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物质主义与道德主义]
东海一枭(余樟法)
·如是安顿毛氏,如是产生总统
·今日微言(人性,习学,辟毛,护身)
·今日微言(好糊涂潘基文,请割除共青团)
·今日微言(请教习近平,追责xxx)
·腐败的官场,腐烂的心灵,腐朽的政权---中国现状探因及结局预测
·庆王无大略,君子能见几
·微言(揪霍金的错,提警方的醒)
·辟毛言论小集(2012、2014旧作重发)
·今日微言(钱穆,雷洋,霍金,周笔畅)
·今日微言(复仇,细行,娼妓,善良)
·今日微言(习学,清儒,民粹,雷洋)
·关于读经之我见(微言集)
·今日微言(为法轮功说句话,向共青团进一言)
·今日微言(李克强,劣根性,反汉族)
·今日微言(黄庭坚,汉武帝,王莽,雷锋)
·(人民行不行,且看习近平)
·今日微言(批人民日报,论党性人性)
·今日微言(把我的权利还给我)
·今日微言(不左不右之路,人性党性之战)
·元朝微言二集
·今日微言(恶社会,灾难源,历史眼,去马化)
·蔡英文就职演说之我见
·美国宗教自由岂无保障?
·微言(期待新文革,质疑刘延东)
·小批罗素
·警惕儒家马克思主义化
·今日微言(击蒙,辟毛,解经,革命)
·小驳贺卫方
·今日微言(习学,辟马,击蒙,改良)
·欢迎马克思主义中国化
·何谓文化自信?(微集)
·微言(改良,大势,龙母,中纪委)
·今日微言(计生,标准,三代表)
·今日微言(伪装者,蔡英文,他妈的)
·庄子批判(微集)
·今日微言(文化决定制度,天理不可战胜)
·今日微言(统一有条件,民国少正见)
·中国人何以普遍贫困?
·今日微言(习近平,好消息,历史眼)
·今日微言(定律,横死,谭嗣同,周小平)
·关于计生的思考之二
·两心同在道场中--读后感二则
·今日微言(宜破马学障碍,须为人民松绑)
·今日微言(宜破马学障碍,须为人民松绑)
·胡适的糊涂
·(众教授逢君之恶,邓小平不学无术)
·学易偶得:坤卦六四
·今日微言(反儒必无后福,积德自有天相)
·今日微言(贱类焉能居尊位)
·今日微言(致歉,驳李剑芒)
·今日微言(致歉,驳李剑芒)
·今日微言(习近平的错误,王毅的三无,胡鞍钢的吹)
·今日微言(习近平的错误,王毅的三无,胡鞍钢的吹)
·今日微言(计生,绝嗣,王莽,呼吁)
·关于彻底驱除马毛的呼吁
·今日微言(中共,中日,中西,儒马)
·《宇宙的智慧》东海荐语
·上习近平先生书
·(革命,计生,强大,态度)
·今日微言(辩场不是战场,学马异于学儒)
·今日微言(真谛,台湾,上书,击蒙)
·马族劣根性
·今日微言(同性恋,持枪权,悲教育)
·胡适反儒有主见
·学易偶得:伟大的乾元啊
·文化、道德和制度
·】《中国必须再儒化——“大陆新儒家”新主张》
·今日微言(西瓜,儒理,真谛)
·今日微言(统一答复旧雨新朋)
·今日微言(历史眼,盐铁论,新礼制)
·今日微言(有史以来最坏的制度和文化)
·今日微言(误会总是难免的)
·今日微言(怎样学儒,怎样孝慈,怎样的无耻)
·为姜太公一辩
·今日微言(传播此提醒,就是在救人)
·慎言
·文化性腐败
·新书《中道的医学
·中华特色的医学:抓纲治病,身心双疗
·《论语点睛》:礼让为国
·辛庄杂记
·几个洋概念略析
·今日微言(中道医学和仁道英雄)
·男女有别论
·男女有别论
·今日微言(击蒙,答客,君子,历史眼)
·今日微言(信仰,概念,历史眼)
·今日微言(微调查,防民术,护法神)
·今日微言(启蒙,护法,本性,刘邦)
·中道论
·今日微言(本性,正命,福星,真谛)
·(日本,中国,世界,历史)
·(逢民之恶与逢君之恶一样可耻)
·主义的资格
·大秦帝国》批判
·不堪承受的爱
·今日微言(呼吁,中道,辟法,暴秦)
·今日微言(赶超西方的唯一法门)
·《论语点睛》:做好你自己
·今日微言(圣母情结和思想乡愿)
·改革原来是革命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物质主义与道德主义

