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方鲲鹏
[主页]->[百家争鸣]->[方鲲鹏]->[普世价值论幕后的故事]
方鲲鹏
·《美国打官司实录》(23) 法规的产生
·《美国打官司实录》(24) 怎么阅读法律文件中的判例法
·《美国打官司实录》(25) 法官在看鼻子
·《美国打官司实录》(26) 电传事件
·《美国打官司实录》(27) 指鹿为马(-)
·《美国打官司实录》(28) 指鹿为马(二)
·袁腾飞在美国会如何?首席白宫记者给答案!-- 兼论言论自由
·《美国打官司实录》(29) 组合拳
·《美国打官司实录》(30) 大法无形
·晒晒Google(谷歌)臭名昭著的点击欺诈案
·想听懂广东话吗?请看这份速成资料
·谷歌CEO认为即使在限制条件下也应返回中国市场
·晒晒美国上诉庭法官的独立办案
·翟田田之案峰回路转的玄机
·论美国的国骂涉嫌强奸威胁--再评翟田田之案
·专访翟田田:留美博士生是如何被控莫须有的“恐怖威胁”
·三评翟田田之案–解说逮捕翟田田的命令
·四评翟田田之案–大陪审团的决定不出所料
·五评翟田田之案 - 荒诞走板的“骚扰大楼”案
·六评翟田田之案 – 彼得森律师10月15日的信及其他
·美国密苏里州的一起冤案
·扑朔迷离的高瞻案(一)
·扑朔迷离的高瞻案(二)
·扑朔迷离的高瞻案(续)
·特工门案使美国政府难以起诉阿桑奇
·有感于史天健教授的“程序民主论”
·程序民主的怪胎 - 阻挠表决的“掠夺者”方法
·无知者无畏
·美国最高法院拒绝了高瞻的上诉申请
·法官受贿滥判少年案及其对中国体制改革的启示(1)
·法官受贿滥判少年…(2)
·法官受贿滥判少年…(3)
·宾州最高法院对受害者态度前拒后恭
·美国司法缺乏自觉纠错的机制和动力
·受贿法官的认罪协议被联邦法院接受后又拒绝
·普选和司法独立不能阻止官员搞腐败
·分析美国人民很不满但社会不乱的原因
·美国政府反间谍办公室的高瞻档案
·命名“纪念埃米特•悌尔公路”的缘由
·宪法是什么意思?由最高法院说了算
·八分之七白人血统的人不是白人
·美国开国宪法定义一口黑人折算五分之三人
·华人是白人还是黑人?美国最高法院回答你
·最高法院重新释宪令种族隔离为非法
·祸害美国百年的乌鸦法
·美国有些州曾经黑兔与白兔也不能通婚
·为美国民权事业作出重要贡献的马丁•路德•金
·美国黑人争取平等选举权的历史
·美国最高法院也可以拒绝释宪
·中国人不应对中华民族产生自卑
·俞陵诉吴弘达案
·俞陵诉吴弘达案(续)
·两则经济学理论的联想
·复制美国司法运作模式必定失败(1)
·俞陵诉吴弘达案(三)
·钱力滥用取代权力滥用
·法官终身制和绝对豁免权
·法官职位很大程度上被政治庸酬左右
·司法权力不受约束可以自我膨胀
·美国陪审团审判正在消失
·美国各种监督机制在司法权面前止步
·中国的司法改革无需站在政改的大旗下
·共产主义理论兴衰史预告了普世价值论的未来(1)
·美国两党长期分享政府权力的奥秘
·谷歌自诩不作恶“避税”邪门赛过洗钱专家
·虽然一人一票但分量大不相同
·同性恋权利与普世价值
·中华民族的精神家园在何方
·鼓吹普世价值论对民主、自由、人权没有帮助
·普世价值幕后的故事
·阅读提示:《共产主义理论兴衰史预告了普世价值论的未来》
·盘点新世纪头10年美国腐败和性丑闻州长
·以美国为镜发展中国特色的社会制度
·前众院议长如此发横财是否属腐败行为?
·一位美国联邦法官断案期间吃了被告吃原告
·美国政府官员财产申报制度
·石油起源理论和伊拉克战争(一)
·石油起源理论和伊拉克战争(二)
·石油起源理论和伊拉克战争(三)
·议长丑闻下台焉知非福
·议员与助手的合伙生意模式
·(美国国会的)耳印记拨款
·议员家属做说客的生意经
·说客拥有、说客治理、利益集团享受的政府
·占领华尔街运动半周年述评
·美国议员软性腐败警世录(一)
·美国议员软性腐败警世录(二)
·美国议员软性腐败警世录(三)
·美国议员软性腐败警世录(四)
·美国议员软性腐败警世录(五)
·脸书(Facebook)股价趣谈
·为陈果仁被害30周年作(1)
·为陈果仁被害30周年作(2)
·为陈果仁被害30周年作(3)
·为陈果仁被害30周年作(4)
·为陈果仁被害30周年作(5)
· 美国诺福克四水兵奇案(1)
·美国诺福克四水兵奇案(2)
·美国诺福克四水兵奇案(3)
· 美国诺福克四水兵奇案(4)
·美国诺福克四水兵奇案(5)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普世价值论幕后的故事


