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实文学、人物传记
张成觉文集
[主页]->[传记、文学、小说]->[张成觉文集]->[臉厚心黑侈談感情]
张成觉文集
·石在,火種不滅
·真真假假是為何?---評點《一葉一菩提》(之二)
·李娜封后隨想(兩則)
·如此高官(兩則)
·貌似公允實藏禍心---評點《一葉一菩提》(之三)
·虛構故事何荒唐---評點《一葉一菩提》(之四)
·虛構故事何荒唐---評點《一葉一菩提》(之四)
·肆意編造匪夷所思---評點《一葉一菩提》(之五)
·必字斷案用筆殺人---評點《一葉一菩提》(之六)
·小說筆法兜售私貨---評點《一葉一菩提》(之七)
·“歷史的選擇”透析
·“中國模式”論可以休矣
·九十與三十
·港人選舉權豈容剝奪
·自我拔高 恬不知恥---評點《一葉一菩提》(之八)
·文革沉渣其來有自---評點《一葉一菩提》(之九)
·忠言逆耳 旁觀者清---評點一封“日本人寫給中國人的信”
·說得做不得的高見---致恆均的公開信
·“一盤散沙的社會生長一盤散沙的人”---評點一封“一個日本人寫給中國人的信”(續)
·有感於日女足奪魁(兩則)
·
·
·強辯“力挺”適得其反---評點《唱衰京滬高鐵別有用心》
·憂心忡忡話高鐵
·“偉光正”的“大愛”
·影帝影后的大愛風範
·臉厚心黑侈談感情
·匪夷所思的“陰X部長”(外一則)
·話語權與土改
·差之毫釐,失之千里
·涇渭分明兩世界
·動口還是動手?
·折戟沉沙40年
·梧桐一葉落,天下共知秋
·雷鋒移居花旗國?
·毛陰魂不散
·毛陰魂不散
·毛陰魂不散
·馮京作馬涼
·反思“九一一”
·如何評價林彪父子---點評章海陵先生兩篇大作(之一)
·如何評價林彪父子---點評章海陵先生兩篇大作(之二)
·如何評價林彪父子---點評章海陵先生兩篇大作(之三)
·豈能如此頌毛?
·我們的使命
·反思“九一八”
·再談“九一八”
·毛感謝皇軍喚醒國人?
·《活著》的續集
·《活著》的續集
·同病相憐
·閱港聞二則有感
·華國鋒不是焦大--與李劼先生商榷
·希望環球時報好好做“黨的喉舌”---評點《環球時報》社評
·希望環球時報好好做“黨的喉舌”---評點《環球時報》社評
·毛有別於李浩---與恆均“兄”商榷
·好處說好,壞處說壞---關於華國鋒評價的通訊
·光明網的“光”與“明”
·毛睡衣上的補丁
·大師與大話
·华盛顿忘记孙中山
·世外桃源访家祺---奥兰多之行散记(之一)
·屈原无祖国---与严加祺兄的通讯
·扬鲁抑胡 貌似公允 ---<鲁迅和胡适精神世界的同异>点评(之一)
·亲疏有别 以胡衬鲁 ---<鲁迅和胡适精神世界的同异>点评(之二)
·芝加哥记行(之一)
·芝加哥记行(之一)
·巧言令色 文过饰非
·巧言令色 文过饰非
·美国行散记(之三)---"甩(luc)底"
·美国行散记(之三)——“甩(luc)底”
·七绝一首---半月湾墓园凭吊孙探微大姐兼怀朱启平先生
·出水才看兩腳泥---香港區議會選舉感言二則
·《老兵》的民國範兒
·為共張目,替毛招魂---評電視紀錄片《飛虎奇緣》
·民主小贩?党校教员?中南海智库?---读杨恒均《如何应对咄咄逼人的美国?
·“共产”与民主,冰炭不同器---致杨恒均的公开信
·芬芳桃李耀光华
·辛卯感言
·辛卯感言
·辛卯感言
·镇反运动草菅人命
·毋忘珍珠港
·特首选战何来民主?
·繁荣文化靠哪般?
·已成绝响的“民国范儿”
·香港选委会选举有感
·余光中的丰采
·穗深知识人收入可观
·让世界充满爱
·名牌与软实力
·适成对照
·岁末感言(二则)
·新年祈祷
·杨恒均VS鲁迅
·怀念高智晟
·香港的“通灵宝玉”
·韩寒具代表性
·购物天堂
·人权高于主权
·人权高于主权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臉厚心黑侈談感情

