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李芳敏144000
[主页]->[宗教信仰]->[李芳敏144000]->[這是一件相當可怕的陰謀,這個人的地位,再進一步,那就只有國王這個位置了。所以,他要改變地位的行動,必然是一場政變。不論是利用軍事行動來完成政變,還是利用降頭術來完成政變,政變的必然結果是一樣的,那就是混亂、屠殺、死亡、斗爭。一個國家政變的結果,不但影響一個國家,還可以影響鄰近的國家,也可以影響世界局勢,影響會擴大到什么程度,誰也不能預測。]
李芳敏144000
·13我實在告訴你們,他若找到了,就為這一隻羊歡喜,勝過為那九十九隻沒有迷
·15「如果你的弟兄犯了罪(「犯了罪」有些抄本作「得罪你」),你趁著和他單
·17如果他再不聽,就告訴教會;如果連教會他也不聽,就把他看作教外人和稅吏
·19我又告訴你們,你們當中若有兩個人,在地上同心為甚麼事祈求,我在天上的
·21那時,彼得前來問耶穌:「主啊,如果我的弟兄得罪我,我要饒恕他多少次?
·23因此,天國好像一個王,要和他的僕人算帳, 24剛算的時候,有人帶了一個
·25他沒有錢償還,主人就下令叫人把他和他的妻子兒女,以及一切所有的都賣掉
·『請寬容我,我會把一切還給你的。』 27主人動了慈心,把那僕人放了,並且
·29那和他一同作僕人的就跪下求他,說:『請寬容我,我會還給你的。』30他卻
·31其他的僕人看見這事,非常難過,就去向主人報告這一切事情。
·32於是主人叫他來,對他說:『你這個惡僕,你求我,我就免了你欠我的一切。
·34於是主人大怒,把他送去服刑,等他把所欠的一切還清。 35如果你們各人不
·1「你們小心,不要在眾人面前行你們的義,讓他們看見;如果這樣,就得不到
·2因此你施捨的時候,不可到處張揚,好像偽君子在會堂和街上所作的一樣,以
· 3你施捨的時候,不要讓左手知道右手所作的, 4好使你的施捨是在隱密中行的
·5「你們祈禱的時候,不可像偽君子;他們喜歡在會堂和路口站著祈禱,好讓人
·7你們祈禱的時候,不可重複無意義的話,像教外人一樣,他們以為話多了就蒙
·9所以你們要這樣祈禱:『我們在天上的父,願你的名被尊為聖,10願你的國降
·11我們每天所需的食物,求你今天賜給我們;Matthew 6:11Give us today our
·12赦免我們的罪債,好像我們饒恕了得罪我們的人;Matthew 6: 12And forgive
·13不要讓我們陷入試探,救我們脫離那惡者。』(有些後期抄本在此有「因為國
·14如果你們饒恕別人的過犯,你們的天父也必饒恕你們。
·15如果你們不饒恕別人,你們的父也必不饒恕你們的過犯。
·16「你們禁食的時候,不可像偽君子那樣愁眉苦臉,他們裝成難看的樣子,叫人
· 17可是你禁食的時候,要梳頭洗臉, 18不要叫人看出你在禁食,只讓在隱密中
·19「不可為自己在地上積聚財寶,因為地上有蟲蛀,有鏽侵蝕,也有賊挖洞來偷
·21你的財寶在哪裡,你的心也在哪裡。
·22「眼睛就是身體的燈。如果你的眼睛健全,全身就都明亮;
·25所以我告訴你們,不要為生命憂慮吃甚麼喝甚麼,也不要為身體憂慮穿甚麼。
·26你們看天空的飛鳥:牠們不撒種,不收割,也不收進倉裡,你們的天父尚且養
·26你們看天空的飛鳥:牠們不撒種,不收割,也不收進倉裡,你們的天父尚且養
·27你們中間誰能用憂慮使自己的壽命延長一刻呢?