   
   
   
   

   普世价值论幕后的故事
   
   作者: 方鲲鹏
   
   我在《共产主义理论兴衰史预告了普世价值论的未来》一文的结束部分写道:“普世价值论的最大问题是假大空,无法给出可操作的定义,什么价值观可以归为普世价值没个准头,以至于出现各说各话。” 然而定义虽含糊其辞,似乎什么都可往里送,但推出者和鼓吹者们一谈到具体的普世价值观时,却仅指西方意识形态的那一套。
   
   说白了,如果提倡“照搬、照抄、全盘西化”,名声太过狼藉了,改头换面以“普世价值”的名义提出,占据了道德制高点,有政治正确之利,便于行“全盘西化”之实。简言之,普世价值论就是全盘西化论。
   
   请注意,“普世价值论”和“普世价值”的含义不同。在参照上下文不至误解的情况下,为行文通畅,有时我用“普世价值”表达了“普世价值论”的意思。我反对拉大旗作虎皮的“普世价值论”和推出者的言行不一,但不反对“普世价值”自称代表的一些具体价值观,比如民主、自由、人权。
   
   (一)
   
   有一个显见的荒谬现象。中国普世价值论的倡导者们是近二、三十年来社会财产重新分配后的大赢家,而跟着鼓噪的支持者们除了跟风派民主教人士外,绝大多数是社会财产重新分配后相对受损的弱势人群。世界真奇妙,倡导者们试图通过“普世价值”来构筑利益集团的博弈平台,使他们暴发获得的可疑财产合法化,并为利益集团争取更多的利益,而跟从者们期望通过“普世价值”改进分配方法,获得公平的利益分配。
   
   普世价值之争的挑起者是国有企业招商局的董事长秦晓先生。他从去年下半年起通过密集的演讲和撰文,推出了普世价值论。
   
   秦晓是社会财产重新分配的超级赢家之一,是中国新生的利益集团代表人物。他有好几起大手笔的买卖遭到广泛的质疑和指控,被指“涉嫌侵吞巨额国有资产”。其中最引人注目的指控有两起:2002年招商局将持有的平安保险公司的股权,以超低价贱卖给私人投资者;2008年招商局旗下的招商银行,以367亿港元超高价贵买香港永隆银行。
   
   是否超高价收购银行,以及其中的利益输送关系,叙述比较迂回复杂,此处不予置评。但是超低价贱卖平安保险股权的事实只是个算术问题,连秦晓本人对这些事实也没有否认。我依据中国媒体已公开报道的信息,在这里作个简略的介绍。
   
   中国平安保险公司是中国金融保险业巨头之一,成立于上世纪80年代末,招商局原是平安保险的主要投资者和扶持者,平安保险准备在香港上市前,招商局为第二大股东,拥有14.37%的股权。2003年5月,招商局董事长秦晓在中央台《对话》节目中披露,招商局已将其持有的平安保险公司的股权出让了。这是外界第一次获悉此事。
   
   接着媒体陆续挖掘出的信息匪夷莫思。在2002年10月, 香港汇丰银行斥资6亿美元购买了平安保险的10%股权,折合人民币约50亿元(按当时的汇率)。而招商局将持有的14.37%的股权出售给私人投资者是在2002年的年底,参照前不久刚发生的汇丰购买价格计算,该部分股权约值72亿元人民币,但实际上招商局以18.5亿的超低价出售了。而一年后平安保险在香港上市,这些股权的市场价格很快冲到400亿人民币。
   