   鐵道部副部長陸東福近日在中央電視台強辯卸責,成為繼該部發言人王勇平之後遭大陸網友狠批的眾矢之的。
   對於央視記者的提問:“在整個救援過程中,是否存在為了儘快搶通線路,而沒有把救人放在第一位的現象?如何解釋沒有生命跡象了,又搜救出小伊伊?”陸某聲稱:
   “這個問題的提出,我們感到深深傷害了在事故救援第一線2000多名鐵路職工,3000多名地方的公安駐軍、武警、消防、衛生等部門、群的感情,他們為事故救援救人付出了辛勤的勞動。”
   “直至24日23時30分左右,在確認沒有倖存者,並對遺物、車體進行清理收集完後,救援工作結束。在此之前,鐵路部門指揮人員從未說過‘停止搜救’這樣的話。”
   這是明目張膽的睜著眼睛說瞎話!

   據5名親屬不幸喪生的楊峰憶述:
   
   “24日凌晨1點,我衝過兩道特警的封鎖線,過田、過河、爬山、過鐵路,終於進入了現場,可是看到的,卻是消防兵列隊等待領導人訓話,並沒有人救援。”
   
   他爬進損毀的車箱,看到車內有手有腳,可是沒有人幫忙救援。消防員告訴他,沒有大型切割機器,也沒有生命跡象,救援已經結束,清晨5點清理現場,16號車箱被吊車吊了下來,另一個車箱甚至是被拖了下來的,根本沒考慮裡面的遇難者。
   
   “我老婆被挖的面目全非,姐姐(大姨)的頭沒有了一半。人是用機器挖出來的。人命在鐵道部不算什麼,人還在裡面,就開始清理現場垃圾,難道垃圾比我們的人還重要?為什麼鐵路部門一介入,消防施救馬上退下來,是生命重要還是鐵道部通車重要?”
   
   與此同時,從央視現場直播的畫面也可見出事車廂開始被毀,其中甚至掉出一具屍體!對此,中外千萬觀眾為之瞠目結舌。時為24日早晨5時許。
   
   溫州特警隊長邵曳戎也證實:“我是(24日)下午接到指令說,要用吊機把車廂吊起來的,放到橋下來清理。我不同意,堅持在鐵軌上也就是原地清理。”正由於他的抗命,小伊伊才得以獲救。陸某所言“24日23時30分左右……救援工作結束”,顯然是胡說!
   
   非但如此。人們記得,在事故現場召開的中外記者招待會上,溫總理回應央視記者所提:“很多公眾質疑,對於這宗事故的現場處理是不是過於匆忙?”時稱:“我得到這個消息立即給鐵道部負責人打電話,他可以證實我只說了兩個字,就是救人。”但鐵道部門是否做到這一點,要給群眾一個實事求是的回答。
   可是,陸某在接受專訪中竟然劈頭就給記者的提問扣大帽子,向提出質疑的公眾反噬一口。如此冒天下之大不韙,實在令人髮指!此舉不僅嚴重傷害13億同胞的感情,包括陸某所云“在事故救援第一線2000多名鐵路職工,3000多名地方的公安駐軍、武警、消防、衛生等部門、群的感情”,也無異於給了其上司溫家寶一個耳光。如果說此前王勇平雷人的“奇蹟”、“反正我信了”等語,表現的是欲蓋彌彰黔驢技窮的醜態,那麼陸某冷血的官腔彰顯的是流氓氣十足的惡霸嘴臉。
   以職位而論,陸某只不過國務院區區一介副部長,卻敢於直接抵牾中央政府總理,無疑是因為最高層有人撐腰。“奉旨出朝,地動山搖”,他有恃無恐。
   其實,公眾的質疑對象是主管部門“鐵道部”,向該部掌門人盛某及其主要副手包括陸某之類有關負責人問責,何曾涉及“在事故救援第一線2000多名鐵路職工”呢?
   至於“3000多名地方的公安駐軍、武警、消防、衛生等部門、群”,就更不會受到“群眾”詰責了。相反,其中邵曳戎已被譽為“真正的英雄”,當地市民踴躍捐血亦備受稱頌。他們的感情何曾因上述“這個問題的提出”受到傷害?
   
   那麼,陸某本人及與其同聲同氣的同僚之“感情”,受傷害了嗎?否!他背後的靠山更是如此。他們無不屬於“特殊材料造成的”,其特點為臉厚心黑,嗜權如命。可用“全無心肝”概括之。
   
   魯迅嘗云:“富貴人全無心肝,只知道自私自利,吃得白白胖胖,什麼都做得出。”
   (《且介亭雜文》)用於陸某等一小撮當朝權勢者再合適不過。此輩竟大言炎炎地就動車慘劇侈談“感情”,除了被人嗤之以鼻,還會有什麼結果呢?
   
   (8-3)11:47修訂
(2011/08/03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