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熊飞骏的博客
[主页]->[大家]->[熊飞骏的博客]->[“外国也有贪官”的公仆逻辑]
熊飞骏的博客
·义和团式“自残爱国”是中国挥之不去的政治噩梦
·大汉中国也曾象美国政府一样拯救大兵瑞恩
·真实的文革“造反派”和“五七右派”命运很相似?
·百年前后的中国悲剧史惊人相似?
·中国教育的“南辕北辙”
·风险中国需要勇气和大智慧
·中国的小知识分子多是资深吸毒犯
·民众一“游行”,西方就“阴谋”?
·职业道德与公民自由
·韩寒连自由民主的内涵都没弄懂还谈什么革命?
·韩寒连自由民主的内涵都没弄懂还谈什么革命?
·和尚尼姑也成郭美美了?
·专制国家的经济成就普遍好景不长
·三十年间那些不如我们的邻居为何都后来居上了?
·“韩寒远光灯”与民主是啥关系?
·官僚政客“掩盖真相”已达走火入魔地步
·马英九连任给大中国带来希望之光
·《点亮午夜的烛光》(《中国在这里反思》第五卷)目录
·熊飞骏思想启蒙论著《中国在这里反思》前 言
·中国人的“动机论”是反文明糟粕!
·  韩寒无辜!方舟子哗众取宠!
·  “反美唱红”英雄王立军去美国领事馆干吗?
·社会的进步是从“一个人的坚守”开始的
·叙利亚独裁者又要“全民公决”了?
·这是什么特色逻辑?
·关于真相、常识、逻辑的启示(1)
·中国民主改革的突破口在哪里?
·中俄联手能制止战争吗?
·还原毛泽东真相(一)(整理版)
·打黑、民生、反贪的另类解读
·还原毛泽东真相(二)(整理版)
·还原毛泽东真相(三)(整理版)
·关于“毛主席两弹一星”的辩论
·还愿毛泽东真相(四)(整理版)
·还原毛泽东真相(五)(整理版)
·还原毛泽东真相(六)(整理版)
·还原毛泽东真相(七)(整理版)
·大中华民主问题答疑(一)(整理版)
·大中华民主问题答疑(二)(整理版)
·大中华民主问题答疑(三)(整理版)
·由临沂的灭狗运动想起的?
·大中华民主问题答疑(四)(整理版)
·大中华民主问题答疑(五)(整理版)
·官僚专制才是特色中国的万恶之源?
·大中华民主问题答疑(六)(整理版)
·大中华民主问题答疑(七)(整理版)
·关于“唱红打黑”的对话
·大中华民主问题答疑(八)(整理版)
·一帮家属都在美国的“汉奸爱国贼”们?
·大在华民主问题答疑(九)(整理版)
·大中华民主问题答疑(十)(整理版)
·大中华民主问题答疑(十)(整理版)
·大中华民主问题答疑(11)(整理版)
·大中华民主问题答疑(12)(整理版)
·大中华民主问题答疑(13)(整理版)
·大中华民主问题答疑(14)(整理版)
·目标高尚就能不择手段吗?
·骆家辉是中国人民的真朋友
·“公有制”的本质就是“官有制”
·走火入魔的主流媒体
·中国没有真正的左派
·同样的专制为何一个常胜一个常败?
·拒绝政治变革才会导致国家分裂
·大中华民主问题答疑(15)
·“新闻自由”是中华民主变革第一步。
·特色中国谈“事业”真的很搞笑
·中国人只有“立场”没有“是非”
·大中华民主问题答疑(16)(整理版)
·“印第安式”与“日本式”爱国主义
·如果我们学习美国?
·美国把盟友当伙伴,俄国把盟友当奴才
·请别沦为子女成长的第一凶手
·真正推动社会进步的革命多是贵族革命
·从僵化的计生政策看中国的行业利益集团
·中国大国民为何期盼“无根之福”?
·中俄联手是弱智还是搞笑?
·我为什邡说句良心话
·一个爱好制造“假想敌”又敌友不分的民族?
