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实文学、人物传记
杨恒均之[百日谈]
[主页]->[传记、文学、小说]->[杨恒均之[百日谈]]->[人类的发展与进步有赖“思想偏激”的人]
杨恒均之[百日谈]
杨恒均2011年文集
·钱云会、国安部暗杀与新加坡模式
·民主才是硬道理——谈谈深圳、重庆模式
·民主才是硬道理——谈谈深圳、重庆模式
·从海南看中国:异地做官就能防止腐败?
·老杨头看春节联欢晚会有感(由微博随感随发)
·在神马都是浮云的时代,既要给力也要淡定
·别了,穆巴拉克!
·在主流的社会发出非主流的声音
·中国互联网:从“广场”到“战场”,再到“网络问政”
·在香港大学国事学会的发言(引子)
·伊拉克的民主出了什么问题?
·坐着思考躺着的毛泽东与站着的孔子
·十日谈之:与微博网友谈谈香港
·辛亥没有失败,宪政还在路上
·三八节:写给女孩男孩、女人男人的信
·中国为何没有重蹈苏联与埃及的覆辙?
·微博集锦:给“农民工”换一个名字,他们就幸福了?
·开启“民智”不如开启“官智”
·仇恨、恐惧,爱,在路上……
·奥巴马为啥不回答卡扎菲的质问?
·走遍中国之:你的孩子在哪个国家啊?
·人类的发展与进步有赖“思想偏激”的人
·儿子进入这样的大学,我放心了!
·强大的政府都允许“一小撮”的批评
·比十年内变成亿万富翁更难实现的梦想是什么?
·德国为什么没有唐人街?
·从华盛顿到孙中山:“国父”不好当啊
·我是谁——与奥巴马一起追寻答案
·滥杀无辜的拉登怎么成了英雄?
·在母亲与正义之间,你如何选择?
·儒家思想、自由主义与普世价值
·怎么看美国与台湾的大选
·底 线
·每人都有一个梦想
·中国“富国强兵”的百年梦想已经实现了
·如何实现公正、公平,让人活得有尊严?
·青年人如何坚守梦想
·美国到底是个什么东西?
·我找到了对付越南的致命武器
·看《建党伟业》的一点感想
·李登辉毁了国民党吗?
·七一寄语:对中共下一个30年的期许
·城市风景之:南京路上的母与子
·我在白宫门前散步,给奥巴马提意见
·红线在哪里?勇气来自何方?
·香港对话:高铁、网民与中国模式
·没有反对者,就没有民主
·现代民主只适合高素质的人类
·民主不一定是个好东西
·穿越时空:我见到的未来中国
·微博互动:英国骚乱与叙利亚骚乱的区别在哪里?
·一藏族青年说:汉人对信仰比藏人更执着
·永别了,卡扎菲!
·在西藏学习习副主席的“六个重要”
·卡扎菲的美女杀手带给我的思考
·美国的核心利益是什么?
·911十周年:站在十字路口的中美两国
·911断想:恐怖分子拉登真的输了吗?
·911是谁干的?美国到底登上月球没有?
·购买美国国债是在下一盘很大的棋
·反恐是别无选择的选择
·如何阻止变态狂把你关进黑屋子?
·洛阳警方对“性奴”案的处理让我不安
·从“天宫一号”的高度解读“中国模式”
·“占领华尔街”冲击美国民主制度?
·为什么是孙中山?
·走,让我们到沃尔玛购物去!
·中国缺乏的是核心价值观
·专制都是突然倒掉,民主不会一日建成
·“中国模式”下的文化与道德困境
·让人欢喜让人忧的“中国模式”
·经济、文化与价值观是中美较量的战场
·我对时局的看法:如何应对咄咄逼人的美国?
·从“经济特区”到“文化特区”
·带你周围看选举:香港要假戏真做?
·重庆对话:一座适合实行民主的城市
·2012愿景与我对未来的打算
·老兵宋楚瑜:走不出威权的阴影
·革命,还是改良?这不是一个问题!
·路边谈话:相约2012
杨恒均2012年文集
·我的2011:镜头下的瞬间与永远
·杨恒均:美国“春运”为何无人抱怨?
·民主后的台湾为何与美国愈走愈远?
·比“春运”更令人绝望的事
·台湾大选主题:你们比四年前过得更好吗?
·台湾大选观察:民主就那么回事
·到底是谁冲破了道德底线?
·解读温总:确立目标,凝聚共识,循序渐进
·革命是零和,改革才双赢
·杨恒均:香港选举那点事儿
·生日感怀:后悔做过,以及后悔没有做的那些事儿
·路边谈话:重建价值观,追寻中国梦
·农民工来信问民主,民主小贩不知如何答
·中美关系四十年,错位的人权对话
·大阪的街道为啥那么干净?
·日本在文化与制度上给我的启示
·日本在文化与制度上给我的启示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人类的发展与进步有赖“思想偏激”的人

