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实文学、人物传记
杨恒均之[百日谈]
[主页]->[传记、文学、小说]->[杨恒均之[百日谈]]->[儿子进入这样的大学,我放心了!]
杨恒均之[百日谈]
·在主流的社会发出非主流的声音
·中国互联网:从“广场”到“战场”,再到“网络问政”
·在香港大学国事学会的发言(引子)
·伊拉克的民主出了什么问题?
·坐着思考躺着的毛泽东与站着的孔子
·十日谈之:与微博网友谈谈香港
·辛亥没有失败,宪政还在路上
·三八节:写给女孩男孩、女人男人的信
·中国为何没有重蹈苏联与埃及的覆辙?
·微博集锦:给“农民工”换一个名字,他们就幸福了?
·开启“民智”不如开启“官智”
·仇恨、恐惧,爱,在路上……
·奥巴马为啥不回答卡扎菲的质问?
·走遍中国之:你的孩子在哪个国家啊?
·人类的发展与进步有赖“思想偏激”的人
·儿子进入这样的大学,我放心了!
·强大的政府都允许“一小撮”的批评
·比十年内变成亿万富翁更难实现的梦想是什么?
·德国为什么没有唐人街?
·从华盛顿到孙中山:“国父”不好当啊
·我是谁——与奥巴马一起追寻答案
·滥杀无辜的拉登怎么成了英雄?
·在母亲与正义之间,你如何选择?
·儒家思想、自由主义与普世价值
·怎么看美国与台湾的大选
·底 线
·每人都有一个梦想
·中国“富国强兵”的百年梦想已经实现了
·如何实现公正、公平,让人活得有尊严?
·青年人如何坚守梦想
·美国到底是个什么东西?
·我找到了对付越南的致命武器
·看《建党伟业》的一点感想
·李登辉毁了国民党吗?
·七一寄语:对中共下一个30年的期许
·城市风景之:南京路上的母与子
·我在白宫门前散步,给奥巴马提意见
·红线在哪里?勇气来自何方?
·香港对话:高铁、网民与中国模式
·没有反对者,就没有民主
·现代民主只适合高素质的人类
·民主不一定是个好东西
·穿越时空:我见到的未来中国
·微博互动:英国骚乱与叙利亚骚乱的区别在哪里?
·一藏族青年说:汉人对信仰比藏人更执着
·永别了,卡扎菲!
·在西藏学习习副主席的“六个重要”
·卡扎菲的美女杀手带给我的思考
·美国的核心利益是什么?
·911十周年:站在十字路口的中美两国
·911断想:恐怖分子拉登真的输了吗?
·911是谁干的?美国到底登上月球没有?
·购买美国国债是在下一盘很大的棋
·反恐是别无选择的选择
·如何阻止变态狂把你关进黑屋子?
·洛阳警方对“性奴”案的处理让我不安
·从“天宫一号”的高度解读“中国模式”
·“占领华尔街”冲击美国民主制度?
·为什么是孙中山?
·走,让我们到沃尔玛购物去!
·中国缺乏的是核心价值观
·专制都是突然倒掉,民主不会一日建成
·“中国模式”下的文化与道德困境
·让人欢喜让人忧的“中国模式”
·经济、文化与价值观是中美较量的战场
·我对时局的看法:如何应对咄咄逼人的美国?
·从“经济特区”到“文化特区”
·带你周围看选举:香港要假戏真做?
·重庆对话:一座适合实行民主的城市
·2012愿景与我对未来的打算
·老兵宋楚瑜:走不出威权的阴影
·革命,还是改良?这不是一个问题!
·路边谈话:相约2012
杨恒均2012年文集
·我的2011:镜头下的瞬间与永远
·杨恒均:美国“春运”为何无人抱怨?
·民主后的台湾为何与美国愈走愈远?
·比“春运”更令人绝望的事
·台湾大选主题:你们比四年前过得更好吗?
·台湾大选观察:民主就那么回事
·到底是谁冲破了道德底线?
·解读温总:确立目标,凝聚共识,循序渐进
·革命是零和,改革才双赢
·杨恒均:香港选举那点事儿
·生日感怀:后悔做过,以及后悔没有做的那些事儿
·路边谈话:重建价值观,追寻中国梦
·农民工来信问民主,民主小贩不知如何答
·中美关系四十年,错位的人权对话
·大阪的街道为啥那么干净?
·日本在文化与制度上给我的启示
·日本在文化与制度上给我的启示
·读者来信:求你写几篇如何在乱世中求生存的文章
·日本的眼神:从浅草寺到靖国神社
·《环球时报》对腐败的论述冲破了底线
·没有真相,就没有正义
·杨恒均:海外留学生如何保护自己
·人生十论之“救国救人”
·杨恒均: 舌尖上的中华“软实力”
·人生十论之:养儿防老,还是养国家防老?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儿子进入这样的大学,我放心了!