·与炎黄春秋读友会关于“中国向何处去”的问答
·印度是穷人说了算的国家
·母亲高呼“中国又得了一块金牌了!”
·捍卫南沙、钓鱼岛领土要剑走偏锋
·百年中国一直没有走出义和团阴影
·文革中国的影视文化
·别把红五类出身当成滥杀无辜的执照
·权力与知识分子合谋必结出苦果
·“狭隘民族主义”是民主宪政的大敌
·中国多文痞而少思想者
·“知名人士”莫要误撞“名声陷阱”
·民主之路是“两害相权取其轻”
·把“真话”当“偏激”的特色理论
·先政治后经济的日本体制改革模式
·皇权中国基层社会的民主因素
·毛泽东的真正功绩是什么?
·毛泽东的天下被贪官毁了吗?
·中国人的英雄情结和清官情结
·钓鱼岛的“命门”在哪里?
·“中国国情”已沦为对抗文明进步的遮羞布
·现代中国为何不再有直言敢谏的良心官宦?
·钓鱼岛还未开打,我们先乱了?
·汉唐大帝国为何气吞山河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外国也有贪官”的公仆逻辑

   “外国也有贪官”的公仆逻辑
   ——熊飞骏
   特色中国的问题很多,最大的社会问题是公权力腐败。
   当今中国官场的贪腐程度和规模虽然不能说“绝后”,但应该算是“空前”。
   中国民众对贪腐的容忍早以超过临界点,层出不穷的权力霸道、天文数字贪腐资产、千奇百怪的公仆性丑闻正在把群体性事件的星星之火燃成威胁全社会稳定的燎原烈火。

   可多数公仆们对迫在眉睫的危机依旧浑然无觉,不是“驼鸟故我”就是“抱薪救火”。
   一方是众怒如山;一方是我行我素。
   在山呼海啸的民愤面前,公仆们的“我自岿然不动”源自如下逻辑:
   “外国也有贪官?”
   不加限制的权力使人“弱智”,一条根本经不起推敲的“腐败逻辑”居然成为多数公仆自欺欺人的“自慰山洞”。
   打理得再好的稻田总难免有一两株杂草的。对于一个以种田为生的农民来说,是不是因为稻田里也有杂草,就听任田地大面积抛荒杂草丛生呢?
   人类近现代史的经验一千次证明,民主宪政体制是迄今为止最为行之有效的防范权力腐败体制,是唯一能把公权力关进笼子的体制。世界上那些成熟的民主宪政国家,在权力监督“光线”无孔不入的照射下,公仆以权谋私贪腐渎职的机会微乎其微。
   但就算权力监督最完善的国家,也不可能做到完全消灭贪腐。就如再先进的田间管理技术,也无法确保稻田里没一株杂草一样。
   政治体制只有“最不坏”而没有“最好”,不能因为没有“最好”的政治体制,就拒绝放弃“落后腐朽”的政治体制采用“最不坏”政治体制;就如一个百病缠身的人,不能因为世上没有包治百病的特效药而拒绝吃药一样。
   官僚专制体制和民主宪政体制都存在“权力腐败”现象,但二者的“腐败级数”有天壤之别。
   官僚专制体制下的权力腐败是制度性的,普遍性的、必然的,各级官僚要想在官场混下去就必须以权谋私行贿受贿。因此腐败表现为大面积大规模长期性的,极少数坚守良知的另类也独木难支孤掌难鸣。
   民主宪政体制下的权力腐败是偶然和个性的。在庞大的官场里贪腐只是极个别现象,大贪巨贪长期作案的概率几乎等于零。
   中国山西省的一个县级煤炭局长,中国行政体制最低级别的科级细菌官,就利用职权贪腐了几个亿的天文数字赃款?连更小的县级民警贪腐的非法资产也是亿万级的。
   美国前两年侦查出来的“惊天腐败案”新泽西州贪腐案,导致49位州官落马,州府为之一空。最大贪官州长的问题金额为2.5万美元。美国外科医生的平均年薪为21万美元,也就是说相当于美国外科医生40天的薪水,相当于我国的省委书记贪腐了6000元人民币?这就是轰动全美国的“惊天腐败案”?州长将在铁窗苦度年华。
   两种政治体制在“贪腐级数”上的巨大差别一目了然。
   对于一个创造绝对“空前”贪腐级数并危机四伏的官僚政权来说,是不是因为“外国也有贪官”,就丧失体制改革的紧迫感危机感,拒绝学习仿效能最大限度消灭权力腐败,迄今为止被证明为“最不坏”的政治体制呢?