·1 耶穌吩咐完了十二門徒,就離開那裡,在各城裡教導傳道。
· 3「你就是那位要來的,還是我們要等別人呢?」Ma
·2 約翰在監獄裡聽見基督所作的,就派門徒去問他: 3「你就是那位要來的,還
·5就是瞎的可以看見,瘸的可以走路,患痲風的得到潔淨,聾的可以聽見,死人
·6那不被我絆倒的,就有福了。
· 11:7他們走了之後,耶穌對群眾講起約翰來,說:「你們到曠野去,是要看甚
·8你們出去到底要看甚麼?身穿華麗衣裳的人嗎?那些穿著華麗衣裳的人,是在
·9那麼,你們出去要看甚麼?先知嗎?我告訴你們,是的。他比先知重要得多了
·10經上所記:『看哪,我差遣我的使者在你面前,他必在你前頭預備你的道路。
·11我實在告訴你們,婦人所生的,沒有一個比施洗的約翰更大;然而天國裡最
·馬太福音 11: 12從施洗的約翰的時候直到現在,天國不斷遭受猛烈的攻擊,強
·13所有的先知和律法,直到約翰為止,都說了預言。
·14如果你們肯接受,約翰就是那要來的以利亞。
·15有耳的,就應當聽。
·16「我要把這世代比作甚麼呢?它好像一些小孩子坐在市中心,呼叫別的小孩子
·18約翰來了,不吃也不喝,人說他是鬼附的;
·19人子來了,又吃又喝,人卻說:『你看,這人貪食好酒,與稅吏和罪人為友。
·21「哥拉遜啊,你有禍了!伯賽大啊,你有禍了!在你們那裡行過的神蹟,如果
·23迦百農啊!你會被高舉到天上嗎?你必降到陰間。在你那裡行過的神蹟,如果
·22但我告訴你們,在審判的日子,推羅和西頓所受的,比你們還輕呢。
·24但我告訴你們,在審判的日子,所多瑪那地方所受的,比你還輕呢。
·25就在那時候,耶穌說:「父啊,天地的主,我讚美你,因為你把這些事向智慧
·26父啊,是的,這就是你的美意。
·27我父已經把一切交給我;除了父沒有人認識子,除了子和子所願意啟
·28你們所有勞苦擔重擔的人哪,到我這裡來吧!我必使你們得安息。
·29我心裡柔和謙卑,你們應當負我的軛,向我學習,你們就必得著心靈的安息;
·23然而時候將到,現在就是了,那靠著聖靈按著真理敬拜父的,才是真正敬拜的
·27按著定命,人人都要死一次,死後還有審判。28照樣,基督為了擔當許多人的
·1前約也有它敬拜的規例,和屬世界的聖所。 2因為有一個
·3在第二層幔子後面還有一個會幕,叫作至聖所, 4裡面有金香壇,有全部包金
·詩篇 119: 105你的話是我腳前的燈,是我路上的光。
· 1行為完全,遵行耶和華律法的,都是有福的。2謹守他的法度,全心尋求他的
·4你曾把你的訓詞吩咐我們,要我們殷勤遵守。5但願我的道路堅定,為要遵守你
·6我重視你的一切誡命,就不至於羞愧。
· 7我學會了你公義的法則,就以正直的心稱謝你。8我必遵守你的律例,求你不
·申命記 5:20不可作假證供陷害你的鄰舍。
·所有說謊的人,他們的分是在燒著硫磺的火湖裡。這就是第二次的死。
·1所以要除去一切惡毒、一切詭詐、虛偽、嫉妒和一切毀謗的話, 2像初生嬰孩
·4主是活石,雖然被人棄絕,卻是神所揀選所珍貴的;你們到
·6因為經上記著:「看哪,我在錫安放了一塊石頭,就是所揀選所珍貴的房角石
·7所以這石頭,對你們信的人是寶貴的,但對那不信的人,卻是「建築工人所棄
·8它又「作了絆腳的石頭,使人跌倒的磐石。」他們跌倒是因為不順從這道,他
·11親愛的,我勸你們作客旅和寄居的人,要禁戒肉體的私慾,這私慾是與靈魂爭
·9然而你們是蒙揀選的族類,是君尊的祭司,是聖潔的國民,是屬神的子民,為
·22撒謊的嘴唇是耶和華憎惡的;行事誠實是祂所喜悅的。
·1名譽勝過多財,恩寵勝過金銀。
·17因為審判從神的家開始,就在這時候了。如果先從我們起頭,那不信從 神福
