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李芳敏144000
[主页]->[宗教信仰]->[李芳敏144000]->[我感到一股寒意,背叛陰謀一展開,被背叛的一方,有時在明知會有什么事發生的情形下,竟然無法可施,只好眼睜睜的看著事情發生,這和神智清醒,被綁在木椿上一刀一刀割死一樣,痛苦的煎熬,至于极點!溫寶裕憤然道:“國王既然极得國民擁戴,自然應該有忠于國王的勇士,挺身而出,保護國王,消除陰謀!”陳耳听了溫寶裕的話之后,雙手掩住了臉,好一會,才放開了手:“當然會有這樣的人——我,就,是!”]
李芳敏144000
·他道:「電梯太現代,將人關在一個籠子裡吊上樓去,人為甚麼自己不走呢?人有兩條腿,是要來走路的!」
·我想有個家. 2011年4月22日【請幫幫被腐蝕的小黑‧命危】高雄市關懷流浪動物協會
·馬可福音13:30我實在告訴你們,這一切都必會發生,然後這世代才會過去。31天地都要過去,但我的話決不會廢去。32警醒準備“至於那日子和時間,沒有人知道,連天上的天使和子也不知道,只有父知道。33你們要小心,要警醒,因為你們不知道那日期甚麼時候來到。
·馬可福音33:33耶穌回答他們:“誰是我的母親,我的弟兄呢?”34於是四面觀看那些圍坐的人,說:“你們看,我的母親!我的弟兄!35凡遵行神旨意的,就是我的弟兄姊妹和母親了。”
·民數記6:22耶和華對摩西說:23“你要告訴亞倫和他的兒子說:‘你們要這樣為以色列人祝福,對他們說:24願耶和華賜福你,保護你;25願耶和華使他的臉光照你,賜恩給你;26願耶和華敞臉垂顧你,賜你平安。’27他們要這樣奉我的名為以色列人祝福,我也要為他們祝福。”
· 這是人類的悲劇,科學越是發達,物
· 民數記7:4耶和華對摩西說:5 “你要把這些收下,好作會幕事務的使用;你要把這些交給利未人,要按照各人所辦的事務給他們。”6於是摩西收下了車和牛,交給利未人。89摩西進入會幕要與耶和華說話的時候,就聽見法櫃的施恩座上,二基路伯中間,有與他說話的聲音,是耶和華與他說話。
·罪惡根源: 官能快感
·詩篇53:4作惡的都是無知的嗎?他們吞吃我的子民好像吃飯一樣,並不求告神。5他們在無可驚懼的時候,必大大震驚;因為神把那些紮營攻擊你的人的骨頭擊散了;他們蒙羞受辱,因為神棄絕了他們。6但願以色列的救恩從錫安而出;神給他子民帶來復興的時候(“ 神給他子民帶來復興的時候”或譯:“ 神把他被擄的子民帶回來的時候”),雅各要快樂,以色列要歡喜。
·廉正風傲然回答:“我查的是人間一切不平之事,尤其針對作奸犯科、狡詐欺騙、巧取豪奪、謀財害命、仗勢欺人、凌辱弱小等等卑污行為!” * “他花時間、精力,去調查和他本人利益完全無關之事,只為了要鏟除人間不平,這樣的行為,就是俠義行為,稱呼他一聲大俠,并不過分。”
· 箴言24:11被拉到死地的人,你要拯救;將要被殺戮的人,你要挽救。12如果你說:“這事我不知道。”那衡量人心的不明白嗎?那看顧你性命的不曉得嗎?他不按照各人的行為報應各人嗎?15惡人哪!不要埋伏攻擊義人的住處,不要毀壞他的居所。16因為義人雖然七次跌倒,仍能再起來;但惡人必在禍患中絆倒。
·哈巴谷書2:8 因你搶掠多國,殺人流血,向全地各城施行暴力,所以剩下的人也必搶掠你。9第二禍你這為自己的家積聚不義之財,在高處搭窩,以逃避災害的,有禍了!