   儿子进入这样的大学,我放心了!

   
   (新南威尔士大学的一个小草坪)
   
   回到澳洲的第一件事就是陪儿子开车来到他刚刚进入的大学——新南威尔士大学(UNSW), 这是澳洲最好的大学之一,而儿子所在的专业,据说在澳洲排名第一。让我欣慰的是,儿子还获得了相当可观的奖学金,算是帮了我这位赚钱不给力的老爸大忙。

   
   
   
   儿子去上课的时候,我在校园里游荡。新南威尔士大学也是我的母校之一,我2000年的时候从该校获得文科硕士学位(主修国际关系)。这次旧地重游,发现这里竟然如此和谐,同儿子年岁差不多的来自世界各地的青年学子川流不息,每一块草坪上都坐满了学生,咖啡厅里叽叽喳喳,男孩子们如此青春,女学生都如此美丽(吸引老杨头)……记得儿子刚刚进入大学的上个月,我曾经在电话里开玩笑问他,你们学校有没有美女啊?要留意啊……儿子很不好意思,答非所问了。原来他们学校这么多美女啊——我以前在这里读书的时候,怎么会没有注意到?
   
   
   
   也许还有很多东西我没有注意到吧,那时我并不介意,但现在我得仔细观察一下,因为我儿子也进了这所大学。这是一所什么样的大学?儿子在这里学到什么?我能够完全放心,把他交给这所大学吗?
   
   
   
   大学,对于父子两代人,拥有完全不同的意义。生活在澳洲的儿子,选择学校与专业都是出于个人兴趣,以及进去前,就知道出来后的工作在哪里,工资有多高。而当时过了35岁的我,选择的国际关系、教育学与中国问题这些学科(分别进入澳洲最好的三所大学获得硕士、博士学位),则和我当时的工作与赚多少钱没有任何关系,甚至完全脱节了。从小的说,我就是为了活一个明白,为了搞清楚一些事,从大的说,就是为了服务中国,探寻繁荣富强的道路,现在年轻人听我说这些也许觉得很遥远、很无聊,甚至会认为我在装鼻,但这是我这代人,或者是我个人的宿命。当然,说心里话,我衷心地希望像我这种人会越来越少,或者说,根本不再需要……
   
   
   
   当我在新南威尔士大学漫步的时候,我想了很多,观察了很多,我很想寻获更多的意义,告诉我在国内的读者,尤其是在校大学生,这里的大学和国内的大学有何不同,我一下子还真想不起来,虽然我知道它们完全不同。
   
   
   
   就在这时,一张中文大字报跳进我眼中,我定睛一看,真被雷到了。原来是两个白人摆的一个小摊贩,不是“民主小贩”,而是“专政小贩”,因为他们贩卖的全部都是支持中国革命,支持无产阶级专政的文章与资料。看看那些文章标题:“保卫中国畸形工人国家”,“为无产阶级政治革命而斗争”,“击败帝国主义对中国的反革命攻势”,“保卫和扩张1949年革命果实”、“为一个在社会主义亚洲的、工农苏维埃的中国而奋斗!”,坚决反对中国搞西方民主,要求中国回到列宁主义和毛泽东时代,当然我这种“民主小贩”也在他们呼吁中国政府打倒之列……
   
