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永敏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秦永敏文集]->[论中国向宪政民主制的和平转型系列之二]
秦永敏文集
·《多少恨,昨夜梦魂中》第二十一章 为了招工恶性竞争
·中国社会转型有多种路径,乌坎事件昭示“拖延就意味着全民起义”
·《多少恨,昨夜梦魂中》第二十二章 尘海恶浊香消玉殒
·《多少恨,昨夜梦魂中》第二十三章 天涯孤女幸有至亲
·《多少恨,昨夜梦魂中》第二十四章 河东河西亲人仇人
·陈卫已经被起诉
·广西异议人士端启宪以及张维在四川遂宁中级法院门口被国宝带走
·国际人权日黑龙江赵景洲陈慧娟夫妇和上千访民被扣九敬庄
·浙江省桐庐县当局残酷迫害核污染受害者
·核爆炸”的结果 血与泪的举报
·廖祖笙变通上网方式受阻,自感新的迫害前奏已经开始
·我们应该如何纪念辛亥革命一百周年
·孙文广教授遭到抓捕
·无锡地方政府强拆致大量人员死伤简报(4——1)
·无锡地方政府强拆致大量人员死伤简报(4——2)
·无锡地方政府强拆致大量人员死伤简报(4——4)
·无锡地方政府强拆致大量人员死伤简报(4——3)
·中国向何处去?理应和平转型 !
·2011年中国人权状况简说
·中国人权状况严重恶化,年终好歹探底回升
· 邹建华中南海举牌报案被抓回无锡下落不明
·邹建华中南海抗议后抓回无锡关进法制学习班喊救命
·《多少恨,昨夜梦魂中》第二十五章 市场巾帼慷慨悲情
·新年拷问 百年拷问 ——2012年元旦献词
·《多少恨,昨夜梦魂中 》第二十六章 逝者已矣来者厚生(尾声)
·乌坎事件的历史性意义
·从民主人权运动角度看当代中国系列 (二)从民主人权运动角度看当代中国的
·从民主人权运动角度看当代中国系列(三)当代中国政治反对派的经验教训和不
·无锡访民代表吴世明/朱世清在北京被当地劫回并被威胁送“法制学习班”
·《“世界第四波民主化浪潮与中国民主转型”征文》之一世界第四波民主化浪潮
·逆行双曲线(长篇小说)
·逆行双曲线(长篇小说)2
·逆行双曲线(长篇小说)3
·逆行双曲线(长篇小说)4
·逆行双曲线(长篇小说)5
·逆行双曲线(长篇小说)6
·逆行双曲线(长篇小说)7
·略论当代专制政权的中国特色
·声援乌坎的广州网民欧荣贵“反搬家”取得胜利
·逆行双曲线(长篇小说)8
·逆行双曲线(长篇小说)9(完)
·病重的张林被安徽警方传唤
·金堂监狱将陈卫退回遂宁看守所,王晓燕和公婆等人今天前往会见
·共产党人徐义顺腾讯微博被查封
·侈谈革命不如切实推进转型——评韩寒谈“革命”
·邹巍:传唤归来话稳健——关于王有才先生突然转向激进的访谈录
·张小玉等访民邮寄参加《2012年至2015年国家人权行动计划》申请书
·李敦勇律师会见朱虞夫
· 年关时期的政治犯动态
·年关时期的政治犯动态(8)
·关于荣获《北京之春》自由先锋奖的答谢词
·中国民主化的模式辨析
·更正和道歉
·致郑酋午
·和平转型建言(总论)
·中国民主化的路径探讨
·在狱的振华会创始人曹海波妻张念喜生贵子 需要帮助
·陈西关在兴义监狱,妻女朋友艰难探监
· 坐牢专业户第四次申报吉尼斯世界纪录
·上twitter辞
·郭洲坝发生上万名退休工人大示威
·中国反腐联盟发起人-楼主马维权被拘已有十天一直下落不明
·中国民主化阶段论
·乌坎改变中国
·葛洲坝退休工人大示威持续四天
·和平转型建言之2 和平转型的体制内希望
·葛洲坝退休工人大示威在高压下停止
·异议人士石玉林在武汉受骚扰驱赶