·在聯邦憲法43條文下,只要是馬來西亞人,都可以出任這個國家的首相。
·民數記8:17因為以色列人中所有頭生的,連人帶畜都是我的;我在埃及地擊殺所有頭生的那一天,就把他們分別為聖歸我了。18我選出了利未人,代替以色列人中所有頭生的。
·民數記9:22雲彩停留在帳幕上不論有多久,或兩天、或一月、或一年,以色列人就安營,不起行;雲彩一收上去,他們就起行。23他們照著耶和華的吩咐安營,也照著耶和華的吩咐起行。他們遵守耶和華吩咐的,就是照著耶和華藉摩西吩咐的。
·以西結書35:6所以我指著我的永生起誓,我必使你遭受流血的報應,這血必追趕你;你既不恨惡流人的血,這血必追趕你。這是主耶和華的宣告。13你們用口說誇大的話攻擊我,說出許多話來與我作對,我都聽見了。14主耶和華這樣說:全地都歡樂的時候,我卻要使你荒涼。
·以西結書16:38我要審判你,像審判行姦淫和流人血的婦人一樣;我要因我的烈怒和妒忿,使流人血的罪歸在你身上。39我要把你交在他們手裡,他們要拆毀你的高岡,破壞你的高壇,剝去你的衣服,奪去你美麗的珠寶,只留下你赤露的身
·馬太福音24:12因為不法的事增加,許多人的愛心就冷淡了。13唯有堅忍到底的,必然得救。14這天國的福音要傳遍天下,向萬民作見證,然後結局才來到。
·廉正風還是充滿了信心:"他會裝,我就會剝皮——把他的外皮剝去,叫他現形。”
·耶利米書23:29“我的話不是像火,不是像能打碎巖石的大鎚嗎?”這是耶和華的宣告。32“看哪!那些藉虛假的夢說預言的,我要對付他們。”這是耶和華的宣告。“他們述說這些夢,以虛謊和誇張的話使我的子民走錯了路。我沒有差派他們,也沒有吩咐他們;他們對這人民毫無益處。”這是耶和華的宣告。
·約伯記42:1約伯回答耶和華說:2“我知道你萬事都能作,你的旨意是不能攔阻的。5我從前只是風聞有你,但現在親眼看見你。
·詩篇103:1我的心哪!你要稱頌耶和華;在我裡面的一切,都要稱頌他的聖名。2我的心哪!你要稱頌耶和華;不可忘記他的一切恩惠。19耶和華在天上立定寶座,他的王權統管萬有。
·耶利米書12:14警告惡鄰.耶和華這樣說:“至於所有邪惡的鄰國,他們侵犯我賜給我子民以色列的產業;看哪!我要把他們從本地拔出來,也要把猶大家從他們中間拔出來。15但我把他們拔出來以後,我必再憐憫他們,把他們領回來,各自歸回自己的產業,自己的故鄉。
·詩篇9:17惡人都必歸到陰間,忘記 神的列國都必滅亡。18但貧窮的人必不會被永遠遺忘,困苦人的希望也必不會永久落空。19耶和華啊!求你起來,不要讓世人得勝;願列國都在你面前受審判。20耶和華啊!求你使他們驚懼,願列國都知道自己不過是人。
·“一种新型的火箭,發射之后,可以深入地底超過兩百公尺才爆炸,爆炸的威力,可以造成中級地震的傷害。”“若是配上核子彈頭,六十枚這樣的火箭,可以毀滅全世界了。”康維伸手在自己的臉上抹了一下,在那一剎間,他有厭惡的神情:“我不想導致地球毀滅的核子戰爭由我這個外星人來引發。地球人再這樣下去,遲早都會發生那樣的大災難,何必由我來代勞。”
·馬太福音5:27不可動淫念“你們聽過有這樣的吩咐:‘不可姦淫。’28可是我告訴你們,凡是看見婦女就動淫念的,心裡已經犯了姦淫。29如果你的右眼使你犯罪,就把它挖出來丟掉;寧可失去身體的一部分,勝過全身被丟進地獄裡。30如果你的右手使你犯罪,就把它砍下來丟掉;寧可失去身體的一部分,勝過全身進到地獄裡去。
·耶利米書14:22 列國虛無的偶像中,有可以降雨的嗎?天能自降甘霖嗎?耶和華我們的 神啊!能夠這樣作的,不是只有你嗎?所以我們仰望你,因為這一切都是你所作的。Jeremiah 14:22Do any of the worthless idols of the nations bring rain?Do the skies themselves send down showers?No, it is you, O Lord our God.Therefore our hope is in you,for you are the one who does all this.
· 傳道書10:3愚昧人連走路的時候,也顯出無知;他對每一個人表現出他是個愚昧人(“他對每一個人表現出他是個愚昧人”或譯:“他稱每一個人都是愚昧的”)。13愚昧人的話開頭是愚昧,結尾是邪惡狂妄。14愚昧人多言多語。人不知道將來會有甚麼事,誰能告訴他死後會發生甚麼事呢?