·1基督既然在肉身受過苦,你們也應當以同樣的心志裝備自己(因為在肉身受過
·5他們必要向那位預備要審判活人死人的主交帳。
·7萬物的結局近了,所以你們要謹慎警醒地禱告。 8最重要的是要彼此切實相愛
·9你們要互相接待,不發怨言。 10你們要作 神各樣恩賜的好管家,各人照著所
·12親愛的,有火煉的試驗臨到你們,不要以為奇怪,好像是遭遇非常的事, 13倒
·19所以那順著神的旨意而受苦的人,要繼續地行善,把自己的生命交託那信實的
·10賊來了,不過是要偷竊、殺害、毀壞;我來了,是要使羊得生命,並且得的更
·2那從門進去的,才是羊的牧人。
· 6耶穌對他們說了這個譬喻,他們卻不明白他所說的是甚麼。
·7於是耶穌又說:「我實實在在告訴你們,我就是羊的門。 8所有在我以先來的
·9我就是門,如果有人藉著我進來,就必定得救,並且可以出、可以入
·11我是好牧人,好牧人為羊捨命。
·12那作雇工不是牧人的,羊也不是自己的,他一見狼來,就把羊撇下逃跑,狼就
·15好像父認識我,我也認識父一樣;
·16我還有別的羊,不在這羊圈裡;我必須把牠們領來,牠們也要聽我的聲音,並
·17父愛我,因為我把生命捨去,好再把它取回來。 18沒有人能奪去我的生命,
·19猶太人因著這些話又起了紛爭。 20他們當中有許多人說:「他是鬼附的,他
·22在耶路撒冷,獻殿節到了,那時是冬天。 23耶穌在殿的所羅門廊上走過, 24
·25耶穌對他們說:「我已經告訴你們,你們卻不相信;我奉我父的名所作的事,
·27我的羊聽我的聲音,我也認識他們,他們也跟隨我。 28我賜給他們永生,他
·29那位把羊群賜給我的父比一切都大,也沒有人能把他們從我父的手裡奪去。 3
·32耶穌對他們說:「我把許多從父那裡來的善事顯給你們看,你們因哪一件要用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這是一件相當可怕的陰謀,這個人的地位,再進一步,那就只有國王這個位置了。所以,他要改變地位的行動,必然是一場政變。不論是利用軍事行動來完成政變,還是利用降頭術來完成政變,政變的必然結果是一樣的,那就是混亂、屠殺、死亡、斗爭。一個國家政變的結果,不但影響一個國家,還可以影響鄰近的國家,也可以影響世界局勢,影響會擴大到什么程度,誰也不能預測。

這是一件相當可怕的陰謀,這個人的地位,再進一步,那就只有國王這個位置了。所以,他要改變地位的行動,必然是一場政變。不論是利用軍事行動來完成政變,還是利用降頭術來完成政變,政變的必然結果是一樣的,那就是混亂、屠殺、死亡、斗爭。一個國家政變的結果,不但影響一個國家,還可以影響鄰近的國家,也可以影響世界局勢,影響會擴大到什么程度,誰也不能預測。
   
   -------------------------------------------------------------
    http://www.millionbook.net/kh/n/nikuang/gh/index.html
    科幻小說>倪匡科幻作品集

    鬼混
    自序
    第01一部:重要人物被凶殺
    第02部:溫寶裕經歷凶殺案的經過
    第03部:溫寶裕證供中令人難以接受之處
    第04部:保安主任全然不同的說法
    第05部:降頭師大展神威
    第06部:藍絲姑娘
    第07部:意亂情迷失魂落魄
    第08部:篡奪王位的大陰謀
    第09部:神出鬼沒降頭術
    第10部:令溫寶裕暴跳如雷的計划
    第11部:引路神虫
    第12部:溫寶裕中了降頭
    第13部:小寶做了什么?
