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李芳敏144000
[主页]->[宗教信仰]->[李芳敏144000]->[陳耳歎了一聲:“把你當作凶手,亂槍掃死,是最簡單的解決方法。”溫寶裕大諒:“我不是凶手。” 陳耳道:“當你身上只了八十多槍之后,請問你如何為自己辯護?” (心理學家說,人在兩种情形下,最容易憤怒,一种是被人冤枉,另一种是明知事實是怎么一回事,但是卻被歪曲。這兩种情形其實是一致的——當事實真相被歪曲時,人就會感到憤怒。)]
李芳敏144000
·13我實在告訴你們,他若找到了,就為這一隻羊歡喜,勝過為那九十九隻沒有迷
·15「如果你的弟兄犯了罪(「犯了罪」有些抄本作「得罪你」),你趁著和他單
·17如果他再不聽,就告訴教會;如果連教會他也不聽,就把他看作教外人和稅吏
·19我又告訴你們,你們當中若有兩個人,在地上同心為甚麼事祈求,我在天上的
·21那時,彼得前來問耶穌:「主啊,如果我的弟兄得罪我,我要饒恕他多少次?
·23因此,天國好像一個王,要和他的僕人算帳, 24剛算的時候,有人帶了一個
·25他沒有錢償還,主人就下令叫人把他和他的妻子兒女,以及一切所有的都賣掉
·『請寬容我,我會把一切還給你的。』 27主人動了慈心,把那僕人放了,並且
·29那和他一同作僕人的就跪下求他,說:『請寬容我,我會還給你的。』30他卻
·31其他的僕人看見這事,非常難過,就去向主人報告這一切事情。
·32於是主人叫他來,對他說:『你這個惡僕,你求我,我就免了你欠我的一切。
·34於是主人大怒,把他送去服刑,等他把所欠的一切還清。 35如果你們各人不
·1「你們小心,不要在眾人面前行你們的義,讓他們看見;如果這樣,就得不到
·2因此你施捨的時候,不可到處張揚,好像偽君子在會堂和街上所作的一樣,以
· 3你施捨的時候,不要讓左手知道右手所作的, 4好使你的施捨是在隱密中行的
·5「你們祈禱的時候,不可像偽君子;他們喜歡在會堂和路口站著祈禱,好讓人
·7你們祈禱的時候,不可重複無意義的話,像教外人一樣,他們以為話多了就蒙
·9所以你們要這樣祈禱:『我們在天上的父,願你的名被尊為聖,10願你的國降
·11我們每天所需的食物,求你今天賜給我們;Matthew 6:11Give us today our
·12赦免我們的罪債,好像我們饒恕了得罪我們的人;Matthew 6: 12And forgive
·13不要讓我們陷入試探,救我們脫離那惡者。』(有些後期抄本在此有「因為國
·14如果你們饒恕別人的過犯,你們的天父也必饒恕你們。
·15如果你們不饒恕別人,你們的父也必不饒恕你們的過犯。
·16「你們禁食的時候,不可像偽君子那樣愁眉苦臉,他們裝成難看的樣子,叫人
· 17可是你禁食的時候,要梳頭洗臉, 18不要叫人看出你在禁食,只讓在隱密中
·19「不可為自己在地上積聚財寶,因為地上有蟲蛀,有鏽侵蝕,也有賊挖洞來偷
·21你的財寶在哪裡,你的心也在哪裡。
·22「眼睛就是身體的燈。如果你的眼睛健全,全身就都明亮;
·25所以我告訴你們,不要為生命憂慮吃甚麼喝甚麼,也不要為身體憂慮穿甚麼。
·26你們看天空的飛鳥:牠們不撒種,不收割,也不收進倉裡,你們的天父尚且養
·26你們看天空的飛鳥:牠們不撒種,不收割,也不收進倉裡,你們的天父尚且養
·27你們中間誰能用憂慮使自己的壽命延長一刻呢?