   据报道:去年11月起,北大在医学部、元培学院开始对十类学生试点会商制度。这十类学生含学业困难、思想偏激、心理脆弱等。这项制度预计今年5月份将在全校推广。“思想偏激”列在其中,引起网络热议。
   
   
   
   当我第一眼看到时,还不完全清楚“会商制度”是个啥玩意,我还以为是一种重点培养与鼓励的机制,还暗自为北大从善如流高兴呢。后来才发现,他们要对“思想偏激”进行治疗,像治疗“上网成瘾”与“心理脆弱”一样。真是难以相信这是北大弄出的东西,打死我也不相信,何苦要把北大往死里弄,非要在历史上留下这样一个注定会成为后人笑话的污点?且不说中国最高的学术殿堂北大,即便稍微有点历史知识与读过几本书的普通人都应该知道,人类政治制度的演变、科技的发展与社会的进步,几乎清一色是由“思想偏激”的人在引领。

   
   
   
   科学家不偏激,会破旧立新吗?人类哪一项科技的发展不是由“科学狂人”们发明的?有些科学怪人为自己一个“偏激”的想法反复试验,不但弄得自己孤僻异常、不近人情,甚至有人为此付出了生命的代价。你知道当时发明火车的人被认为是疯子吗?好好的马车不坐,却发明了一个笨重的只能在铁轨上慢吞吞爬行的巨无霸?因此火车发明后很久,那些习惯了马车达上千年的人还在冷嘲热讽,说这玩艺是“思想偏激”的疯子弄出来的大玩具。
   
   
   
   这种例子随手捡来,更不用提欧洲历史上曾经把思想偏激得坚持认为地球是圆的布鲁诺给活活烧死了。去查一下小学历史读本吧,任何人都会得出这样的结论:人类历史上所有的杰出的科学家与发明家都是在打破常规、标新立异,在与普通人想法偏离,甚至偏激的基础上有所成就,造福于后人的。
   
   
   
   科学界如此,政治、经济与社会领域同样是这样。拿1949年以后的中国来说吧,为国家与人民做出贡献的政治家、思想家与社会活动家,几乎毫无例外地曾经被认为是“异类”分子,是“思想偏激”,甚至被打倒、打死,这其中就包括彭德怀、刘少奇与邓小平(一个人被打倒三次,思想还不够偏激?)。
   
   
   
   社会政治思想与科学精神息息相关,无法分开,可悲的是,几千年的中国历史,就是一部不停地打压、残害、消灭有着与众不同、更让统治者不放心的“偏激思想”者的历史,他们崇尚中庸思想,追求所谓大同世界,任何异端邪说都被消灭于萌芽,结果今天世界人口第一的中国,竟然在科学与思想领域,对人类的贡献,小得让我们脸红。几百年前被烧死的布鲁诺惊醒了整个西方,而我们在文革中被残害的“偏激思想”者们至今还讳莫如深。
   
   
   
   当然,普通社会的和谐与正常运转,更多的是由我们这些循规蹈矩、四平八稳的人来操作,社会中的大多数人不可能“思想偏激”,都想去发明永动机与新新的指导人类前进的哲学、政治与经济思想,可一个国家与民族如果少了类“偏激”的思想者,迟早会像一具尸体一样,慢慢溃烂下去。而如果中国只需要一处能够包容“思想偏激”的地方,那一定是最高的学术殿堂北京大学啊。
   
   
   
   现在我们看到的恰恰是在这样一个需要招收与培养更多思想有异于常人的高等学府,有人要把“思想偏激”与“心理脆弱”与“上网成瘾”一起治疗,何其悲哀——这不是北京大学的悲哀,而是我们国家与民族的悲哀!
   
   
   
   北京大学只有一个,他不是培养普通公务员、工程师与小商小贩的,也不应该是培养唯唯诺诺、溜须拍马的奴才之地,它应该是思想的摇篮——注意,这个思想绝对不是现有的已经笼罩在每一个普通人身上的那种“思想”,相对于当今的社会,北大学子的思想应该是“偏激”的,应该是与众不同的,这才是普通民众、国家与民众之福。
   
   
   
   对不起,请原谅我又说 了“思想偏激”的话,但万幸的是,我不是北京大学的。
   
   
   
   杨恒均 2011-3-27 广州
(2011/08/15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