    第14部:尖端科學探測到的巫術力量
    第15部:溫寶裕看得痴了
    ---------------------------------------------------------------
   
   http://www.millionbook.net/kh/n/nikuang/gh/008.htm
   
   第八部:篡奪王位的大陰謀
   
     藍絲用帶笑的聲音道:“好,我會轉告師父,我們總可以再見的。”
     溫寶裕咬了咬下唇:“如果我留下來不走,是不是可以和你在一起。”
     溫寶裕是膽大妄為慣了,他那樣說,我一點也不覺得意外,可是藍絲的反應,卻強烈得出乎意料之外。她雙手亂搖,臂上的金釧銀釧相碰,發出叮叮的聲響,神情惊恐:“不能,不能,這里會有极可怕的事發生——。”
     她說到這里,陡然住口,樣子更惊恐,像是剛才在無意之中,泄露了一個极大的秘密。她自然而然把手按在心口,頻頻吸气,溫寶裕還想追問究竟會有什么可怕的事發生,但是我看出,其中一定大有蹊蹺,用力拉了溫寶裕一下,搶著道:“你不能留下來,至少要先和你母親一起回去再說。”
     在這种情形下,能令得溫寶裕就范的,怕也只有拾出他的令堂大人來了。果然,溫寶裕一听得我這樣說,長歎了一聲,不再言語.神情憂郁,目光呆滯,像是遭到了莫大的打擊。
     藍絲的神情,這時也恢复了正常,我向她望去,用眼神向她詢問:是不是可以把她所謂“极可怕的事”向我們說說?
     藍絲一下子就明白我的意思,她略為搖了一下頭,現出的神情告訴我,最好提都不要再提這件事。
     我沒有再說什么,也沒有什么別的動作,可是卻更肯定,一定會有什么事發生,而且,一定正如她所說,是极可伯的事。
     藍絲雖然年輕,但是她來自一個對降頭術家有研究的苗峒,又是大有地位的降頭師的徒弟,不會對普通的事大惊小怪,所以,出自她口中的“极可怕”的事,一定是真正的极可怕。
     我當然對探索那种怪异的事有興趣,但如今先要做的事,是把溫家母子送回去——這也正是我兼程赶來的主要目的。
     藍絲又轉身向屋子走去,溫寶裕望著她的背影,這一次.輪到藍絲一步三回頭了,當真是回腸蕩气之至。我知道在這种情形下。催溫寶裕快些走,并無用處,所以只好耐心在旁等著。
     一直等到藍絲進了屋子(她在屋子門口的石階上。又站了足有一分鐘,這才進去的),溫寶裕才長歎一聲,向我望來。
     我早已等得火冒三千丈了,所以他居然也看出了我面色不善、沒敢再說什么。
     我望著路面,心中盤算著,在這里,要找車子,只伯還不容易。路上冷清得很,溫寶裕也看出了我的難處,居然建議:“要不要我進去,請藍絲送我們一程。”
     我吃了一惊,要是同意了他那建議,只怕這一對少年男女,更加難分難合了。所以我堅決拒絕,向前面一指:“走。”
     溫寶裕雖然不愿意,但是也只好開步走,走了不到几百步.岔路上一輛車子,飛馳而來,狂按喇叭,在我們的身邊,急剎車停下,陳耳探出頭來,叫:“謂上車。”
     我冷冷地看著他:“怎么,是想來押解我們出境?”