·1 耶穌吩咐完了十二門徒,就離開那裡,在各城裡教導傳道。
· 3「你就是那位要來的,還是我們要等別人呢?」Ma
·2 約翰在監獄裡聽見基督所作的,就派門徒去問他: 3「你就是那位要來的,還
·5就是瞎的可以看見,瘸的可以走路,患痲風的得到潔淨,聾的可以聽見,死人
·6那不被我絆倒的,就有福了。
· 11:7他們走了之後,耶穌對群眾講起約翰來,說:「你們到曠野去,是要看甚
·8你們出去到底要看甚麼?身穿華麗衣裳的人嗎?那些穿著華麗衣裳的人,是在
·9那麼,你們出去要看甚麼?先知嗎?我告訴你們,是的。他比先知重要得多了
·10經上所記:『看哪,我差遣我的使者在你面前,他必在你前頭預備你的道路。
·11我實在告訴你們,婦人所生的,沒有一個比施洗的約翰更大;然而天國裡最
·馬太福音 11: 12從施洗的約翰的時候直到現在,天國不斷遭受猛烈的攻擊,強
·13所有的先知和律法,直到約翰為止,都說了預言。
·14如果你們肯接受,約翰就是那要來的以利亞。
·15有耳的,就應當聽。
·16「我要把這世代比作甚麼呢?它好像一些小孩子坐在市中心,呼叫別的小孩子
·18約翰來了,不吃也不喝,人說他是鬼附的;
·19人子來了,又吃又喝,人卻說:『你看,這人貪食好酒,與稅吏和罪人為友。
·21「哥拉遜啊,你有禍了!伯賽大啊,你有禍了!在你們那裡行過的神蹟,如果
·23迦百農啊!你會被高舉到天上嗎?你必降到陰間。在你那裡行過的神蹟,如果
·22但我告訴你們,在審判的日子,推羅和西頓所受的,比你們還輕呢。
·24但我告訴你們,在審判的日子,所多瑪那地方所受的,比你還輕呢。
·25就在那時候,耶穌說:「父啊,天地的主,我讚美你,因為你把這些事向智慧
·26父啊,是的,這就是你的美意。
·27我父已經把一切交給我;除了父沒有人認識子,除了子和子所願意啟
·28你們所有勞苦擔重擔的人哪,到我這裡來吧!我必使你們得安息。
·29我心裡柔和謙卑,你們應當負我的軛,向我學習,你們就必得著心靈的安息;
·23然而時候將到,現在就是了,那靠著聖靈按著真理敬拜父的,才是真正敬拜的
·27按著定命,人人都要死一次,死後還有審判。28照樣,基督為了擔當許多人的
·1前約也有它敬拜的規例,和屬世界的聖所。 2因為有一個
·3在第二層幔子後面還有一個會幕,叫作至聖所, 4裡面有金香壇,有全部包金
·詩篇 119: 105你的話是我腳前的燈,是我路上的光。
· 1行為完全,遵行耶和華律法的,都是有福的。2謹守他的法度,全心尋求他的
·4你曾把你的訓詞吩咐我們,要我們殷勤遵守。5但願我的道路堅定,為要遵守你
·6我重視你的一切誡命,就不至於羞愧。
· 7我學會了你公義的法則,就以正直的心稱謝你。8我必遵守你的律例,求你不
·申命記 5:20不可作假證供陷害你的鄰舍。
·所有說謊的人,他們的分是在燒著硫磺的火湖裡。這就是第二次的死。
·1所以要除去一切惡毒、一切詭詐、虛偽、嫉妒和一切毀謗的話, 2像初生嬰孩
·4主是活石,雖然被人棄絕,卻是神所揀選所珍貴的;你們到
·6因為經上記著:「看哪,我在錫安放了一塊石頭,就是所揀選所珍貴的房角石
·7所以這石頭,對你們信的人是寶貴的,但對那不信的人,卻是「建築工人所棄
·8它又「作了絆腳的石頭,使人跌倒的磐石。」他們跌倒是因為不順從這道,他
·11親愛的,我勸你們作客旅和寄居的人,要禁戒肉體的私慾,這私慾是與靈魂爭
·9然而你們是蒙揀選的族類,是君尊的祭司,是聖潔的國民,是屬神的子民,為
·22撒謊的嘴唇是耶和華憎惡的;行事誠實是祂所喜悅的。
·1名譽勝過多財,恩寵勝過金銀。
·17因為審判從神的家開始,就在這時候了。如果先從我們起頭,那不信從 神福
·1基督既然在肉身受過苦,你們也應當以同樣的心志裝備自己(因為在肉身受過
·5他們必要向那位預備要審判活人死人的主交帳。
·7萬物的結局近了,所以你們要謹慎警醒地禱告。 8最重要的是要彼此切實相愛
·9你們要互相接待,不發怨言。 10你們要作 神各樣恩賜的好管家,各人照著所
·12親愛的,有火煉的試驗臨到你們,不要以為奇怪,好像是遭遇非常的事, 13倒
·19所以那順著神的旨意而受苦的人,要繼續地行善,把自己的生命交託那信實的
·10賊來了,不過是要偷竊、殺害、毀壞;我來了,是要使羊得生命,並且得的更
·2那從門進去的,才是羊的牧人。
· 6耶穌對他們說了這個譬喻,他們卻不明白他所說的是甚麼。
·7於是耶穌又說:「我實實在在告訴你們,我就是羊的門。 8所有在我以先來的
·9我就是門,如果有人藉著我進來,就必定得救,並且可以出、可以入
·11我是好牧人,好牧人為羊捨命。
·12那作雇工不是牧人的,羊也不是自己的,他一見狼來,就把羊撇下逃跑,狼就
