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傅申奇文汇
[主页]->[百家争鸣]->[傅申奇文汇]->[《工人应当有自己的工会》]
傅申奇文汇
傅申奇2012年评论
·《回顾和期盼》
·《评胡锦涛的讲话》
·《台湾大选的启示》
·《台湾大选的启示》
·《学习乌坎》
·《漫谈王立军事件》
·《从习近平访美谈起》
·《话说两会》
·《中国的统治者》
·《真相与谣言》
·《党外有党、党内有派》
·《温家宝的呼喊》
·《以党代法,必须取消》
·《人权、维权和维稳的尴尬》
·《追思王东海》
·《陈光诚抵美想到的》
·《不一样的六四》
·《公布真相,严惩凶手》
·《还冯正虎自由》
·《天怒人怨》
·《堵还是疏》
·《荒唐至极》
·《为谁长脸?》
·《维权与维稳》
·《春江水烫》
·《漫谈十八大》
·《强人与政改》
·《胡温十年》
·《薄熙来案与毛派》
·《薄熙来案与习近平上位》
·《莫言得奖》
·《大变局》
·《解读十八大》
· 《旗帜与道路》
·《反腐与制度》
·《中国的人权和民主》
·《干实事》
·《宪政民主与民主政党》
傅申奇2011年评论
·《新年瞻望》
·《悼念力虹》
·《悼念华叔---告香港同胞》
·《中国在等什么?》
·《重要的历史闪光点》
·《茉莉花革命》
·《和谐与稳定》
·《吴邦国的五不搞》
·《温家宝的四个坚持》
·《关于茉莉花革命》
·《公民的权利》
·《再谈茉莉花革命》
·《包容异质思维意味着什么?》
·《两种政权》
·《革命不可避免》(一)
·《革命不可避免》(二)
·《革命不可避免》(三)
·《革命不可避免》(四)
·《革命不可避免》(五)
·《革命不可避免》(六)
·《人民的位置》
·《生命、面子和利益》
·《必须改变》
·《人民的力量》
·《选举改变中国》
·《中国的法律》
·《绝妙的讽刺》
·《乌坎的启示》
傅申奇2010年评论
·《新的起点》
·《虚弱本质》
·《色厉内荏》
·《香港公投》
·《价值取向》
·《大过年的》
·《快乐维权》
·《漫话两会》
·《路在何方?》
·《再次集结》
·《打到中共》
·《实质行动》
·《蒸锅气阀》
·《三宽部长》
·《又是严打》
·《颜色革命》
·《维权维稳》
·《独立工会》
·《美国国庆》
·《接力祷告》
·《封闭管理》
·《环境事故》
·《中国未来》
·《天灾人祸》
·《立政党法》
·《时局走势》
·《抗日游行》
·温家宝言论之假设
·《诺贝尔奖》
·《颁奖仪式》
·《和谐哀歌》
·《丢尽了脸》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工人应当有自己的工会》

   1997年傅申奇在自由亚洲电台的总第十一次评论《工人应当有自己的工会》

   

   亲爱的公民:今天我讲的题目是:《工人应当有自己的工会》

   工人为什么需要工会?因为工会能促进及保障其经济和社会利益。不能促进和保障工人经济和社会利益的工会就不是工人自己的工会

   我国的工会不论讲得多么天花乱坠,实际上只是御用的工具,是套在工人头上的一个紧箍咒。在改革之前,我国的工会还带有一层温情脉脉的面纱,比如说:工人家庭发生了什么生老病死的事情,工会通常派个人到一下场,或补助一点钱或派个车什么的。夫妻吵架,工会出面调解等等诸如此类。这是浪漫主义时期的现象之一。

   工会是国家或者说是共产党关心、爱护工人的一个渠道。国家或共产党为什么要心爱护工人?并非工人是主人,并非共产党要拍主人的马屁?而是因为在共产党所谓的社会主义国家里,工人是属于国家的。党和国家关心爱护工人,就好比马车夫关心爱护自己的马和车一样,这没有什么可以值得赞扬的。

