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奎德作品选编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陈奎德作品选编]->[失蹤的“憲法之父”——張君勱]
陈奎德作品选编
·王小波:自由而幽默的文学魂—— 自由主义在近代中国(56,57)
·文明的自我拯救
·多事之秋,战乱之始?
·变与不变: 美国外交与对华政策
·民族主义的解毒剂—— 评刘晓波《单刃毒剑——中国民族主义批判》
·余英时:序陈奎德著《煮酒论思潮》——大陆当前思潮的发展
·余英时素描
·回望2006中国
·中国2006外交一瞥
·“不争论”寿终正寝
·“奥运拐点”,八面来风:汉城奥运与北京奥运
·民主溯源(1)
·民主溯源(2)
·民主溯源(3):古罗马共和制度
·民主溯源(4)——罗马帝国的政治
·民主溯源(5)——中世纪代议制民主的萌芽
·《新自由论》(1988年版)——第一章
·《新自由论》(1988年版)——第二章
·自由产生秩序——《新自由论》(1988年版)第三章
·《新自由论》(1988年版)——第四章
·五七道德后遗症
·五七道德后遗症
·自由与法治—《新自由论》(1988年版)第五章
·自由与文化—《新自由论》(1988年版)第六章
·结语:自由、风险、责任—《新自由论》(1988年版)第七章
·中国自由主义在文革中的萌芽
·北京“密友”排座次
·中国自由主义在文革中的萌芽
·中国罗生门
·“毛纲解钮”:耕者有其田 居者有其地——中国土地私有化暗潮
·“毛纲解钮”:耕者有其田 居者有其地——中国土地私有化暗潮
·「党天下」的奠基礼
·“党天下”的奠基礼——论中共建政初期的三大运动
·王储 选帝侯 黑厅政治
·包遵信 vs. 秘密警察国家
·风向转换:民主国际的对华外交
·风向转换:民主国际的对华外交
·世界民主同盟呼之欲出
·世界民主同盟呼之欲出
·雪域诗韵——盛雪诗集《觅雪魂》序
·二零零七:未完成的交响
·二零零七:未完成的交响
·三十年,什么“东”“西”?
·三十年,什么“东”“西”?
·三场大选与中国“两会”
·三场大选与中国“两会”
·恭贺台湾 恭贺民主
·恭贺台湾 恭贺民主
·响应达赖喇嘛呼吁
·响应达赖喇嘛呼吁
·怯懦的审判
·自强运动与改革开放——一个历史比较
·自强运动与改革开放——一个历史比较
·2008,“文化冷战”滥觞?
·2008,“文化冷战”滥觞?
·从控制记忆到控制街头——反西方浪潮观感
·从控制记忆到控制街头——反西方浪潮观感
·西藏撬动世界格局
·何以为师?何以为戒?——中日关系一瞥
·假如是你,被埋在废墟下……?
·废墟上,硝烟中,民间社会凸显
·今又六四,多事之秋……
·天上人间的共鸣——恭贺天安门母亲网站开通!
·天上人间的共鸣 —— 贺天安门母亲网站开通
·倒退是死路
·从布什访华看江泽民的从政特色
·普及胡适
·北韩的核游戏
·北韩的核游戏
·历史站在达赖喇嘛一边
·二十世纪的先知——海耶克
·“真理部”出场——奥运综合症(一)
·“国安部”清场——奥运综合症(二)
·百年惊梦——余杰《中国教育的歧路》序
·军队国家化,何人能挡?
·陈奎德:无魂的华丽——奥运综合症(三)
·陈奎德:举世已无索仁兄
·北京奥运:踟蹰在柏林与汉城之间——奥运综合征(四)
·北京奥运:踟蹰在柏林与汉城之间——奥运综合征(四)
·共产制度的接班危机:从华国锋看
·中国未尽的公民作业
·《纵览中国》即将问世
·古泉出大荒——黃元璋《回首风涛开怀天地》序
·剑气箫心——《敌对抒情—盛雪文集》序
·剑气箫心──《敌对抒情──盛雪文集》序
·大饥荒与毛泽东之责
·《纵览中国》发刊词
·当宪政钟声响起——新年献词
·当宪政钟声响起——新年献词
·“中国模式”的迷思
·五四:现代中国回旋曲——纪念“五四”九十周年
·五四:现代中国回旋曲——纪念“五四”九十周年
·趙紫陽的遺產——祝贺趙回忆录出版
·赵紫阳的遗产——祝贺赵晚年回忆录出版
·二十年来家国梦
·回儒恩怨——兼评“张承志现象”
·【甲子回眸】1957反右:思想国有化
·中国知识份子与中国共产党
·九一一:文明的命运
·九.一一:文明的命运
·饥饿皇朝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失蹤的“憲法之父”——張君勱

一、誰是張君勱?