·詩篇82:1神站在大能者的會中,在眾神之中施行審判,說:2 “你們不按公義審判,偏袒惡人,要到幾時呢?5他們沒有知識,也不明白,在黑暗中走來走去;大地的一切根基都搖動了。7然而,你們要像世人一樣死亡,像世上任何一位領袖一樣倒斃。8神啊!求你起來,審判大地,因為萬國都是你的產業。
·詩篇82:1神站在大能者的會中,在眾神之中施行審判,說:2 “你們不按公義審判,偏袒惡人,要到幾時呢?5他們沒有知識,也不明白,在黑暗中走來走去;大地的一切根基都搖動了。7然而,你們要像世人一樣死亡,像世上任何一位領袖一樣倒斃。8神啊!求你起來,審判大地,因為萬國都是你的產業。
·只是在地球上,不可思議的事情,便已經那么多,而在整個宇宙之中, 地球又是如此之渺小,作為在地球上活動著的人類,卻以為自己能夠征服宇宙,這實在是太 可笑了。
·羅馬書6:15作義的奴僕.那卻怎麼樣呢?我們不在律法之下,而在恩典之下,就可以犯罪嗎?絕對不可!出埃及記21:23如果有別的損害,你就要以命償命,Exodus 21:23But if there is serious injury, you are to take life for life,
·詩篇145:20耶和華保護所有愛他的人,卻要消滅所有惡人。詩篇146:8耶和華開了瞎子的眼睛,耶和華扶起被壓迫的人,耶和華喜愛義人。9耶和華保護寄居的,扶持孤兒寡婦,卻使惡人的行動挫敗。
·對鯊魚的捕殺正導致世界性的災難。禁止鯊魚鰭是一項大的運動。這項運動的影響將超越加州,影響整個國家甚至世界。我們生存了幾千年的文化,不會因為因為一碗湯而垮掉。我們的文化沒有這麼脆弱,不會因為我們不能喝一碗湯,一種美味,文化就被摧垮了。保護大自然很容易,只要犧牲一下口味上的嗜好即可。
·“冒險”吃魚翅是否值得?我們擺一桌中華美味,吃的是面子,嘗的是帝王曾經吃過的味道,當我們吃下一碗魚翅,吃掉的不只是魚翅,還有良心。
·“冒險”吃魚翅是否值得?我們擺一桌中華美味,吃的是面子,嘗的是帝王曾經吃過的味道,當我們吃下一碗魚翅,吃掉的不只是魚翅,還有良心。
·“冒險”吃魚翅是否值得?我們擺一桌中華美味,吃的是面子,嘗的是帝王曾經吃過的味道,當我們吃下一碗魚翅,吃掉的不只是魚翅,還有良心。
·“冒險”吃魚翅是否值得?我們擺一桌中華美味,吃的是面子,嘗的是帝王曾經吃過的味道,當我們吃下一碗魚翅,吃掉的不只是魚翅,還有良心。
·“冒險”吃魚翅是否值得?我們擺一桌中華美味,吃的是面子,嘗的是帝王曾經吃過的味道,當我們吃下一碗魚翅,吃掉的不只是魚翅,還有良心。
·“冒險”吃魚翅是否值得?我們擺一桌中華美味,吃的是面子,嘗的是帝王曾經吃過的味道,當我們吃下一碗魚翅,吃掉的不只是魚翅,還有良心。
·“冒險”吃魚翅是否值得?我們擺一桌中華美味,吃的是面子,嘗的是帝王曾經吃過的味道,當我們吃下一碗魚翅,吃掉的不只是魚翅,還有良心。
·“冒險”吃魚翅是否值得?我們擺一桌中華美味,吃的是面子,嘗的是帝王曾經吃過的味道,當我們吃下一碗魚翅,吃掉的不只是魚翅,還有良心。
·“冒險”吃魚翅是否值得?我們擺一桌中華美味,吃的是面子,嘗的是帝王曾經吃過的味道,當我們吃下一碗魚翅,吃掉的不只是魚翅,還有良心。
·“冒險”吃魚翅是否值得?我們擺一桌中華美味,吃的是面子,嘗的是帝王曾經吃過的味道,當我們吃下一碗魚翅,吃掉的不只是魚翅,還有良心。
·“冒險”吃魚翅是否值得?我們擺一桌中華美味,吃的是面子,嘗的是帝王曾經吃過的味道,當我們吃下一碗魚翅,吃掉的不只是魚翅,還有良心。
·“冒險”吃魚翅是否值得?我們擺一桌中華美味,吃的是面子,嘗的是帝王曾經吃過的味道,當我們吃下一碗魚翅,吃掉的不只是魚翅,還有良心。
·“冒險”吃魚翅是否值得?我們擺一桌中華美味,吃的是面子,嘗的是帝王曾經吃過的味道,當我們吃下一碗魚翅,吃掉的不只是魚翅,還有良心。
·“冒險”吃魚翅是否值得?我們擺一桌中華美味,吃的是面子,嘗的是帝王曾經吃過的味道,當我們吃下一碗魚翅,吃掉的不只是魚翅,還有良心。
·“冒險”吃魚翅是否值得?我們擺一桌中華美味,吃的是面子,嘗的是帝王曾經吃過的味道,當我們吃下一碗魚翅,吃掉的不只是魚翅,還有良心。
·“冒險”吃魚翅是否值得?我們擺一桌中華美味,吃的是面子,嘗的是帝王曾經吃過的味道,當我們吃下一碗魚翅,吃掉的不只是魚翅,還有良心。
·“冒險”吃魚翅是否值得?我們擺一桌中華美味,吃的是面子,嘗的是帝王曾經吃過的味道,當我們吃下一碗魚翅,吃掉的不只是魚翅,還有良心。