     陳耳歎了一聲:“衛斯理,你這人。”
     我怒,沖到他面前,拳頭在他面上晃著:“我這人怎么樣?”
     陳耳居然不躲不閃:“你這人,怎么不想想我和你通電話時,你在什么地方,身邊有什么人,我是不是能隨便說話。”
     我呆了一呆,我一點也沒有想到過這個問題,可是這時,陳耳就算說了,我一樣莫名其妙,不知道他為什么在猜王和屋主人面前,不能說想說的話。
     陳耳看出了我的猶豫,打開了車門:“上車再說。”
     顯然對步行沒有興趣的溫寶裕,早已自行上了車,我也上了車,坐在陳耳的旁邊,先開口:“好像事情愈來愈神秘了,一些降頭師,鬼頭鬼腦地想干什么?”
     我是因為始終覺得猜王的神態有异,所有才順口這樣發問的,陳耳一听,臉色灰敗,聲音發顫,向我望了一眼:“你知道了多少?”
     我心中大是生疑:“一點也不知道,只是絕不明白,一個那么重要的人物,在公眾場合被殺這种事,怎么可以大事化小,小事化無?”
     陳耳的臉色更難看,伸手在自己臉上,重重撫摸了几次,像是想把臉皮全都搓下來一樣!
     看到他這种情形,我倒還沉得住气,知道他的心中,十分犯難,可是溫寶裕卻老實不客气,在他的身后,用力一拍他的肩頭,令得他身子震動了一下。
     溫寶裕聲大气粗:“啊,我不是凶殺的疑犯么?怎么忽然又可以自由行動了?”
     陳耳這才粗粗地歎了一聲:“根本沒有凶案了,還有什么疑凶?”
     我不明白的就是這一點,這時我知道溫寶裕不會干休,所以也懶得開口,由得溫寶裕去發問。溫寶裕嚷叫了起來:“這是什么話,明明我親眼目擊,在那酒店大堂,也不知有多少人看到過的事,怎么能說根本沒有發生過?”
     陳耳的聲音十分疲倦:“史奈大師說,他說:誰也不准再提,只當這件事沒有發生過。在我們這里,那就是說,這件事,就真的沒有發生過。”
     溫寶裕叫得更大聲:“史奈降頭師是什么——”
     我和陳耳都大吃一惊,雖然這時,我們是在一輛前進的車輛中,溫寶裕所說的話,不會有別人听到,可是他如果對史奈大師口出不遜,又怎能肯定史奈大師不會有神通可以知道?
     我剛想出聲阻止,料不到溫寶裕居然自動住了口,沒有再說下去。
     (這种情形十分罕有,所以后來我追問他為什么會這樣,他的回答很有趣,也很合情理。)
     (他說,他本來确然想出口不遜的,但突然想到藍絲也是一個降頭師,不能連藍絲都得罪了,所以就自然而然住了口。)
     (愛情真偉大。)
     溫寶裕頓一頓:“史奈講了……也不能改變事實,人還是死了。”
     陳耳聳了聳肩,說出來的話,簡直惊心動魄之极,他道:“史奈大師既然這樣說了,他就能改變事實,人死了,他能叫人活回來。”
     他的語調甚至十分平淡,一點也沒有夸張的意味,可是那兩句話,令得溫寶裕那樣的人,一時之間,也目定口呆,啞口無言。
     人死了,史奈大師能令死人活回來。
     死人如果活回來了,那么,當然就不再有凶殺案了,所以,也根本不必掩飾,根本沒有凶手,一切都和什么也沒有發生過一樣。
     那實在再簡單不過,猜王、藍絲他們,顯然早已知道這一點,所以才會覺得我的問題很笨。
     而我,隨便我怎么想,我也無法想得到史奈會令死者活過來。
     根据溫寶裕的證供,那個重要人物的后腦,中了一枝鋼箭,宜貫串到前額。
     一個被利器貫串了腦部的人,在被确認為死亡之后那么久,還能活回來?