   答案是不证自明的。
   道理和农民不能因为“稻田也有杂草”就听任田地抛荒一样简单。
   …………
   权力腐败是中国人的噬脐之痛,不及时惩治遏制燎原烈火样的贪腐中国要出大问题已成为多数国民的共识。但如何才能消灭或最大限度抑制权力腐败?中国人却放着众生平安通行的大桥不走,偏要选择付出巨大社会成本“摸石头过河”?
   把各级官僚的任免升降监督权力交给民众的“民主宪政”是人类世界治贪防腐的最有效体制。这种被多数地球人证明的有效防腐模式,因为是“外来”的,一直被固执“摸石头过河”的中国权力层拒之门外。
   中国人习惯把“贪官”比作粮仓里的“硕鼠”。
   自然界的硕鼠有两大天敌:猫和毒蛇。
   利用生物界的相生相克规律来消灭硕鼠有两种主要途径。
   一是养猫来对付硕鼠;
   二是招毒蛇来对付硕鼠。
   利用相生相克规律来消灾除害的前提是“两害相权取其轻”。
   对付硕鼠最好的方式是养猫。猫除了吃鼠外对人无害或害处很小且可控。
   用毒蛇来对付硕鼠虽然效果立秆见影,但毒蛇除了对付硕鼠外也吞噬人,危害比硕鼠有过之而无不及。
   所以招毒蛇来对付老鼠是“两害相权取其重”,相当于用剧毒的水银来医治身上的疥疮。
   硕鼠的铁哥门贪官也有两大天敌:
   一是民主宪政;二是领袖独裁。
   民主宪政的治贪防腐功能不再赘述。需要强调的一点是民主宪政除了能有效对付贪官外,对广大民众则很仁慈。人民是大爷官员是孙子。
   万民拥戴的独裁领袖为了变集体领导为个人独裁,把权力集中到自己一人之手,对有可能分享权力禁脔的部分贪官也会采取无情的镇压措施。
   独裁领袖除了镇压贪官外,对广大民众也一样不仁慈,一样奉行愚弄压榨的暴政,就象毒蛇除了吃硕鼠外也爱好吃人一样。斯大林专政时期把苏联的党政要人屠杀一空,对人民也一样横征暴敛草菅人命,仅乌克兰农民就活活饿死了五百多万人。伟大领袖一手发动的被天朝庶民视为“斗官杀官盛宴”的文化大革命,被迫害致死的官僚不到百分之一,每具官僚尸体下横陈九十九具陪斩的庶民尸体。至于死人几千万的大饥荒,百分百的饿死者都是无权无势的平民百姓。
   中国人在对付粮仓里的硕鼠时能够做到“两害相权取其轻”,都是养猫而不是招毒蛇来灭鼠。
   但在对付硕鼠的铁哥门贪官时,中国人则容易“两害相权取其重”,常常对“独裁领袖”心向往之,梦想跟在“独裁领袖”身后对贪官残酷斗争无情打击,丝毫意识不到“独裁领袖”对“人民”的食欲比对“贪官”的食欲更好?等到自己沦为“独裁领袖”吞噬的猎物时则悔之已晚。
   这真是愚不可及!
   民主宪政防范贪官的终极目的是为了消灭贪腐;独裁领袖打击贪官不是基于消灭贪腐动机,而是为了把贪腐特权集中到自己一人之手。
   
   呼唤“伟大领袖”来斗官杀官是“前门拒狼后门进虎”,国民会付出更为惨重的代价。
   
   
   二0一一年八月十九日
(2011/08/19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