   物质主义与道德主义----在红尘中修炼

   一这是一个物质主义的时代,特权至上的社会取向、经济挂帅的政治导向、利益主义利己主义享乐主义的生活态度等等,都是物质主义的表现和特征。物质主义的人,轻则为小人,重则为恶人;物质主义的社会,轻则为小人社会,重则为恶社会。

   如果说儒家社会是“有耻且格”,自由社会的是“民免而无耻”,马家社会的民,是既不免又无耻,作恶犯罪,毫无底线。自由社会是好人社会,但好的程度有限,实质上仍然属于小人社会,只是因为有法治作底线,可以有效阻止大多数国民下堕,所以比中国的丛林社会强得多。(注意:法治既符合道德精神,亦符合功利原则。只有一味损人以利己的恶人才会排斥法治、追求特权。)

   导之以义,制之以法,民犹可能见利而忘义而违法,在制恶法劣的情况下直接导之以物、诱之以利,道德能不沦丧吗?民众能不变坏吗?自私自利唯利是图能不成为普遍现象吗?人心一坏一切坏,官心民心坏乱至此,中国想不大乱大坏,不可得也。

   前三十年“以阶级斗争为纲”是导之以恶,后三十年“以经济建设为中心”是诱之以利。后者虽有所“进步”,但有限得很。现在GDP第一、政绩第一、速度第一、投资第一、的畸形发展模式,就是经济挂帅造成的。

   物质主义与唯物主义有异,但两者本质相通。唯物信仰等于没信仰,因为物质不足以提供生命信仰,故唯物主义最容易堕落为物质主义。唯物主义与物质主义会严重败坏人的心性,纵有学问也无头(王阳明言:学问无头。)纵有道德也无根(好也是浮在表面的),纵有智慧也不高。

   日本研究管理学的大前研一说,中国的按摩店比书店多很多倍,中国的人日均读书不足15分钟,是典型的“低智商社会”。这与唯物主义的洗脑和物质主义的泛滥密切相关。

   同时,在制度不良的情况下,权力落入唯物主义、物质主义之集团及人物的手中,很容易成为营私工具,形成利益集团,成为制度改良、社会进步的巨大阻力。“把悲剧当做喜剧来演,把耻辱当做奇迹来炫,把罪恶当做功勋来夸,把邪说当做真理来煽,把丑陋当做美丽来吹,把盗贼当圣贤做来赞,把公众当做傻瓜来骗,把国家当做监狱来管…”这一切唯有“信仰”唯物主义的利益集团才能做到。

   二中国人普遍缺乏幸福感安全感,贫贱者缺乏,富贵者同样缺乏,甚至更加缺乏。人们总是不停地不停地追逐,贫贱时追求富贵,富贵又追求更大的富贵,为了权力和财富不择手段,结果更加危机重重、忧患深深,更加没有安全感幸福感可言,一个个都像俄狗似的,被眼前、表面的一点利益引诱得一刻不宁地团团转。

   这是缺乏文化、道德和信仰的必然,是物质主义的必然。比较前三十年而言,现在物质丰富多了,至少绝大多数人不至于饿肚子,但是,人们的幸福感和安全感反而不如以前,根本原因就在于此。物质、利益是最不可靠、最靠不住的东西。

   另外,特权和恶势力同样也是靠不住的。它们在垮台之前往往强大无比不可一世的,但都没有好下场。在政治上,古有秦始皇洪秀全,外有希特勒斯大林,人和势力都够恶够大,还不是说垮就垮了,其它恶人权奸更不用说了。李二曲指出:

   “言及羿奡俱不得其死,则徒恃权力者,不觉骨悚心灰。岂惟羿奡不得其死,厯观前代权奸,如汉之窦宪、董卓,唐之李辅国、元载,宋之贾似道、韩侂胄,明之石亨、严嵩,当其权力方张,作威作福,势焰非不薰灼,一时趋附者从风而靡,称功颂德,举国如狂,其有安分自守者,鲜不目为迂。迨祸机一发,终归夷灭,奸党之株连不已,即或幸脱,人所羞齿,回视平日安分自守者,果孰得孰失、孰荣孰辱哉?故人之立身涉世,勿苟图目前,要虑及日后结局之善不善,全在平日好尚之正不正耳。尚德?尚力?试自择於斯二者。”(《二曲集》)2011-7-11

   因此,恶人恶势力特权阶级同样缺乏安全感,甚至比普通老百姓更加缺乏。

   内轻则外重,外重必内轻;丧心则唯物,唯物必丧心。利益主义者都是良知不明而缺乏内在栖居的,他们必然文化匮乏、心灵浮躁、精神贫困,必然追逐物质、泛滥物欲、浅薄肤浅庸俗势利,物质的奴隶、利益的跟班,或可以为好人,但不可能成德成圣为大人,也永远没有安全感。

