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鸽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艾鸽文集]->[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首页]
艾鸽文集
·纪念“六四”二十周年我们呼吁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春催枝头
·艾鸽词录天下民生:黄莺儿
·中国改革开放的奠基人胡耀邦
·历史的回音壁—纪念胡耀邦逝世20周年
·六四时抵制戒严的军中豪杰英名流芳
·诗歌《宣言》纪念五四运动90周年
·艾鸽诗歌 《跪着与站着》
·艾鸽诗歌《流淌的玫瑰》
·艾鸽诗歌《开始》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清澈夏露
·艾鸽诗歌:起来吧太阳
·艾鸽诗歌《自由的钟声》
·诗歌《今夜腥光灿烂》
·读者来信:被推入黑暗的无辜女孩
·艾鸽诗歌:心在荒芜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新疆美女
·诗歌《冰点》贺冰点论坛
·艾鸽诗歌:莫名思念你(图)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孙文婷
·艾鸽诗歌《人祭》
·艾鸽诗歌《我质疑》
·《踏莎行》挽林希翎
·艾鸽诗歌:感觉秋天
·艾鸽诗歌:我郁闷
·网友对艾鸽作品评论集(3)
·艾鸽诗歌《我奢望》
·短篇小说《重建现场》
·艾鸽长篇散文诗《活灵》442---449
·艾鸽诗歌:致冰川
·艾鸽诗歌《致自由之神》
·艾鸽诗歌:致巴士底狱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曹曦文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红潮女魂
·艾鸽《权道思维》连载之一:权力的悲哀
·艾鸽《权道思维》连载之二:权力的由来
·艾鸽《权道思维》连载之三:权力的变异
·艾鸽《权道思维》连载之四:百年迷惘
·艾鸽《权道思维》连载之五:权力的梦魇
·艾鸽《权道思维》连载之六:思想的贫瘠
·艾鸽《权道思维》连载之七:世袭族的皇道
·艾鸽《权道思维》连载之八:选择的权力
·长篇七言古体诗《自由祭》题记1989年6月4日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五十九回
·致读者
·诗歌《那夕那人那影》
·感谢帮助恢复《艾鸽文集》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六十四回
·艾鸽诗歌《涓埃》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民间隽秀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六十八回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六十九回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七十回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七十一回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七十二回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七十三回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七十四回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七十五回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七十六回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七十七回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七十九回 (图)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八十回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八十一回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八十二回
·网友对艾鸽诡谲派作品评论集(4)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八十三回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八十四回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西贡清澈(图)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八十五回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 题夏季清幽(图)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八十八回
·艾鸽 七律 中秋感怀
·《水调歌头·中秋月》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鲍菲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九十回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九十一回
·艾鸽诗歌《自由 一个传说》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九十二回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山寨版“范冰冰”(图)
·艾鸽词录天下民生:青玉案•花扫路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陈晓凤(图)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九十三回
·艾鸽词录天下民生:《忆秦娥•纵身咽》)(图)
·艾鸽词录天下民生:《菩萨蛮:自焚案》(图)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九十四回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白鹭》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九十五回(图)
·艾鸽曲咏天下名胜:水仙子•桂林山水(图)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九十六回(图)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九十七回
·强烈抗议天涯"紊枫""忌燎"盗版艾鸽的长篇小说《后宫》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俄罗斯族少女(图)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九十八回
·艾鸽曲咏天下名胜•四块玉•九寨沟(图)
·艾鸽词录天下民生《小重山》(图)
·艾鸽词录天下民生:《踏莎行》
·艾鸽油画:巴黎圣母院
·艾鸽词录天下民生:《蝶恋花》(图)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印度第一美女达尔维(图)
·艾鸽词录天下民生:八声甘州(祭刘宾雁)
·艾鸽曲咏天下名胜(双调蟾宫曲:西双版纳)(图)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首页

   
   
   艾鸽长篇诡谲派小说《流馨阁》连载首页
   
   

    内容提要:艾鸽诗评天下美女300首,惊动了冥冥之中的沓莎天使,一日她在梦中召见了艾鸽,带至到绿蚁新浮之地道:“你可知阴府流馨阁中也有保存着300美女的芳魂,她们的年龄不过16至26岁之间,而死得年轻,死得蹊跷,死得怪异,这是现代史上颇为惨烈的一页。我有意请你去采访她们,谓黛府梦,以完成一部千古流芳的流馨阁传记。” 艾鸽一惊:“魂魄如何采访?” 沓莎天使双眸明焕:“我赐与你一枝魔笔,你用魔笔一点其人的艳名,她就会栩栩如生短暂出现在你的眼前,甚至你会知道她阴魂世界里的一些隐密,特别是死因或其它未解之谜,为取得细节,你可以与她们交流,但得约法三章。” 艾鸽忙问:“何为三章?” 沓莎天使仙翼耸动:“她们存在的故事真实性不容怀疑,可因涉及大量女性隐私,所以,你的书中均得使用化名。乃其一。另外,流馨阁不但要写的惊心动魂,更要文采斐然,故你也得为她们每人题诗一首或填词一首,以风流绝世。乃其二。……”艾鸽见沓莎天使突然默然不语,便道:“其三呢?” (博讯 boxun.com)
   
