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东方永约
[主页]->[宗教信仰]->[东方永约]->[中国的毒饵:阿拉、释迦牟尼、古龙]
东方永约
·前言
·序言
·东方永约
·关于东方永约
·什么是先知
·新道已经出版
先知文集
·洪水是上帝的愤怒
·基督再来中国是上帝的选民
·上帝向人类亮起红灯
·十字架那样的故事在中国发生
·致全中国人民的一封信
·新道受阻 中国有水灾
·拒绝偶像
·为新的福音真理蒙召
·审判要到 弥赛亚已来临
·愿你的旨意行在地上如同行在天上
·旧约 新约 永约都是上帝亲自设计的
·隐藏在中国千古龙之谜
·作基督徒 不要作基督教徒
·福音就是上帝拯救我们的方法
·末日审判
·两千年的异象
·北京—新的圣城
·地震、奇异天象、启示
·守安息日
·上帝来到中国
·同一个福音
·上帝拉响警报
·海地强震与美国2012预言
·重申十诫
·厄尔尼诺现象提醒人类末日的审判就要到来
·祷告
·上帝福音的见证和呼召
·十字架和宝血解决不了教派问题
·冰山在融化
·冰岛玉树同一天
·还历史本来面目
·世界气候大会应邀请上帝
·基督教与佛教
·教皇有严重错误
·万民中央教会的谬道
·揭开法轮功的真实面目
·未来得到启示
·上帝建造城池
·欢庆基督再来
·犹大与今天的“女基督”
·末世救恩在中国:给中国政府的一封信
·中国的毒饵:阿拉、释迦牟尼、古龙
·揭开希特勒屠杀犹太人之谜
见证文集
·新道的寓意
·提示与警戒之2
·新道思辨
·提示与警戒之3
·为新的福音真理作见证
·圣灵带领 让我走在上帝的新道上
·致全中国基督教牧师、长老、传道人们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中国的毒饵:阿拉、释迦牟尼、古龙

中国人都知道这样一句话“灾难深重的中国”,比如清朝康乾年间也有过鼎盛时期,接下来就是闭关锁国,腐败堕落,奄奄一息,百年战火纷飞,自春秋战国两千五百年来,中国就是在这样的周而复始中走过来的。然而中国人却不知道,中国灾难深重的毒饵在哪里?如果你留意,你会发现中国好像和西方世界格格不入,就是对造物主的信仰都说成是西方的上帝。在学生的课本里也有“义和团怎样反帝爱国”,和仇视美国庸俗低级不符合事实的教育,而中国的改革开放正是得益于西方世界。在清朝鼎盛时期,正是要和西方世界建立友好关系的时候,闭关锁国,这是为什么?正如中国有一位军事评论家说,有朝一日北朝鮮人民会亲美仇华的。中国灾难深重的毒饵正是来自仇视西方世界,而这一毒饵的源头在古龙、阿拉、释迦牟尼那里!我说的都是真实的。

著名的“康熙历狱”、闭关锁国、义和团、“进化论”都是阿拉、释迦牟尼、古龙制造的

    上帝真实存在,他真的是造物主,而释迦牟尼的空观唯心论又作何解释呢?有人说所有的宗教都是教人向善,基督教不是宗教,基督教是生命的教会。也不是所有的宗教都教人向善,盗用圣经编写“古兰经”是教人向善吗?基督教说上帝是造物主,佛教的释迦牟尼说没有造物主。是基督教的上帝撒谎呢?还是佛教的释迦牟尼撒谎?这个问题不是并存的,含糊不得,这个问题关系到每一个人,就如同闭关锁国导致中国贫穷落后牵扯到每一位中国人一样。上帝的创造和“进化论”也不是并存的,这两者之间同样也有一位是撒谎的。人怎么会又是创造的,又是猿变的呢?这个问题更不是并存的,这个问题更是关系到每一个人,否则世界怎能和谐呢?谁不愿意找到自己的根?如一位富豪的养子痛苦地说:我活了二十多岁竟不知道生身父母是谁?闭关锁国是导致近代中国落后于世界的祸根!劳心者治人,劳力者治于人,城乡二元结构,竞争生存都是猿变人惹的祸。空观唯心论、“进化论”是不折不扣的迷信,迷信冠上科学的帽子是最危险的,也是科学发展的一道屏障。那么,为什么当时正值鼎盛时期的大清帝国会闭关锁国呢?这要把阿拉、释迦牟尼、古龙带上历史的审判台!

