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感怀
走向大自然
[主页]->[人生感怀]->[走向大自然 ]->[告别刘晓波先生 ]
走向大自然
·格丘山 :悼李大勇
·格丘山:一个对中共统治非常忠恳的谏言
·格丘山:六四后中国经济为什么高速发展是对中国学者的挑战
·游子吟:活着,就是一种挣扎
·格丘山 : 林彪与他对中国的贡献
·周永康的伯乐
·重发:周永康的伯乐
·习近平能不能流芳百世?
·周萍-------记念一位可爱的女性
·PRETTY 少女与我
·快乐的精灵---小何
·我与邵艾---- 每个人看出去的人生都是不同的
·上帝存在的一个间接证据
·高处不胜寒
·席近平将中国带向太阳中心 (上)
·乘着象棋的记忆漫游人生(一)
·我的中国观 -- 《我的人生》出版前言
·章子怡被指陪薄熙来上床? 告诽谤败诉
·纪念文化革命五十年, 全文发表--格丘山下永眠着丘德功(一)
·格丘山下永眠着丘德功(二) 初见
·斗争会和丘德功的首次脱险
·( 三 ) 招祸
· (五) 文化革命与丘德功之死 : 5.1毛泽东的第一次不讲理
·5.2 毛泽东造反和丘德功变成了毛泽东的战友
·五 文化革命与丘德功之死 : 5.3 毛泽东的再次背叛和丘德功之死
·格丘山下永眠着丘德功 (六) 谁是凶手
·格丘山下永眠着丘德功 (七) 天判
·纪念吴宏达
·test 毛泽东时代-- 恐惧, 欲望与狂热的交响曲
·吃的人生 (一, 二, 三)
·格丘山:有感 芦笛 重现驴鸣镇
·一场悲壮的大战---美国2016年大选
·鲍勃·迪伦的詩
·电影“归来”有感
·爱国未必都是好人, 汉奸未必都是坏人
· 活着,就是一种挣扎
·历史正在演出精彩的一幕!
· 台湾啊 台湾!
·小论川普 与希拉里的区别
·为什么刘亚洲会触礁?
·再说被老虎咬死者怎么不对, 我还是同情他
·此时无声胜有声---民主体制的庄严时刻
·农场记忆断片—鲍有光的幽默
·医生张崇
·谈谈我对516的感觉
·自由思想人,中国体制外写作人格丘山的呕心沥血之作
·趣谈美国华人媒体
·我为什么支持川普
·在我被定成反动学生的那些日子里的回忆
·普京对中国的误解
·残酷的世界和中国现实
·叫我们怎么在网上抓特务?
·美国正变成专制国家中共的乐园
·独评上的徐老和陈老
·中国造法律和中国造审案
·蔡英文有一只妙棋
·我对郭文贵的期望和等待
·人类的缺陷
·可怜的刘晓波啊, 生在这么一个狼心狗肺的国家
·刘晓波死的悲剧意义远胜于歌功颂德
·刘晓波的死告诉了我们什么?
·我要是刘霞会这么选择余生
·啊! 朝鲜, 中国, 美国! (上)
·我在等待一个不能等到的期望
·从“郭文贵收到法院传票 保镖回国投诚” 谈自由社会美国的不足
·独评自由言论精神荡然无存, 我支持胡平的讲话 !
·随便谈谈台湾怎么对付大陆
·:在美国的中国人 (一) 方女士
·什么人应该从美国滚回去?
·在美国的中国人 (前言)
·简单说说共产党这几个头头
·我在LAMAR 的那些日子 (二) 台湾同学
·从本质上说中美这两种文化和制度是势不两立的
·我在LAMAR 的日子(一)大陆同学 (上)
·我对这个声明感到愤怒
·中国用红黄蓝大结局向世界宣布中国进入畜生时代
·郭文贵事情过后的反思
·我在LAMAR 的那些日子 (一)初到与大陆同学 (下)
·我在LAMAR 的那些日子 (三) 徐进事情
·中国欺骗风正横渡太平洋向美国刮来
·格丘山遇到胡锦涛
·为假将军叫冤
·难道我们这个时代还不如袁世凯时代?
·司令我知道你新见解是没有的
·我是怎么改变对曾节明的看法的 (一)
· “翻白眼” 事情为什么这么恶劣
·解放军为什么要砍首蔡英文
·从毛泽东梦到习近平的梦 ------愈做愈可怕的中国梦
·中共打一场人民说谎战争
·北京打了一张漂亮的外交牌
·暴风雨的前奏曲:中朝美外交战
·力作预告:论中美贸易战的实质和川普在战争中的劣势
·论中美贸易战的实质和川普在战争中的劣势 (上)
·中国为什么会经济突然起飞和知识产权
·忆苦思甜, 才能不忘本 没有美国帮助, 中国哪有今天
·我的翘屁股 CHRYSLER
·欲与美国试比高
·枪支开放,美国托大,黑人枪杀和中国洗脑
·战争是人类智力达到极限和人类能力无奈后的选择
·中朝美斗智, 玩的非常精彩, 漂亮
·忆苦思甜, 不忘本, 没有美国,就没有今天中国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告别刘晓波先生