   “誰是張君勱?”

   就此問題,我曾問過好幾位年輕朋友。面對的,竟是一臉茫然。不得已,進一步提示了前些年風行一時的電視片《人間四月天》,他們才逐漸順藤摸瓜,摸到了張君勱名下。

   當代中國青年人竟要借助徐志摩、林徽因和張幼儀的感情糾葛才知道張君勱何許人了。君勱先生地下有知,情何以堪?

二、何以張君勱?

   三天前是張君勱先生的42周年忌日。 42年前,1969年2月23日下午6時40分,張君勱,就在我們開會的這個城市——舊金山的一所療養院裏,寂寞地走了。臨終前,回望一生,他說自己是一個“失敗者”。不過,我們要記住他說此話的時間——1969年。身處當時此地,遠觀那時台海兩岸中國人的生存狀況,一邊是文革的血腥暴政,一邊是雷震等人組黨被鎮壓後的恐怖沈寂;近思他一生的憲政理念,恍如鏡花水月,在海峽兩岸都無處落腳,只能漂洋過海,郁郁後半生。其蒼涼無助的心情,42年後,似乎猶可觸摸感受。

   不過,身處九泉的君勱先生沒有料到的是,當他孤寂地去世後不幾年,台海兩邊都發生了重要變化,白雲蒼狗,令人眼花缭亂。從今日看,特別是從中華民國憲法法統在台灣的複活、承續和安身立命看,他絕不是失敗者。我相信,在將來的中國史書上,張君勱將占有他的位置,那是一個類似法國人供奉在《賢人祠》裏的先驅位置。

   有鑑於辛亥百年的歷史關口,在此會議上回望並重估張君勱先生,是有其特殊意義的。對我而言,是兩重緣由,一為公共緣由,一為私人緣由。

   所謂公共緣由者,是必須還“中華民國憲法之父”一個公道。必須還中國立憲派一個公道。必須還中國政治的第三種力量一個公道。這既是尊重歷史,也是著眼於中國的未來。

   所謂私人緣由者,是因為筆者的舅父歐陽達先生, 曾經擔任(張君勱為主席的)民主社會黨地區負責人。吾舅一介書生,純粹因理念的契合而加入民主社會黨。誰曾料到竟至以身相殉,居然於1950年在鎮反中殉難。 當代中國純因政治理念不同而橫遭荼毒者不知凡幾,他們的公道亦是必須有人伸張的。

   今年是中華民國建國百年。 值此富於象徵性的世紀性年關之初,筆者曾為文提出:

   目前“中國民間,海內海外,‘革命與立憲’之爭再次洶洶而起,恰如一個多世紀前康梁與孫文的那場著名爭論一樣。然而,今日之中國,猶是晚清之神州,仍會再次陷入宿命式的歷史循環乎?不。2011的今年,是辛亥百年。它提示國人,畢竟,當下已不是晚清了。最顯著的區別,就是它留下的政治遺産:中華民國——她的百年存在。她的憲政法統。她的民主轉型。” (1)

   而涉及中華民國的憲政法統,張君勱其人是繞不過去的。他起草的1946年中華民國憲法,就是中國憲政法統的書面基地,也是中華民國民主轉型的法理依據。從歷史的眼光看,中國的憲政事業,張君勱居功甚偉,無法抹殺。

三、張君勱其人:雙重身份

    張君勱(1887-1969),名嘉森,字君勱 (英文名Carsun Chang ),出生于江蘇嘉定縣。1902年,他16歲應寶山縣鄉試,中了秀才。1906年,張君勱考入日本早稻田大學修習法律與政治學。留學期間,結識了具有師友關系的梁啓超,並參與發起梁啓超主持的“政聞社”。1909年6月,創辦《憲政新志》雜志,鼓吹議會政治。1910年,張君勱于早稻田大學畢業,獲政治學學士學位。回國應試于學部,次年經殿試被授予翰林院庶吉士。為暫避袁世凱的迫害,在梁啓超的安排下,張君勱于1913年取道俄國赴德入柏林大學攻讀政治學博士學位。1915年底回國,先後任浙江交涉署長,《時事新報》總編輯。1918年,張君勱等隨梁啓超去歐洲考察,之後留在德國師從倭铿(Rudolf Eucken)學習哲學。後回國參與一系列重大事變。1951年移居美國。1969年2月23日在舊金山病逝。