    看过《隐藏在中国千古龙之谜》的人会惊叹,原来古龙真的是魔鬼;看过《基督教与伊斯兰教》的人会震惊,原来有着一千四百年历史的“伊斯兰教”是盗用圣经编写“古兰经”。从“古兰经的盗版”让我们看到圣经的真实,造物主不是可以冒充的!通过阿拉、释迦牟尼、古龙我们看到魔鬼的邪恶,人的渺小无知。恶龙凶残,释迦牟尼、阿拉和它一样凶残。这位“佛祖”释迦牟尼和冒充造物的阿拉是魔鬼,是人类的蛀虫!中国仇视西方,灾难深重的毒饵就是来自它们,我说的都是真实的。万物的结局到了,上天显出公义!由于我是上帝在这个时代兴起的先知,领受了上帝的启示,因此我成为魔鬼的攻击目标。在这样的磨砺和征战中魔鬼的踪迹暴露无遗,是阿拉、“佛祖”释迦牟尼、古龙制造的闭关锁国和仇视西方教育。它们惟恐西方传教士进入中国传扬福音,使它们暴露原型,是它们发明的“进化论”,这样可以否认造物主上帝。恶龙的邪灵怎样入了天子之心,无恶不作,释迦牟尼、阿拉的邪灵也怎样迷惑天子之心,迷惑科学家之心,使人离弃造物主上帝。如经上说:此等不信之人被这世界的魔鬼弄瞎了心眼,不叫上帝荣耀福音的光照着他们。如果不是古龙、释迦牟尼、阿拉的邪恶,现在的中国是世界上最强大的国家,尽管魔鬼疯狂,上帝还是打开了中国闭关锁国的大门。说到这里我真的很感动,中国同胞们,上帝真的是造物主,魔鬼是多么的险恶,如果你们知道天父上帝是怎样拯救中国,怎样爱中国,两个世纪以来上帝怎样拉着中国的手去拥抱世界,你们都会感动。中国在天父上帝面前是认贼为父的逆子,如果不是上帝救中国,现在的中国和朝鲜一样可怜。在这里我没有任何个人偏见,我很正直,我是中国人,我爱中国。我曾经是典型的“无神论”者,就是上帝呼召我做他的先知时,我都像约拿一样想从上帝的手上跑掉,然而当我看清这一切的时候,我为魔鬼的邪恶感到痛恨,我为上帝爱中国感动,更为上帝奇妙而伟大的创造感动。上帝真的是造物主,是我们中国人都知道的老天爷!正因如此我的良心告诉我,要诚实的把我看见的陈明给我的同胞,我愿意我的祖国苏醒,不再受伤害,感谢上帝!

