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鸽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艾鸽文集]->[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首页]
艾鸽文集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112《小救星》停机2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113又现案中案1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114又现案中案2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115女狱霸升堂1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116女狱霸升堂2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117听涛阁吟词1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118听涛阁吟词2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119听涛阁吟词3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120初审李亚静1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121初审李亚静2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123初审李亚静3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124粉黛接班人1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125粉黛接班人2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126小毛头一家1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127小毛头一家2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121破村姑命案1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122破村姑命案2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123破村姑命案3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124秋芸过生日1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125秋芸过生日2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126秋芸过生日3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127月夜话幽情1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128月夜话幽情2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129老A换血记1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130老A换血记2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131老A换血记3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132有心无缘人1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133 有心无缘人2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134李亚静出庭1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135李亚静出庭2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136老D显神通1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137老D显神通2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138社会边缘人1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139社会边缘人2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140老E卖乌纱1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141老E卖乌纱2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142老E卖乌纱3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143特殊材料人1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144特殊材料人2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145何处觅芳草1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146何处觅芳草2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147终审李亚静1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148终审李亚静2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149隐形人老G1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150隐形人老G2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151以人的名义1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152以人的名义2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153以人的名义3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153交锋白热化1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154交锋白热化2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155巨额封口费1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156巨额封口费2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157孤魂俏佳人1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158孤魂俏佳人2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159孤魂俏佳人3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160处决李亚静1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161处决李亚静2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162处决李亚静3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163苏海被软禁1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164苏海被软禁2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165百里追围堵1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166百里追围堵2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167发现郁金香1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168发现郁金香2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169发现郁金香3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170最后一文钱1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171最后一文钱2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172情真梦难圆1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173情真梦难圆2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174丧钟已奏响1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175丧钟已奏响2(剧终)
·《后宫》被盗版及出售“正版”
·《后宫》等点击率突破一千万
·艾鸽关于《后宫》被人侵权及盗版的声明
·油画地平线
·遗爱(清明节为祭民族魂)
·诡谲派短篇小说《躲避天堂》
·诡谲派短篇小说《那块面包》
·诡谲派短篇小说《短期进修》
·诡谲派短篇小说《先富起来》
·诡谲派短篇小说《土皇帝的棺材》
·诡谲派短篇小说《绝非虚构》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视频(第一集)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周显欣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金恩贞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菡萏菲泽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秋波芳痕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蔷薇吐艳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清湛如水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绿乡缅桂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童话女人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嫣然一笑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山翠人秀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情怀如梦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闺中媚眼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秋波欲出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心怯情场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黛色依依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铃兰花身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一枝飘影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玉树神逸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首页

   
   
   艾鸽长篇诡谲派小说《流馨阁》连载首页
   
   

    内容提要:艾鸽诗评天下美女300首,惊动了冥冥之中的沓莎天使,一日她在梦中召见了艾鸽,带至到绿蚁新浮之地道:“你可知阴府流馨阁中也有保存着300美女的芳魂,她们的年龄不过16至26岁之间,而死得年轻,死得蹊跷,死得怪异,这是现代史上颇为惨烈的一页。我有意请你去采访她们,谓黛府梦,以完成一部千古流芳的流馨阁传记。” 艾鸽一惊:“魂魄如何采访?” 沓莎天使双眸明焕:“我赐与你一枝魔笔,你用魔笔一点其人的艳名,她就会栩栩如生短暂出现在你的眼前,甚至你会知道她阴魂世界里的一些隐密,特别是死因或其它未解之谜,为取得细节,你可以与她们交流,但得约法三章。” 艾鸽忙问:“何为三章?” 沓莎天使仙翼耸动:“她们存在的故事真实性不容怀疑,可因涉及大量女性隐私,所以,你的书中均得使用化名。乃其一。另外,流馨阁不但要写的惊心动魂,更要文采斐然,故你也得为她们每人题诗一首或填词一首,以风流绝世。乃其二。……”艾鸽见沓莎天使突然默然不语,便道:“其三呢?” (博讯 boxun.com)
   
   
    沓莎天使把艾鸽带到一神秘地带,用魔笔刷点了一谱花名册,只见三百美女浮现眼前,或仰天而叹,或赤身裸体,或疯癫如痴,千奇百态,或灵亦幻,匪夷所思,不一而足。沓莎天使神色飘逸:“还有一条:魂魄世界无奇不有,你在采访过程中会发生什么事,我也无法意料。但我要提醒你:你是阳体,而受访者是阴体,而来自阴间的阴体是无法承受阳体的性爱。谨慎幽情。” 话毕,沓莎天使沓然而逝。艾鸽梦醒,果然发现枕边有一枝魔笔。更奇的是:白天不灵,梦间才灵。艾鸽便夜夜梦寐以求,果然录得流馨阁一卷,故发表其中一部分,以飨读者。
   
