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党社团之声
BURMA-缅甸风云
[主页]->[政党社团之声]->[BURMA-缅甸风云]->[安息吧!赛森尊好战友!好兄弟!]
BURMA-缅甸风云
·貌强:Poor Border Chinese Shot Dead by Burma Army
·貌强:“人民”“人民”,缅甸将军假汝名而独裁!
·貌强:The Fascist Generals using “ people’s name ” to oppress people
·貌强 :第七届旅欧缅甸人民论坛
·貌强:The 7th. Burmese Forum In Europe
·貌强:棒喝缅甸将军们要以史为鉴
·貌强:Military Dictatorship vs. Colonialism
·貌强:翻开2006年新一页!
·貌强:Turning A New Page/Enter 2006!
·貌强: Mong Tai Army’s Surrender & Restoration of Shan State
·掸邦军重建掸邦的成败得失
·貌强:Arch Usurper of State Power and People's Wealth
·缅甸窃国大盗
·奉劝缅甸将军们:诸恶莫犯,诸善奉行
·貌强:Good Deeds Will Be Rewarded and Evil Punished
·欧洲决续慈善捐助缅甸艾滋病患民
·貌强:European Plans to Re-donors AIDS Help to Burma
·貌强:Only Democracy & Real Federalism Can Rescue Burma!
·停止内战,反对分裂,建立真正联邦制!
·貌强:Editorial: Shan State and Union of Burma
·掸邦与缅甸联邦的恩恩怨怨
·缅甸各邦各族人民纪念“联邦节”
·貌强:Burma’s States & People Celebrate “Union Day”
·貌强:Burmese Generals! Return to the Right Path!
·将军们! 放下屠刀,立功补过 !
·貌强:Statement of Concern by Burma's Chinese
·缅甸华族也关注欧盟的缅甸政策
·缅甸建军节
·泰国清迈大学2007年AEIOU寒季奖学金招生
·同林老师悠游威尔斯与温莎堡
·带林老师悠游海牙
·带林老师悠游阿姆斯特丹
·与林老师对饮茅台酒
·同林老师追忆中国援缅远征军
·与林老师谈昂山与吴素:
·漫谈缅甸“姓氏”: 德钦、貌、哥、吴、玛、杜
·缅甸政坛恩仇录
·环行荷兰8省,悠游Leeuwarden半日
·貌强带两千金悠游云南
·貌强: 回故乡
·Bush! 放下你的皮鞭与屠刀!
·缅甸各族人民的不懈斗争
·貌强:Free All Political Prisoners and Stop Killing Ethnic People!
·释放政治犯!停杀原住民!
·貌强:TOTAL A ETE TOTALEMENT REJETE
·貌强:以民主、人权、自决权为缅甸建国与办学基石
·貌强:'TOTAL was Totally Rejected'
·貌强补充一二,以飨欧洲华报读者
·貌强:Taiwan People Demand :
·台湾人民要求缅甸军政府:
·缅甸众土族力量2006年现状
·貌强:The situation of Burma’s Ethnic Nationalities in 2006
·貌强:Debts of blood Must Be Paid in Blood!
·貌强: 血债要血还!
·貌强:Keep Burma's Seat Vacant
·“缅甸文摘”社论:敬请空置缅甸席位
·貌强:都灵市缅甸策略研讨会
·貌强:Strategic Consultation on Burma in Turin
·貌强:Curent SPDC Offensive and our KNU Counter-attack
·缅甸军政府的攻势与我族我军的反击
·克伦族联盟主席在56届克伦族烈士节的讲话
·貌强:KNU President's Address on 56th Anniversary of Martyrs' Day
·貌强:第八届缅甸联邦民族委员会已选出
·钦民族战线代表团访问旅欧钦族社区
·缅甸各族青年联合行动团之声明
·有关国际法内的自决权
·貌强:UNPO’s Symposium on the Right to Self-determination in International Law
·对“国际法内的自决权”的我见
·Busdachin’s Speech on “Self-Determination Right in International Law”
·UNPO: UN Human Rights Council Briefed on Human Rights in Myanmar
·联合国文告:缅甸悲惨现状
·貌强:Busdachin’s Speech to VIII UNPO GA in Taiwan
·Why Waste Time and Procrastinate?
·UNPO秘书长在台北讲话
·2006年底缅甸联邦实况
·BURMA.UNPO: The Situation in Burma
·缅甸众土著在台北UNPO大会的声明
·漫谈钦族的过去与现在
·Burmese Junta Achieves 2 Things at One Stroke
·缅中边界军演一箭双雕
·UNPO: "Democracy Promotion: The European Way"
·促进民主的欧洲道路
·波米亚将军的革命一生
·貌强:Bo Mya’s Revolutional Life
·不干涉他国内政的中国
·貌强:Our Congratulations to Dr. Lian Hmung Sakhong
·廉萨空博士荣获“2007年马丁路德金奖”
·缅甸联邦民族联合政府成立16周年纪念文告
·廉萨空博士在马丁路德金奖授奖会上的讲话
·Lian Sakhong's Martin Luther King Prize Acceptance Lecture
·追忆1967年缅甸排华暴行
· Forum of Burmese in Europe 28-Jan-2007
·欧盟缅甸人论坛07年元月28日召开
·舌战独立掸国领袖 Hso Khan Pha
·缅甸钦区钦族钦新闻-1
·缅甸革命力量的第六次策略协商会议通报
·缅甸议会民主党致函中国外长
·缅甸民族委员会NCUB开设伦敦办公室
·2007年三八妇女节感言
·貌强:CNF Peace-Talks with the Burma’s Junta
·缅甸钦民族战线CNF与军政府和谈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安息吧!赛森尊好战友!好兄弟!