·“冒險”吃魚翅是否值得?我們擺一桌中華美味,吃的是面子,嘗的是帝王曾經吃過的味道,當我們吃下一碗魚翅,吃掉的不只是魚翅,還有良心。
·“冒險”吃魚翅是否值得?我們擺一桌中華美味,吃的是面子,嘗的是帝王曾經吃過的味道,當我們吃下一碗魚翅,吃掉的不只是魚翅,還有良心。
·“冒險”吃魚翅是否值得?我們擺一桌中華美味,吃的是面子,嘗的是帝王曾經吃過的味道,當我們吃下一碗魚翅,吃掉的不只是魚翅,還有良心。
·“冒險”吃魚翅是否值得?我們擺一桌中華美味,吃的是面子,嘗的是帝王曾經吃過的味道,當我們吃下一碗魚翅,吃掉的不只是魚翅,還有良心。
·“冒險”吃魚翅是否值得?我們擺一桌中華美味,吃的是面子,嘗的是帝王曾經吃過的味道,當我們吃下一碗魚翅,吃掉的不只是魚翅,還有良心。
·“冒險”吃魚翅是否值得?我們擺一桌中華美味,吃的是面子,嘗的是帝王曾經吃過的味道,當我們吃下一碗魚翅,吃掉的不只是魚翅,還有良心。
·“冒險”吃魚翅是否值得?我們擺一桌中華美味,吃的是面子,嘗的是帝王曾經吃過的味道,當我們吃下一碗魚翅,吃掉的不只是魚翅,還有良心。
· 以西結書18:24“義人若轉離他的義去行惡,照著惡人所行一切可憎的事而行,他能存活嗎?他所行的一切義都不會被記念;他必因他所行不忠的事和他所犯的罪而滅亡。
·“冒險”吃魚翅是否值得?我們擺一桌中華美味,吃的是面子,嘗的是帝王曾經吃過的味道,當我們吃下一碗魚翅,吃掉的不只是魚翅,還有良心。
·“冒險”吃魚翅是否值得?我們擺一桌中華美味,吃的是面子,嘗的是帝王曾經吃過的味道,當我們吃下一碗魚翅,吃掉的不只是魚翅,還有良心。
·以西結書20:45焚燒樹林的比喻.耶和華的話臨到我說:46“人子啊!你要面向南方,向南面發言,說預言攻擊南地田野的樹林,47對南地的樹林說:‘你要聽耶和華的話,主耶和華這樣說:看哪!我要在你中間點起火來,吞滅你中間所有青綠和枯乾的樹;猛烈的火燄必不熄滅;從南到北遍地都要燒焦。48所有的人都必看見是我耶和華使這火燃起來;這火必不熄滅。’”
·“冒險”吃魚翅是否值得?我們擺一桌中華美味,吃的是面子,嘗的是帝王曾經吃過的味道,當我們吃下一碗魚翅,吃掉的不只是魚翅,還有良心。
·“冒險”吃魚翅是否值得?我們擺一桌中華美味,吃的是面子,嘗的是帝王曾經吃過的味道,當我們吃下一碗魚翅,吃掉的不只是魚翅,還有良心。
·“冒險”吃魚翅是否值得?我們擺一桌中華美味,吃的是面子,嘗的是帝王曾經吃過的味道,當我們吃下一碗魚翅,吃掉的不只是魚翅,還有良心。
·“冒險”吃魚翅是否值得?我們擺一桌中華美味,吃的是面子,嘗的是帝王曾經吃過的味道,當我們吃下一碗魚翅,吃掉的不只是魚翅,還有良心。
·哈巴谷書3:1哈巴谷先知的禱告,配激動的音調。2耶和華啊!我聽見你的聲音,懼怕你的作為;求你在這些年間復興,在這些年間彰顯,發怒的時候以憐憫為懷。5瘟疫在他面前行走,災病在他腳下發出。6他站立,震撼全地;他觀看,驚散列國。永在的山崩裂,長存的嶺塌陷;他的道路存到永遠。12你激憤踐踏全地,你懷怒打碎列國。
·以西結書20:45焚燒樹林的比喻.耶和華的話臨到我說:46“人子啊!你要面向南方,向南面發言,說預言攻擊南地田野的樹林,47對南地的樹林說:‘你要聽耶和華的話,主耶和華這樣說:看哪!我要在你中間點起火來,吞滅你中間所有青綠和枯乾的樹;猛烈的火燄必不熄滅;從南到北遍地都要燒焦。48所有的人都必看見是我耶和華使這火燃起來;這火必不熄滅。’”
·以西結書20:45焚燒樹林的比喻.耶和華的話臨到我說:46“人子啊!你要面向南方,向南面發言,說預言攻擊南地田野的樹林,47對南地的樹林說:‘你要聽耶和華的話,主耶和華這樣說:看哪!我要在你中間點起火來,吞滅你中間所有青綠和枯乾的樹;猛烈的火燄必不熄滅;從南到北遍地都要燒焦。48所有的人都必看見是我耶和華使這火燃起來;這火必不熄滅。’”
·傳道書8:14在世上有一件虛空的事,就是義人照惡人所行的受報應,惡人照義人所行的得報償。我說,這也是虛空。傳道書9:10凡是你手可作的,都當盡力去作;因為在你所要去的陰間裡,既沒有工作,又沒有籌謀;沒有知識,也沒有智慧。
·“冒險”吃魚翅是否值得?我們擺一桌中華美味,吃的是面子,嘗的是帝王曾經吃過的味道,當我們吃下一碗魚翅,吃掉的不只是魚翅,還有良心。
·“冒險”吃魚翅是否值得?我們擺一桌中華美味,吃的是面子,嘗的是帝王曾經吃過的味道,當我們吃下一碗魚翅,吃掉的不只是魚翅,還有良心。
·以賽亞書34:8因為耶和華有報仇的日子,為錫安的案件,必有報應之年。9以