   
   
   我大开眼界了啊,这两个白人出售的是中英文资料,在西方最民主的国家澳大利亚最好的大学最中心的广场一角,公然恶毒攻击澳洲等资本主义国家的核心价值观与社会制度,谴责帝国主义对中国进行和平演变,对伊拉克与利比亚进行侵略……
   
   
   
   我停下来和他们交谈,并对他们拍照,我问是谁写的文章,他们说是国际共产主义的,人数不多,但都坚决反对中国复辟资本主义,坚决支持中国同北朝鲜一起把无产阶级专政的真正社会主义大旗抗到底。我听着听着,热血沸腾,几乎忘记了身在何处,时光倒流,差一点高呼起穿开裆裤时就熟记的那些革命口号……
   
   
   
   也许聊得太久,我又太投入,感觉他们也看出了一点问题——要知道,过去一个星期,我可是澳洲所有报纸上知名度最高的中国人,都上了澳洲最大报纸的头版——万一被他们认出来本人正是和他们对着干的“民主小贩”,他们会不会把我当成帝国主义的走狗而当场打起来?
   
   
   
   虽然我的主张原本是与这两个澳洲“异议份子”截然相反的,可此时此刻,我却觉得这两人分外的亲切,他们是特立独行的异类,是澳洲的反民主份子,他们不但想颠覆澳洲,还想用中国以前的列宁主义推翻全世界的民主政权。可惜的是,在这个真相像汉堡包一样普通、真理与常识无异的大学里,所有路过的大学生都对他们不屑一顾,几乎只有我一人用两块钱买了他们的四份资料。弄到最后,他们大概一上午也就收到了我的两块钱吧,看到他们默默地收起摊子,悄然离开,我心里真有些难受——好在他们告诉我,每个星期三都会到这所大学来贩卖中国的无产阶级专政价值观,我真想对他们说,到中国去吧,在那个广阔的天地里,你们大有作为啊。可是,很显然,这两个俊男美女死都不会到中国去的,因为他们在这里能够享受到民主与自由的权利,包括公开反对民主与自由的权利……
   
   
   
   当他们的背影消失在青年学生中的时候,我这才意识到,儿子进了一所世界上最好的大学:这所大学不但传授你如何赚钱的知识与技巧,还允许一切思想——哪怕是最偏激的思想存在,真相在这里不会被隐藏,真理在这里是可以被质疑与拥有的对象,偏激的学生不会被“会商”,“特立独行”的人不但不会受到枉顾法律的对待,而且还会被鼓励,当然,你也不会因为传播思想与理念而感到孤独,更不会有危险……
   
   
   
   儿子进了这样一所大学,我放心了!
   
   
   
   
   杨恒均 2011-4-6 澳大利亚悉尼
   
   儿子进入这样的大学,我放心了!

   (他们承认中国是唯一的工人专政的国家,但也有些畸形,所以,这中文看上去有些别扭,你得研究他们的文章)
   
   儿子进入这样的大学,我放心了!

   (这位戴帽子的俊男与那位性感美女正在向两位路人宣扬毛泽东时代的伟大中国如何抗击美国与澳洲)
   
   儿子进入这样的大学,我放心了!

   (看看我用两块钱买来的宣传无产阶级专政中国的传单,我研读了两个小时,让我想起了北朝鲜,还有我小的时候。。。)
   
   儿子进入这样的大学,我放心了!

   (他们收起摊子,默默地离开了,有些孤独。口袋里揣着我的两块钱,他们是有理想的,虽然他们的理想是要让中国人民吃二茬苦,受二茬罪,我还是向他们的背景行注目礼。。。)
(2011/08/15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