·异议人士石玉林被宜昌国宝约谈 宜昌异议人士被广泛微妙警告
·宜昌在汉异议人士石玉林连接三天被约谈
·刘晓波是中国理性反对派的光辉旗帜
·坐牢专业户第五次申报吉尼斯世界纪录
·王有才题字:看那秦永敏多混蛋(电邮三封)
·稳定社会的当务之急——土地私有化
·传奇女士野靖环
·通报
·秦永敏紧急声明
·论权利体系的成长(一)
·秦永敏王喜凤结婚情况通报(第一号)
·秦永敏王喜凤结婚情况通报(第二号)
·秦永敏王喜凤结婚情况通报(第三号)
·秦永敏王喜凤结婚情况通报(第四号)
·秦永敏王喜凤结婚情况通报(第五号)
·论权利本位观念的社会哲学(上篇)
·论权利本位观念的社会哲学(中篇)
·论权利本位观念的社会哲学(下篇)
·秦永敏王喜凤结婚情况通报(第六号)
·秦永敏王喜凤结婚情况通报(第8号)
·秦永敏王喜凤结婚情况通报(第7号)
·秦永敏王喜凤结婚情况通报(第9号)
·秦永敏王喜凤结婚情况通报(第10号)
·秦永敏王喜凤结婚情况通报(第11号)
·论权利体系的成长(二)
·“美”的概念辨析(美学研究)
· 直面迫害,坚守神州
·强烈谴责中共当局继续不给我们办结婚证
·论权利体系的成长(三
·秦永敏不自杀及委托律师的公开声明
·秦永敏王喜凤结婚情况通报(第13号)
·秦永敏王喜凤结婚情况通报(第14号)
·秦永敏王喜凤结婚情况通报(第15号)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论中国向宪政民主制的和平转型系列之二


   论中国向宪政民主制的和平转型系列之二
   
   和平转型的价值观——转型正义
   

   我们坚持和平转型,不主张暴力革命,并不仅仅是一种策略考虑,更主要的是出于新型文明的价值观,那就是相信理性足以战胜愚昧,相信博爱将会战胜仇恨,尤其相信正义注定要战胜邪恶。
   我们精研过马克思主义,应该说它包含着人类在19世纪中叶以前的大量知识和智慧的结晶,它的思想成果永远是人类知识宝库中的重要财富。
   但是,马克思主义的缺陷也一目了然,那就是它自命为科学,因而只讲真理,不讲正义,然而,社会科学和自然科学不同,自然科学只需辨明真假,社会科学不仅要辨明真假,更要在此基础上弄清善恶,还要在此基础上让整个社会随时随地择善而行!否则,运用真理做坏事,就使追求真理成为最可怕的邪恶!这种情况,也正是马克思主义最后畸变为一种登峰造极的现代专制主义制度的思想源头的原因。
   如前所述,人类理性的两大成果,其一是科学知识体系,其二是普世价值体系。
   科学只是求真,也就是只求“客观真理”,是纯粹的工具理性。二战中日本科学家拿中国人做细菌战试验,德国科学家拿盟军战俘做冰水溺亡的抢救试验,都是为了“客观真理”。如今,在胡锦涛的“科学发展观”指导下,强占农田,强拆民房(写到这里,恰好我的战友,为民主党坐牢五年的肖诗昌来电话,其武汉青山八大家38街坊的居民楼在没有谈任何补偿条件没有付任何住房费并且没有任何安排的情况下被断电断水砸门砸窗,从而逼迫所有住户搬迁,并毫无理性的进行强拆),以确保gdp每年增长8%以上,当然也同出一理。
   显然,把真理作为社会生活的最高价值,其结果只能是有权者可以为所欲为,无论怎么草菅人命、涂炭生灵都不容置疑。
   愚昧的鄙人少年时代也试图在马克思主义中寻找能够拯救世界的“普遍真理”,结果发现所有有理的菩萨都在当局手上,都在掌权者手上。
   经过了几十年的思想探索和社会奋斗,好容易才明白,原来倒是我们自己的老祖宗孔夫子“贵义而不贵惠,信道而不信邪”(《春秋谷梁传》)是对的——社会生活是不能光讲真理的,还必须讲正义!
   正义是什么?
