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郭国汀律师专栏
[主页]->[百家争鸣]->[郭国汀律师专栏]->[《共和革命之父孙中山传奇》12、四处筹资促革命]
郭国汀律师专栏
·我的思想认识与保证/郭国汀
·郭国汀律师的[悔罪][悔过]与[乞求]
·郭国汀因言论“违宪”行政处罚听证案代理词
·我推崇的浦志强大律师/郭国汀
·我被中共当局非法剥夺执业资格的真实原因
***(24)《共产主义黑皮书》郭国汀编译
·共产党皆变成杀人犯罪团伙的历史与理论分析
·朝鲜的罪恶与恐怖和秘密:共产党暴政罪恶批判系列之一
·古巴共产极权政权的罪恶:共产党暴政罪恶批判之二
·越南共产党暴政罪恶昭彰:共产党极权暴政罪恶实录之三
·中欧和东南欧共产党暴政的深重罪孽: 共产党极权暴政罪恶批判之四
·埃塞俄比亚共产党政权的罪孽: 共产党政权罪恶实录之五
·安哥拉和莫桑比克共产党政权的血腥暴力:共产党政权罪恶实录之六
·阿富汉共产党暴政罪大恶极:共产党极权暴政罪恶实录之七
·尼加拉瓜共产党政权的罪孽:共产党暴政罪恶实录之八
·秘鲁共产党的血腥残暴:共产党暴政罪恶实录之九
·虐杀成性的柬普寨共产党暴政:共产党暴政罪恶实录评论系列之十
·波兰共产党政权的罪孽:共产党暴政罪恶实录系列评论之十一
·苏联共产党暴政的滔天罪行:共产党暴政罪恶实录系列评论之十二
·中国共产党极权流氓暴政的滔天罪孽:共产党暴政罪恶实录系列评论之十三
·论共产党极权暴政的归宿-- 2010年全球支持中國和亞洲民主化斯特拉斯堡大會专稿
·金正日真面目
·韩战真相
***(25)《苏联东欧天鹅绒革命》郭国汀编译
·东欧天鹅绒革命导论
·苏联政治民主革命:共产党国极权暴政崩溃原因分析系列评论之一
·罗马尼亚暴力革命:共产党国极权暴政崩溃原因分析系列评论之二
·匈牙利静悄的革命:共产党国极权暴政崩溃原因分析之三
·捷克戏剧性革命:共产党国极权暴政崩溃原因分析之四
·东德和平革命:共产党国极权暴政崩溃原因分析之五
·波兰自我限制的革命:共产党极权暴政崩溃原因分析之六
·罗马尼亚35天革命成功真相
·社会转媒(国际互联网)对阿拉伯之春革命的巨大作用
·郭国汀:苏共政权垮台的根本原因
·阿拉伯之春埃及部分成功的革命
·阿拉伯之春:突尼斯成功的革命
·觉醒的人民粉碎专制体制:阿拉伯革命
·民主革命决非恐怖主义
·东欧各国追究共产党罪犯的罪责概况
·共产党专制暴政皆依赖秘密政治警察实行极权恐怖统治
·共产党极权暴政利用强制劳改劳教集中营野蛮残暴迫害人民
·共产党极权专制暴政实质上皆与人民为敌
·共产党极权专政暴政的大清洗
·共产党极权专制暴政皆利用强制劳改集中营野蛮迫害人民
·共产党极权专制暴政皆践踏法律司法暗无天日
·共产党极权专制暴政皆疯狂迫害宗教信仰者
***(26)《共产主义的历史》郭国汀编译
·序《共产主义的历史》
·共产主义的理论与实践批判
·列宁主义批判
·斯大林主义批判
·西方国家的共产主义
·第三世界的共产主义
·共产主义谬误的根源及其注定失败的原因
·共产党政权跨台的理论与实践根源
·马克思确认共产主义是“可怕的妖精”和“鬼魂”及“幽灵”
·共产主义注定败亡的十四项理由
·人类不平等的起源究竟是什么?
·郭国汀马克思主义批判
·宗教是毒药!宗教是引人堕落的意识世界吗?!
·马克思列宁毛泽东为何仇恨宗教?
·共产党政权为何仇恨宗教?
·共产党仇恨宗教的根源
·中共政权极度腐败的宗教根源
·共产党仇恨宗教的根源—与网友的讨论
***(27)《列宁不为人知的故事》郭国汀编译
·列宁不为人知的故事(1)
· 列宁不为人知的故事(2)
·列宁不为人知的故事(3)
·列宁不为人知的故事(4)
·列宁不为人知的故事(5)
·列宁不为人知的故事(6)
·列宁不为人知的故事(7)
·列宁不为人知的故事(8)
·列宁不为人知的故事(9)
·列宁不为人知的故事(10)
·列宁不为人知的故事(11)
·列宁不为人知的故事(12)
·列宁不为人知的故事(13)
·列宁不为人知的故事(14)
·列宁不为人知的故事(15)
·列宁不为人知的故事(16)
·列宁是天真无知与考茨基的远见卓识
·马克思私生子考评
***(28)《苏俄革命》郭国汀编译
· 列宁共产主义实践的恶果
·极权主义术语的由来
·苏俄十月革命真相
· 列宁首创一党专制体制
· 卖国求权的布列斯特和约
·革命的真实含义
·支撐沙皇的五大政治力量--俄國革命前夕的历史格局
·1917年俄国二月革命
·权欲知识分子与苏俄革命
***(29)《基督教与人类文明》郭国汀编译
·《基督教与文明》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共和革命之父孙中山传奇》12、四处筹资促革命