· 以賽亞書48:4因為我知道你是頑固的,你的頸項是鐵的,你的額是銅的,5所以我從古時就告訴了你;在事情還沒有發生以前,我就說給你聽了,免得你說:‘這些事是我的偶像所作的,是我的雕像和鑄像所命定的。’22耶和華說:‘惡人沒有平安。’”
·何西阿書2:2要與你們的母親爭論,你們要爭論,因為她不是我的妻子,我也不是她的丈夫;好讓她除掉臉上的淫相,和乳間的淫態,3免得我把她剝光,赤身露體,使她像剛生下來的那天一樣;又使她像曠野,像無水的旱地一般,叫她因乾渴而死。4我必不憐恤她的兒子,因為他們是像娼妓的兒女;
·歌林多前書9:22對軟弱的人,我就成了軟弱的人,為了要得著軟弱的人。對怎麼樣的人,我就作怎麼樣的人;無論如何,總要救一些人。23我所作的一切,都是為了福音的緣故,好讓我與別人同享福音的好處。
·羅馬書8:33誰能控告神揀選的人呢?有神稱我們為義了。34誰能定我們的罪呢?有基督耶穌死了,而且復活了,現今在神的右邊,也替我們祈求。
·羅馬書11:6既然是靠著恩典,就不再是由於行為了;不然的話,恩典就不再是恩典了。13我現在對你們外族人說話,因為我是外族人的使徒,所以尊重我的職分,14這樣也許可以激起我骨肉之親奮發,使他們中間有一些人得救。
·撒迦利亞4:6他對我說:“這是耶和華對所羅巴伯所說的話:‘不是倚靠權勢,不是倚靠能力,而是倚靠我的靈。’這是萬軍之耶和華說的。10誰藐視這日子,以為所作的是小事呢?他們看見所羅巴伯手裡拿著測錘,就必歡喜。”是耶和華的這七眼,遍察全地。
·羅馬書6:12所以,不要容罪在你們必死的肉身上掌權,使你們順從肉身的私慾,13也不要把你們的肢體獻給罪,作不義的用具;倒要像出死得生的人,把自己獻給 神,並且把你們的肢體獻給 神作義的用具。14罪必不能轄制你們,因為你們不是在律法之下,而是在恩典之下。
· 詩篇37:16一個義人擁有的雖少,勝過許多惡人的財富。17因為惡人的膀臂必被折斷,耶和華卻扶持義人。
· 詩篇37:8你要抑制怒氣,消除烈怒;不要心懷不平,那只會導致你作惡。9因為作惡的必被剪除,但等候耶和華的必承受地土。
· 撒迦利亞13:3如果有人再說預言,他的親生父母必對他說:‘你不該活著,因為你奉耶和華的名說謊。’他說預言的時候,他的親生父母必把他刺死。4“到那日,假先知說預言的時候,每一個都必因自己所論的異象而羞愧;他們必不再穿獸毛衣服欺騙人。
·詩篇5:8耶和華啊!求你因我仇敵的緣故,按著你的公義引導我,在我面前鋪平你的道路。Psalm 5:8Lead me, O Lord, in your righteousness because of my enemies— make straight your way before me.
·詩篇36:1耶和華的僕人大衛的詩,交給詩班長。惡人的罪過在他心中深處說話,他眼中也不怕 神。(本節或譯:“我心中深處有話說,是關於惡人的罪過,他眼中不怕 神”)12作惡的人必跌倒;他們被推倒,不能再起來。
· 詩篇8:4 啊!人算甚麼,你竟記念他?世人算甚麼,你竟眷顧他?6你叫他管理你手所造的,把萬物都放在他的腳下,7就是所有的牛羊、田間的走獸、8空中的飛鳥、海裡的魚,和海裡游行的水族。9耶和華我們的主啊!你的名在全地是多麼威嚴。
·歷代志上16:31願天歡喜,願地歡呼,願人在萬國中說:‘耶和華作王了!’32願海和充滿海中的都澎湃,願田和田中的一切都歡欣。33那時樹木中的樹木,必在耶和華面前歡呼,因為他來要審判全地。
·申命記4:35這是要顯明給你看,使你知道,只有耶和華是 神;除了他以外,再沒有別的神。36他從天上使你聽見他的聲音,為要教導你;又在地上使你看見他的大火,並且叫你聽到他從火中所說的話。
·詩篇37:12惡人謀害義人,向他咬牙切齒;13但主必笑他,因為知道他(惡人)遭報的日子快要來到。
·詩篇37:27應當離惡行善,你就可以永遠安居。28因為耶和華喜愛公正,也不撇棄他的聖民;他們必永遠蒙庇佑,惡人的後裔卻必被剪除。
·路加福音21:14所以,你們應當心裡鎮定,用不著預先思慮怎樣申辯。15因為我必賜給你們口才、智慧,是你們所有的敵人不能抵抗,也不能駁倒的。
·申命記8:19如果將來你真的忘記了耶和華你的 神,去隨從別的神,事奉和敬拜他們,你們必定滅亡,這是我今日警告你們的。20耶和華從你們面前怎樣使萬國的民滅亡,你們也必照樣滅亡,因為你們沒有聽從耶和華你們 神的話。”