   貌强 Maung Chan (缅甸华族)
   
   夜深人静,掸民主联盟秘书长赛万赛 (Sai Wansai,Genral Secretary of Shan Democratic Union) 打电话来,对我哭诉:
   “你的缅族民主斗士耶敏刚去见马克思,
   我的密友掸族好汉赛森尊(Sai Hseng Zuen),最近也魂归天国了”。

   
   我驚问:“赛森尊?何许人也?”。
   
   电话那端,沉默良久,才呜嗯道:
   
   “千头万绪,千言万语,不知从何说起。
   
   记得是在掸邦贺勐(Ho Mong)——我们蒙泰军MTA总部,
   那是他和昆赛(Khuensai)出版掸论坛报SHAN的单层木屋,很宽敞。
   我们共同度过了值得回忆的时光。
   看到过他和坤沙的参谋长召发朗(Sao Falang)为新闻报告事件争论——面红脖子粗。
   若问最全心全力投入掸先驱论坛报者是谁呢?——就是他赛森尊!
   
   是纽约掸邦会议!
   见到他和召昆赛,Sao Tzang(掸族领导与大学老师), Sao Harn(掸族领导韩永贵),还有缅甸联邦流亡政府总理盛温博士(Dr.Sein Win)、成员岛吞博士(Dr. Thaung Htun)、吴波拉(U Bo Hla Tint)等——那已是1995年元月了。
   
   至今仍然历历在目哟——那是在华盛顿DC的一个掸族朋友家的集会,他一边帮主人捧茶倒酒奉送食物,一边见缝插针,问些尖锐问题。
   在回程汽车中,我才有机会向他探询有关蒙泰军问题,得知真实军力约2万人。接着谈到扩充兵力问题、领导人问题、继续革命问题——错综复杂。
   我清楚记得他念念不忘要制造美国军队那样的士兵身份证,发给每名掸族士兵——好让他们阵亡时能及时准确地通报其所属部队与其家属,并追悼、致哀、敬礼。
   他感慨地说:感谢战士们为吾邦吾族吾民阵亡牺牲,我们不该草草率率。
   他就是这样有侠义心肠!
   