    張君勱曾表示:“自身興趣,徘徊于學問與政治之間,政治不需要我時,學問的興趣足夠消磨歲月”。觀察其一生的行迹,此番夫子自道應是所言不虛的。這就是他的雙重身份:政治家與學者。

四、作為政治家的張君勱

   有五種角色,是界定張君勱作為政治家的必不可缺的元素:

   1)中華民國(1946)憲法起草人, 2)作為中國立憲派第一代梁啟超的直接傳人,張君勱是立憲派第二代的代表人物,3)創建非武裝的國社黨、民社黨並任黨魁,4) 中國民主同盟發起者之一,5)1945年簽署聯合國憲章的中華民國代表。

    其中,起草1946年《中華民國憲法》,是張君勱對現代中國最重要的貢獻。迄今為止,它仍是近代中國最好的一部憲法。從政治後果看,中華民國(台灣)憲政民主轉型的成功是奠基在(解除戒嚴令之後的)該憲法之上的。 由於此一卓著成就,張君勱被廣泛稱為“中華民國憲法之父”,該憲法是他留給中國最大的政治遺產。

   憲政,是張君勱一生堅韌不拔孜孜以求的中國夢。成為立憲之先驅——如美國的漢密爾頓、日本的伊藤博文一樣——是他對自己生命的期許。為此他仔細研究和比較各國憲法,對1919年德國通過的《魏瑪憲法》格外用力。他在國外剛得到該部憲法文本,便第一時間譯成中文介紹給中國人。而《魏瑪憲法》中所含社會主義成分也深刻影響了他的制憲思想,促成了他“國家社會主義”思想的問世(雖然同名,但須注意,此“國家社會主義”絕非希特勒式的彼“國家社會主義”)。

   不惟如是,他不僅僅局限於學理上研究憲法,張君勱還有過幾次制憲實踐。1922年,他應邀參加在上海舉行的八團體“國是會議”,草擬過《國是會議憲法草案》等文本,並著《國憲議》加以說明,有相當豐富的制憲實際經驗。

   因此,當1946政治協商會議召開之際,作為憲法學家,作為獨立於於國共兩大黨之外的張君勱,眾望所歸,受命起草中華民國憲法。當時他描繪各派力量的政治主張時說:“政府要三民主義,我們要歐美民主,青年黨要責任內閣,共產黨主張司法制度各省獨立、國際貿易地方化”。值此復雜而蘊含內在衝突的情勢,張君勱如何落筆?

   他的應對之道是:居中斡旋,對各方面利益和主張進行平衡,在起草時竭力避免憲法染上過於濃厚的某一個黨派的意識形態色彩。作為制憲者,君勱先生賦有廣闊的視野,虛懷若谷,廣納眾議,努力尋找各方訴求的交集。落筆起草時,他先從此交集著手,然後邊協商邊擴展。他清醒地體認到,在各種政治訴求的碰撞中,固執一端,痛快則痛快矣,卻極易導致僵局乃至引向戰爭。

   1946年四月至五月間,修憲小組白天開會。(2) 眾目睽睽之下,各方都不敢示弱讓步,於是往往變成顯示各自對所屬黨派忠誠之表演,難於妥協,不得要領。真正的協商,全賴張君勱每天晚上奔走各委員的住處,折衝樽俎,尋覓共識。

   在當時各派關於憲法問題的爭論中,國民黨主張以孫文的“民族、民權、民生”的三民主義為核心,同時在民主國家實行的立法權、行政權和行政權三權分立的基礎上另加上監察院、考試院兩權的的五權分立的憲法,即希望以《五五憲草》為藍本。而已然割據了一些地盤的共產黨,在當年則強調地方的權力——地域性的司法獨立和地方的國際貿易權力。青年黨對內閣制情有獨鍾。而其他多數黨派及人士則傾向采取國際社會主流的英美式憲法。