   招商局是国有企业,通过超低价贱卖,转眼间向私人投资者奉送了至少53亿元的国有资产,如果计算上市后的增值,输送的利益接近于400亿元。而据《21世纪经济报道》的追踪,这笔巨额利益输送的落脚处,居然是北京市一位开出租车的司机。
   
   这类涉嫌侵吞巨额国有资产的事件并非罕见!只是这次掩饰功夫太欠缺,所以被民众掐住不放,多年来要求调查的呼声不断。今年春天人大开会期间,还有一批学者联名向大会发公开信,要求彻查此笔交易,找出谁是真正的交易受益者。然而迄今为止,有关方面没有作出任何回应,也没有进行任何调查。而秦晓迫于舆论沉寂了几年,去年下半年以为风头已过,抛头露面担当起普世价值论的首席吹鼓手。
   
   这笔“买卖”的荒谬已没有必要讨论。而一个能拿出18.5亿现金的人怎么还会以出租车司机为业,这种问题连提出来都觉得无聊。由于交易的资金流向很容易通过银行账户查清,调查这个事件的真相,从技术上看很容易办到。招商局是直属中央的超大型国有企业,如果国务院总理温家宝能把这起发生在自己鼻子底下的弊案作一番调查,把资金流向告诉民众,把交易受益者(利益链)名单公布与众,即便不作任何其他处理,其效果也会远远胜过呼吁政治体制改革1万遍。
   
   政体框架不能说改就改,但具体的改革事业可以一项一项去做。国务院总理是权重位高的实力人物,在抑制腐败、监督防止掏空国有资产方面,用行政改革和行政命令的方式也可以“广阔天地大有作为”一番。很遗憾,没有看到这方面的报道。温家宝在海外已成为话题人物,每一句话都会引起是真话还是假话的猜测和评论,这同他的行事风格很有关联。
   
   从灾难性突发事件的反应可见端倪。如果突发事件是天灾,国务院无需为发生这事承担责任,温家宝反应敏捷,身先士卒,获得广泛好评,在2003年爆发的非典型肺炎和2008年的汶川大地震期间,表现尤为出色。但如果突发事件是人祸,很少看到温家宝有担当的作为,倒更像个切割者。一个例子是中国安全生产重视不足造成的矿难长年不断,但总不见总理出面下狠劲整治。另一个例子是上个月温州高铁追尾特大撞车事故发生后,温家宝称病第6天才现身。不过回答记者问题时还是一如既往地站在人民群众一边,当被问到事故现场的处理是否过于匆忙,温家宝说:“我觉得事故处置的最大原则就是救人,千方百计救人。还是那句老话,只要有一线希望,就要尽百倍的努力。铁道部有关方面是否做到这一点,要给群众一个实事求是的回答。”铁道部是国务院的直属部,铁道部出了大纰漏,国务院总理至少负有间接的领导责任,如何可以置身事外选边站,与铁道部切割?像对以上问题的回复,站的位置至少也应该:“政府要给群众一个实事求是的回答”,或者“国务院将责成铁道部给群众一个实事求是的回答”。
   
   (二)
   
   叶利钦在西方政府帮助下获得大位后,对美国人言听计从,积极推销普世价值论,谋求与西方制度接轨。等到把苏联解体搞定后,经济顾问美国人萨克斯,又迫不及待给他出了个休克疗法的经济改革方案,而美国政府不仅在道义上全力支持这个方案,还承诺改革如果遇到困难,一定会提供全面援助。
   
   有信仰普世价值论的人们担保,叶利钦一百个放心搞全盘西化。一时间俄罗斯的国有资产被侵吞殆尽,其狼吞虎咽的速度、规模和放肆程度,我前面那个平安保险股权的故事也只能小巫见大巫,自叹弗如了。而商店货架上的商品也被人拿下来囤积居奇,制造超级通货膨胀牟利,人民的反应自然是怨声载道。当叶利钦傻乎乎地真的把俄罗斯弄休克了,他的美国顾问和美国政府却和他玩起了“躲猫猫”游戏,叶利钦找他们对话都很困难,经济援助当然是连门也摸不到。
   
