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永敏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秦永敏文集]->[论中国向宪政民主制的和平转型系列 前言]
秦永敏文集
·为对话时代到来铺路搭桥
·【民主墙人物长篇特写】耄耋前驱 三、新思潮中的老学者
·《开展政治对话,确保和平转型》的初步反馈
·《开展政治对话,确保和平转型》反馈第二部分
·对《开展政治对话,确保和平转型》的反馈第三部分
·《开展政治对话,确保和平转型》反馈四
·为官民对话征求意见(征求意见稿)
·耄耋前驱——奇人汤戈旦的辉煌晚年(连载四)
·《开展政治对话,力争和平转型》反馈五
·神州将成垃圾场,宪政民主救中国(上)
·《展开朝野对话,力争和平转型》系列之二 成立宪法法院,确保司法独立
·《展开朝野对话,力争和平转型》第三批签署人名录
·《开展政治对话,力争和平转型》反馈六
·《开展政治对话,力争和平转型》反馈七
·今日中国与民主政治
·《展开朝野对话,力争和平转型》第四批签署人名录
·《开展政治对话,力争和平转型》反馈八
·强烈敦促格尔木当局释放刘本琦、刘英
·【民主墙人物长篇特写】耄耋前驱 五、哭笑不得的“知音”
·《开展政治对话,力争和平转型》反馈九
·《开展政治对话,力争和平转型》反馈十
·群聊记录晨览书愤三首
·《展开朝野对话,力争和平转型》第六批签署人名录
·《开展政治对话,力争和平转型》反馈11
·《开展政治对话,力争和平转型》反馈12
·强烈谴责某强力机构非法断网的卑劣行径
·秦永敏呼吁习近平释放要求官员公示财产的公民
·强烈敦促格尔木当局释放刘本琦、刘英
·刘本琦在狱中坚贞不屈,断然拒绝律师帮助
·《展开朝野对话,力争和平转型》第七批签署人名录
·紧急敦促释放刘本琦的联名信(第二版,429人次签名——汇总有重复)
·人权简讯(2013.4.23)
·《开展政治对话,力争和平转型》反馈13
·《展开朝野对话,力争和平转型》第八批签署人名录
·紧急敦促格尔木当局释放刘本琦的联名信(第430——537名录)
·《展开朝野对话,力争和平转型》第九批签署人名录(第157——211位)
·《开展政治对话,力争和平转型》反馈14
·紧急敦促格尔木当局释放刘本琦的联名信(第538——689名录)
·【民主墙人物长篇特写】耄耋前驱 六、锻炼周纳有传人
·中国电信非法断网情况通报
·祭林昭文
·赏玉照三首献给云端雪梅
·【民主墙人物长篇特写】耄耋前驱 七、神州何处有青天
·《开展政治对话,力争和平转型》系列之三 转型期国家元首的首要职责是保护
· 紧急敦促格尔木当局释放刘本琦的联名信(第690——772名录)
··【民主墙人物长篇特写】耄耋前驱(连载八)公道自在人心
·《开展政治对话,力争和平转型》第十批签署人名录(第212——227)
·关于苏州中学潘露老师被送精神病院情况的通报
·《开展政治对话,力争和平转型》反馈16
· 紧急敦促格尔木当局释放刘本琦的联名信(第773——955名录)
· 关于苏州中学潘露老师被送精神病院情况的通报(2)
·《开展政治对话,力争和平转型》第十一批签署人名录(230——255)
· 致潘露亲人的一封公开信
· 千年名校团委书记,春风得意中共党员 一朝自由思想即为“精神病”,难道
·《开展政治对话,力争和平转型》——中国第十二批签署人名录
·《开展政治对话,力争和平转型》反馈17
· 潘露老师归来,将发表理性声明
·《开展政治对话,力争和平转型》反馈18
·郑江华因签署《开展政治对话》“被喝茶”
·《开展政治对话,力争和平转型》反馈19
·《开展政治对话,力争和平转型》第十三批签署人名录
·《开展政治对话,力争和平转型》 第十四批签署人名录
·《开展政治对话,力争和平转型》反馈20
·秦永敏致美国神韵艺术团的一封信
·《开展政治对话,力争和平转型》反馈21
·《开展政治对话,力争和平转型》第十五批签署人名录
·【民主墙人物长篇特写】耄耋前驱九、浩气文章千古事
·【民主墙人物长篇特写】耄耋前驱十、老去英雄斗室立
·【民主墙人物长篇特写】耄耋前驱十一(完)、留取丹心照汗青
·关于眼下的同城