·15好像父認識我,我也認識父一樣;
·16我還有別的羊,不在這羊圈裡;我必須把牠們領來,牠們也要聽我的聲音,並
·17父愛我,因為我把生命捨去,好再把它取回來。 18沒有人能奪去我的生命,
·19猶太人因著這些話又起了紛爭。 20他們當中有許多人說:「他是鬼附的,他
·22在耶路撒冷,獻殿節到了,那時是冬天。 23耶穌在殿的所羅門廊上走過, 24
·25耶穌對他們說:「我已經告訴你們,你們卻不相信;我奉我父的名所作的事,
·27我的羊聽我的聲音,我也認識他們,他們也跟隨我。 28我賜給他們永生,他
·29那位把羊群賜給我的父比一切都大,也沒有人能把他們從我父的手裡奪去。 3
·32耶穌對他們說:「我把許多從父那裡來的善事顯給你們看,你們因哪一件要用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陳耳歎了一聲:“把你當作凶手,亂槍掃死,是最簡單的解決方法。”溫寶裕大諒:“我不是凶手。” 陳耳道:“當你身上只了八十多槍之后,請問你如何為自己辯護?” (心理學家說,人在兩种情形下,最容易憤怒,一种是被人冤枉,另一种是明知事實是怎么一回事,但是卻被歪曲。這兩种情形其實是一致的——當事實真相被歪曲時,人就會感到憤怒。)

陳耳歎了一聲:“死者的地位十分重要,他一死,好几個權力中心的重要位置都空了出來,不知道有多少人想填補空缺,若是找出凶手,替死者報了仇,對爭奪權利有利,你明白了嗎?把你當作凶手,亂槍掃死,是最簡單的解決方法。”溫寶裕大諒:“我不是凶手。”
     陳耳道:“當你身上只了八十多槍之后,請問你如何為自己辯護?”
   
   (心理學家說,人在兩种情形下,最容易憤怒,一种是被人冤枉,另一种是明知事實是怎么一回事,但是卻被歪曲。這兩种情形其實是一致的——當事實真相被歪曲時,人就會感到憤怒。)
   

   -------------------------------------------------------------
   http://www.millionbook.net/kh/n/nikuang/gh/index.html
   科幻小說>倪匡科幻作品集
   鬼混
   自序
   第01一部:重要人物被凶殺
   第02部:溫寶裕經歷凶殺案的經過
   第03部:溫寶裕證供中令人難以接受之處
   第04部:保安主任全然不同的說法
   第05部:降頭師大展神威
   第06部:藍絲姑娘
   第07部:意亂情迷失魂落魄
   第08部:篡奪王位的大陰謀
   第09部:神出鬼沒降頭術
   第10部:令溫寶裕暴跳如雷的計划
   第11部:引路神虫
   第12部:溫寶裕中了降頭
   第13部:小寶做了什么?
   第14部:尖端科學探測到的巫術力量
   第15部:溫寶裕看得痴了
   ---------------------------------------------------------------
   http://www.millionbook.net/kh/n/nikuang/gh/003.htm
   第三部:溫寶裕證供中令人難以接受之處
   
     溫寶裕直跳了起來,俊臉漲得通紅:“不相信?又不是只有我一個人在場,去問另外兩人,他們可以證明我的話,全是經過的實在情形。”
     陳耳冷笑:“就是因為問過了,所以才不相信你所說的話。”
     溫寶裕一時之間,競弄不明白陳耳這樣說是什么意思。
     (這故事一開始,說一椿怪事,經歷者的說法不一樣,其實,應該是正由于說法不一樣,所以才使這椿事成了怪事。)
     溫寶裕呆了一呆:“他們怎么說?”
     陳耳的聲音更冷:“你別管,你再把真實的經過說上一遍。”
     溫寶裕气得要吐血,溫太太也在這時,開始尖叫。
     那時,溫寶裕并不反對他母親尖叫,因為他認為警方對他十分無理取鬧,他已把一切經過都照實講了,警方居然不相信他的話。
     所以,在他開始几下尖叫聲,令得所有的人都大惊失色,不知所措時,他十分幸災樂禍。
     在溫太太發出了三下尖叫聲之后,陳耳和其他警官,才嘗試去制止她,可是絕不成功,陳耳滿臉通紅,怒得像是要爆炸,溫寶裕“哈哈”大笑:“還是讓她叫吧,她要叫,連衛斯理也停止不了。”
     (天地良心,我衛斯理在溫寶裕的心目中,始終是一個值得崇敬的人物,所以他才會在這樣的情形下,提出我的名字來,作為神通廣大的人物的典型。)
     陳耳一听得溫寶裕那樣說,陡然呆了一呆,盯了溫寶裕一會:“你剛才提到誰?衛斯理?”