     雖然我決不敢輕視降頭術,但也難以相信它可達到這樣惊人的目的。
     溫寶裕首先叫起來:“你真的相信史奈大師有這种能力,能令死人复活?”
     陳耳的聲音苦澀:“和我相倍与否無關,他既然這樣說了,就一定做得到。”
     我也忍不住插了一句口:“他以前曾經使死人复活過,一個腦部受了那樣重傷的死人?”
     陳耳搖頭:“我不知道他有沒有令死人复活過,只知道他說了要做的事,從來沒有做不到的,不但我知道這一點,在這個國家里,上上下下,沒有人不知道。外來者或許一時不知道,但不必多久,也就會知道。”
     我深深吸了一口气,從倒后鏡中去看溫寶裕,只見他一臉疑惑之色。
     陳耳既然說得如此斬釘截鐵,他也就沒有什么再好問下去的了。
     沉默了好一會,我才道:“史奈大師弄走了尸体,是和煉一种十分奇特的降頭術有關?”
     當我問這個問題的時候,車子正好駛到了一條小路口,陳耳一扭駕駛盤,車子就駛進了小路去。
     小路根本不是被車子行駛的,兩邊全是密密的芭蕉,一駛進去,就壓倒了不少,而陳耳卻一直把車子駛進了芭蕉叢之中,等到車子駛進了十來公尺之后,看出去,我們像是被許多綠色的怪物包圍了一樣。
     還沒有等我和溫寶裕問他為什么,他已說出了原因:“我們接下來的談話,內容會……十分駭人,把車子駛進來,不讓別人看到,在心理上,會覺得安全一些。”
     他的聲音,听得出是經過努力鎮定的結果,這就令得气氛格外神秘,我向溫寶裕一指:“是不是要先把少年朋友送回酒店去?”
     溫寶裕立時抗議:“不。”
     陳耳也道:“不,少年朋友在這件事中,有相當重要的地位,應該和我們一起討論。”
     溫寶裕一听,立時現出一副得意洋洋的神情來。我道:“好,我們要討論的是什么?”
     陳耳壓低了聲音——雖然我相信他就算大聲吼叫也不會有人听到:“你怎么會問剛才那個問題的?你對降頭術有研究?”
     我搖頭:“不,我是猜測的,因為猜王在听到了尸体被史奈大師弄走之后,反應十分怪,還有一些不是很明白的講話。”
     陳耳作了一個手勢,示意我把當時的情形,詳細說一說,我就把當時的情形,從那一男一女出現說起。
     (陳耳在我提及那一男一女時,曾發出“啊”地一下低呼聲:“這一雙男女之間,有著凄迷之极的故事,降頭術使一個美麗的女子,變得恐怖無比。”)
     (溫寶裕插了一句口,這小子的思緒,天馬行空,不受拘束,想到哪里是哪里,他陡然問:“我真弄不借,她變得恐怖,他弄瞎了自己的眼睛,怎么就可以相處了?那是一种什么樣的恐怖?”)
     (陳耳居然回答他:“很難明白,總之是在触覺上沒有什么變化,但在視覺上卻可怖莫名的那一類。”)
     (溫寶裕還想說什么,我不耐煩起來:“原振俠醫生見過那女子中了‘鬼臉降’之后的恐怖情形。好奇心那么強烈,不必亂猜,問問他好了。”)
     (溫寶裕還是咕峨了一句:“自己猜出來的,才有味道。”)
     等我把經過說完,陳耳的面色,更是難看之极,汗水涔涔,過了好一會,才自他的口中,吐出四個字來:“太可怕了。”然后,過了一分鐘,他又重复:“太可伯了。”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