http://c3.ac-images.myspacecdn.com/images02/136/l_f1be87dfcd3f4f9f9c08f23534941bd2.jpg
   
   
   
   读了胡平写的“我和晓波的交往(上)”, 引发了我写本文的动机。

   
   与胡平先生和刘晓波有着很深的交往不同,我只是由于一个历史的偶然差错,被卷
   到刘晓波风波,或谓刘晓波战争中来的。在这之前我对刘晓波的名字偶有风闻,刘
   晓波的大作读过不多几篇,还是很久以前的事了。最近读过的也仅惟零八宪章和
   《我没有敌人──我的最后陈述》而已,而且我没有敌人还是在与看不见敌人大战
   的硝烟弥漫的战场上抢读的。我这里说看不见敌人,因为我至今也不确切知道与我
   大战的是什么人,是法轮功?是高派?是魏派?只知道其中有不少人在我卷入刘晓
   波战争之前仿佛还是关系不错的反共朋友。
   
   我为什么选择这个时候退出刘晓波战争呢?因为我认为这是我该离去的时候了,首
   先我极力支持的刘晓波先生得纳贝尔和平奖的愿望已经成为事实,其次刘晓波的朋
   友以后会多得无法应暇,我挤在里面与我一生远离名流,傲视权势的性格非常不合,
   何况我本来就与刘晓波先生素昧平生。
   
   在告别刘先生的时候,谈几件事,算是对这个事情的一个完整的交代:
   我是怎样和为什么卷进刘晓波战争的;
   我怎样看待刘晓波得纳贝尔和平奖;
   我对刘晓波先生未来的担忧和祝福;
   在未来的人生中,我有无可能再度缠入刘晓波先生的纠纷。
   
   说实话,刘晓波先生的零八宪章并没有给我很大震动,我觉得它稀松平常,无论文
   采和伦理都没有突破。真正使我震撼的却是胡锦涛先生的壮举,对一部非常温和,
   非常平凡的零八宪章判以这样不合情理的重刑,胡锦涛先生才是这件事情中的真正
   主角,他将为他犯的这一愚蠢错误留史青名。得此天启,我当即在独评上写了预告
   文章“中共在为中国民主准备领袖─评刘晓波被判重刑”(2009/12/25独评)。民运
   领袖胡平以他敏锐的政治嗅觉捕捉到这篇文章对他的价值,要求在北京之春首发。
   这是破天荒的事情,我从以格丘山名字写文章以来,文章多在博讯,华夏文摘,新
   世纪和自贴的博客中发布,这些民运控制的文刊,我是从来无法登足的。曾经送过
   几篇文章给他们,都因石沉大海,而使我放弃了再给他们送文章的雅兴。纵然我的
   很多文章一度在网络上传播得非常广泛,也不能敲开他们的大门,而且平心而论,
   我至今也看不出他们的大部分文章高明在哪里?所以可以想象,对于胡平先生的OFFER,
   我颇有些受宠若惊。
   
   但是这一篇唯一被民运看中的文章却是严重地改变了我2010年的生活。这篇文章引
   起的后继现象中有有两件事是不得不提的 :
   
   1。 我相信这是中国第一篇预言刘晓波将会荣获诺贝尔和平奖的文章(见北京之春
   http://beijingspring.com/bj2 /2010/120/2010131153014.htm),
   在文章上我写道:
   “……以今天世界普遍对民主之认可和颂扬,刘晓波以要求民主而受囹圉之灾,已
   经非常精确地落入诺贝尔和平奖搜寻范围。如果明年刘晓波荣获诺贝尔和平奖,论
   功行赏,恐怕胡锦涛应居功首”
   