     溫寶裕順口道:“是,衛斯理,我的朋友。”
     陳耳怒意未退,同時又惊訝之极:“你?你會認識衛斯理?”
     他這樣說,神態和語气,無疑是在說:憑你,也會認識衛斯理?
     溫寶裕人机智得很,他已經感到,自己和母親的處境,不是太好,如果沒有熟人照應,在這种地方,會發生什么可伯的事,十分難料,所以他立時反問:“陳警官也認識他?”
     陳耳神色傲然:“認識。”接著,他有點气餒:“只見過一次。”
     溫寶裕微笑:“我和他极熟,你可以打電話去問他,他可以保證我說話可靠。”
     我和白家在閒談時,忽然有警局打來的長途電話,就是那么來的。
     以后接下來所發生的事,前面大致上都提過了,有些未曾提及,如果和整個故事有關,會在后面,再加以補充和說明。
     溫寶裕的證供,可以說詳細之至,在他說完之后,陳耳又補充了一些事情發生后的情形。
     房間中有一個极短暫時間的沉默。
     我在听了小寶的敘述之后,心中有無數疑問,而最大的一個疑問是:何以陳耳不相信小寶的話?
     陳耳不相信小寶的話,自然是由于他曾提到過的,保安主任和他有不同的說法。那么,保安主任怎么說呢?這是最關鍵的問題,其次,是那個女郎,那個女郎,她又怎么說呢?
     我先把主要的問題提了出來:“溫寶裕的敘述十分詳盡,你為什么不相信?那個保安主任,說了些什么?”
     陳耳的神情,疑惑而又為難,口唇抖動著,卻沒有回答我的問題。
     溫寶裕十分生气:“那家伙在什么地方?可以叫他來,和我對質,看我什么地方說得不對。”
     陳耳雙手緊握著拳,神情更為難,歎了一聲:“那家伙本來在軍隊里,有少校的軍銜,和如今几個手握大權的軍事強人的關系相當好,死者是軍事強人之一……這其中的關系,就十分复雜——”
     我也十分惱怒:“你羅唆這些干什么,他究竟說了些什么?”
     陳耳仍然答非所問:“事情發生之后,他只和警方說了一次話,就下落不明,据了解,他躲在軍部,受另一軍事強人的保護。”
     溫寶格叫了起來:“天,你亂七八糟地說些什么,他又沒有做什么事,只不過是一宗凶案的目擊者,為什么要別人保護?”
     陳耳冷冷地望著小寶:“你也只不過是一宗凶案的目擊者,要是你沒有猜王降頭師的保護,情形會怎樣?”
     溫寶裕滿臉通紅,說不出話來。
     陳耳歎了一聲:“死者的地位十分重要,他一死,好几個權力中心的重要位置都空了出來,不知道有多少人想填補空缺,若是找出凶手,替死者報了仇,對爭奪權利有利,你明白了嗎?把你當作凶手,亂槍掃死,是最簡單的解決方法。”溫寶裕大諒:“我不是凶手。”
     陳耳道:“當你身上只了八十多槍之后,請問你如何為自己辯護?”
     陳耳把情勢分析得相當清楚,溫寶裕抹著汗,溫太太臉色煞白,張大了口,卻沒有出聲,猜王神情鎮定,我在外表上,自然看不出什么緊張的樣子來,但也不免暗自心惊。我用力一揮手,再度追問:“那保安主任,究竟說了些什么?”
     陳耳長歎一聲:“是不是可以……哦……暫時不要問這個問題?”
     我和溫寶裕一起盯著他看,等待他作進一步的解釋,陳耳卻只是攤了攤手,沒有再說什么,而他的神情,看來為難之极——一個人有這种神情,叫想迫問的人,不忍心再去逼他。
     我知道他是一個十分精明能干的人,這時態度如此异樣,一定有十分難以言喻的苦衷,看來,再逼他,也退不出什么來。
     我也歎了一聲:“那個女郎呢?”