   張君勱仔細傾聽各方意見,折中整合,寫出了一個妥協式“十二條原則”,即對《五五憲草》提出了十二條修改原則。該方案提出後,“在野各方面莫不欣然色喜,一致贊成”,國民黨的代表孫科也不得不表示支持。當時,梁漱溟曾贊嘆說,這“十二條原則”是張氏“用偷梁換柱的巧妙手段,保全五權憲法之名,運入英美憲政之實”。 (3)

   在這一過程中,還有一段聲色俱佳的插曲:某日,共產黨的周恩來跑到張君勱住處哭訴:你怎麼把國民黨的三民主義列入憲法第一條了呢?這樣我們還能有什麼作為呢?張君勱不急不緩地回答:你有沒有看清楚?第一條是「中華民國基於三民主義,為民有、民治、民享之民主共和國」,所謂「三民主義」,這裡其實是「民有、民治、民享」的「三民」啊!這三民不就是美國林肯總統的三民嗎?你有什麼好反對的呢?於是周恩來說了聲:「我懂了」,就走了。(4) 有鑑於此,中共的周恩來後來對張君勱方案一直表示“佩服” 。

   “十二條修改原則”通過後,張君勱在此基礎上草擬了一部“憲法草案”。當時,國共兩黨日益對立,國民黨主政的國民政府,在各方共識尚不充足的條件下,執意要召開制憲的國民大會。因此,參與還是抵制國大,成為國共兩大黨決裂的標誌。中共聯合了社會民主派與左翼自由派為主導的民盟,抵制此一國大。國府為爭取中間派,決定制憲會議採用張君勱起草的憲法草案。而作為憲政專家和民盟重要領導人的張君勱個人雖然沒有參加,但他組建的民社黨卻和青年黨一起參加了這次國民大會, 從而導致了張君勱與民盟的分手。 國共兩黨就此也不可避免地走向兵戎相見。 當時,君勱先生對其民社黨參與國大有如下解釋:“我們反對國民黨一黨專政,希望民主與和平二者均能實現,但在二者不能得兼時,只有先爭取民主的實現。得到一點,總比沒有好。”(5)

   對國大,是參與還是抵制?是當年中國政治派系劃分的分水嶺(如多年理念相近情如手足同創政黨的二張——張君勱、張東蓀——即因此而分道揚鑣)。此事的是是非非,至今猶聚訟紛紜,並影響了中國人的基本政治命運。

   人所共知,當年參與國大者,在不久後的內戰中成為戰敗者,退守台灣。而當年抵制國大者,在內戰中取勝,造就了毛氏黃袍加身,入座龍庭。然而歷史的弔詭是,絕大多數戰勝者後來的命運,比戰敗者諸公要淒慘悲涼得多,(如他的創黨好友張東蓀、羅隆基以及儲安平等謙謙君子)很多人在大陸死於非命,而當年的戰敗者,在一隅島嶼上,臥薪嘗膽,砥礪奮發,先是經濟起飛,後來在上世紀八十年代晚期,又掙脫了綁捆在(君勱擬的)中華民國憲法之上的“戡亂戒嚴法”緊箍咒,使1946年憲法呈現其真身,迸發出其基本功能,使在台灣的中華民國轉型為憲政民主制度,首次開闢了中國人政治生存方式的新紀元。

   歷史命運的神奇轉折,常常非人們可預先逆料的。

   書歸正傳。作為政治家,除制憲外,張君勱另有值得一提的事功:建黨。他是在國共之外的第三條道路的踐行者。作為梁啟超的嫡系傳人,對二十世紀中國政黨政治做出了自己的貢獻。他早年追隨梁啓超從事立憲活動,是政聞社的骨幹人物,倡導君主立憲。張君勱于一九三二年四月創中國國家社會黨,藉以落實政黨政治(切勿與德國的國家社會黨混淆,二者迥然不同)。一九四六年國社黨和中國民主憲政黨合並,改為中國民主社會黨,張君勱仍任主席,成為一支獨立的有自身理念的政治黨派。他參加過兩次民主憲政運動,是國防參議會參議員、國民參政會參政員。1941年參加發起籌組中國民主政團同盟(後改稱中國民主同盟),任中央常務委員。1945年出席聯合國會議,任聯合國憲章大會組委員。一九四五年四月至六月,張君勱代表中華民國簽署聯合國憲章。1946年任政治協商會議代表,並起草了《中華民國憲法》。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