   这里我讲得非常清楚,刘晓波有可能得诺贝尔和平奖,而得奖的原因是共产党对一
   个温和的民主要求判以重刑引起的世界愤怒,和中国作为一个大国在世界上引起的
   普遍关注。十个月后,诺贝尔和平奖委员会发布的颁奖词证实了我这个分析是对的。
   
   
   2。 我根本没有想象到对刘晓波先生的支持会引起这么大的反弹,以至我到今天也
   难以分清这是因为刘晓波先生本人有这么多的政敌,还是中国这个民族特殊的对于
   荣誉的强烈渴望引起的嫉妒?我只是意识到这是一个中国很好的捕捉诺贝尔和平奖
   的机会,所以我全心挺刘,但是也却由此不可自主地被拖入了网络战争,苦苦支撑。
   
   
   在这场战争中我被可笑地作为“刘派代表人物”(徐水良先生语)受到围攻,奇怪的
   那时候真正的民运的刘派人物和刘的朋友却消声匿迹,平安无事,让我这个假货刘
   派在主战场奋勇作战。而且到我成了丧家犬,似成败局时,也没有炮火支援,还偶
   闻幸灾乐祸之声。从头到尾,惟有老灯先生和老格先生,苦苦相助,维护我的立场,
   我至今也不知道这二位先生是刘派,还是民运?还是什么也不是,只是凭个人的正
   义感,申以援手,不管怎样,我在这里诚挚地向二位先生致谢。
   
   为了说明这个变化有多么显著,对我个人的震动有多大,下面以幽灵先生为例:
   
   我与幽灵先生除了网络联系外,还有过EMAIL 往来。在刘晓波战争前,我们应该是
   不错的朋友,稍列几句幽灵先生的话,可见一斑;
   
   谨受教! 幽灵 [50 b] 2010-01-01 01:10:46 [点击: 39] (1032978)
   幽灵 “有这样的女儿,选择这样的居址,乃格兄修炼之福。羡慕ing!性格养怡之
   福,可得永年。好!2009-12-13 22:30:08
   幽灵 “图文并茂啊。好!最喜欢结尾那段。” 2009-12-08 12:13:01
   幽灵 “呵呵,格兄”虚怀若谷呀。敬佩。 2009-12-08 12:30:43
   幽灵 “受格兄厚爱激励,感慨。” 2009-09-06 18:15:46
   幽灵 “希望格兄早日回归。” 格兄:您好!
   见语跟帖,再看感觉不成敬意,还是写在这里,以便留存。写长篇很累人的,注意
   身体啊。大概您也向从心所欲之龄迈进了。这么短时间就写了那么多文字,工作量
   够大的。好!等看您的大作。估计《暴风雨的夜里》是计划
   写上20 万字吧。如果杀青之后,想出版,需要台湾方面的渠道信息,我也许略知一
   二。2009-08-24 13:19:26 [点击:96]
   幽灵 “格兄,已给您” 寄信。2009-08-24 20:00:46
   幽灵 “格兄好久不见,久违。” 2009-08-23 23:26:28
   幽灵 “循循善诱哇!”
   人生的关系中,夫妻关系仍然保持在情人阶段,那就是最稳固的婚姻。当然,同性
   的关心如果在网络,也许就以网络为时空交流的好。不过,人之常情,好比煮饭,
   到了火候会熟的。格兄精于教导,真不愧为人师表。2008-01-25 15:20:49
   
   等等。
   
   对于这样一个多年来的相处如弟兄的网友,当我清晨起来突然在独评看到以下文字
   的时候,读者能够想象我是什么感情吗?
   
   “刚才读到格丘山先生为刘晓波拍手(笑沙鸥)之文,感觉行文思路极其混乱,巧
   言弄舌,涂脂抹粉,彻头彻尾的中国知识分子的软弱性在字里行间暴露无遗。
   ……(省略)
   格兄忘记了自己的苦难历程,忘记了中华民族的灾难,忘记了良心不等于助纣为虐,
   这样的文字简单,低俗,麻木,自私,拿刘晓波做自己的丰碑,盼望将来有机会也
   去赞美共产党的伟光正。
   这就是为什么89运动中的中国知识分子,战战兢兢,躲躲藏藏,成为运动的尾巴的
   原因。这里,格丘山和胡平二位先生可以作为代表,对刘晓波这样荒唐的语言行为
   敬佩得五体投地,六神无主。由此可为起点,他们,只有他们,能给阿共越来越多
   的机会,越来越大的胆子,越来越猖狂的手段。
   试想,有那么一天,阿共在海外招安,你和胡平会不会足底抹油,跑得飞快?会不
   会举起白旗,唱着颂歌,甚至超过阿共在人造的荒年里,灾民抢馒头的步伐速度,
   比孙悟空封上马瘟官还乐的姿态,一如当年右派协助阿共轰垮蒋介石的“壮举”,
   完全不考虑兔死狐悲,接踵而至的悲剧。
   …… (省略)
   不要以为在海外拿了几个美元就对共产党感恩戴德,不要看到几个五毛攻占了网络,
   就以为阿共不可一世。不要将自己的口舌抹上蜂蜜敬献阿共,以此为荣。
   ……(省略)
   作为学人,教授,受过阿共迫害半生的格兄,能写出这样二连三的自以为是,沾沾
   自喜的字句,我表示深深的遗憾和悲怜。
   ……(省略)
   六十年的灾难,一百年的剧痛,竟然被你们这样的白衣秀士几句美言装点得如此笑
   容可掬。
   