     陳耳的神情更苦澀:“事發之后,那女郎一言不發,沒說過一個字,在我們想把她帶到警局,進一步追問她時,半途上,皇室的侍衛,說奉了机密命令,強行把她帶走了。”
     我和溫寶裕听了,面面相覷,不知說什么才好。三個在現場的人,一個躲在軍事強人的庇護下,一個被皇室的侍衛帶走,看來小寶已成了眾矢之的,非要把凶殺案的責任放在他身上不可了。
     溫寶裕苦笑,向猜王道:“不是听說有一個小島,是史奈大降頭師的,我是不是可以躲到那個島上去?”
     猜王笑嘻嘻,他看來脾气很好,又隨和:“可以,師父叫我盡一切力量幫你。”
     溫太太這時,才以充滿了惊怖的聲音叫了一句:“我不去,小寶,你也不准去。”
     他們的對話,倒使我安心不少,溫寶裕也不是全無保障,他在降頭師的保護之下,比任何其他的勢力都有用,可說安全得很。
     我對陳耳的態度,也不是十分滿意,語气很冷:“那么你憑什么不相信溫先生的話?”
     陳耳抿著嘴,忽然取起一塊紙板來,紙板上畫著酒店走廊中電梯的位置,和轉角處樓梯的情形。
     他指著那平面團:“單就溫先生的話中,就有一個不可解釋的破綻。”
     溫寶裕大怒:“放——”
     我一揚手,阻住了他“放”字之下的那個:“听他說。”
     陳耳指著升降机:“升降机的門,全部打開,寬一公尺零七么分,從轉角的樓梯口處,發射凶器,都無法有射得進電梯的角度,何況溫先生說,那時電梯的門,已合上了三分之一。”
     我呆了一呆,陳耳的話,是無可反駁的。
     除非射出來的凶器會在半途轉彎,不然,若是沒有可以射進電梯的角度,那就一定射不進電梯。
     我立時向溫寶裕望去,溫寶裕的神情,也不再那么自信,而變得猶豫起來,他十分講道理,也覺得陳耳的話,十分有理。
     他想了一想:“當時我听到‘錚’的一聲響,确然是從樓梯口處傳來的。”
     陳耳深深吸了一口气:“當時,死者,那女郎都望著溫先生。”
     溫寶裕點頭:“是,所以凶器是從后腦射進去的。”
     陳耳又向我望了一眼,我不由自主,“啊”地一聲,也想到何以陳耳不相信溫寶裕的話了——他實在有充分理由怀疑小寶所說的話的真實性。
     我一想到了這一點,就准備說話,可是陳耳也知道我想了什么,他向我飛快地作了一個手勢,示意我暫勿開口。他又道:“當時,保安主任也是臉向電梯的。”
     溫寶裕吸了一口气,他顯然也想到了陳耳想證明什么,所以他道:“是的,只有找一個人臉向著走廊。”
     陳耳一字一頓:“那么,請問,你看到的凶手,是什么樣子的?”
     溫寶裕像是早知他會有此一問,他回答得十分快:“我什么也沒有看到,走廊中沒有人,凶器來得极快,也看不清是怎么射進來的,可是那一下聲響,我認為是發射凶器的強力机簧所發出的聲響,确然從樓梯口處傳來。”
     陳耳搖著頭,向我作了一個手勢,示意我可以發問了。我歎了一聲:“小寶,就算角度勉強可以使凶器射進來,也必然是斜射進死者的頭部,不可能直射進后腦,直射進后腦的唯一可能,是凶手在死者的身后。而如果凶手在死者的身后的話——”
     溫寶裕大聲打斷我的話頭,把我的分析接了上去:“——我就一定可以看得到他,是不是?可是事實上,我沒有看到,當時,在死者身后的,只有一個人:保安主任。但我決不認為保安主任是凶手,因為他一只手按住電梯旁的掣鈕,另一只手是空的。”
     我心中陡然一動,有了一個十分古怪的想法,我忙問:“說了半天,凶器究竟是什么?取出來了沒有?”
     陳耳苦笑:“死者的遺体,在國防醫學院,由軍方嚴加保護,凶器直射進頭部,一時之間也取不出來。不過,專家對這种凶器。并不陌生,這里有相同的武器在,那是一种通過強力的弩弓發射的鐵箭。”
     他說著,打開了一個柜子,取出了一張弩弓來,那張弩弓,有色澤暗紅,看來質地十分堅硬的木身,木身上有一個凹槽,看來放鋼箭用的。彎弓的動力,來自兩股彈簧,十分粗,看來要把這弩張開來,得有极大的气力才行。
     那時,鋼箭并沒有安裝在弩弓上,陳耳是另外取出來的,約二十公分長,手指粗細,一端是极鋒銳的四棱鋒口,通体精鋼打就藍殷殷生光,拿在手里,相當沉重。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