   
    沓莎天使把艾鸽带到一神秘地带,用魔笔刷点了一谱花名册,只见三百美女浮现眼前,或仰天而叹,或赤身裸体,或疯癫如痴,千奇百态,或灵亦幻,匪夷所思,不一而足。沓莎天使神色飘逸:“还有一条:魂魄世界无奇不有,你在采访过程中会发生什么事,我也无法意料。但我要提醒你:你是阳体,而受访者是阴体,而来自阴间的阴体是无法承受阳体的性爱。谨慎幽情。” 话毕,沓莎天使沓然而逝。艾鸽梦醒,果然发现枕边有一枝魔笔。更奇的是:白天不灵,梦间才灵。艾鸽便夜夜梦寐以求,果然录得流馨阁一卷,故发表其中一部分,以飨读者。
   
    章霞:调一级命终
    一夜,艾鸽用魔笔随意点击了一个女人的芳名,她飘然而至。衣裙破碎不堪,血迹斑斑。女人叫章霞,22岁,可她的死因隐秘已经跃入我的脑海中。我问她:“你为什么会在临死前一个月内与13个男人发生性关系?!你怎么想的?” 章霞人很漂亮,说话却已有些迟钝不清。她长睫下一双水灵灵的大眼睛,仿佛秋潭泛波,夜光返照。她微微喘气道:“既然你已经知道我的底细了,也就不瞒你了。文革中很多年轻人都上山下乡了,我们几个初中未毕业的孩子,偷偷顶替父母进了工厂当学徒,三年后开始拿38块的月薪。三年熬出头后,开始做师傅。我与其她女人一样,恋爱,结婚,生孩子。那一年,厂里开始调级轮到我们了。但文件规定只有百分之三十的名额,正好我们车间同年进厂的只有三个人,有一个指标。可另外两个男人,比我早几个月,技术也比我强,车间里吩咐议论,认为他俩中的一个人有望调级或一人半级。而一天晚上,车间副主任陈留住了我,他拿出调级表问我:“想不想调上这一级?”我不是不想是不敢想。他说他如果帮我调上了,我如何感激他?我忙说:“我会买一块表送他。”他摇摇头。我忽然觉得自己太利益了,就惶惶然道:“那我一定认真学习毛主席著作,改造非无产阶级世界观,努力工作来回报……”。他还是摇头。
   
    章霞面色潮红:“我突然发现他的眼睛下乡,已经钻到我的乳沟里了。我是厂里数一数二的美女,看来他正垂涎三尺。可那调级表太诱惑了,我刚生了孩子,如果能调上一级,孩子的营养品就有保障了。我闭上眼睛,不敢看他。我听见了他内扣上门的声音。当他的手伸进我身体里抓住乳房的时候,我恐惧及羞愧,只希望事情赶快结束。他不久传出粗笨的喘息声,而我象被锥子穿过肉体。第二天,我把填好的表单独送给他的时候。他表示,他这里只是第一关。我接下来还必须过五关宰六将,方能成功。为了调上这一级,全国不知有多少弱女子和我一样,挺身而出。另外一个车间副主任及主任,厂劳资科的科长及两个副科长,工会主席及厂长和两个副厂长,最后还被厂长贡给了主管部门的局领导一次,我几乎是见一个官员脱一次裤子,而最后的那个局领导竟然抓破了我的乳房。就在这一天,厂里公布了调级名单,我版上有名。车间里的俩男工友却气得要发疯。他们怀疑我靠美色取胜,安排了鸿门宴,名为为我庆贺。我不敢不去。俩男工友也就是买了几瓶白酒,两斤猪头肉,在他们的单身宿舍里举行“欢宴”。我很少喝酒,一会就被灌得晕头晕脑的。他们开始凶相毕露。言称:如果我不如实交代,今天就别想活着出门。我实在被逼得没办法,只好招供。俩男工友开始打我,一边打一边脱裤子:“屁当官的干得,老子们干不得?”接着我们两男一女,就象三头死猪一样,裹缠在一起。我也不记得他俩轮奸了我多少次,只是后来他们用啤酒瓶捅我的阴道,导致我大出血,我就昏迷过去了!”
    有关她的死因的资讯源源不断地反馈到地府里,由于魔笔的神奇,我也接受到了。我凝神道:“那俩男工友在你大出血后,也不知到哪里打电话救你,就连夜逃走了。一星期后被抓回判了死刑。但他们遭到威胁,至死也没有说出你的那些事。你走了,也无人作证,11个官员们至今都混得不错,这就是结局。章霞垂低着头:“仅我们厂为调级就死了三人,那全国这一年为调级死了多少人?”我听后无语。谨填词一首:《虞美人》
   
    向此踌躇命难了,雁横愁怨岛。香魂不甘坠西风,只是无颜回首情眸中。
    天姿玉韵犹枉在,只是春色改。不必捧聚几多愁,任凭秋泪冬凄向天流。
    ----未完待续---
(2011/09/26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