   这篇文字还是经过幽灵先生多次修改后的,最初的稿子用句比这更为严厉。我读了
   这篇文字后与其说震惊,愤怒,还不如说悲痛。我从心里凉到心外,天气的转变还
   需要一个过程,为什么人的变化如此迅捷无常?
   
   但是这仅仅是开始,我很快就在众叛亲离和谩骂中麻木了,幽灵先生的变化只不过
   是这场大战的启动而已。
   
   今天回顾这些,我并无怪罪这些网友的意思,毕竟我是被作为刘派,在代为受过(虽
   然是个冒牌货),中国人的派战中各司己主,是无情面可讲的。当年随末瓦岗起义中
   的单雄信司王世充为主后,就是被他司李世民为主子的结义弟兄杀掉的。我与诸位
   网友的交情连他们的十分之一都不到,所以从格老变为格丘八(共舞台对我的称呼)也
   就是咎由自取了。
   
   我挺刘的行动,如果被理解成派战的话,也确实是很难为反刘派容忍的。试想一下,
   一个不喜欢刘晓波的人,在网上看到署名格丘山的人写了那么多的吹捧刘晓波的文
   章怎么会不勃然大怒?这个时期我挺刘的主要文章有:
   
   谈一点民运领袖能不能贬的问题;
   真理和谬误之间有时不过一纸之隔;
   以坦荡的心胸去理解刘晓波道路(一);
   以坦荡的心胸去理解刘晓波道路(二);
   以坦荡的心胸去理解刘晓波道路(三);
   仅仅因为这些就可以骂人和侮辱人吗?谁给他的权利?
   将写新文回答激进伪民运分子(司令称为极右派民运分子)
   旁兄的贴子我看了三遍;
   为什么伪激进民运分子让人恶心?
   螃蟹倾巢全出动 一齐咬住刘晓波;
   愚蠢不堪的辩论和积阴德的辩论;
   ZT:反提名刘晓波诺奖风波的真正起因;
   独立自由知识分子的基本思想和立场;
   高智晟的行为不能改变一个人在共产党的淫威下屈服的实质 ;
   不能从一个极端跳到另一个极端;
   关于高智晟生殖器有没有没被牙签戳的争论之我见 ;
   
   今天回头看去,这些文章中的后面几篇文章,已经超出了挺刘的本意,开始进攻对
   方的弱点,完全堕落到失去理智的派战了,我自己看了,都感到汗颜,以至惭愧了。
   
   
   在我复出后发表的文章有:
   殷切期盼挪威诺贝尔委员会将诺贝尔和平奖颁给刘晓波博士;
   谁是刘晓波得奖的第一功臣;
   有没有一个国家得诺贝尔奖,很多人不服气,觉得自己比他强的?
   这次我也对魏京生很失望;
   一场力量和智慧悬殊的较量;
   藏在方舟子悲剧后面的实质和民族精神;
   对刘霞:给晓波朋友们的公开邀请函的建议;
   民族的气量和总统的气量;
   刘晓波该不该出监狱?
   
   至此,我已经慢慢意识到我走得太远了。我原来的目的,也就是希望刘晓波得和平
   奖而已,现在大功告成,再下去, 就是刘派怎么处理后事的事情,与我何关?加上
   我对刘派与高寒等结怨的这些陈年芝麻账非常不了解,也不愿意卷进去,所以现在
   将自己的假刘派身份彻底挑明,仍为时不晚,今后,刘派的功过是非与我就没有关
   系了。另外对这次刘战中我得罪过的诸位网友,我也借这个机会诚挚地道歉。如果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