· 馬太福音4:23耶穌走遍加利利,在各會堂裡教導人,宣揚天國的福音,醫治民間各種疾病、各種病症。24他的名聲傳遍了敘利亞全地,人們就把一切患病的,就是患各種疾病、疼痛、鬼附、癲癇、癱瘓的,都帶到他面前,他就醫好他們。
·詩篇139:23神啊!求你鑒察我,知道我的心思;試驗我,知道我的意念。24看看我裡面有甚麼惡行沒有,引導我走永恆的道路。
·詩篇140:8耶和華啊!求你不要容惡人的心願得償,不要使他們的計謀成功,免得他們自高自大。9至於那些圍困我的人,願他們的頭被自己嘴唇的奸惡遮蓋。10願炭火落在他們身上;願他們掉在深坑裡,不能再起來。11願搬弄是非的人在地上站立不住;願災禍連連獵取強暴的人。
·以西結書12:25我耶和華所說的,是我要說的話,我所說的必定成就,不再耽延。叛逆的民族啊!我所說的話必在你們還活著的日子成就。這是主耶和華的宣告。”28因此,你要對他們說:‘主耶和華這樣說:我所有的話,必沒有一句再耽延;我所說的,都必成就。這是主耶和華的宣告。’”
·歷代志上25:1大衛設立唱歌的人.大衛和軍隊的領袖,也給亞薩、希幔和耶杜頓的子孫分派了任務,叫他們用琴瑟響鈸說預言。他們任職的人數如下:6這些人都歸他們的父親指揮,在耶和華的殿裡歌頌,用響鈸和琴瑟在 神的殿事奉。亞薩、耶杜頓和希幔都是由王指揮的。7他們和他們的親族,在歌頌耶和華的事上受過特別訓練,精於歌唱的,人數共有二百八十八人。
·羅馬書1:29這些人充滿了各樣的不義、邪惡、貪心、陰險;滿懷嫉妒、兇殺、好鬥、欺詐、幸災樂禍;又是好說讒言的、
·馬可福音14:55祭司長和公議會全體都尋找證據控告耶穌,要把他處死,卻沒有找著。56有許多人作假證供控告他,但他們的證供各不相符。
·詩篇6:1大衛的詩,交給詩班長,用絲弦的樂器伴奏,調用“舍明尼”。耶和華啊!求你不要在烈怒中責備我,也不要在氣忿中管教我。2耶和華啊!求你恩待我,因為我軟弱;耶和華啊!求你醫治我,因為我的骨頭發抖。3我的心也大大戰慄,耶和華啊!要等到幾時呢?
·哈巴谷書3:2耶和華啊!我聽見你的聲音,懼怕你的作為;求你在這些年間復興,在這些年間彰顯,發怒的時候以憐憫為懷。12你激憤踐踏全地,你懷怒打碎列國。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我感到一股寒意,背叛陰謀一展開,被背叛的一方,有時在明知會有什么事發生的情形下,竟然無法可施,只好眼睜睜的看著事情發生,這和神智清醒,被綁在木椿上一刀一刀割死一樣,痛苦的煎熬,至于极點!溫寶裕憤然道:“國王既然极得國民擁戴,自然應該有忠于國王的勇士,挺身而出,保護國王,消除陰謀!”陳耳听了溫寶裕的話之后,雙手掩住了臉,好一會,才放開了手:“當然會有這樣的人——我,就,是!”

我直到這時,才緩過了一口气:“那……國王難道不設法應付?”
     陳耳歎了一聲:“國王雖然要設法應付,可是用什么來應付?國王除了國民的衷心擁護之外,早已不接触實權了,權力會在陰謀者的手中,現在,看來連史奈大師,也早成了主謀者的同党!”
     我感到一股寒意,背叛陰謀一展開,被背叛的一方,有時在明知會有什么事發生的情形下,竟然無法可施,只好眼睜睜的看著事情發生,這和神智清醒,被綁在木椿上一刀一刀割死一樣,痛苦的煎熬,至于极點!溫寶裕憤然道:“國王既然极得國民擁戴,自然應該有忠于國王的勇士,挺身而出,保護國王,消除陰謀!”陳耳听了溫寶裕的話之后,雙手掩住了臉,好一會,才放開了手:“當然會有這樣的人——我,就,是!”
     他那“我就是”三字,每一個字之間,都停頓了一下,說得极強有力。
   

   -------------------------------------------------------------
    http://www.millionbook.net/kh/n/nikuang/gh/index.html
    科幻小說>倪匡科幻作品集
    鬼混
    自序
    第01一部:重要人物被凶殺
    第02部:溫寶裕經歷凶殺案的經過
    第03部:溫寶裕證供中令人難以接受之處
    第04部:保安主任全然不同的說法
    第05部:降頭師大展神威
    第06部:藍絲姑娘
    第07部:意亂情迷失魂落魄
    第08部:篡奪王位的大陰謀
    第09部:神出鬼沒降頭術
    第10部:令溫寶裕暴跳如雷的計划
    第11部:引路神虫
    第12部:溫寶裕中了降頭
    第13部:小寶做了什么?