鼎盛时期的大清帝国为什么会闭关锁国

    伟大的十八、十九世纪是人类历史的转折点,当时西方国家正在进行资产革命和工业革命,跨入生产力迅速发展的新时代。纺织机、蒸汽机、电力、电讯、铁路、石油,法国革命,天赋人权,三权分立。而正是在人家突飞猛进的日子,中国却昏昏欲睡二百年,与世隔绝。闭关锁国是愚民政策,是极反常的现象,导致中国落后于世界,就乾隆的智慧为什么犯这样低级的错误?如台湾一位皈依上帝的科学家说:人和上帝所造的宇宙相比,不如一只蚂蚁,并且人存活的年日又极短暂,不过六、七十年。头脑知识像蚂蚁,思想像苍蝇,体温增高一度,头就发晕;再高一度,卧床不起;增高三度,不省人事;再高四度五度,一命呜呼。人真的就是这样的脆弱无知。乾隆在鼎盛时期闭关锁国的时候一定认为他自己是正确的,就像今天许多的“哲学家”常以为宇宙万物仅由思想构成,所为物象都随着我的心转还以为是正确的一样;就像“科学家”常以为猿变人是正确的一样。然而当我们犯这样低级错误的时候是要付代价的,甚至比闭关锁国的代价还大。

    如果一个银行、一个金店被盗,侦破人员会根据现场迹象,发现盗贼的踪迹。看过《隐藏在中国千古龙之谜》的人,会从中国的历史发现恶龙的踪迹。从“康熙历狱”仇教、闭关锁国、义和团、“进化论”可以看见阿拉、释迦牟尼、古龙的踪迹。佛教传入中国两千一百年,伊斯兰教传入中国一千三百年,为什么两千多年来的中国是灾难深重的中国?因为中国充斥着魔鬼!这是历史事实。如孙中山说:三千年根深蒂固之大弊,是国人从未获得过真知,一直敬畏那不当敬畏者,却不敬畏那当受敬畏者。他还说:建国之基当发端于心里,除旧更新必须认识上帝!孙中山是上帝特爱的基督徒。我非常佩服西班牙最著名的智慧书里的一句话:世界上大多数的人只看到事物的表面现象,而真正能够看到事物本质的却寥寥无几。阿拉的“伊斯兰教”迷惑了那么多人,就是最好的见证。仇视西方世界,残害基督徒都是阿拉、释迦牟尼、古龙制造的,他们是为了阻止基督教传入中国,他们煽动“进化论”是为了让人们放弃对造物主上帝的信仰,我说的都是真实的。多少传教士从舒适的西方前赴后继来到充满危险的中国被杀害,这一切都是出于魔鬼。我想现在的中国人应该知道为什么基督教在中国几经兴废,多少西方传教士死在中国的穷山僻壤,他们只为了把福音传给中国,因为上帝真的是造物主,是人类生命的源头!

    著名的“康熙历狱”说的就是西方传教士汤若望在中国遭迫害的冤案,验证日食获胜反被判最残酷的凌迟。

透过冤案我们很清楚地看到魔鬼的邪恶和上帝的公义

    一五八二年意大利传教士利玛窦来到中国,明末清初德国传教士汤若望来到中国,他们是奉上帝差遣来中国传扬福音,拯救中国。上帝的使者也给中国带来科学,利玛窦传授几何、天文、音乐、绘画、水利和火炮技术,写了十几本书。如中国的一位学者说是利玛窦打开中国面向世界之窗,他的到来让中国人第一次看到机械。

    汤若望出生于德国科隆的贵族之家,在欧洲受过良好的教育,对天文、数学都有研究,精通天文历算。他以对月食的准确测算赢得了户部尚书张问达的赏识,在明清朝廷历法修订和火炮制造等方面多有贡献。明朝末年徐光启奏请开设历局,就是修订历法的一个机构。徐光启做过宰相,这个人比较开明,他因看到了西方科技的进步,比中国先进,所以他对此进行了研究和学习,采用西洋新法推算中国的历法效果很好,这样徐光启对西方传教士更加信任。