    章霞:调一级命终
    一夜,艾鸽用魔笔随意点击了一个女人的芳名,她飘然而至。衣裙破碎不堪,血迹斑斑。女人叫章霞,22岁,可她的死因隐秘已经跃入我的脑海中。我问她:“你为什么会在临死前一个月内与13个男人发生性关系?!你怎么想的?” 章霞人很漂亮,说话却已有些迟钝不清。她长睫下一双水灵灵的大眼睛,仿佛秋潭泛波,夜光返照。她微微喘气道:“既然你已经知道我的底细了,也就不瞒你了。文革中很多年轻人都上山下乡了,我们几个初中未毕业的孩子,偷偷顶替父母进了工厂当学徒,三年后开始拿38块的月薪。三年熬出头后,开始做师傅。我与其她女人一样,恋爱,结婚,生孩子。那一年,厂里开始调级轮到我们了。但文件规定只有百分之三十的名额,正好我们车间同年进厂的只有三个人,有一个指标。可另外两个男人,比我早几个月,技术也比我强,车间里吩咐议论,认为他俩中的一个人有望调级或一人半级。而一天晚上,车间副主任陈留住了我,他拿出调级表问我:“想不想调上这一级?”我不是不想是不敢想。他说他如果帮我调上了,我如何感激他?我忙说:“我会买一块表送他。”他摇摇头。我忽然觉得自己太利益了,就惶惶然道:“那我一定认真学习毛主席著作,改造非无产阶级世界观,努力工作来回报……”。他还是摇头。
   
    章霞面色潮红:“我突然发现他的眼睛下乡,已经钻到我的乳沟里了。我是厂里数一数二的美女,看来他正垂涎三尺。可那调级表太诱惑了,我刚生了孩子,如果能调上一级,孩子的营养品就有保障了。我闭上眼睛,不敢看他。我听见了他内扣上门的声音。当他的手伸进我身体里抓住乳房的时候,我恐惧及羞愧,只希望事情赶快结束。他不久传出粗笨的喘息声,而我象被锥子穿过肉体。第二天,我把填好的表单独送给他的时候。他表示,他这里只是第一关。我接下来还必须过五关宰六将,方能成功。为了调上这一级,全国不知有多少弱女子和我一样,挺身而出。另外一个车间副主任及主任,厂劳资科的科长及两个副科长,工会主席及厂长和两个副厂长,最后还被厂长贡给了主管部门的局领导一次,我几乎是见一个官员脱一次裤子,而最后的那个局领导竟然抓破了我的乳房。就在这一天,厂里公布了调级名单,我版上有名。车间里的俩男工友却气得要发疯。他们怀疑我靠美色取胜,安排了鸿门宴,名为为我庆贺。我不敢不去。俩男工友也就是买了几瓶白酒,两斤猪头肉,在他们的单身宿舍里举行“欢宴”。我很少喝酒,一会就被灌得晕头晕脑的。他们开始凶相毕露。言称:如果我不如实交代,今天就别想活着出门。我实在被逼得没办法,只好招供。俩男工友开始打我,一边打一边脱裤子:“屁当官的干得,老子们干不得?”接着我们两男一女,就象三头死猪一样,裹缠在一起。我也不记得他俩轮奸了我多少次,只是后来他们用啤酒瓶捅我的阴道,导致我大出血,我就昏迷过去了!”
    有关她的死因的资讯源源不断地反馈到地府里,由于魔笔的神奇,我也接受到了。我凝神道:“那俩男工友在你大出血后,也不知到哪里打电话救你,就连夜逃走了。一星期后被抓回判了死刑。但他们遭到威胁,至死也没有说出你的那些事。你走了,也无人作证,11个官员们至今都混得不错,这就是结局。章霞垂低着头:“仅我们厂为调级就死了三人,那全国这一年为调级死了多少人?”我听后无语。谨填词一首:《虞美人》
   
    向此踌躇命难了,雁横愁怨岛。香魂不甘坠西风,只是无颜回首情眸中。
    天姿玉韵犹枉在,只是春色改。不必捧聚几多愁,任凭秋泪冬凄向天流。
    ----未完待续---
(2011/09/26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