   改革以来,随着市场经济的发展,工人的状况发生了变化。在国营企业里,工人与国家的关系虽然没有根本改变,但通过合同制,工人已在形式上成了国家大老板的雇佣劳动者。而在外资企业、合资企业及私人企业里,工人成了真正的雇佣劳动者,本来这种变化意味着工人从超经济的强制中解放出来,但是在我国却成了工人的灾难。因为我国的产业发展速度远远跟不上劳动力数量的增长。失业工人铺天盖地。那么工人的经济利益和社会利益由谁来促进和保障呢?共产党可以不管了,共产党不愿做马车夫了,要做老板了,让工人自谋出路,自生自灭去了。社会也没有现成的保障机制,而现有的工会本来就没有这样的功能和目标。

   在我国目前条件下,原来的那些工会,不仅不能促进和保障工人的经济和社会利益,相反在妨碍和损害工人的利益。举例来说:在外资企业里,如果工人和外国资方发生了纠纷,工会总是协同那里的党组织做工人的工作,要工人顾大局作让步。因为共产党需要外资补血,必需让外国老板赚钱赚得高兴,不要给他们找麻烦。

   而在私人企业里的打工者,干脆连形式主义的工会也没地方去加入。

   国有企业的工会,现在已没有什么存在意义了,以前,每个月的例行公事是差组织工人看一场电影,现在这样的事也没有做的意义了。所以结论很清楚:工人没有自己的工会,御用的工会可以寿终正寝了!这是我的偏见还是广大工人的感受呢?我手上有一封上海一位工人写给上海市总工会的信,我就来一个原信照读,也许也能说明一点问题。

   市总工会领导:

   我是上海制球联合公司的一名普通职工,小时侯出现痧子损坏了视力,左眼失明。前年右眼视网膜又剥离,去年在五官科医院就诊二个多月才动了手术。不久又患了白内障,几乎没有了视力,各处求医都“判了死刑”,想想自己只有四十三岁,就既不能工作,又无法了理家务,生理上和心理上的痛苦,使我失去了做人的信心。最后来到华山医院眼科分部,幸运的是遇见了李秋华教授,她不但千方百计精心给我治疗,还安慰和鼓励我树立生活的信心。八月七日,李教授冒着巨大的医疗风险为我做了内白障摘除手术,手术非常成功。我想这是李教授高超的医术和崇高医德的必然结果。更为感人的是:当李教授知道我为儿子上中专的学费担忧时,免去了近六百元的治疗费,使我的儿子能和其他同学一样高高兴兴到学校报到。

   李教授与我们素不相识,却能以博大的爱心拯救像我这样的不幸者,给了我生活的勇气。但我想到我们厂的工会组织,就感到心寒齿冷。我这样一个本份老实的有二十五年工龄的职工,患了这样的疾病,工会组织漠不关心,更不必谈帮助。在那漫长灰暗的日子里,精神上得不到宽慰,在手术后恢复的日子里,病痛得不到关心。八月四日,我给工会呈递了申请补助报告,直到二十七日才得到回音:补助一百元,还非得要家属化十几元车费到公司去领。真使我想不通,为职工谋福利的工会不仅不关心帮助职工,连一点人情味也没有了。那么,这种工会组织还有存在必要吗?难道在市场经济里领导和工人只是雇佣关系,没有一点人情味了吗?工会的职责是什么呢?工人又有什么权利呢?百思不得其解,望总工会给予一个答复,以抚平一颗受伤的心。

    XX厂职工 XXX 1997年 8月29日

   工人既然没有自己的工会,那就应该组织自己的工会。国际人权公约规定:人人有权为促进及保障其经济及社会利益而组织工会及加入其自身选择之工会。我认为:工人组织自己的工会的时侯已经到来,所有工人,包括原来城市里的和来自农村的工人;包括国有企业、外资企业和私人企业里的工人,都应该也可以组织自己的工会。也许一二个工厂组织工人自己的工会会受到压制,但如果全国各地的工人都组织自己的工会,那情况将会怎么样呢?我作为在工厂做过十年工的工人提醒我们的工人兄弟:咱们工人有力量!

   这句话没错。只有看到并显示我们的力量,我们才能促进和保障我们的利益!谢谢收听!

   

   【傅申奇文汇】全部文章

   http://boxun.com/hero/fushenqiwenhui/

   【民主之声】全部文章

   http://boxun.com/hero/minzhuzhisheng/

   E-mail: [email protected]

    Skype:shenqi.fu

    Facebook: shenqi fu

   Twitter:@fushenqi

(2011/08/21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