    汤若望用历法,用天文仪器这些先进的东西赢得了朝中大臣的信赖,取得了惊人的成功。汤若望凭借渊博的知识和高尚的品德,赢得了清廷顺治帝的钦佩和崇敬。顺治和汤若望友情深厚,他成为顺治的一个好朋友和顺治建立了一种十分紧密的私人关系。当时年轻的顺治帝亲切地称呼汤若望为“玛法”(满语:可亲可敬的尊者、长者、爷爷),这个“玛法”可以随时进宫去见皇帝。而且顺治帝也多次亲临汤若望的居住地与之畅谈,求教西方的历法,这个事在汤若望有一本书叫《修历纪事》中有记载。顺治还任命他为钦天监监正,负责制定历法。中国农历的奠基人就是西方传教士汤若望,由汤若望主编的阴阳合历的<时宪历>是中国目前仍在使用的农历的基础。顺治七年的时候,清政府给传教士赐了一块地,汤若望在宣武门天主教堂旁重建一个新的教堂,并对原由利玛窦所建的天主教堂进行扩建。顺治还赐予汤若望“通玄教师”称号。

    身为传教士的汤若望知道,他来中国不是为了做官,也不是为了当科学专家甚至星象大师,他来中国是奉上帝差遣,传扬福音拯救中国。如明清史专家说:汤若望这个人一生在中国传教,他遵循已故耶稣会先辈、利马窦的作法,结交中国士大夫,学习中文和儒家文化,并且利用铸造大炮和天文运算等实用知识,在天子面前争取为福音搭建平台,可见在中国传福音是何等的艰难。依汤若望的学识和品德无可厚非,然而由于他在中国的成绩,预示着福音的开启,这是魔鬼最害怕的。如一位史学家说:顺治在世时,汤若望就曾两次无端遭到邪恶的老家伙杨光先的诬陷,均未被顺治帝采信。顺治死后,康熙八岁登基,鳌拜辅政,杨光先上奏:宁可使中国没有好历法,不可使中国有西洋人。他呼吁杀掉西洋人。康熙三年的时候,力推回回历的钦天监官员邪恶的老家伙杨光先再次上书,诬陷控告汤若望等“为职官谋造反,造传妖书惑众”,如不现在扫除他,后患无穷。稍有一点灵性的人一看就懂,这句话更是出于魔鬼,如果汤若望把福音的工作开启,魔鬼就暴露原型,这样它们就迷惑不了中国了,这就是杨光先说的“后患”。在耶稣会士鲁日满的记录中,历狱案被称作“仇教”,仇教的主角是异教徒、巫师、骗子,还有“妖魔的祭祀”和尚,信奉喇嘛教的满蒙官员,而这群人的头目则是邪恶的杨光先,从这里我们就能看见阿拉、释迦牟尼的踪迹。

    辅政的鳌拜一审竟然把汤若望定了临时死罪,之后又作了一次实验,由中国、回回和西洋三种历法来观测,同时预测日食时间,结果传教士南怀仁等人根据西洋历法预测的日食时间和事实相符,他预测得很准,最为准确。要说因这件事情应该给汤若望洗清罪名,然而邪恶势力统治下的朝廷,不但没有给汤若望洗清罪名,反而由绞刑变成了最残酷的凌迟。一六六五年四月十六日上午十一时,汤若望的死刑判决书送到了太皇太后手里,突然间北京发生地震,故宫摇撼不已,地面狂风大作,京城一片昏暗,地震持续了三天(史有记载)。辅政大臣们惊恐万分,慌忙请太皇太后一纸定夺,太皇太后传谕,汤若望无罪释放。地震是上帝显出的公义和愤怒!

    康熙六年,十四岁的康熙亲政,汤若望已经去世。康熙惩罚了恶者杨光先、鳌拜,为汤若望平反昭雪。同年,康熙帝重新为汤若望举行了隆重的葬礼,并发表祭文称赞汤若望鞠躬尽瘁,恤死报勤,这就是历史上有名的“康熙历狱”。如明清史专家说:到这个时候传教士在中国的工作跌到了低谷,中西文化交流面临着中断。为什么?为什么汤若望的工作就要开启的时候却又跌到了低谷?中西文化交流面临中断?如果说这一切都是偶然,那么鼎盛时期的大清帝国,闭关锁国也是偶然吗?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