·《开展政治对话,力争和平转型》系列之四重新评价“六四” 开启转型进程
· 民主斗士刘本琦已经于6.5开庭
·再次紧急敦促格尔木当局释放刘本琦的联名信
·《开展政治对话,力争和平转型》反馈22
· 《开展政治对话,力争和平转型》第十六批签署人名录
· 《开展政治对话,力争和平转型》 第十七批签署人名录
·《开展政治对话,力争和平转型》反馈23
·民主墙时代非暴力抗争原则的确立
·《开展政治对话,力争和平转型》反馈24
· 致姚小光
·答姚晓光
·《开展政治对话,力争和平转型》第十八批签署人名录
·公民的街头政治诉求会以更大的规模再次兴起
·支持曹顺利团队参与国家人权行动计划的庄严声明
·答问几则
· 骂倒与骂不倒
·《开展政治对话,力争和平转型》反馈25
·强烈谴责云南省昆明市嵩明县国家安全保卫局 无理强夺干明杨qq
· 关于曹顺利团队要求参加国家人权报告编撰在外交
·Cdp人士对《对话》的反应
·无稽之谈,立此存照
·《开展政治对话,力争和平转型》第二十批签署人名录
·《开展政治对话,力争和平转型》反馈26
· 民主转型中的团队活动(上)
·《开展政治对话,力争和平转型》第二十一批签署人名录
·民主转型中的团队活动(中)
·《开展政治对话,力争和平转型》反馈27
·《开展政治对话,力争和平转型》第二十二批签署人名录
·刘本琦妻子刘英8.4凌晨00:25分来电
·《开展政治对话,力争和平转型》反馈28
·秦永敏的汉藏对话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论中国向宪政民主制的和平转型系列 前言

   论中国向宪政民主制的和平转型系列
   
   
   前言
   

   我1970年16岁时因为写日记诗文并拥有中外文学名著被打成反革命关押40天,在那个“态度决定一切”的“全面专政”时代只好“认罪服法”“装死趴下”,由此才得以幸免长期坐牢。“你可以不问政治,政治要问你”,就这样,残酷的现实迫使我这个一心做“隐士”的少年由此开始学习政治和哲学理论,研究中国的社会问题,探寻中国的社会出路。
   1978年,在当局开展“真理标准讨论”的背景下,虽然对全国各地情况毫不了解,我发起武汉民主墙运动时,就自觉不自觉的打出了“请尊重宪法,保障公民权利”作为护身符。 不久,在和各地民运人士联系上了之后,经过反复思考,我们提出了“公开化、合法化、理性化”三原则。
   1993年,总结了二十余年的政治经验和教训,我在当代中国大陆民主运动的第一个纲领性文献《和平宪章》中提出了“全民和解,人权至上,良性互动,和平转型 ”的基本方针。
   由此开始,我始终坚持这个方针,并且坚信,中国的宪政民主制必将以和平的方式得以实现。尽管我本人因此坐了二十多年牢,被当局抓捕了几十次,遭受了同时代人无人经历过的长时间迫害,但对“和平转型”的原则从来没有动摇。因为这不仅是我从中外近现代史上的民主化转型的经验教训得出的结论,而且是对当代中国社会政治经济形势进行透彻研究的结果,所以哪怕我本人为此献出生命,也绝不会改变看法去盲目附和“暴力革命”“武装起义”的观点。当然,就像我不反对有人信仰共产主义一样(这个问题后面有专门讨论),我也没必要去反对“暴力革命”的实行者,倒真想看看在这个时代他们真心要这样做的话能有些什么结果(这个问题后面也有专门讨论)。
   说到理性化,应当说,这是我和我的同仁在政治探索上获得的一个最值得自豪的工具成果。正因为有了这样一个正确的指导原则,我们才既能承受一切非人折磨和长期关押,又能始终坚定而平和的坚持在专制高压下顽强的开展合理合法的民主人权远动。
   有幸的是,深研历史,我们发现理性也正是人类开创现代化历程的指导精神。自从人类公元第二个一千年初欧洲发生“复兴”古希腊商业文明的伟大思想解放运动以来,理性精神就成了共建现代文明的灯塔。在它的指引下,人类获得了两个最辉煌的成果,其一是科学知识体系,其二是普世价值观念。前者是“求真”,也就是力求准确的认识客观世界并且把握客观规律,后者是“求善”,也就是为人类自身的生活秩序作出无可争议的公正安排,让一切人随时随地得其所应得。因此,我们也可以说,普世价值观念就是当代人类公认的正义观念。
   宪政民主制就是人类对自己在当今世界应该实行的正义的政治制度的共识,因此它当然是普世价值的重要组成部分。