   12、四处筹资促革命

   

   1906年Ping-Liu-li起义是一起最重要的自发起义。2万农民和矿工在秘密会党和学生的领导下,用各种工具充作武器,在湖南与江西交界地区四省举起暴动,与清军展开游击战,持续了一个月。清军的报复非常残忍,上千人被屠杀,有些人被清兵剖腹取肝炒了吃。

   

   1905年10月在赴西贡途经上海港时,孙文与一个法国情报官员Boucabeille少校会谈了8小时,孙想利用Tongking作为进攻中国南方的基地,孙试图说服法国人相信革命运动处于胜利的边缘。法国人则希望革命者将提供一个现成的情报网络,予孙文一种法国会支持他的印象。[1]随后,Boucabeille派了三名法国人由孙文的联络人陪同,前往中国南方作实地考察,他们的调查报告使Boucabeille相信孙文没有跨大中国人反清的情感。但是当他变得真同情革命并建议法国支持孙文时,他的上司阻止了他。

   

   华侨富翁继续令孙文失望,但来自中小华侨的资助使孙文的革命事业得以继续。成立同盟会后,孙文有价值200万元的债券,1906年2月孙文前往新加坡,建立起最终成为同盟会主要支部。后在马来西亚和西贡均建立支部。但是华侨同情者在投资以前要孙文承诺早点,且要在他们的南方家乡起义。学生们亦迫不及待。

   

   击败俄国后,日本取得南满特权,列强也承认了日本对朝鲜的特权地位,如今日本已挤身帝国行列,因此日本已不再那么需要中国革命者。1905年底,日本政府开始不断侵扰中国学生的活动,1907年2月日本政府采取更严厉的举措,从Waseda大学驱逐39名中国学生,并应清政府要求驱逐孙文。[2]

   

   

   孙文的朋友们包括黑龙会首脑说服外交部应支付一笔钱给清政府最著名的敌人,作为他离开日本的遣送费。于是日本政府支付了孙文5000元(约2500美元),另一说至少10倍于此数。一名日本经纪人另给了孙文10000元。孙文未与他的同志商量,接受了捐赠并拟于3月4日自愿离日赴印支。孙文留下2000元给《民报》,章炳粼对此极为不满,当他得悉孙文与日本政府的交易后,指控孙文是侵占革命经费的叛徒。[3]此前,孙文与黄兴因设计革命旗帜有过争论,两者争论再次引发敌意,部分因地方人脉关系,部分基于政策问题。黄兴和宋教仁最终阻止了业已变得广泛支持的罢免孙文的动议,因为他们知道孙文需要所有筹集到的款项,用于促动军事行动,而革命事业的成功需要团结。

   

   1907年3月至1908年1月孙文在越南活动了近一年,策划了四次起义,在孙文离开后又发动了两次起义,6次未成功的起义,花掉20万元,但大多数直接或间接源自他自已的筹集努力。其中在巴黎认识的张静江资助了孙文60000元。

   

   

   1908年一艘中国军舰捕获一艘日本走私武器的货船TatsuMagu II,日本威胁清政府放船,清庭提议提交仲裁。日本人则提出羞辱性的最后通谍,清庭被迫只好接受;但民间反对和抗议日本的呼声非常强烈,并在南方发起抵制日货运动。唯有孙文反对抵制日货,因孙文一直与日本政府关系良好,孙文还向日本提出若给他30万元,他的党可以粉碎广东的抵制日货行动。结果孙文的哄骗未得分文,却在广东民间损失了不少信誉。这是孙文最艰难的一年,起义连连失败使得华侨资助剧减,600名被法国驱逐的参加云南起义者逃到新加坡需要安置,同盟会分裂出一个独立派,自行向东南亚筹集资金,《民报》被日本政府关闭,东京同盟会学生志气低落,同盟会停止作为一个组织起作用。宋教仁因太失望,整天喝酒吸鸦片。[4]