    第14部:尖端科學探測到的巫術力量
    第15部:溫寶裕看得痴了
    ---------------------------------------------------------------
   
   http://www.millionbook.net/kh/n/nikuang/gh/008.htm
   
   第八部:篡奪王位的大陰謀
   
     藍絲用帶笑的聲音道:“好,我會轉告師父,我們總可以再見的。”
     溫寶裕咬了咬下唇:“如果我留下來不走,是不是可以和你在一起。”
     溫寶裕是膽大妄為慣了,他那樣說,我一點也不覺得意外,可是藍絲的反應,卻強烈得出乎意料之外。她雙手亂搖,臂上的金釧銀釧相碰,發出叮叮的聲響,神情惊恐:“不能,不能,這里會有极可怕的事發生——。”
     她說到這里,陡然住口,樣子更惊恐,像是剛才在無意之中,泄露了一個极大的秘密。她自然而然把手按在心口,頻頻吸气,溫寶裕還想追問究竟會有什么可怕的事發生,但是我看出,其中一定大有蹊蹺,用力拉了溫寶裕一下,搶著道:“你不能留下來,至少要先和你母親一起回去再說。”
     在這种情形下,能令得溫寶裕就范的,怕也只有拾出他的令堂大人來了。果然,溫寶裕一听得我這樣說,長歎了一聲,不再言語.神情憂郁,目光呆滯,像是遭到了莫大的打擊。
     藍絲的神情,這時也恢复了正常,我向她望去,用眼神向她詢問:是不是可以把她所謂“极可怕的事”向我們說說?
     藍絲一下子就明白我的意思,她略為搖了一下頭,現出的神情告訴我,最好提都不要再提這件事。
     我沒有再說什么,也沒有什么別的動作,可是卻更肯定,一定會有什么事發生,而且,一定正如她所說,是极可伯的事。
     藍絲雖然年輕,但是她來自一個對降頭術家有研究的苗峒,又是大有地位的降頭師的徒弟,不會對普通的事大惊小怪,所以,出自她口中的“极可怕”的事,一定是真正的极可怕。
     我當然對探索那种怪异的事有興趣,但如今先要做的事,是把溫家母子送回去——這也正是我兼程赶來的主要目的。
     藍絲又轉身向屋子走去,溫寶裕望著她的背影,這一次.輪到藍絲一步三回頭了,當真是回腸蕩气之至。我知道在這种情形下。催溫寶裕快些走,并無用處,所以只好耐心在旁等著。
     一直等到藍絲進了屋子(她在屋子門口的石階上。又站了足有一分鐘,這才進去的),溫寶裕才長歎一聲,向我望來。
     我早已等得火冒三千丈了,所以他居然也看出了我面色不善、沒敢再說什么。
     我望著路面,心中盤算著,在這里,要找車子,只伯還不容易。路上冷清得很,溫寶裕也看出了我的難處,居然建議:“要不要我進去,請藍絲送我們一程。”
     我吃了一惊,要是同意了他那建議,只怕這一對少年男女,更加難分難合了。所以我堅決拒絕,向前面一指:“走。”
     溫寶裕雖然不愿意,但是也只好開步走,走了不到几百步.岔路上一輛車子,飛馳而來,狂按喇叭,在我們的身邊,急剎車停下,陳耳探出頭來,叫:“謂上車。”
     我冷冷地看著他:“怎么,是想來押解我們出境?”
     陳耳歎了一聲:“衛斯理,你這人。”
     我怒,沖到他面前,拳頭在他面上晃著:“我這人怎么樣?”
     陳耳居然不躲不閃:“你這人,怎么不想想我和你通電話時,你在什么地方,身邊有什么人,我是不是能隨便說話。”
     我呆了一呆,我一點也沒有想到過這個問題,可是這時,陳耳就算說了,我一樣莫名其妙,不知道他為什么在猜王和屋主人面前,不能說想說的話。
     陳耳看出了我的猶豫,打開了車門:“上車再說。”
     顯然對步行沒有興趣的溫寶裕,早已自行上了車,我也上了車,坐在陳耳的旁邊,先開口:“好像事情愈來愈神秘了,一些降頭師,鬼頭鬼腦地想干什么?”
     我是因為始終覺得猜王的神態有异,所有才順口這樣發問的,陳耳一听,臉色灰敗,聲音發顫,向我望了一眼:“你知道了多少?”
     我心中大是生疑:“一點也不知道,只是絕不明白,一個那么重要的人物,在公眾場合被殺這种事,怎么可以大事化小,小事化無?”
     陳耳的臉色更難看,伸手在自己臉上,重重撫摸了几次,像是想把臉皮全都搓下來一樣!
     看到他這种情形,我倒還沉得住气,知道他的心中,十分犯難,可是溫寶裕卻老實不客气,在他的身后,用力一拍他的肩頭,令得他身子震動了一下。
     溫寶裕聲大气粗:“啊,我不是凶殺的疑犯么?怎么忽然又可以自由行動了?”