   在一片混乱中迅速形成了十来个犹太人组成的金融寡头,控制了俄罗斯的主要金融、能源及传媒机构。引人注目的是,这些犹太人并非政府的主要官员及其子女亲属们,他们原来都是社会普通成员,也没有很多的财富积累,一般认为如果没有国际资本在背后运作,他们是不可能如此神速崛起,掌控国家经济命脉,以至于叶利钦任命总理也必须先经他们的首肯。
   
   叶利钦到了这一步才醒悟,普世价值贩卖者们只让他观赏“平等”这个普世价值,决计不会赏给他,他们绝对不愿意俄罗斯享有平等的地位进入民主俱乐部。
   
   如同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叶利钦又气又急,但又不能把真相告诉人民,真相告白无异于自抽耳光,憋得他几次三番到鬼门关幽荡,差点儿回不来。在行将就木之际,这个世界有史以来最伟大的民主逗士反戈一击,他出人意料地突然任命具有前苏联克格勃秘密警察背景,反美倾向十分明显的普京为代总统,自己则称病告退。叶利钦总算在死前做了一件聪明事,敢说敢做敢当的普京立即果断地铁腕整治金融寡头,此举凝聚了民心,奇迹般地使俄罗斯从休克中苏醒过来。
   
   真是种瓜得瓜,种豆得豆。如果当年美国人出手帮一把叶利钦,决计轮不到那时名不见经传的普京做总统,美国同俄罗斯打交道就可能轻松许多。
   
   (三)
   
   民主、自由、人权是很好的理念,完全可以就事论事讨论,正大光明倡导;而拉起“普世”这面大旗作虎皮,不仅把问题不恰当地简单化、脸谱化了,更有强加于人和为霸权制造合法性的弊端。
   
   普世价值不是什么新鲜东西。几个世纪前,刚刚发明了枪炮后的西方国家就把自己的文明称作“普世文明”。顺理成章,他们的价值观就是普世价值观。在用枪炮远征“野蛮”国度,在那里传播普世文明,实现普世价值后,他们圈出一些最偏僻最荒芜最不发达的地区,把杀孽后幸存的“土著”赶进去,然后把这些地区称为印第安人保护区或什么其他的名称,这和现在的野生动物保护区是同一个思想。
   
   后来的共产主义运动也是以普世价值的名义输出暴力革命,在别人国家搞颠覆,搞武装夺取政权。
   
   现代的普世价值运动有类似的杰作,伊拉克、阿富汗、利比亚就是例子。眼下在利比亚进行的干预尤显丑陋和虚伪。
   
   卡扎菲是一个恶棍。但他不是今年才成为恶棍的,他做恶棍已逾40年,怎么西方政治领袖们从热情拥抱到义愤填膺的转变像变戏法?由于卡扎菲曾支持恐怖活动,西方国家有相当长一段时期和他绝交。但是利比亚盛产石油,因此卡扎菲有钱,出于经济利益,近年来西方国家争相讨好他。去年现在的这时候还争相邀请他作国事访问,用豪华隆重的仪式欢迎他,热情拥抱他,并且还以和这个恶棍恢复关系正常化为荣。
   
   法国总统萨科齐是武力干涉利比亚最积极者,在北约组织讨论利比亚问题的会议还没有结束,萨科齐就抢先发动空袭。然而现在媒体却揭露,2007年萨科齐竞选法国总统时,竟然秘密收受卡扎菲的竞选资助!下图是萨科齐当选法国总统后邀请卡扎菲访法,两人在巴黎手牵手的亲密照。
   
   
普世价值论幕后的故事

   (图:法国总统萨科齐与卡扎菲手拉手亲切交谈)
   
   现在北约在利比亚的行为,同中国文革时派出解放军支左如出一辙。文革中各地逐渐形成两派,但两派的意识形态不分仲伯,解放军的支左就是挑选一派支持,于是这一派成了左派,另一派成了右派。解放军向支持的一派发放武器弹药,让他们去打“右派”。现在北约组织支持反卡扎菲一派,给他们火力支援,向他们输送武器弹药,因此反卡扎菲一派就成了民主派,尽管其骨干成员中有不久前在伊拉克和阿富汗战场上与美军厮杀过的盖达恐怖分子。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