言去,甯促之,愀然曰:「異域孤魂,殊怯荒墓。」甯曰:「齋中別無牀寢,且兄弟亦宜遠嫌。」女起,容顰蹙而欲啼,足儴而懶步,從容出門,涉階而沒。甯竊憐之,欲留宿別榻,又懼母嗔。女朝旦朝母,捧匜沃盥,下堂操作,無不曲承母志。黃昏告退,輒過齋頭,就燭誦經,覺甯將寢,始慘然去。
   先是,甯妻病廢,母劬不可堪,自得女,逸甚,心德之,日漸稔,親愛如己出,竟忘其為鬼,不忍晚令去,留與同臥起。女初來未嘗食飲,半年漸啜稀,母子皆溺愛之,諱言其鬼,人亦不之辨也。無何,甯妻亡,母陰有納女意,然恐於子不利。女微窺之,乘間告母曰:「居年餘,當知兒肝鬲,為不欲禍行人,故從郎君來,區區無他意,止以公子光明磊落,為天人所欽矚,實欲依贊三數年,借博封誥,以光泉壤。」母亦知其無惡,但懼不能延宗嗣。女曰:「子女惟天所授,郎君註福籍,有亢宗子三,不以鬼妻而遂奪也。」母信之,與子議,甯喜,因列筵告戚黨,或請覿新婦。女慨然華妝出,一堂盡眙,反不疑其鬼,疑為仙。由是五黨諸內眷,咸執贄以賀,爭拜識之。女善畫蘭梅,輒以尺幅酬答,得者藏什襲以為榮。
   一日,俛頸窗前,怊悵若失,忽問:「革囊何在?」曰:「以卿畏之,故緘置他所。」曰:「妾受生氣已久,當不復畏,宜取挂牀頭。」甯詰其意,曰:「三日來,心怔忡無停息,意金華妖物,恨妾遠遁,恐旦晚尋及也。」甯果攜革囊來,女反復審視,曰:「此劍仙將盛人者也。敝敗至此,不知殺人幾何許?妾今日視 之,肌猶栗悚。」乃懸之。次日,又令移懸戶上,夜對燈坐,約甯勿寢。歘有一物,如飛鳥墮,女驚匿夾幕間,甯視之,物如夜叉狀,電目血舌,睒閃攫拏而前至門,卻步逡巡,久之,漸近革囊,以爪摘取,似將爪裂。囊忽格然一響,恍惚有鬼物,突出半身,揪夜叉入,聲遂寂然,囊亦頓縮如故。甯駭詫,女亦出,大喜曰: 「無恙矣!」共視囊中,清水數斗而已。後數年,甯果登進士,舉一男。納妾後,又各生一男,皆仕進,有聲。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