   

   

   但孙文在新加坡努力建起东南亚基地,在汪精卫和胡汉民的帮助下,又建立起马来西亚和缅甸支部。当一个法国经纪人告诉孙文有望在巴黎筹集1000万法朗时,孙文高兴极了。1909年5月孙文离新赴欧,结果空欢喜一场,后由朋友们资助旅费孙文乘船抵纽约。

   

   1908年清庭颁布立宪纲要,拟定九年内实现立宪君主制,次年省议会成立。1908年11月15日慈禧去世,前一天光绪皇帝逝世。改良派的反对随之减弱,纽约此行孙文筹集了8000元。

   

   1908年美国风险投资者开始计划利用美国人的钱帮助中国人推翻清庭。秋天亚兰(Allen)估算需要900万美元,包括支付起义军和贿赂清军军官的费用。他计划用风险投资方式集资500万美元,其余由中国人自行解决。孙文1908年11月抵纽约后会见了亚兰,亚兰虽然喜欢孙文这个人,但他怀疑孙文作为领导人的能力与信用。因此他建议反对依赖孙文,并宣称直到革命者更好地组织和训练后,要求资本家冒险投资该项目是对知识分子的污辱。

   

   1910年2月12日-13日广州起义首次兵变士兵成为起义主体,广州数千士兵据称加入了同盟会。孙文此时在美国西部会见了雷亚(Lea)和布斯(Boothe),他们对孙文印象良好,孙文说他有“1000万各类秘密会党成员,30000知识分子和学生会员,和相当数量的新军士兵”,但孙文说的数字显然是吹了大牛,实际上一年后,同盟会员也仅有1万余人,包括3000名学生和数百名骨干。[5]

   

   

   雷亚和布斯于3月14日与孙文签约:“作为同盟会主席,孙文指定布斯作为外国筹资独家代理,全权处理代表同盟会协议贷款,接收款项和签约。布斯可依主席指定的方式处置基金。雷亚作为总司令亦得从布斯处提取现款。但该独家代理从未有过任何基金。[6]

   

   

   早些时,亚兰发现华尔街对中国投资总体上不感兴趣,更不用说投资于此种颠覆满清政府的项目。1910年夏,大财东靡尔根(Morgan)最终拒绝介入。实际上终结了亚兰的角色。但雷亚和布斯仍继续向孙文提交乐观的报告。孙文拟在Tongking边境地区发动由美国人指挥的起义,孙先要求支付350万,后改为1000万,并答应日后双倍偿还,并用革命者占领的省份的税收作担保。[7]

   

   

   虽然孙文怀疑美国资本家会作商业自杀性投资来资助中国革命,他觉得赌一把也没有害处。1910年3月24日孙文致函雷亚问他美国战争部是否对日本的秘密军力动员计划感兴趣,并附上一份含12份有关日本军力文件清单。1月份同盟会试图卖给俄国有关日本在满洲的军事计划。但是在6月孙文却又讨好日本战争部。[8]

   

   

   汪精卫由于对军事行动的失败感到沮丧,对同盟会内部反孙文深感痛苦,他想以孤注一掷的方式来拯救革命运动,1910年4月由于刺杀载丰摄政王未遂被捕入狱。

   

   [1]Harold Z.Schiffrin, Sun Yat-sen Reluctant Revolutionary, Little Brown and Co.Boston 1980.p.124.

   

   [2]Harold Z.Schiffrin, Sun Yat-sen Reluctant Revolutionary, Little Brown and Co.Boston 1980.p.126.

   

   [3]Harold Z.Schiffrin, Sun Yat-sen Reluctant Revolutionary, Little Brown and Co.Boston 1980.p.127.

   

   [4]Harold Z.Schiffrin, Sun Yat-sen Reluctant Revolutionary, Little Brown and Co.Boston 1980.p.135.

   

   [5]Harold Z.Schiffrin, Sun Yat-sen Reluctant Revolutionary, Little Brown and Co.Boston 1980.p.140.

   

   [6]Harold Z.Schiffrin, Sun Yat-sen Reluctant Revolutionary, Little Brown and Co.Boston 1980.p.141.

   

   [7]Harold Z.Schiffrin, Sun Yat-sen Reluctant Revolutionary, Little Brown and Co.Boston 1980.p.141.

   

   [8]Harold Z.Schiffrin, Sun Yat-sen Reluctant Revolutionary, Little Brown and Co.Boston 1980.p.142.

(2011/08/17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