     陳耳這才粗粗地歎了一聲:“根本沒有凶案了,還有什么疑凶?”
     我不明白的就是這一點,這時我知道溫寶裕不會干休,所以也懶得開口,由得溫寶裕去發問。溫寶裕嚷叫了起來:“這是什么話,明明我親眼目擊,在那酒店大堂,也不知有多少人看到過的事,怎么能說根本沒有發生過?”
     陳耳的聲音十分疲倦:“史奈大師說,他說:誰也不准再提,只當這件事沒有發生過。在我們這里,那就是說,這件事,就真的沒有發生過。”
     溫寶裕叫得更大聲:“史奈降頭師是什么——”
     我和陳耳都大吃一惊,雖然這時,我們是在一輛前進的車輛中,溫寶裕所說的話,不會有別人听到,可是他如果對史奈大師口出不遜,又怎能肯定史奈大師不會有神通可以知道?
     我剛想出聲阻止,料不到溫寶裕居然自動住了口,沒有再說下去。
     (這种情形十分罕有,所以后來我追問他為什么會這樣,他的回答很有趣,也很合情理。)
     (他說,他本來确然想出口不遜的,但突然想到藍絲也是一個降頭師,不能連藍絲都得罪了,所以就自然而然住了口。)
     (愛情真偉大。)
     溫寶裕頓一頓:“史奈講了……也不能改變事實,人還是死了。”
     陳耳聳了聳肩,說出來的話,簡直惊心動魄之极,他道:“史奈大師既然這樣說了,他就能改變事實,人死了,他能叫人活回來。”
     他的語調甚至十分平淡,一點也沒有夸張的意味,可是那兩句話,令得溫寶裕那樣的人,一時之間,也目定口呆,啞口無言。
     人死了,史奈大師能令死人活回來。
     死人如果活回來了,那么,當然就不再有凶殺案了,所以,也根本不必掩飾,根本沒有凶手,一切都和什么也沒有發生過一樣。
     那實在再簡單不過,猜王、藍絲他們,顯然早已知道這一點,所以才會覺得我的問題很笨。
     而我,隨便我怎么想,我也無法想得到史奈會令死者活過來。
     根据溫寶裕的證供,那個重要人物的后腦,中了一枝鋼箭,宜貫串到前額。
     一個被利器貫串了腦部的人,在被确認為死亡之后那么久,還能活回來?
     雖然我決不敢輕視降頭術,但也難以相信它可達到這樣惊人的目的。
     溫寶裕首先叫起來:“你真的相信史奈大師有這种能力,能令死人复活?”
     陳耳的聲音苦澀:“和我相倍与否無關,他既然這樣說了,就一定做得到。”
     我也忍不住插了一句口:“他以前曾經使死人复活過,一個腦部受了那樣重傷的死人?”
     陳耳搖頭:“我不知道他有沒有令死人复活過,只知道他說了要做的事,從來沒有做不到的,不但我知道這一點,在這個國家里,上上下下,沒有人不知道。外來者或許一時不知道,但不必多久,也就會知道。”
     我深深吸了一口气,從倒后鏡中去看溫寶裕,只見他一臉疑惑之色。
     陳耳既然說得如此斬釘截鐵,他也就沒有什么再好問下去的了。
     沉默了好一會,我才道:“史奈大師弄走了尸体,是和煉一种十分奇特的降頭術有關?”
     當我問這個問題的時候,車子正好駛到了一條小路口,陳耳一扭駕駛盤,車子就駛進了小路去。
     小路根本不是被車子行駛的,兩邊全是密密的芭蕉,一駛進去,就壓倒了不少,而陳耳卻一直把車子駛進了芭蕉叢之中,等到車子駛進了十來公尺之后,看出去,我們像是被許多綠色的怪物包圍了一樣。
     還沒有等我和溫寶裕問他為什么,他已說出了原因:“我們接下來的談話,內容會……十分駭人,把車子駛進來,不讓別人看到,在心理上,會覺得安全一些。”
     他的聲音,听得出是經過努力鎮定的結果,這就令得气氛格外神秘,我向溫寶裕一指:“是不是要先把少年朋友送回酒店去?”
     溫寶裕立時抗議:“不。”
     陳耳也道:“不,少年朋友在這件事中,有相當重要的地位,應該和我們一起討論。”
     溫寶裕一听,立時現出一副得意洋洋的神情來。我道:“好,我們要討論的是什么?”
     陳耳壓低了聲音——雖然我相信他就算大聲吼叫也不會有人听到:“你怎么會問剛才那個問題的?你對降頭術有研究?”
     我搖頭:“不,我是猜測的,因為猜王在听到了尸体被史奈大師弄走之后,反應十分怪,還有一些不是很明白的講話。”
     陳耳作了一個手勢,示意我把當時的情形,詳細說一說,我就把當時的情形,從那一男一女出現說起。
     (陳耳在我提及那一男一女時,曾發出“啊”地一下低呼聲:“這一雙男女之間,有著凄迷之极的故事,降頭術使一個美麗的女子,變得恐怖無比。”)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