   再见到他时,是2003年12月,那是荷兰阿姆斯特丹的“缅甸毒品与冲突”会议——由缅甸跨国学会(Burma Transnational Institute)与缅甸荷兰中心(Burma Centrum Netherlands)联合举办的。
   我们同睡一间房,因而我能在夜晚听到他在认真试讲预习第二天的英文讲稿。
   我问他为何要预练?他苦笑着说他英文不好。我告诉他即使他发音不完美,但说出来人家听得懂,就可以了——不是母语嘛!
   有备而去,他第二天讲得很棒——他就是这样要事事完美者。
   他直截了当对我说他睡得不好,因我有鼻鼾声——我惊讶他太豪爽,太有话直说。我们掸族人一般都不会这样横冲直撞。
   
   会后他到我德国家小住几天。我和我太太带他去吃希腊餐;他虽不会饮酒,却乐意品尝德国各类酒,以加深经验与常识。我们敬佩他自我节制力强,饮酒从不过量!
   他很欣赏希腊餐——在泰国重见时还常对我们提及。
   
   在掸民主联盟会议和我数次访问清迈时,我都很高兴见到他。
   他直率——有时颇似无礼;但真诚——毫无恶意。
   只要事关掸邦掸族与SHAN掸先驱论坛社,他绝对忠诚可靠。
   我忘不了他口袋内常带的那小本子——在偶谈、座谈、会议、社交聚会时,只要值得记,他都立即掏出小本子迅速潦草记下。别忘他又身兼记者哟!
   
   我和我太太两次跑到医院直往他的病床探望他——替他打气加油。
   在电话中他老是佯装身体没事。他不愿让人操心牵挂——其实他患肝癌绝症,存活率甚微。
   
   失去他这样全心全意献身掸邦掸族掸人的革命事业人物,很难不叫我们悲痛万分呀!
   他无私献身吾邦吾族自由、民主、发展事业,如何感激他才算最好呢?
   让我们擦干眼泪,化悲愤为力量,继续为他未竟的革命事业,尽力而为吧!
   
   安息吧!赛森尊好战友!好兄弟!”.
   
   听完赛万赛娓娓哭述,我也热泪盈眶,仰天默喊:“英雄的赛森尊!你不愧闯荡人生一趟!愿你英魂永垂不朽!”。
   ==
   
   貌强补记:
   赛森尊1952年11月7日生于掸邦南佤区芒森(Manghseng)。
   1959年在芒森佛教寺院、1962年在腊戍区当阳市(Tangyan, Lashio District)学校、1962年在当阳中学、1970年在曼德勒中学等,相继刻苦学习。
   工作生涯:
   1972年在当阳合作社工作,1973年与歌星Sai Hsaimao合作发行击乐专辑“在彬龙许下的诺言”(The Promises at Panglong),在缅甸驻曼谷使馆前愤怒示威后被捕。他1974年加入掸邦军,在Chao Tzang Yawnghwe领导的情报局工作。1978年出版掸文“萨尔温江热血澎湃”(Lerd Harn Nawng Khong)杂志,1982年出版掸文“觉悟”(Perd Parng)杂志。1983年参加掸族团结革命军(Shan United Revolutionary Army)的组织工作,出版“自由大道”(Freedom Way)书报。1984年“掸邦复兴委员会”(Shan State Restoration Council)成立后,成为Khuensai Jaiyen领导下的情报局主任,除“自由大道” 书报外,再创刊“独立”。1991年扩建为掸先驱论坛报社(Shan Herald Agency for News),该办公室1996年迁往清迈。
   任掸论坛报社副编辑期间,他经常亲赴缅甸内部与边疆一带采访,不辞劳苦。
   他也是掸族作曲家兼歌唱家,以Hsakhaha闻名掸邦掸族。他创作300多首歌曲,约150首他亲自引吭高歌,深得国内外掸族群众喜爱——时常回旋于掸邦高原,远达泰国、老挝、西双版纳傣族区。
   他病逝于2011年9月15日9时45分,留下爱妻Nang Lawn Yeun与两子一女。
   战友、同志、亲人、媒体、文化界、音乐界人士、高山流水革命知音Hsakhaha,齐齐参加了追悼告别会与葬礼。
   由清迈Wat Papao 到Sankulake坟场,由掸族僧伽诵经带领,途中不少人纷纷加入,致使送葬人数长达2000多,男女老少流泪轻哼他那最感人肺腑的“游泳人” Lwi名歌:
   
   ~不是我已见到岸,
   ~也不知何时能游到岸,
   ~无论如何,我要破浪奋游、奋游、奋游!
   ~不管海多宽,
   ~不管岸多远,
   ~我毅然决然
   ~迎浪奋游!
   ~奋游!
   ~奋游!
   ~要嘛死,
   ~要嘛自由!
(2011/09/28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