   三安全感幸福感有赖于外境的平安、安全,有赖于外在的良制良法良风良俗,但它更来自于内心的平静淡定圆满满足,来自于对良知本心的信解行证。良知才是安身立命的最佳栖居。良知不安,一切不安。

   儒佛道都能够明心见性提供内在栖居,唯儒家的栖居特别高明和光明。横塘四句教曰: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良知,就是天地之心、生民之命,良知学(孔孟之道、中庸之道)就是往圣之绝学,万世太平之所赖。人类社会,如果能够普遍树立良知信仰,全面建立良制良法,万世太平何难之有。

   内重则外轻。有得乎道,明乎良知,自然淡于物质淡于利益,淡于权力地位名誉财富,易言之,这些外物的重要性会随着道德内存的增加而不断降低,圣贤之乐无所倚。一个社会也一样,文化道德水准高了,制度法律的重要性,对物质、经济及科技的依赖性都会降低。

   物质主义利益主义的反面是道德主义。道德有三重涵义(详见东海旧作),这里的道德,是就根本处、广义上的涵义而言,不仅不排斥、而且涵盖物质、意识、利益、经济、制度、法律等等概念和范畴。

   道德主义就是道德挂帅,在此基础上开发物质和意识,并且追求利益、发展经济、建设制度、制订法律----这一切都是成就道德致良知的渠道、方式和手段。还是自由派的时候,曾写过一篇文章,题为《儒家是民主的贤内助》。其实应该反过来说,民主是现代儒家的好帮手。注意,是“外助”而非内助,制度问题属于儒家外王学范畴,即:儒家为体,民主为用,道德为体,制度为用。

   儒家的仁义本位、诚信第一和中庸之道,实质上就是道德主义,也可以称为良知主义。这个良知,于生命为本性,于人身为本心,兼含物质意识两者性质。所以,道德主义固然反对唯物主义,却也不赞同唯心主义。

   在政治上,道德主义者最能够正当地使用权力,用它来经世济民安百姓,为国民服务,为自己积德。权力越大,意味着对民众对社会所负有的责任越重大;在生活中,唯道德主义者能够安贫乐道。

   四安贫乐道,首先当然要有道可乐,其次,还需要有一个良好的家庭环境。家庭不是独立的孤岛,政治环境、社会环境的恶劣,多多少少会对家庭产生不良影响。没有相应的政治权力社会地位,治国平天下固然不可能,“齐家”也非易事,或者是有限的。毕竟,孔颜的圣贤之乐和孟子的天爵之贵,不仅外人难以理解,家人也不易分享。儒者固然可以自得其乐,家人的感受却很难一致。

   家庭利益与社会利益、家庭责任与文化责任有别,且容易产生冲突。儒者不会完全不顾家庭,但由于时间精力的局限,终究“兼顾”不好。贫者士之常,家人却未必愿意忍耐和接受。一国之人道德优劣不一,一家人也会品质参差不齐,正如南宋袁采所说,有些问题“虽圣贤亦无如之何”。袁采的原话是:

   “自古人伦,贤否相杂。或父子不能皆贤,或兄弟不能皆令,或夫流荡,或妻悍暴,少有一家之中无此患者。虽圣贤亦无如之何。譬如身有疮痍疣赘,虽甚可恶,不可决去,唯当宽怀处之。能知此理,则胸中泰然矣。古人所以谓父子兄弟夫妇之间,人所难言者如此。”(《袁氏世范》)

   这个时代,真知正见不彰,恶性异端为王,政治文化社会道德各种环境是有史以来最为恶劣的,儒者的处境会特别艰难。

   政治社会及家庭问题,佛家道家都可以逃避,唯独儒家不可以,无论怎样都应该以中庸之道面对和处理,通过克己复礼的道德践履,在物质主义环境中活出精神来。联曰:持家有道唯存厚,处世无奇但率真。今生今世,世道陵夷,人情狡诈,能够永远存心以厚、率性之真者,必真儒也。

   一般民众无恒产则无恒心,可以理解,儒者不一样,任何时候都必须有恒心,必须致良知,造次必于是,颠沛必于是。有一句诗说得好:在红尘中修炼,在苦难中成长,在烦恼中涅槃。涅槃,在佛教是成佛,在儒家为成圣,证入良知心的常乐我净。2011-7-11东海儒者余樟法首发儒学联合论坛学术厅。儒学联合论坛经过一段时间的技术升级,现在重新开坛,新址:www.yuandao.com欢迎参观和参加儒学讨论。

(2011/08/02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