   是在社会生活中让一切人和事随时随地得其所应得,而且,这种“应得”必须从人道的角度、从善的角度、从仁爱的角度加以理解。
   儒学伦理为中国农业文明构建了一套以等级秩序为基础的正义观念体系,从而为彼时每一个中国人随时随地之所应得作了原则规划。这种规划就是“三纲五常”,也就是政治上的“德治”和社会上的“礼制”。无论它有多少缺陷,比起此前的野蛮状态来说是一个巨大的历史进步。
   人类第二个公元一千年初,欧洲复兴了商业文明,在冲破他们那里和儒教异曲同工的“以等级秩序为基础的正义观念体系”之后,相应的构建了以“人权平等主权在民”也就是以一切人享有平等权利为基础一切社会权力属于全体公民的正义观念体系。由于这一体系具有典型的形式公正性,因此从理性角度说必然具有不可推翻性。就是说,无论你想找出一个什么比他更合理的正义体系来都是不可能的。它就像一个等边立方体,无论怎么翻来覆去还是稳稳当当。因为它明确规定了每一个人的个人尊严、人身自由、社会权利都是平等的,任何个人想要求更多的特权对他人都是不公平的,因此也都必然受到他人的反对。正是从这种角度说,福山“历史的终结”是不无道理的。
   “礼之用和为贵”,中华文明社会自古讲究和睦、和谐、和平,生活确实需要秩序,和谐的秩序是宝贵的,但秩序并不是最高价值,更不是唯一价值,专制高压下可以形成高度的秩序,看起来也够“和谐”了,然而,这种暴君统治下的和谐其实是高压锅的和谐,暴君统治出暴民,一朝达到临界点就会发生大爆炸!齐奥塞斯库统治的罗马尼亚那么“和谐”,一旦民怨爆发第二天他就被枪决,萨达姆统治的伊拉克更加“和谐”,一旦美军打来就暴民全国肆虐,今日朝鲜同样“和谐”,我们可以走着瞧,看它最后是一幅多么可怕的爆炸性局面。
   中国几千年的治乱相续就更是典型,每次天下大乱之后,都会打出一个绝对君主,从此“礼之用和为贵”,然而几十年几百年之后还是会天下大乱!
   马克思说“国家是阶级斗争不可调和的产物”指的就是这类高压锅似的“和谐”秩序.。但是他马克思却不知道,或者说不懂得,就在他苦苦寻求“国家消亡”之路时,一种全新的国家早已出现在大洋彼岸!
   在这种国家里,“和谐”的秩序被排在了国家的价值体系的第二位!
   请看:
   美国宪法前言的67个字
   我们合众国人民,为建立更完善的联邦,树立正义,保障国内安宁,提供共同防务,促进公共福利,并使我们自己和后代得享自由的幸福,特为美利坚合众国制定本宪法。
   
   也就是说,美国人民建立联邦国家,首先要“树立正义”,其次才是“保障国内安宁”(和谐),第三则是“提供共同防务”,第四是“促进公共福利”,这一切的目的,则是为了“使我们自己和后代得享自由的幸福”!
   难怪美国能够始终活力四射,领导世界长盛不衰(今天它和中国和世界相比的实力衰弱是一个完全不同的事情)!两百多年前,史无前例的情况下,美国人民就以这样精确简明的区区67个字,解决了人类社会纠缠几千上万年也没法解决的如何过好共同的社会生活问题的原则,实在不能不令人击节感喟。
   这使我们想到儒学的美好愿望:“天子者,与天地参,故德配天地,利兼万物,与日月并明,明照四海而不遗微小。、、、、、、居处有礼,进退有度,百官得其宜,万事得其序”,“发出号令而民悦,谓之和;上下相亲,谓之仁;民不求其所欲而得之,谓之信;除去天地之害,谓之义。”
   然而,再好的皇帝(天子),也不可能实现这个美好的愿望,这是不言而喻的。
   但是,把“天子”换成美国这样的宪法,也就是实行宪政民主制,情况就不同了!
   宪政民主制的宪法,就是正义至上的宪法,就是把实现正义当做最高追求的宪法,就是把“随时阿随地让一切人和事得其所应得”当做全社会的最高追求!