   对还没有实行宪政民主制的中国来说,对当代中国的政治转型来说,它是我们民主人权事业所要追求的一个制度结果,我们追求它,是因为它是正义的,并且,实行它可以给社会带来最大限度的具体正义。从这种角度说,它是一个结果正义。
   但是,结果正义并不是全部正义。
   古往今来,为了“结果正义”,不惜使用邪恶手段来达到目的的事例不胜枚举。然而,这种“为了目的不择手段”的做法,所造成的恶果往往比他所要消除的邪恶更加邪恶。
   在我们面前,最好的例子就是中共暴力革命推翻国民党政权。国民党的邪恶,用中共的口号说就是“一党独裁遍地是灾”。国民党在中国大陆的统治毫无疑问的确如此。然而,我们姑且不说中共暴力赶走国民党后自己搞一党独裁害死了八千万以上的中国人并且弄得今日中国灾难更加严重的情况,仅用邓小平的话说,中共政权是牺牲四千万条人命换来的,显然,对这四千万个中国人来说,不管其结果是否正义,中共的暴力革命作为一个过程来说本身都是极不正义的。
   其实,我们的睿智先贤伯夷早在近三千年前就看到了这一点,当周武王出兵伐纣时,他就拦住其马指责周武王“以暴易暴,不知其非”,当然,那时伯夷还找不出其他办法来解除商纣王的暴政。
   自从工商业文明来到世界,情况就完全不同了。
   工商业文明建立在“公平交易”基础上,无论交易的双方当事人,还是市场上的所有市民或者公民(citizen),理论上说都应该意思自治、契约自由、公平协商,这也是工商业文明的理想目标和宪政民主制的基本内容。当然,在农业文明残余盘踞着拒不退出历史舞台的情况下,工商业文明的这种运作模式是很难一步到位的,统治者必然要不择手段的维护其既得利益,包括使用最残忍最卑劣的手段来维护自己的统治特权,但即便如此,占人口多数的中下层民众总会找到办法联合起来,公开向统治者施加压力,从而迫使统治者接受他们的一些有限条件,由此打开以和平方式通过谈判解决政治权力公有化的大门。
   我们知道,人类是从动物进化过来的,人类历史是一个从蒙昧、野蛮向文明进步的过程,历史的看,猎食异族、奴役异族、压迫同族,或者说民族征服、阶级压迫、强权统治都是人类社会进步不可避免的阶段。从这种意义上说,“一切存在都是合理的”,各种不合理的现象之所以存在,都有其历史的合理性。所以,某些我们从感情上或者理智上无法接受的东西,从历史及宏观的眼光看还是能够接受的。当然,这就要求我们在适当的时候具有一些超脱性,也就是超越自身时代的局限性,去从历史的必然性考虑问题,尤其是超越自己个人的狭隘眼界和切身利害,去从他人的、社会的、人类的利益角度去考虑问题。
   这样,我们就会发现:
   统治者在利害关系方面虽然总体上站到了历史的错误一面,但他们也确实有合理的利益必须得到保障。
   进一步说,他们的不合理利益也应当逐步的加以削减。
   更重要的是,统治者维护社会秩序的考量,绝不仅仅是为了他们的自身利益,一定程度上,甚至很大程度上,还是体现了社会的共同需要。
   因为“不在其位不谋其政”,或者说“不当家不知柴米贵”,统治者维护秩序、发展经济的考量不会没有其一定的合理性。
   与此同时,历史有一个演进过程,有一些不可跨越的阶段,如果我们企图“大跃进”,其结果只能是揠苗助长,南辕北辙。
   在这种情况下,回顾一百多年的转型历史,我们就不难明白,第一,不顾转型的过程正义,造成革命相续血流成河,第二不顾历史进步自有不可跨越的阶段一味“法乎其上”,造成历史踏空掉回几百几千年前的大倒退,这两条惨痛教训,正是今天最应该深刻铭记永志不忘的!
   
   总之,中国今天的的政治转型不仅需要结果正义,也需要过程正义,不仅需要尽快实现宪政民主制,也需要避免欲速而不达。具体地说,不仅需要化解一党专政,也需要弄清楚当局的说辞中有哪些必须考虑并且妥善处理的合理的内核,不仅要根除专制特权,也要考虑怎么循序渐进的根除特权才能成功的平稳过渡。
   所以,我要重申1993年于《和平宪章》中倡导的基本思想,并对之加以系统阐发,以此就教于各方高人,希望由此和中国政治反对派尤其是中国民主党的同道们取得共识,以利
(2011/08/17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