   我们每一个人都有丰富的生活经历,具体地说,社会生活中,我们每一个人都有受到委屈的时候。在这种情况下,我们每个人都会深切的感到,迟到的正义已经不是正义,只是对正义的少量补偿,更不要说正义迟迟不到邪恶久久笼罩会使我们多么悲愤多么无奈。
   所以,在社会转型中,我们要追求的首先是尽快确立正义至上的宪法,这是毫无疑问的。与此同时,在转型过程中,我们还要大力为近一个世纪以来的受害者讨还公道——尤其是那些至今还在蒙受不白之冤的,更不要说至今仍然在遭受迫害的,他们的血不能白流,他们的冤屈不能白受,他们的损失必须补偿。
   所以,我们完全支持《零八宪章》关于转型正义的主张。该宪章有如下内容:
   “三、我们的基本主张
   19、转型正义:为历次政治运动中遭受政治迫害的人士及其家属,恢复名誉,给予国家赔偿;释放所有政治犯和良心犯,释放所有因信仰而获罪的人员;成立真相调查委员会,查清历史事件的真相,厘清责任,伸张正义;在此基础上寻求社会和解。”
   但除此之外,我们不要忘了,古往今来“为了目的不择手段”导致了多少罪恶,尤其是古今中外激进革命历史上,曾经留下了一些什么令人痛心的事情!就在最近,法国的一个考古发掘中,发现了一些保王党人被屠杀的尸骨,其中尚包括不少妇女和儿童。难怪在当时有人留下了多么深沉的感喟:“自由自由,多少罪恶假汝而行”!
   至于今日中国,情况就更严重十倍百倍。
   人所共知,中国大半个世纪以来至少一亿多人死于非命,中共的历史罪恶远超德国法西斯,显然,这个沉重的包袱也是中共迟迟不愿转型的原因之一,因为它害怕清算,不敢为自己邪恶的历史负责,所以仍然在用新的罪恶来掩盖旧的罪恶。
   与此同时,为了捞取暴利,至今许多中共官员还在强占农田,强拆民房,强夺民产,还在将大量民众逼到死亡线上。
   因此,中国的社会矛盾仍然在激化,官民之间的仇杀正在增加。
   谁都知道,当局已经无法控制互联网,再多五毛也没法把网上的“有害信息”删除干净,各种表现极端仇恨的粘贴随处可见。
   这里不妨举一个从网上下载的实例,好让我们知道由于中共当局的残暴在民间造成了多么严重的对立,使民间出现了多么愤激的情绪。
   从行文来看,这似乎是”6.10”天津爆炸案当事人留下的,为了免去各种相关人的麻烦,略去了一切可能的线索,也略去了一切和本文无关的部分:
    民主猪们必看
   下面是我留给邪恶中共警狗们的公开信,你们可以在听到有关、、、、、、的消息之后把这封信公诸于众,如果没有听到消息就不要登出来,因为那就是我失败了。一个失败的消息无法鼓舞民众而只能相反。——2011年6月9日
   我给邪恶的中共敲响丧钟!
   当今中国社会里才只有三种人,奴隶、奴才、狗。奴隶就是普通大众,奴才就是官僚集团,狗就是军警、国安、法院等公务员,对于普通大众来说,奴才和狗都要杀、也都该杀!!!我让你的邪恶政权瘟锭,杀你们这些狗操的,看你还瘟锭不瘟锭。
   我“韬光养晦”了60年,现在过了“隐忍期”了,2011年6月10日上午10点,我就带着我自制的枪和手雷执行“让领导先走”的使命,去邪恶的天津市政府给邪恶的中共敲响丧钟,给你们这些两条腿的狗提前留下这些文字、是为让你们对邪恶的主子有所交代和警示,更重要的是:你们这些邪恶的东西最善于编造事实、欺骗民众,我会请求某某某论坛在我行动之后、把这些文字发表出来,因为我的这些话、你们这些邪恶的东西是不敢让民众看到的。当你们看到这些文字的时候,邪恶的政府已经被我攻击了,虽然我不能确定:是否能够杀死几个中共邪恶集团的妖魔鬼怪,我甚至不能确定能否攻进这所大楼,因为凭我一人之力要攻进便衣警察密布的且有数百武警狗守卫的大楼又谈何容易?即便如此我也要做,因为能够和你们这些狗东西们面对面的较量并亲手杀死你们这些邪魔是我最大的愿望和快乐,只有面对面的搏杀才更加过瘾,你们这邪恶的东西不是总想让民众“感恩”吗?这就是我对你们的“感恩”方式,即使一个妖魔鬼怪也没能杀死,但只要在邪恶的天津市政府大楼跟前响起了枪声和爆炸声,就是我给你们邪恶的中共敲响的丧钟。
   我杀你们中共匪徒没有爆发点,完全是觉得你们邪恶而该杀,我已经60岁了,再不动手就没机会过一过杀共匪的隐了。感觉到可怕了吗共匪们?在你们创建的这个人吃人的邪恶社会里、如果人活一生没有杀过中共恶魔不但遗憾、更是罪过。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